当前位置:首页 >> 鉴政沧州 >>正文
2017年第12期
发布时间: 2017-7-28 11:13:12

 

【文献资料】

津浦北宁平汉三线初步战果
三日间灭敌万余

解放县城三座,铁路二百里,
缴获炮四十七门,机枪三百挺,步枪万余只

  [新华社晋察冀前线十九日电]晋察冀人民解放军,于津浦、北宁、平汉三线发动攻势,经十二日晨至十五日晨三日作战所获初步战果如下:计攻克青县、沧县、永清三座县城,控制津浦线津沧段铁路近二百里,歼灭蒋记河北保安第六总队全部、第三第八总队主力,第二总队之一个大队,青、沧、新海、交河、永清五县保安警察队全部,静海县伪警队一部,及盐山南皮等县还乡团队全部,整六十二师一个营,共毙伤敌伪一千二百三十余,生俘沧县总指挥李靖华、保六总队长吴明林、沧县保警总队长刘佩忱、保八总队团副陆世忠、保二总队一大队长于世昌、保六总队二大队长刘凤顺、沧县保警二大队长孙庚龙、青县蒋记县长刘凤凯、新海保警总队长赵嘉臣、大队长胡昌庚、交河保警队长周玉其等以下共九千五百余名,缴获平射炮一门,步兵炮四门,迫击炮二十一门,六零炮一门,轻炮十九门,重机枪二十七挺,轻机枪二百七十三挺,掷弹筒八十七支,步枪一万零三百七十支,冲锋枪十七支,短枪四百六十一支,卡宾枪九支,迫击炮弹三百三十六发,各种子弹四三七六六零发,掷筒弹五五一发,手榴弹二三六一发,电台五座,电话机七十五架,自行车九六辆,火车一列及其他物资甚多。

(原载1947年6月20日《晋察冀日报》)

狂风暴雨打沧州

  [新华社津浦前战十五日电] 前线记者秦江报导,我军攻克沧州城简略经过如下:十四日下午七时,晋察冀人民解放军某部开始向沧州城攻击。当时低空乌云层层密布,风雨雷电交加。我攻城部队于雷雨狂风中,向沧州城猛进。城上城下炮火齐鸣,与雷雨狂风声织成轰轰哗哗一片巨响。沧州守敌约有四千,城小人多,火力极为炽烈。敌并组织纵深火力向我猛烈抵抗。城外壕沟贮水很深,浅处亦足以没顶,水宽三丈余,某些地段竟达一华里以上。敌在每一桥头上均具有机枪两挺,封锁我军进路,我军必须另行搭桥才能到达城下。但我军某部三连就在这种急风雨炮火的射击与恶劣地形条件下,十三分钟内即以熟练沉着勇猛神速的动作完成了搭桥架梯登城三项艰巨任务,荣获沧州登城首功。风雨泥泞中,我部队迅速登城,至八时即有主力一部突入城北关,另部登城部队,也即协同将敌压至城东南部,守敌惊慌失措,企图由东门突围,但其先头部队数百人一出城即被我预伏部队将其俘获。敌主力复缩回城内继续顽抗,当时雨虽停止,但天色已黑,我入城部队于暮色苍苍中开展巷战,至下午七点将敌全部解决。缴获甚多,尚在清查中。至此津浦路沿线,从陈官屯以南已全无敌迹,由陈官屯到沧南捷地间一百三十余里完好铁路,都入人民手中。

  [新华社津浦前线十三日电] 前线记者秦江报导:我军扫清沧县外围据点详情如下:晋察冀人民解放军一部奋勇挺进沧州,十余小时内席卷该城外围据点,进占南关及车站,当将沧州守敌团团包围。

  沧县位于南运河东岸,津浦路由其东侧通过,城南十里处南运河由东北流入运河。敌人在运河东西两岸、减河北岸密布工事碉堡和据点。“还乡团”、“暗杀团”等分别把守,自吹防御巩固。十二日午夜,我军向敌展开攻击,南路我军分渡减河,堡内守敌怆惶射击,我军沉着涉过没腰深水,以极短时间扫清祝庄子、于家桥等河岸点碉,向运河以东减河以北三角地带之据点群挺进,当以神勇动作攻克邓官屯、曹庄子等五据点。今日上午十一时并攻占该据点之最后一个大据点捷地。该地位于运河、减河及津浦路交叉点之尖端,工事碉堡甚为强固、守敌亦很顽强。当该敌家属喊话时,该敌仍不愿缴枪。最后我神勇炮兵,有效击毁碉堡后,敌乃西渡运河逃窜,后被我预伏西岸部队击毙其百余于河流中。

  今晨四时我攻克车站及东圈(敌军团营区司令部所在地)强固据点时,俘敌二百余,缴获火车三列。我军另部即攻克沧县南关,与西路军夹击运河两岸之敌;两路军并一跃攻克沧城西南角之菜市口,另一部围歼大和庄,敌固守抵抗,但仍被我军攻克。至此沧县城外圈三十多据点,均被我军扫净共俘敌千余。沧县守敌以为有运河、减河天然屏障,更有碉堡工事可守,幻想不可攻破,但在解放军英勇攻击下,同样逃不脱被歼灭命运。

(原载1947年6月17日《冀中导报》)

 

【历史回眸】

参加青沧战役的回忆

费国柱

  铁骑始踏正太路,

  挥戈东进下青沧,

  顽匪万余弹指灭,

  运河两岸热泪淌。

  这首打油诗是在1947年我晋察冀野战军粉碎蒋介石全面进攻转入主动进攻,连续取得胜利情景的真实写照,也是在冀中平原上坚持抗战的游击健儿预感到蒋介石必败、我军必胜的共同心声。当时,国民党反动派在日寇宣布投降后,我冀中军民浩浩荡荡地向天津举行大反攻,然而蒋介石下令不让在敌后浴血奋战的八路军受降,并将日本多年豢养的老牌汉奸编为国军继续残害人民,并派其主力奔向敌后,向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我晋察冀野战军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奋战,转为主动进攻,使敌人处于守势。于1947年我军南下开展正太战役,从4月9日到5月4日,经近1个月的连续作战,踏破正太路180公里,连克7城,占领井陉、阳泉、黄丹沟3个矿区,歼敌3.5万余人,把晋察冀与晋冀鲁豫两大区连成一片。而后马不停蹄,挥戈东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经3昼夜激战歼敌1.3万余人,克陈、唐2镇,连下3城(青县、沧州、永清),北平、天津之敌处在我军威胁之下,龟缩不敢出关。东北解放军得以开展夏季攻势,冀中军区与渤海军区联成一片,青沧地区的人民扬眉吐气,欢欣鼓舞,庆祝解放。

一路春风,一路歌

  1947年5月正太战役胜利结束,部队在曲阳、行唐一带集结,进行总结庆功活动,并进行登城、渡河等战术训练,这时战士们习惯性地猜测着:“下一仗是打哪里?是东进还是北上?……”在干部战士中也广泛流传着说:“在正太战役前朱总司令就来到晋察冀了。”但是这些问题谁也不能回答,也不能证明这些议论是真还是假。可是在内心里都充满了喜悦和坚信。

  5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我和马兆民营长正在组织部队进行战术演习。见一匹红马一溜烟儿地飞奔而来,我们想一定有什么急事,通信员小李勒住马,灵敏地滚下鞍来,向我们敬了礼:“报告营长、教导员,团长通知,明天早晨8点到纵队司令部开会。”我们俩议论着,看来可能要行动了,我们应早做行动的准备工作。于是当机立断地停止演习,命令部队集合。我和营长分别向全营讲了话,一方面总结了这几天训练的成绩,同时要求大家要做好行动的准备。在出发前要进行群众纪律检查:借物送还,损物赔偿,屋内、院内、街道要三净,户户要水满缸。这些要求,战士们谁也明白这是出发的信号。

  第二天一早,我和营长提前吃了饭,骑马向纵队司令部驻地飞驰。同志们进到用席棚搭起来的会场,互相问候着,会场一片寒暄声。8点钟谭冠三主任宣布开会。请杨成武司令员作报告。会场顿时鸦雀无声。杨成武司令员走上讲台,精神饱满,面带笑容,开始了他富有鼓动性的讲话。他首先总结了正太战役伟大胜利的意义,同时也表扬了我野战八旅克井陉、战阳泉、活捉阎锡山飞龙号铁甲车的成绩……而后他提高嗓音说:“正太战役的胜利,是贯彻执行毛主席、中央军委先打弱的后打强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各打各的)政策,亦即完全主动的作战政策的结果。”紧接着又分析了当前战争形势,指出敌人全面进攻已经破产,各大区解放军向敌人展开了主动进攻,目前东北解放军正进行夏季攻势。蒋介石在四面楚歌中,忍痛“挖肉补疮”,企图调北平行辕部队出关支援,军区聂司令员根据中央军委“配合东北作战,不使敌人向东北增援”的指示,进一步贯彻主动作战精神,决定:出击津浦线,威胁天津,引敌南援,把敌人牵制在关内。他笑着说:“我见到了朱总司令,他很关心部队,指示我们这次东进,不要把部队搞得很疲劳,要扭着‘秧歌走’。”接着他详细介绍了朱总司令联系群众、平易近人、艰苦朴素的情况,他高声地说:“总司令现在还是穿着一身粗布衣服,我们要学习总司令艰苦奋斗的作风。这次东进,我们要路过冀中,这是我们曾经战斗过的老区,我们纵队冀中的战士干部很多,一定要尊重政府,爱护家乡,遵守纪律……以战斗的胜利回答冀中的父老……”散会后,杨司令员的讲话像一阵春风,吹遍了各个部队,吹暖了全体指战员的心,同志们个个精神振奋,斗志昂扬,愉快、紧张地进行东进的准备工作。干部深入连队检查行军的准备情况,老兵耐心地帮助新兵,大家都喜笑颜开,整装待发,决心夺取下一个战役的胜利。

  6月天气炎热,田野里暖风阵阵,麦浪滚滚,一派喜人的景象。3日清晨,部队已经吃饭完毕,战士们向房东话别,炊事班的同志们紧张地把用过的盆碗、案板送还老乡。6时整,各村的司号员像乐队有统一指挥一样,一齐吹响了集合号,顿时,号音响彻云霄。集合场周围也挤满了欢送的群众,这支胜利之师告别了群众,浩浩荡荡地跨过了平汉路,踏上冀中千里沃野,向津浦线北段挺进。

  指战员一踏上离别了近两年的故土,路过一个个曾经战斗过的战场,望着一个个熟悉的村庄,人人心情激动,滔滔不绝地讲述过去与日寇在这里拼搏的情景。回忆两年前,我们在任丘进行了整编向天津日军反攻时,国民党又发动了内战,绥远国民党军向张家口进犯,我们八旅在刚解放的王庆坨镇集合,在冀中人民热情欢送下,离别了家乡父老向绥远进军。在艰苦的战斗岁月里,冀中儿女没有辜负人民的期望,英勇奋战,粉碎了国民党的进攻,消灭了成千上万的敌人,保卫了家乡,解放了华北大片土地和人民。指战员们边走边谈,充满喜悦和自豪。我营是任丘县游击大队编成的,战士们路过家乡喜气洋洋,有的回忆日寇当年在任丘进行“反共誓约”大会的残酷情景;有的议论解放辛中驿、攻克文安城的战斗场面。每经过一个村庄部队都是步伐整齐,呼着一二三四的口号,唱着“谁种的庄稼谁收获,谁种的果树谁得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军歌。乡亲们见到过去抱着老套筒现在扛着蒋介石送来的美式武器的战士,看到过去穿着便衣现在身着整齐的军装的子弟兵,喜笑颜开,夹道迎送。老大娘提着一篮篮的熟鸡蛋向战士背包里装;青年妇女端着一碗碗绿豆汤往战士手里送;青年小伙子们争先恐后争着给战士背背包、当向导;姑娘们扭着秧歌;儿童团打着霸王鞭,欢送自己的子弟兵。战士们一张张的笑脸,听着一阵阵的歌声,这美好的家乡、热情的群众,不由得振臂高呼:“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要消灭更多的敌人,来回答人民的期望!”真是一路春风,一路歌声,像扭着秧歌舞一样在锣鼓声中,不知疲倦地于6月9日进到大城地区集结。指战员们对这熟悉的战场、熟悉的敌人记忆犹新,此时此刻正是1945年扩大解放区,战子牙、克里坦、下广安、围大城……,与日寇、高鸿基之流进行较量的老战场。现在是旧账新账一起清算的时候到了。

滔滔河水流血泪,军民同心斩妖魔

  部队云集子牙河以西,进行战役、战斗的准备。指挥员带领侦察人员到运河勘察水深、流速及侦察据点的情况,选择徒涉点及攻击点。政工人员召开党团会议进行战役、战斗动员。我们为了进一步激发部队的阶级仇恨,请了大城县的地方干部作报告,并组织部队访贫问苦。一次全营的军人大会上,一名区的干部向全营干部战士作报告时说:“我们这一带盘踞的都是日本人多年豢养的老牌汉奸、土匪、恶霸,高鸿基、刘佩忱匪帮;大城地区林晓天伪县长,在七七事变后勾结霸县汉奸齐仲超、子牙的张耀勋、里坦的杜福祥等匪部鱼肉人民,当了大城县长以后,又亲自到高阳把郭金轩、任广彬两个大汉奸大队调到独流。这些土匪汉奸在日本被打败以后,他们摇身一变都成了国民党军,继续残害人民。过去,他们在这里制造大小惨案210多次,杀害干部群众2400多人。这里的群众遭日本人的屠杀血流未干,又遭这些老牌的汉奸残害,这新旧血债都要叫他们偿还!”他又说:“日本人田岛部队占领西子牙河北村后,凡是在家的群众无一幸免,陈培荣刚回家被抓住捆在树上用刀活活刮死,吕庆祝被开膛挖了心,16岁的小孩刘忠青被砍头,80多岁的老人被刺刀挑死,陈忠义被挖去双眼,袁义被砍掉两只胳臂,在机枪声中100多名群众躺在了血泊之中。35个吃奶的孩子失去父母,30多个老人失去儿子,135名妇女失去丈夫,全村有34户妇孺、老少全被杀光。当时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惨不忍睹呀!”他一边讲一边流着眼泪,战士们泣不成声,一个个的胸膛里燃烧着一阵阵复仇的烈火。消灭顽匪,为死去的父老报仇的口号声震撼着原野,响彻了天空。

  各个连组织战士访贫问苦,并邀请被害家属在连军人大会上控诉这些土匪的暴行。民族恨、阶级仇,激起了战士复仇怒火。他们说:这些人在日本侵华时是帮凶,现在是首犯,他们组织暗杀团、车子队、骑兵队枪杀、活埋、开膛挖心、投进运河杀害干部和群众。在流河村抓住丘庄农会主任装进麻袋,扔到河里淹死。仅1946年8、9两个月就杀害我地方干部和群众1000多人。曾8次掘开运河大堤,淹没了数百个村庄和大片农田,使这里的群众饥寒交迫,家破人亡。1946年春节刚过,高鸿基捕获我民兵17人,用榔头将民兵的脑袋一个个砸烂,将尸体塞入运河冰窟。高回家祭祖一路兽行,杀人200多,用铡刀铡死40人。战士们边控诉边流泪,决心要消灭顽匪,勇敢作战,拯救在水深火热中的群众。

  字字血泪,件件仇恨,把党政军民的心融在一起。军民共诉血泪恨,同心协力杀敌人。当时冀中八分区党、政、军联合发出:“向人民的死敌高鸿基等讨还血债,积极支前”的号召后,全区群众立即行动起来,据13个县、市统计就组织了民工4.1万多人,担架2820副支援前线,集中了1460辆大车随军行动。当地政府准备了30万斤蔬菜,4万斤干粉,以及大量猪肉鸡蛋等供应部队;通往唐官屯的子牙河有一个便桥,为了保证部队的行动,大城县第五区38个村的群众自行组织起担架运输队,200人的一个民工队,紧张工作1个夜晚,就架成了一个8米宽、17米长、能载重1万斤的新桥。为了保证部队攻城,连夜赶制云梯。指战员们看到地方、群众的大力援助,受到极大地鼓舞。战士们感慨地说:“过去,鲜血染红运河水;今日,同心协力斩妖魔。当年千笔血泪账,今朝让他加倍还。”

残云点点布,不经劲风吹

  高鸿基等沾满了人民的鲜血,是一群反动透顶的汉奸走狗、民族败类,群众痛恨已极。这些败类像在万里晴空中的点点残云,一定要被人民战争的强劲东风吹散。这些势力单薄的反动派,从静海到沧州长86公里的铁路沿线上,据守着大大小小的数十个据点。静海、唐官屯、减河铁桥、马厂一线为河北保安第二总队1600多人,青县、兴济为河北保安第八总队及青县保安警备队2200多人,沧县及其周围据点为河北保安第六总队和各县保安队共7000多人。这1万多人的老牌汉奸妄图依靠天津继续为非作歹。军区根据这些情况决定:以分段同时出击逐点歼灭的战法,秘密、突然地攻击全歼守敌。引天津之敌南援,力求从运动中歼敌一部,威胁天津,打破蒋介石出兵关外增援东北的企图。二纵队攻歼沧州地区敌人,四纵队攻歼姚官屯、兴济等点守敌,三纵队攻歼青县等点的守敌,并以一部兵力扫清静海以南陈官屯、唐官屯、马厂沿线之敌,打开战场,沿马厂减河构筑工事准备阻击南援之敌,配合主力从运动中歼敌一部。

  我八旅的任务就是攻克陈、唐二镇准备打援。陈、唐二镇位于静海、青县之间是两个重要据点,地势低洼,形成水网地带,易守难攻。二十二团和二十三团第二营攻击唐官屯。察明敌人夜间防守严密、白天松懈麻痹的弱点,决定利用敌人的弱点白天发起进攻。于12日9时,部队越过麦子地,隐蔽地接近攻击出发阵地,将山炮等重火器,分解成零件,放在群众运麦子的大车内,运往各个发射阵地。部队在攻击准备期间发现敌情,就化装成农民割麦子,敌人过后,再挖工事。战士们秘密、紧张地进行攻击准备。敌人一点也没发觉,唐官屯镇内和往常一样,一片“和平”景象,有的逛大街玩,有的睡大觉,有的在运河洗澡、游泳。16时部队准备完毕,在初夏的晴空升起一簇红色信号弹,接着各连的冲锋号响彻原野。各种火炮一齐怒吼,发发炮弹在敌人的工事内轰鸣,金色的麦浪围着冲锋战士滚动,滔滔的河水,好像伴随着冲锋号的节奏也在尽情的欢唱。全体指战员高喊着杀声,以神速的动作顷刻渡过运河。敌人蒙头转向、惊慌失措,正在运河洗澡的敌人,有的被打死顺流漂走,有的赤身露体狼狈地向镇内逃窜。从西面攻击的部队跟踪猛击,不到半小时就进入镇内,从北面攻击的部队靠梯登城,打退了敌人反冲击,掩护后续部队进入镇内向南发展,从南面攻击的部队也打开了口子向北发展,不到半小时,全部进入巷战。同时以一个营从镇北渡过运河,逼近车站,这时敌人发现我主力军的攻击不是他们所设想易攻的镇东,而是从他们认为安全的镇西、镇北,欲调兵反扑已不可能,我已占领大半个镇子,溃散之敌集中于警察所高房和智家阁大院顽抗,企图待机突围。此时尖刀七连猛打猛冲登上屋顶以猛烈的火力向敌人射击,并让解放战士向敌喊话,有5名欲逃的士兵转过身来交了枪,余敌逃往车站。13日1时镇内之敌大部被歼,唐官屯宣告解放。车站是镇外的一个主要据点,敌人固守在一个院落内,院子周围有外壕,水深过腰,沟沿设有屋脊形铁丝网,有3个大碉堡,守敌100余人由大队长亲自督战。我以两个营将敌人包围,一面用火力压制敌人掩护部队向敌人冲击,一面发动强大的政治攻势。敌内部动摇,从枪眼里扔出武器投降,我生俘大队长以下百余人。至此唐官屯战斗结束,全歼河北保安第二总队第三大队500余人。13时陈官屯被攻克,全歼敌90余人。

  我八旅攻下陈、唐二镇迅速组织部队沿马厂减河南岸构筑工事,准备阻击和歼灭天津南下增援之敌。我各路大军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敌人一个个据点垮台,胜利消息频频传来,马厂已经占领,14日青县被攻克,15日沧州之敌被歼灭,历时3天的激烈战斗共歼敌1.3万余人。高鸿基负伤逃跑,刘佩忱被活捉。

  配合青沧战役的冀中地方部队,13日2时解放王口,13日22时攻克义合庄,13日攻克永清,捷报纷纷传来,全体指战员兴高彩烈,充满信心地准备迎击南下之敌。

  敌人在我军的打击下,惊慌失措,手忙脚乱。敌十六军刚从察南调到保定,尚未站稳,又勿忙调到天津。15日该军六十二师和九十四军的一四二师,企图南援,其先头部队六十二师第一五七旅一路进到静海以南杨家码头、双塘,另一路进到木村一带。敌人像乌龟似得爬到我阵地前,遭我二十三团、二十四团阻击。给敌一定打击以后,为诱敌深入,我主动后撤。但敌人看到青、沧已失,大势已去,畏于被歼,未敢南进,又龟缩到静海不敢出动。

  至此青沧战役胜利结束。冀中与渤海两军区联成一片。一些罪大恶极的地主恶霸、土匪汉奸,被群众揪回交地方政府法办。家家户户,喜笑颜开,慰问胜利归来的子弟兵,村村锣鼓喧天庆祝青县和沧州的解放。天空万里晴空、阳光普照,地上男女老少一片欢腾。我们在群众的欢送下,子弟兵高奏凯歌,挥师北上又踏上新的征途。

(作者曾任河北省军区司令员) 

 

难忘的峥嵘岁月

范希孟

  1947年,是国民党军队重点进攻遭到破产,我人民解放军从自卫战向全线主动出击歼敌的转折之年。在这一战略转折的重要时期,全国各大战场歼敌捷报频传,国民党军队节节溃退,喜讯振奋着解放区军民,同时也鼓舞着整个渤海地区。

  当时我在渤海一军分区十八团一营二连任指导员,连长是郑国辉。这年三四月间,我部队经过南减河战斗取得了一定的胜利,队伍得到了锻炼。军分区和团、县大队领导,抓住这个有利时机,要求部队全面进行休整总结,以巩固、提高干部、战士的军事素质和作战能力。5月中旬,上级又决定把黄骅、盐山、吴桥3个县大队联合组成十九团,借以扩大分区的武装力量。

  1947年6月初,中央军委和晋察冀军区领导经研究酝酿,为配合支持我东北战场主力部队由内线转入“遍地开花”的战略大反攻,打乱国民党军队企图负隅顽抗、固守东北的计划,决定晋察冀军区主力,由杨得志司令员、罗瑞卿政委率领,向东直插到津浦路。对这有重兵把守的青、沧重镇,来一个突然打击。部署这次战役的目的,就是想在强敌的肋下猛插一刀,拖住天津和南面国民党军队增援东北战场的计划,迫敌被动,从而丧失战机。罗、杨二位首长和分区首长,为打好这一仗做了大量准备工作。

  我们分区军民得到这个消息后,真是人人振奋,个个争先。整个分区所属的两个团(十八、十九)和各县区武装力量,都投入了这场战斗。光搞运输、抬担架的民工就有2万多人,规模之大可想而知了。指挥机构分配给我们分区部队的具体任务是:以十八、十九两个团的力量,首先扫除沧城以东全部外围的前哨据点。然后由十八团挑选一部精干人员,攻陷一个突破点,配合主力攻城。团决定一营一连为主攻连,我所在的二连为第二梯队,跟进协攻,其他连作预备队。

  6月12日黄昏,战斗终于打响了。我十八、十九两个团,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攻敌阵。尽管我们也遭到一些抵抗,但经过一夜战斗,被我们扫清了外围十余处前哨据点。到13日下午1时许迫近了城郊。我们两个团重攻后,又占领了城西、北关两个主阵地。与此同时,主力部队也攻占了东关、南关及西关。主攻一连除突击队员休息待命外,组织一部分兵力边对抗,边修筑工事,加强阵地,作为总攻击前的准备工作,团、营领导不断来前沿阵地检查工作。做宣传教育时指出:“我们这个地方部队能和主力部队一起打硬仗,给了我们一次难得的锻炼机会。我们都要发扬勇敢作战、不怕牺牲的精神,做出好样来,不辜负首长们对我们的期望。”确实,当时像这样的宣传,激发了我们的好胜心,鼓舞了部队的士气。

  我们的总攻开始了。这时,我们阵地后面,突然有几门火炮同时轰击,我清楚地看到了一个碉堡被炮弹一下子摧毁。有一个战士这样说:今天我们能和野战部队并肩作战,经历这样大的场面,就是死了也是值得的。这充分表现了我军战士视死如归的豪迈气概。紧随火炮的轰击,成排的机枪也开始怒吼了。在这强大的火力支援下,一连突击队,在连长翟培德率领下,迅速突破了护城河,经过近距离短暂交火,首先登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敌人迅速集结力量开始反突击,但在一连猛烈的机枪、手榴弹强烈攻击下,抛下几具死尸,被迫后撤。我们随即赶到的二连第二梯队,乘机前进,攻占了突破口附近的实地,保证了主力部队的安全。同时,我们组织起强大火力,掩护突击连向纵深发展。我连沿着城墙向敌人修筑的工事、营房两侧发展,竭力扩大作战面。主力部队的西关突破口和我们相距约百米左右,这时我们的突击队碰到了麻烦,对面的敌人不但多,而且精,火力强、工事牢,敌人拼命抵抗,使突击受阻,未能使我们同时插进。可他们的二梯队,一看我们打上城头,敲开了缺口,就迅速地改变进攻路线,也从我们的突破口冲进来了。妄图顽抗的敌人,一见内侧受到威胁,军心立刻动摇了。他们龟缩到精心构筑的工事里,梦想固守待援,经过激烈的战斗,敌人终于被歼。其他各线的队伍,也经过一整夜的围攻、劝降、巷战争夺等,到15日凌晨顺利歼敌,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青沧之战歼敌官兵13000余人。整个渤海分区因此获得解放,人民欢欣无比。

  青沧之战,是我们这支地方部队,第一次配合正规兵团作战。我们在野战军的帮助下,以小的代价,赢得了大的胜利,为此得到了中央首长的赞赏。这次战役给以国民党军队极大的打击,给天津这条铁路线插入了一把钢刀。

  40个年(指1987年)头过去了,作为参加青沧之战的一名战士,对这段战斗历程,总是记忆犹新,难以忘怀。不少战友,为了崇高的事业,在这次战役及以后的战火中先后献身,即使幸存者,大都也已六七十岁了,我有必要将当时的事件记录下来,留给后人,让他们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值得一提的是,党和人民并没有忘记我们,而且给了我们许多荣誉,我决心在党的正确领导下,不断学习,保持晚节,革命终身!

(作者时任渤海一军分区十八团一营二连指导员)


支援青沧战役带队记

王嵩生


  1947年“芒种”刚过,“夏至”未到,正是华北平原的麦收季节。县委决定让我带领盐山(当时称靖远)县民工团支援青沧战役。各区组成几个营,全团民兵、民工3000人,带有担架、马车,拉着米面、蔬菜、鲜肉、活猪等各种给养,各路人马,分头向沧州、青县前线进发。

  干部和民工听说支援军队打沧州,情绪特别高涨。因为沧州是津浦铁路上离盐山最近的一个战略重镇。抗日战争时期,它是日伪侵占盐山的后方基地,抗日军民吃够了日伪残酷蹂躏的苦头。日寇投降后,沧州又变成了国民党军队的顽固堡垒,地主还乡团的老窝,两年来对盐山的广大人民制造了许多惊人的惨案,危害十分严重。广大人民群众同盘踞沧州的敌人,结下了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虽然当时正值麦收大忙季节,但是一听说要去支援前线打沧州,人民群众都欢欣鼓舞,争先报名参加。浩浩荡荡的民工队伍,一路上又唱又跳,在欢声笑语中,议论着即将来临的胜利。压在内心的复仇怒火,似乎就要爆发出来,形成压倒一切的宏伟力量。行军的脚步异常轻快,真是健步如飞,百十里的路程,大半天就走到了。

  我们一部分民工住在沧州城东10来里的一个村子里,这里是敌占区的边沿,群众见到解放区来的支前民工,有些生疏,一经交谈,得知要打沧州,都亲热起来,又腾房、又借被,抱柴烧水、诉说情况。人民群众是非常欢迎打沧州,盼望翻身解放的。我们自然也趁机做些宣传工作。

  渤海军区的人民子弟兵和晋察冀野战军的先头部队,一两天前就进入了阵地,后续部队还在向前挺进。部队军容严整,全副武装,雄赳赳、气昂昂地开进前沿阵地。有个挑担子的年轻小伙子,操着一口冀中口音,唱着小曲,急步如飞,在长蛇阵中穿来穿去,部队高昂的战斗气氛,大大鼓舞了民工队伍的情绪。


  晋察冀野战军和渤海一军分区子弟兵共同担负攻城任务。杨得志司令员、罗瑞卿政委负责总指挥。攻城部队战斗一开始,先把城外的敌人扫清,团团包围了沧州。火车站打下来了,我们这些生长在农村的人,第一次看到车站上的火车和电灯,都感到很新鲜,来来回回看了个够。后来从沧州城以北绕到城西北角的运河岸上,走在中途的高粮地里,遇上由天津飞来一架飞机,到城上空绕了几圈,被我们的机枪、步枪一顿射击,便仓皇逃走了。大概敌机是来给被困守敌打气的,也像是来诀别吊丧的。唯一北边增援的通道早已切断,城中的敌人已成瓮中之鳖。下午晋察冀野战军炮兵向城里开了几炮,敌人更加惊慌失措。我在运河边上看到水面漂来敌人的尸体,敌人败局已定,只等上级下令总攻了。晚上下起了大雨,总攻开始,西边的攻城部队用炸药炸开了城墙,冲锋部队迅猛扑向城里,扩大突破口,继续向纵深冲击。经过半夜雨中激战,全歼了守敌,攻克了全城,雨水中马路上躺了不少敌人的尸体。担架队员和卫生人员紧跟部队,打到哪里就跟到哪里,像冲锋战士一样的英勇无畏,担架队及时地把我们受伤的同志抬下来包扎治疗送往后方。觉悟了的农民也是战无不胜的,充分体现了人民战争的强大威力。6月15日天亮时,战斗完全结束了,只有打扫战场的任务还在进行。这天,天气晴朗。早晨,灿烂的阳光洗礼着战后的沧州城,到处是胜利的欢笑,几小时前还是战云密布,响着激烈枪声的沧州,骤然变成了喜庆胜利的景象。

  一些完成了任务的人们,在解放后第一天的沧州大街上游逛,好像在寻找什么。大多数农村来支前的民工和民兵游览沧城之后,欢庆地踏上回家的道路。我县的民兵缴了一支美式卡宾枪,交到民工团部来,我拿一支步枪奖励给他。

(作者曾任一机部成套设备总局副局长)

 

我为野战旅当向导

张金田

  1947年5月中下旬,渤海一军分区仉鸿印副司令员给我区寄来一封信,转交给冀中野战旅侦察科耿科长。他带着七八个参谋(每人带着活梭20粒驳壳枪两支)来夏庄子(该村1958年划为黄骅县)找我。仉副司令信的内容是:叫我们区派一个熟悉当地情况的干部,帮助耿科长完成侦察任务,当时我派了区民政助理员张树杰(沧县张辛庄人),领着这些参谋,每天去做侦察工作。侦察的重点是沧城附近的村庄、道沟、坟场等。这样就知道哪些地方可以稳机枪,哪些地方可以为炮地,运河、减河底部的地质是黄沙还是红土以及哪些地方可以通过大炮车。最后,夜间侦察了沧州城北的大巴巴坟,约半月完成侦察任务,为我部队攻城提供了地形情况。耿科长还和我说,这是军事秘密,等不了几天你就看出行动来了。

  1947年的6月上中旬,冀中野战军的大批部队分几路进驻到沧州附近。最大的一门炮用13个骡子拉着。这时我正住在军马站,大批部队继续前进着,部队的首长找当地政府的同志,一是了解地理情况,二是要人当向导。我们都照办不怠。当时有一个打姚官屯的团长问我,你把领路人全派走了,我们打姚官屯的怎么办,我说我给你们去领路,这个团长一听高兴极了。

  攻打姚官屯的这天,我们在保庄子太阳平西时,部队出发直奔八里庄、孙庄子、马落坡。黄昏时到了姜庄子。稍息一会儿,部队就又出动,把姚官屯包围起来。我们部队一夜未打枪。只是岗楼子里有时接二连三的打几下冷枪。直到拂晓,我炮手一炮把炮楼炸开了花。敌人东窜西逃,乱成一团,我军乘机进攻,一举把姚官屯据点拿下来。这次战斗,全歼敌人约一个连的兵力。

  姚官屯解放后,县里又通知我马上去殷官屯(即薛官屯乡),看到组织部长曹墨亭等同志,我们一同去了冯官屯(已划归青县)。这时,天色已黑,打兴济的枪声还未停。敌首高鸿基的部队在兴济南头扒开了运河河堤,兴济的南面和东面都是水,一片汪洋。一直打到天黑才结束战斗。解放兴济用的代价很大,因战斗时天色已黑,又下雨,高鸿基趁着夜雨之机溜进兴济车站旁的苇坑里,带着两个勤务员逃跑了。

  在解放兴济战斗中,我野战军的炮手大显神通,凡是敌人的炮楼保准吃上一发炮弹。事后兴济群众称八路军的炮手是“神炮手”。

(作者时任沧县兴济镇委书记)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