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鉴政沧州 >>正文
2017年第6期
发布时间: 2017-4-11 10:30:12

【党史珍闻】

建党初期的干部教育

  建党初期和大革命时期,尽管条件极为艰苦、资源极为匮乏,但我党仍然十分重视干部的教育与培训。

  湖南自修大学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所传播马克思主义、培养干部的新型学校。这所学校是当年毛泽东与何叔衡参加党的一大回到湖南后,利用船山学社的房屋为校舍而创办的。1921年8月16日,毛泽东发表了《湖南自修大学组织大纲》,阐明学校的宗旨是“发明真理,造就人才”。湖南自修大学为革命培养出一批卓越的共产主义战士,人们称它为“湖南革命的‘总汇处’”“湖南革命的先锋”。

  1924年5月党的扩大执行委员会会议指出:“党内教育问题非常重要,而且要急于设立党校养成指导人才。”这是在党的文献上第一次明确提出设立党校。

  党成立初期,我党还利用苏联开办的莫斯科东方大学和中山大学培养干部。这两所学校是培养中国留学生的主要院校,95%的留苏学员(将近1320人)都在这里就读。在20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中共118名高级领导人中有80人曾在苏联留学。在1935年的遵义会议上,与会的20名成员中的秦邦宪、张闻天、朱德、王稼祥、刘少奇、何克全、邓小平、刘伯承、李富春、聂荣臻、杨尚昆、李卓然及伍修权l3人是当年的留苏人员。

  这一时期,我党还参与创办了第一所传播马列主义、秘密培养革命干部的高等学校——上海大学。黄埔军校是国共两党合作创办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所培养革命干部的陆军军官学校,在中国现代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农民运动讲习所是大革命时期国共两党合作创办的培养农民运动骨干的学校。讲习所名义上是由国民党农民部主办,而实际上是共产党人在其中起着主导和核心作用。农民运动讲习所被称为农民革命的大本营、“农民运动的推进机”。

  值得一提的是,安源党校是中国共产党最早的一所党校。

  1922年9月14日,爆发了震惊全国的、有1.3万多名工人参加的安源工人大罢工并取得了胜利。1924年冬,中共安源地委遵照中共中央扩大执委会关于“设立党校、养成指导人才”的指示,创办了安源党校,刘少奇任校长。学校共有中共党员学员l00多名。安源党校为党培养了人才,造就了干部,增强了党组织的战斗力。党校存在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意义却十分重大深远。

  1925年9月28目至10月2日,中共第四届中央执委会第二次扩大会议在北京(北平)召开,会议明确指出:开办各地党校是一项重要的工作。根据会议精神,中共中央决定在北京(北平)开办高级党校。这年10月,中共北方区委书记李大钊亲自创办了中共第一所高级党校——中共北方区委党校。罗亦农为第一任校长。

【本刊专稿】

关于“大浪淀精神”的回忆
——纪念大浪淀水库建成通水20周年

岳宝鉴

  1997年1月19日,河北省的重点工程,沧州市委、市政府的“鱼水工程”,沧州全市人民瞩目的大浪淀水库竣工蓄水了。从此,结束了沧州市区40多万人长期饮用高氟水的历史。这一宏伟工程的建成, 我们收获的不仅仅是水库,而且还创造了“大浪淀精神”。水库建成通水后,当时的省委书记、省长代表省委、省政府给沧州市委、市政府发来的《贺信》中指出:“在水库建设中,你们带领广大建设者,克服种种困难提前完成了建设任务,不仅取得了丰硕的物质成果,而且以实际行动凝结成‘想民为民、自力更生、团结协作、敬业奉公’的‘大浪淀精神’,成为推进改革、发展、稳定的强大精神动力”。大浪淀精神,是沧州市委、市政府领导沧州人民,特别是广大水库建设者的伟大实践,省委、 省政府的《贺信》给予了高度评价和总结。这十六个字的大浪淀精神,每一个字都凝结着水库领导者和建设者们的心血和汗水。

一个“想民为民”的工程

  修建大浪淀水库,是沧州人的一个梦,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几代人呼吁,八届政府的努力,曾经两上两下都未建成。1957年沧县专署第一次修建大浪淀水库,由于标准低,没能解决水库周边盐碱化的问题,未能成功。1977年沧州地委第二次修建大浪淀水库,投入100万元资金、100万斤粮食,由于遇到严重沥涝灾害,又被迫下马。而1995年提出的第三次上马,是为了解决沧州市区40多万人长期饮用高氟水的问题。当时沧州市区居民饮用水是崔尔庄水源的十几眼深机井,出水量远远不能满足市区饮水需要,更为严重的是水质含氟超标。由于长期饮用高氟水,儿童氟斑牙、黑牙根、黄板牙;老年人氟骨病,很多老人摔跤后折胳膊断腿。高氟水危害之甚,民怨日深。沧州高考出去的学生不愿回来,外地人才也招不来,项目也难引进。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费孝通到沧州考察后说:“沧州水的问题不解决,不是经济发展不发展,而是关系到一方人的生存问题”。修建大浪淀水库,已是民心所向,迫在眉睫。市委、市政府领导,也在多方寻求着解决办法。

  群众盼着修水库,领导想着修水库,但关键是资金。当时沧州市政府还是“吃饭财政”、“要饭财政”,根本拿不出钱来修水库。没有钱,修水库就是一句空话。1994年8月,我到沧州市水利局任局长时,市委书记吴振华送我一幅亲笔书写的字画:“振兴沧州水利,造福狮城人民”。市长薄绍铨嘱咐我多跑水利厅、水利部,争取上级资金支持。市委、市政府领导对解决沧州市区饮水问题的期待,使我感到了沉重的压力。

  在分管水利工作的杜润明副市长的支持下,正当水利部门积极开展修建大浪淀水库前期工作的时候,省政府分管水利工作的副省长顾二熊来沧州调研,他向市委、市政府领导征求意见说:“如果省里拿1.2亿元支持大浪淀水库建设,你们干不干?如果不干,就把钱给衡水,改造衡水湖”。这个意见,让沧州看到了希望,又带来的巨大的压力。大浪淀水库初步设计投资3.8亿元,省里给1.2亿元,还需自筹2.6亿元。当时的市财政年收入,不吃不喝都拿出来也不够啊!我们曾跑省水利厅、国家水利部,这样的大型平原水库项目,都不能立项。一方面是多年严重高氟水的困绕,迫切需要建水库;另一方面是市财政又拿不出钱来修水库。这个难题让市委、市政府领导寝食难安、一筹莫展。为了统一思想,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四套班子召开联席会,市直水利、计委、财政等部门,大浪淀水库所在地沧县、南皮县的负责同志也列席了会议。

  会议讨论的焦点还是集中在资金问题上。财政拿不出钱来修水库,水库建设资金只能主要靠银行贷款。贷款当时有两大难度:一是额度,每个市都有贷款指标,不能突破。沧州的工、商企业每年的贷款都不能满足,再为大浪淀水库贷款就更难了。如果大浪淀水库贷款挤了工业企业和商业企业的贷款指标,就会影响工、商企业的效益和利润,接下来就会影响财政税收,影响干部职工的“吃饭”问题。但如果水库贷款不能解决,水库就难以开工,或者开工后形成“半拉子”工程,造成巨大损失。所以资金问题成为“两难”问题。作为市委、市政府的当家人,这是一个多么难以决策而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啊!二是贷款担保,沧州有担保能力的企业都已经满负荷、超负荷,再为大浪淀水库贷款担保,是难上加难。会议在艰难地进行着……
经过热烈的讨论,大家的思想统一到“想民为民”这个执政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上,市委书记吴振华说:“修建大浪淀水库,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民心工程,为了沧州的生存和发展,砸锅卖铁也要建水库!” 市长薄绍铨说:“我们为官一任,就要造福一方”!这是一个以民为本,想民为民,没有考虑个人进退得失的决策,一个伟大的决策!

  会后,市委、市政府把决心修建大浪淀水库的意见上报省委、省政府。之后成立了大浪淀水库修复工程总指挥部,市委书记吴振华任政委,市长薄绍铨任总指挥长。总指挥部下设两个分指挥部,一个筹资领导小组。薄绍铨兼筹资领导小组组长,常务副市长李宝贤兼任城市供水指挥部指挥长;副市长杜润明兼任大浪淀水库修复工程指挥部指挥长,我作为水利局长,兼任副指挥长,具体组织工程实施,大浪淀水库建设拉开了序幕。

一个“自力更生”的工程

  大浪淀水库建设的全过程,指挥部始终强调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

  为解决资金难题,市委、市政府办公室先后印发沧办字[1995]30号、38号文件,号召全市人民捐款。市委、市政府领导带头,从干部到工人、农民,从知识分子到学生,社会各界有17万多人捐资。有好多刚上学的娃娃捐出了自己的压岁钱;有的青年把准备结婚买嫁妆的钱捐给了水库;好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观了大浪淀水库艰苦的施工现场再次捐款;还有许多在外地工作的干部职工听说家乡修建水库,寄来捐款。有些企业通过职工内部集资,解决了企业资金难题,把自己的贷款指标让给了大浪淀水库;还有些企业,自己千方百计压成本、减开支,增效益,为大浪淀水库建设捐资。为了动员企业捐资,我和沧州支油办公室的同志陪同市长薄绍铨三次去天津大港油田,请他们为水库捐款(沧州有他们的采油三厂等单位,库区也有他们的油井)。每次去都带着沧州高氟水的宣传材料。第一次常务副总经理接待了我们,总经理去外地出差了。第二次是公司书记接待了我们,总经理临时去北京石油部开会。第三次总经理出面接待我们,听了我们“沧州高氟水危害”情况和广大群众捐款建水库的情况介绍后,总经理也深受感动,答应捐款2000万元。通过干部、职工、农民、社会各界和企业捐款,共筹集资金2800多万元,有力支援了大浪淀水库的建设。

  施工开始后,大浪淀水库指挥部就设在叶三拨村工地现场。为了省钱,从副指挥长到各科室,所有干部职工都住新搭的水泥板房,冬天像冰窑,夏天像蒸笼,但大家苦中有乐。指挥部的办公桌椅,都是根治海河时用过的旧桌椅、大条櫈。大浪淀水库围堤30多华里,工作人员和监理人员每天下工地一律骑自行车,非用汽车不可的岗位,也是租用一些旧车,少花一分是一分。指挥部规定,指战员每人每天的伙食标准是2元钱,来客接待,原则上是工地大伙房,形成了节俭之风。

  水库的测量、钻探、设计,如果让省级设计院承担,不仅时间没有保证,仅费用就需要1100多万元。指挥部让沧州水利局设计院承担了全部任务,只在省设计院聘请了几位技术顾问。我们还把挖海河时用过的一些旧设备、旧仪器自己动手维修又用了起来。仅此一项,就节约资金700多万元。

  在水库建设中有一项垂直铺塑任务,就是在水库大堤内侧堤脚下垂直围一圈5米深的塑料布,减少水库向堤外渗水。当时在全国仅有两套设备,山东省一台,在江苏施工,吉林省一台要价太高。我和副局长兼副指挥长王吉祥研究后,决定组织水利局工程处开展技术攻关,自己造垂直铺塑机。工程处技术人员到江苏施工现场偷看了施工机器后开始昼夜研制。为省钱,他们跑遍了沧州废品收购站,找来各种零件,经过一个多月的试验,硬是自己造出了垂直铺塑机,节约资金近300万元,还填补了河北省的技术空白。常务副省长陈立友到水库视察施工现场时,给予高度赞扬。

  水库围堤是主体工程,指挥部要求投标单位必须是国家一级队伍。我们把招标的过程,变成了一个宣传沧州高氟水的过程。按常规,投标队伍做“标书”的依据应该是“国家水利定额”,退一步也得是“河北水利定额”。但指挥部反复和投标队伍讲,我们不是国家投资的工程,也不是省投资的工程,我们是沧州为了解决群众高氟水,群众捐款自己筹资的工程,做标书的依据既要参考“河北水利定额”,又要依据沧州市场价格。这些国家一级队伍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问题,都跑到指挥部要说法。按“河北水利定额”,筑堤土方单方造价是13.97元,大浪淀水库单方造价多少钱?由市长薄绍铨定,在揭标的前一天晚上,我和他通电话,他确定每方标价为7.5元,拦腰砍了一半。如果按这个价格招标,极大的可能没有一个队伍中标,我和他左说右说,每方土长了5分钱,每方造价7.55元。我也明白,政府在资金问题上太难了。但这个价格很可能使招标落空,无论如何不能造成这个结果。必须让有实力的队伍中标,于是我和有关技术人员沟通后,让他们对投标队伍做标书连夜进行“辅导”。就这样,20多个投标单位,有5个国家一级队伍中标。由于标价太低,施工半月后,天津城建局施工队晚上偷偷撤场,其他队伍也出现思想浮动。指挥部加强服务工作,为施工队伍排忧解难,送米面、送肉食、送温暖,稳定了施工队伍。大堤水泥板护坡工程,都是沧州水利系统的队伍,大家发扬当年根治海河的精神,在潮湿的库区搭窝棚、睡地铺,再现了当年根治海河工地“一窝龙”的壮观,大大降低了施工成本。整个大堤工程最后节约资金近2000万元。

  一般情况下,国家工程项目都是不断追加投资,而大浪淀水库都是不断压缩投资,水库建成后,共计节约资金近一亿元!

一个“团结协作”的工程

  大浪淀水库建设,自始至终就是一个在省、市党委、政府的领导下,多部门协作的工程。1995年正月十四日,河北省委副书记李炳良和副省长顾二熊带领省水利厅、计委、财政厅、交通厅、电力、金融、土地、农业开发办、邮电、林业厅等有关部门的领导,到沧州市政府招待处,召开“大浪淀水库修复工程建设现场办公会”。会议议定,鉴于大浪淀水库当前不能在国家立项,所以要以“修复”工程的名义,将水库分解成几个项目,分别报国家水利部、计委、农业开发办等部门,由省、市的水利、计委、农业开发办等部门共同到国家争取资金(省政府的1.2亿元大部分也出自这些项目)。副省长顾二熊也多次亲自带队跑国家各部、委争取资金。

  为了减少沧州市的压力,在水库建设中,省、市有关部门协同作战,大力支持,确保了水库顺利施工,提前完工。金融部门千方百计协调全省的贷款额度,打时间差,给沧州增加贷款指标,同时变通担保手续,解决贷款难题。电力部门为了确保水库施工用电和水库建成后用电,积极发挥“先锋”作用。沧州市电力公司一方面向省跑用电指标,一方面组织精兵强将架设通向大浪淀水库的高压线路和水库周边30多公里、库区20多平方公里的低压线路。施工人员顶风冒雪,加班加点,按时完成了水库施工用电线路的架设。交通部门不仅提前修好了南皮、沧县境内通向大浪淀工地的几条通道,确保了沙石料、水泥等物资的运输,而且在水库建成后,又完成了水库大堤堤顶和水库至104国道40多公里的公路建设。土地部门一路绿灯,办理了水库征地和施工临时占地手续。林业部门提前规划大浪淀水库及周边绿化。水库建成后,林业、畜牧部门无偿调剂十几万棵优质树苗和草籽,使水库绿化达到国家级标准。

  水泥,是水库建设的大宗材料,当时市场还没有完全放开,货源比较紧张。沧州水泥厂(在石家庄市获鹿县)在完成国家计划调拨任务的同时,还为大浪淀水库建设加班生产水泥。厂党委把这项生产作为政治任务来抓,全厂动员,全员加班,白天生产国家计划内的,晚上生产直供大浪淀水库的水泥,提出了“时间不够加班干,人员不够一顶三,人人为家乡做贡献”的口号,以优惠的价格,一流的质量,有力支持了水库建设。

  沙石料是水库建设用量最多的材料,相当于100列火车的装载量。这么多的沙石料,都要用汽车从保定、石家庄、沧州火车站运往大浪淀库区,加之水库建设时间紧、要求急,组织运输也成为一大难题。运输部门负责同志提出“保大局,保水库”的要求,几乎动员了全市的汽车运输能力,确保了大浪淀水库沙石料的供应。

  在大浪淀水库工程建设中,为保持整体工程进度,各施工队伍之间也始终发扬着协作精神。尽管指挥部制定的奖惩办法中明确规定:“奖励完成任务的前三名,对不能按时完成工程任务的队伍给予处罚”。但是,各施工队伍还是讲大局,讲团结,讲协作,互帮互学。在筑堤工程中,山东省黄河工程局的队伍实力最强,最有经验,进度最快,而中国铁路第十七局、十八局的两个队伍缺少水库筑堤施工经验,进度最慢。指挥部多次召开调度会,推广黄河局工程队的经验。会后,中铁十七局、十八局两个队伍的工程技术人员还到黄河局施工标段现场学习取经,黄河局施工队又派出技术人员到中铁十七局、十八局现场指导,并把自己的设备让给他们使用,使他们加快了施工进度。最后,黄河局施工队率先完成任务,还派出施工力量支援中铁十七局标段;河北水利厅工程局施工队也派出施工力量支援中铁十八局标段,使整个围堤工程按时完工,表现了高度的协作精神。

  正是由于各部门、各单位讲大局、讲团结、讲协作,使大浪淀水库建设奏出一曲团结协作的交响乐章。

一个“敬业奉公”的工程

  大浪淀水库是全国最大的平原水库之一。水库围堤长16.6公里,蓄水面积16.7平方公里,是杭州西湖的近3倍,水库总动土量1376万方,如果一方一方连起来其长度是万里长城的2.7倍还多。如此庞大的工程,巨大的投资,仅贷款利息一年就1000多万元。另外,水库的水源是山东的黄河水,山东、河北1992年已签订供水协议,每年不引水也要交管理费 。1994年沧州花2000多万元引来黄河水,当时没水库,水存在运河里,两个月就干了。花巨资买来的黄河水,市民喝不上,急人啊!按设计,大浪淀水库正常工期需要三年,但看到每年这么多的贷款利息,白白交纳的引水管理费,沧州拖不起!在水利局机关干部职工动员大会上,局党组提出:“深圳人创造了‘深圳速度’,我们要创造沧州的‘大浪淀速度’”!大家凭着摆脱高氟水的紧迫感、责任感,制定了两年主体工程完工、蓄水生效的方案(实际一年半完工)。为确保工程完成,倒排工期,责任到单位、到人。每个人的任务有多大?总工程量除以规定的时间就每个单位、每个人的任务量。别无选择,只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于是就“逼”出了一个“大浪淀速度”、“大浪淀精神”,就涌现了一批敬业奉公的感人故事。

  测量、钻探、设计是水库的前期工作,正常工期最短也要一年,按倒排工期,时间只有7个半月,要完成23平方公里库区,360公里渠道、60多座桥、闸、站等建筑物的地质资料的勘测,拿出合格设计,不拼命是难以做到的。但已无退路,1995年春节刚过还没过十五,市水利局设计院的测量、钻探队就挥师转战大浪淀水库,北风如刀,地冻如铁,滴水成冰。队员们住在叶三拨乡政府的大会议室里,一溜大通铺,晚上没有炉子,白天带上干粮,中午在沟渠避风处啃口凉馒头,接着又干。熬过严冬,很快又进入酷暑,队员们整天钻玉米地、高粱地,每天一身汗、一身泥,要跑七八十公里的路程,鞋子不知跑烂了多少双。钻探队每天钻孔、记录、取料,每人还要背回几十斤重的土样,为抢时间两头不见太阳。经过6个多月的苦战,完成测量任务50多项,钻孔3112个,进尺9139米,取各种土样6100多个,摸清了库区的地质情况,3条地下古河道的来胧去脉以及所有建筑物的地质资料。负责设计的人员一律吃住在机关,不分白天黑夜,不分上班下班,每人一箱方便面,饿了吃,困了睡,醒了又干。7个多月,连洗澡的时间都没有,共出图5万多张,3吨多重,4万多米长。这些图纸连接起来可围大浪淀水库转两圈半。经过奋战,测量、钻探、设计提前半月完成任务。《沧州日报》的记者问测量队队长曲佳瑞:“大家这样拼命工作,无私奉献,劲从哪里来?”曲佳瑞说:“其实就一个信念,为了沧州市区人民早日喝上黄河水。”

  建设大浪淀水库,对全市、对水库周边的农民群众是件好事,符合人民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但水库占地无疑要牺牲被占地农民的眼前利益。由于当时市财政穷,一亩占地只赔偿2000元,农民群众体谅市政府的困难,奉献了祖祖辈辈耕种的土地。有的农户水库占地后平均每人只剩下六分地。如果讲奉献,奉献最大的是被占地的农民。大浪淀水库建成后,市长薄绍铨、副市长杜润明带领市直有关部门到大浪淀乡现场办公,帮助水库周边搞起了大棚蔬菜,农民收入成倍增加,这是后话。

  自从水库开工,在指挥部的时间表上就没有了上下班,就没有了白天晚上,就没有了节假日。指挥人员在指挥部办公,在现场办公,在汽车上办公,在宿舍还是办公,忙不完的工作,办不完的事情。所有水库建设人员,只要是水库的工作,需要什么时候干就什么时候干,需要谁干就谁干,不讲任何条件。为了抢时间,很多干部职工带病坚持工作,有的干部劳累过度发生心梗,没有时间去医院,又不敢告诉家里人,吃完药又接着干。副指挥长(副局长)王吉祥得了急性肝炎,转氨酶ALT和AST达800多,超正常值几十倍,医院的医生都惊呆了,让他立即住院。他是一线指挥长,为了不影响水库建设进度,就恳求医生晚上在医院输液,白天回工地指挥。当时只有他和司机知道,和谁也没说,这是在拿生命做奉献。施工中,干部职工轻伤不下火线,治病不住医院。由于缺少技术人员,我们动员“老水利”重返战场,有些“新水利”自觉推迟婚期,有的把孩子交给老人看管,夫妻双双上前线,还有的因为工作岗位离不开,老伴做手术不能回家,老人临终不能见面。这一切付出都是为了一个信念,让沧州人民早日喝上黄河水。

  指挥部规定,各级指挥员要“四在现场”:排忧解难在现场;关键环节在现场;攻坚阶段在现场;节假日在现场。八月十五日的夜晚,国庆佳节,当万家灯火万家欢聚之时,大浪淀水库白天热火朝天,夜晚灯火通明。指挥长、科长、监理们正在和施工队伍昼夜鏖战,争分夺秒,抢时间,争速度,保工期。牺牲了多少节假日,加了多少夜班,没人理会,他们自始至终就是奉献! 正是靠着这种拼搏精神,大浪淀水库设计三年工期,只用了一年半就完工。水利部原常务副部长李伯宁视察后说:“大浪淀水库创造了平原水库施工的一个奇迹!”

大浪淀精神评说

  省委书记、省长代表省委、省政府在给沧州市委、市政府的《贺信》中提出:“希望你们继续发扬大浪淀精神,积极推进两个根本性转变,把沧州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搞得更加扎实,更有成效……”。这是对沧州市委、市政府今后工作的希望和要求。

  沧州市水利局在水利系统大力宣传弘扬大浪淀精神,有力推动了各项工作的开展。

  1998年沧州市水利局在支援全国长江、黑龙江等流域抗洪抢险斗争中,发扬大浪淀精神,奋战20多个日日夜夜,组织火车、大货车11批次,100多部(节),给湖北、黑龙江等五省六市运送抗洪抢险编织袋、编织布、救生衣、土工布等1100多万条(件),调运物资占河北省36.2%,占全国的10%,受到国家“防总”的表彰。在大浪淀水库第二水源地——“王大”(王快水库至大浪淀)引水工程中,沧州市水利局工程处为了不影响肃宁县农民“三夏”生产,发扬大浪淀精神,昼夜鏖战,30天建了35座生产桥,受到当地农民的好评。2000年为解决天津市城区供水的危机,沧州市水利局在“引黄济津”工程中,发扬大浪淀精神,一个月干了半年的工程,确保了天津市城市供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到泊头市工地慰问,给予高度评价。

  但是,对“大浪淀精神”,当时也流传着几种说法:有的说,大浪淀精神是水利局创造的,只适用于水利系统;有的说,大浪淀精神,是政府部门创造的,对“两个文明”建设缺乏指导意义;有的说,宣传大浪淀精神,容易形成宣传水利局、宣传市政府;还有的提出搞一个“沧州精神”,应该宣传“沧州精神”。于是在《沧州日报》进行了“征稿”。征来征去,千人一腔,万人一面,征来的“沧州精神”放在保定也行,放到石家庄也行,没有沧州特色,于是不了了之了。

  大浪淀水库,是在河北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沧州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大浪淀水库修复工程指挥部的有力指挥下,广大水库建设者们艰苦奋斗建成的。大浪淀精神,是大浪淀水库建设的产物,是各级、各部门和广大群众共同创造的,是沧州经济社会发展这场交响大乐中的一曲乐章,一曲值得回忆的乐章。

(作者系沧州市水利局原局长)

 

【党史资料】

沧州历次党代表大会简介

  中共沧州市第一次代表大会:1962年3月7日至12日召开。会议代表119名、候补代表10名,代表全市3125 名党员。陈凤阁作《几年来的工作总结和今后的任务》的报告。在中共沧州市第一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选举陈凤阁、刘宗培、王志杰、张玉刚、云青、张桧林、李志彬、刘少农、李注东、刘月谭、张瑞珍为中共沧州市第一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选举陈凤阁为市委第一书记;选举刘宗培为市委第二书记;选举王志杰、张玉刚、云青、张桧林、李志彬为书记处书记。

  中共沧州市第二次代表大会:1971年6月5日至9日召开。会议代表329名,代表全市4298名党员。王子昭作《高举党的“九大”团结胜利的旗帜,沿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奋勇前进》的报告。在中共沧州市第二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选举马冠杰、王子昭、孔玉兰、白丰荣、石志玉、刘怀忠、孙平、孙留、赵钊、董胜、解彬为中共沧州市第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选举王子昭为市委第一书记;选举赵钊为市委书记;选举解彬、孙平为市委副书记。

  中共沧州市第三次代表大会:1985年12月24日至27日召开。会议代表399名代表全市37044名党员。张震环作《振奋精神,同心协力,为开创沧州市四化建设的新局面而努力奋斗》的报告。在中共沧州市第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选举张震环、边金声、赵永志、李金月、马景洲、王清远、王惠卿、张云山、贾跃华、孙玺亭为中共沧州市第三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选举张震环为市委书记;选举边金声、赵永志为市委副书记。并选举产生中共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14名,召开中共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李金月为市纪委书记,秦树兰为市纪委副书记。

  中共沧州市第四次代表大会:1990年5月26日至29日召开。会议代表278名,代表全市56000多名党员。赵金铎作《同心同德,稳定大局,夺取治理整顿改革开放和各项建设事业的新胜利》的报告。在中共沧州市第四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选举赵金铎、郭世昌、邢怀鹏、马景洲、张云山、杨全河、孙瑞荣、伊继新、史承民、董世荣为中共沧州市第四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选举赵金铎为市委书记;选举郭世昌、邢怀鹏、马景洲为市委副书记。并选举产生中共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20名,召开中共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史承民为市纪委书记,贾锡秀、刘彦怀为市纪委副书记。

  中共沧州市第五次代表大会:1995年5月23日至26日召开。会议代表449名,代表全市29万名党员。吴振华作《创新务实,开拓进取,为把沧州建设成为沿海开放的现代化强市而奋斗》的报告。在中共沧州市第五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选举吴振华、薄绍铨、冯金声、王国强、孙瑞荣、赵维椿、李安、张云山、蔡华、许文博、董世荣、李宝贤、王宝良、王其江为中共沧州市第五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选举吴振华为市委书记;选举薄绍铨、冯金声、王国强、孙瑞荣、赵维椿为市委副书记。并选举产生中共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33名,召开中共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张云山为市纪委书记,吴文华、刘彦怀、苏玉甫为市纪委副书记。

  中共沧州市第六届代表大会:2001年7月28日至31日召开。会议代表470名,代表全市31万名党员。张庆华作《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全面加强党的建设,为加快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而努力奋斗》的报告。在中共沧州市第六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选举张庆华、赵维椿、蔡华、王光星、冀纯堂、张其昌、陆树林、高慕娟、安云昉、王增明、回健、郑广富、张宇为中共沧州市第六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选举张庆华为市委书记;选举赵维椿、蔡华、王光星、冀纯堂、张其昌为市委副书记。并选举产生中共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36名,召开中共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张其昌为市纪委书记,孙广庭、张广平、刘肇基为市纪委副书记。

  中共沧州市第七次代表大会:2006年9月18日至21日召开,会议代表490名,代表全市32万党员。郭华作《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全面落实科学发展观,为把沧州建设成为全省新的经济增长极而努力奋斗》的报告。在中共沧州市第七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选举郭华、孙瑞彬、潘冬青、石锡贵、闻民强、郑广富、张宇、周爱民、李继中、宋文新、李军为中共沧州市第七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选举郭华为市委书记;选举孙瑞彬、潘冬青、石锡贵为市委副书记。并选举产生中共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33名,召开中共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石锡贵为市纪委书记,孙广庭、马玉华、袁宝辉为市纪委副书记。

  中共沧州市第八次代表大会:2011年9月21日至23日召开,会议代表525名,代表全市34万党员。郭华作《全面实施“从大运河走向渤海湾”发展战略,在建设现代化沿海强市道路上迈向新征程》的报告。在中共沧州市第八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选举郭华、焦彦龙、邓沛然、陈发、张宇、李继中、赵义山、李寿平、赵超英、宋有洪、闫继红为中共沧州市第八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选举郭华为市委书记;选举焦彦龙、邓沛然为市委副书记。并选举产生中共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33名,召开中共沧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李寿平为市纪委书记,袁宝辉、许志刚、梁治国为市纪委副书记。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