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鉴政沧州 >>正文
2018年第20期
发布时间: 2018/10/25 11:19:02

 

【党史珍闻】

新中国成立初期为什么要提出

“中国共产党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党”的口号

  “中国共产党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党”的提法,最早见诸于文字记载的是毛泽东提出的。1951年2月18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议要点》通报的第6条中,写道:“我们党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这是主要方面,必须加以肯定,并向各级干部讲明白。”

  1951年3月28日,刘少奇在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作的《为更高的共产党员条件而斗争》的总结报告中,对这一评价作了具体的阐释。报告中首先肯定了“我们党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同时指出:“在我们党内,是还存在着问题的,在有些地方则存在着严重问题。”他在作会议的总结时,指出存在的问题是党内钻进了一些坏分子,在一部分党的基层组织中又有相当大一部分党员不够标准或不完全够标准。

  当时刘少奇突出讲这个问题的国内外背景是:1949年6月,全国有300多万党员,到1950年7月1日,党员人数已超过500万。一年多时间,全国党员人数增加200多万。1949年6月27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安子文向毛泽东主席写报告,汇报党的组织工作情况。报告中讲:我们党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拥有300多万党员的大党。党员成分,农民约占80%。党的支部15万个左右,农村党支部占80%以上。干部的主要成分是学生和农民。

  全国解放前后,世界上的某些反华势力,苏联和国际上部分共产党以及国内一些人,对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存在不同看法。他们普遍认为中共是“农民党”。在这种情况下,刘少奇为澄清这个有关我党性质的重大原则问题,曾经论述过党的性质并不是由党员的成分决定的,还举过英国工党的例子来说明。他说,英国工党的党员,大部分是工人,但工党的性质,不一定是无产阶级政党,并不代表工人阶级利益;而决定党的性质的,是党的纲领、党的指导思想,党的领导人是否坚持马克思主义,等等。对于党的性质,中国共产党一直强调自己的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这一点在党章中已经写明了的。

  还有一个原因是:中国共产党的七届三中全会以前,高岗多次或明或暗地攻击刘少奇。1950年前后,当时在东北局工作的高岗等向毛泽东告状,说刘少奇对党的建设没有抓好,问题很多,组织路线有问题,很多党员不够条件。特别是对刘少奇说的在东北可以允许党员发展“三马一犁”和暂时保留“三马一犁”的农民的党籍有意见,说这是搞富农路线。

  此前,即1949年7月,中央组织部对东北局请示的复电中,曾规定,对富农成分的党员,可以“暂保留其党籍”。1950年春,东北局组织部长张秀山到北京中组部谈工作,反映了高岗对“建党路线”有意见,认为全国党组织状况不能令人满意,意思是负责抓党建的领导人(指刘少奇)负有责任。安子文认为此问题重大,于是决定由王甫(当时任中组部组织处副处长,1956—1960年曾任中组部副部长)陪同张秀山向刘少奇作了汇报。在谈到发展“三马一犁”的新式富农入党问题时,刘少奇说,为了发展生产,对确实具备党员条件的,可以个别发展入党。党员不带头生产,敢于致富,生产是发展不起来的。

  从全国解放之初,中共中央就十分重视党的组织建设问题,前后召开过两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筹备会议。在1951年3月第一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召开前,刘少奇审阅了有关会议的文件和请示报告,然后由中央办公厅派专人送到当时正在保定的毛泽东审阅。毛泽东阅后表示同意并作了些修改。在1951年3月28日至4月9日召开的第一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刘少奇对上述两个问题都作了回答:一个是讲“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进的有组织的部队。一切党员必须这样来了解中国共产党”。另一个是讲“中国共产党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党”。

【本刊专稿】

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沧州市干部群众合力争取全境列入沿海经济开放区

郭世昌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沧州市被国务院批准为沿海经济开放市30周年。30年过去了,但当年申请沿海经济开放市的过程仍历历在目。

  1988年3月,国务院召开沿海地区对外开放工作会议,沧州一位副市长参加。不久前,分管开放的谷牧副总理来过河北,我问省委书记邢崇智这次开放有没有沧州市,邢书记说,秦皇岛没问题,唐山有希望,沧州市不沿海恐怕不行。我觉得沧州市虽然1987年已开始制定1988年至2000年“开放兴沧”战略,但只有争取到国家政策才会如虎添翼,这次机会决不能失去。我立即赶到北京,利用别人的出入证挤进会议驻地。我向特区办领导汇报,他却说林冲发配的地方也要开放,那全国就都可以开放了。我说林冲发配的地方当年叫苦海沿边,现在称沿海地区,即将修建大港口,恰是开放前沿,我们沧州市的发展战略就叫“开放兴沧”战略。去年报纸上有两篇报道,一是写沧县兴济镇出口创汇,人均1000美元;还有一篇是写沧州市城乡5万妇女加工出口绣花台布、餐巾、床罩等,已经有了开放的基础。报纸我带来了,请您看一下,这可不是现编的……。在参会省、厅领导的支持下,在千言万语(关键是用资料说话)的汇报和感动下,同意将市区及沧县列入向总理汇报稿,我说最好把青县也列上,特区办领导说,连早已开放的秦皇岛都有没列入的县,你沧州市怎么能全列上呢?我恳求着说青县乡镇企业非常发达,加工出口产品的5万妇女大多在青县,您可不可以在汇报稿旁手写上青县二字,到时就说沧州市一再要求把青县也列上,我们定不了,请领导定。3月8日午饭后,我与参会的叶连松副省长上电梯时正好遇上谷牧副总理,省长介绍这就是沧州市长,清华大学毕业的,总理问我学什么的,我说在校学机械工程,现在向您学开放。谷牧副总理说我们都在学。下午,结果一公布,太意外了,青县列上了,沧州市争取到全境列入沿海经济开放区。我立即打电话向市委书记张震环报喜,并请求次日下午向市委常委会汇报。

  3月9日上午返沧,在路上,激动地写下一首诗。“今大成”寓意争取挤入沿海经济开放区大功告成,“沧州梦”也有望实现了。

沧州市现存六大古迹

(1988.3.9)

  参加全国沿海开放工作会议返沧,沧州市被批准全境开放。为实施“开放兴沧”战略、沧州未来不是梦而作。

一吼千年狮镇海,清真大寺久驰名。

登瀛远告纪昀墓,盘古开天今大成。

  注:六大古迹:沧州铁狮子,又名镇海吼(1000多年)、清真北大寺(近600年)、杜林登瀛桥、崔尔庄纪晓岚墓、青县盘古遗址、文庙大成殿。

  返沧后,下午就向市委常委会汇报,并提出成立对外开放办、大项目办(主抓TDI论证报批),加强经协办,筹建外商服务中心。次日召开市政府常务扩大会,13日,召开市县区局领导干部大会,传达国务院沿海地区对外开放工作会议精神和市委决定,并提出了在回沧路上就开始起草的12条开放起步的应急措施,和前五年打好基础、后八年全面腾飞的宏伟目标(实际是要赶上日本松本市,但没有明说)。当讲到世界经济结构大调整的机遇,第一次日本抓住了,第二次“四小龙”抓住了,现在沧州市被批准开放了,如果我们还不能抓住这第三次机遇,加快沧州市的经济社会发展,怎么向人民交待……不由得泪珠在眼眶内滚动。有位记者写了一篇报道,题目是《市长的眼泪》,我看了,眼泪真掉出来了。10年后,一位沧州老乡发表的《向沧州拜年》的报载文章中还提到“每一个沧州人大概都不会忘记前市长带领着几十万沧州人‘挤’进沿海开放地区后流出的泪水”。

  不久,我到省里开会,邢书记说,沧州市很难被批准,预计不可能批准,更不可能批准全境开放,你们的工作超前扎实,现场汇报有理有据。我说,省里提前把秦唐沧廊三市两地列为省级经济开放带,要求我们做好开放的基础性工作。特别是领导我们参会的叶连松副省长,提出了继“珠三角”“长三角”之后,还有个渤海湾应该加速开放,受到总理的赞扬,他和总理能说上话,他的努力是主要的。还有李汉良几位厅长都帮了大忙。

  当然,我们也努力了,我带到会上的汇报资料有26份,包括大港口论证材料、大电厂论证材料、上程控电话、引黄入淀、军民合用机场建议等,虽然有些不在市内,但都可共享。特别是带去了刊登有“开放兴沧”2000年经济发展战略征求意见稿的报纸,证明我们加速开放的基础工作都在做,有的已见成效,引起了特区办领导的重视。应当说万事皆备,只欠批准。正如我以前说过沧州市缺这少那,但我们有精神,大概特区办领导也觉得沧州市虽然不靠海,做事挺靠谱,还是批准吧。

  省领导的作用是主要的。就沧州市而言,首先不是我和高尧隆副市长及到会人员的功劳,首先是提供26份资料的同志们的功劳,更是工作在这26份资料所涉事项中,并使其见到实效的那些同志们的功劳。市委的正确领导和全力支持更加重要,张书记把制定发展战略的大事让我牵头,还把市委政研室交市长指挥;市政府要求成立几个适应开放的机构,常委会一致同意,立即下文,人员一周就到了位。还有地市关系也十分融洽,《沧州日报》全文登载沧州市长在沧州市经济工作会上的讲话,王任重老领导去任丘,地委书记郭枢俭主动约我去汇报。地市部门间因分开时的一些遗留问题争起来的时候,行署专员赵金铎每次拍板都让着小沧州市。如此好的政治环境,谁想做事都能做好。

  1988年3月18日,国务院印发《关于扩大沿海经济开放区范围的通知》,决定适当扩大沿海经济开放区,沧州市及所辖沧县、青县和沧州地区的黄骅县、海兴县名列其中。4月2日,沧州市委市政府召开对外开放动员大会。4月20日,沧州地区召开对外开放工作会议。沧州对外开放工作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后来调我到省建委工作,我是一百个不愿走。22个月后,我从省建委主任岗位上被选为副省长。一位老领导说你要不调离沧州能当副省长吗?不可能把书记、市长一起提拔。他的理是对的,但他不知道“沧州梦”还没有实现,我哪有心思考虑仕途。

  再后来地市合并了,黄骅大港建成了,我任职时的三区两县小沧州市的发展也早超过松本市了。2012年10月,我回沧州探望老沧州地委书记郭枢俭时,顺便看了看沧州的现状,那是我当年梦也梦不出来的。

沧州未来不是梦

(2012.10)

力争开放批全境,八论兴沧起步忙。

“TDI”谋增后劲,“集装箱”促快招商。

慕他松本敢怀梦,赞我古州真更强。

实业金融双展翼,港城联动再辉煌。

  当时沧州市提过集装箱速度、TDI精神。与韩国企业合资的集装箱厂,从双方见面到领营业执照不到5个月;新成立的大项目办主要论证报批甲苯二异氰酸酯(TDI)大项目,凭着动手早,起点高,讲科学,重效益,千言万语,千辛万苦,千方百计,千山万水干事业的精神,进度很快,我把它提升为TDI精神,既鼓励各个跑项目组,也鼓动全市上下跑项目。“八论开放兴沧”是我结合市委、市政府制定的三年开放起步方针,在《沧州市日报》上发表的8篇文章。金融是指我在沧州时曾跑交通银行落户沧州市未果,现在沧州已经引入众多银行入驻,大批企业上市。

  之前,我向来宾介绍沧州市时开头总用一句话“一部水浒传天下,无人不知古沧州”,那时我们靠历史出了名。现在的沧州完全可以靠新的发展业绩展现自己了,参观城市规划馆时让我留言,我写下:一座大港通天下,无人不知新沧州。

沧州黄骅大港

(2012.10)

曾怀壮志赶东洋,今喜沧州更富强。

乐业安居迎盛世,驭轮跨海送吉祥。

  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来信说,1988年沧州市被国务院批准为沿海经济开放市,是沧州改革开放40年中一个里程碑式的节点。沧州市已有解放路,我曾建议把通往高铁车站的大路命名为开放路也有这个意思。党史研究室让我回忆一下是怎么争取批准开放的,市政府做了哪些工作,写写当时的经过。时间长了,有的可能记不准,有的可能忘了,仅供参考。

(作者系原沧州市市长,曾任河北省副省长)

【专题史料】

抗战时期沧州西部的地道斗争

孙福军

  沧州西部是冀中抗日根据地的腹地,也是日军进行“扫荡”、“清剿”和“蚕食”的重点地区。特别是从1942年春季开始,日军为了掠夺战争物资,支援太平洋战争,急于变华北地区为其进行大东亚战争的后方兵站和物资供给基地,对各抗日根据地进行空前残酷的“扫荡”、“清剿”和“蚕食”(史称“五一”大“扫荡”),采取野蛮的烧光、杀光、抢光政策,使用毒气和细菌武器,制造“无人区”,企图摧毁抗日军民的生存条件,彻底消灭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武装。沧州西部是冀中区的腹地,是日军“五一”大“扫荡”的重点地区,抗日根据地遭到破坏最为严重,特别是1942年的雪村突围战,八分区遭受重大损失。在极其艰苦的困境下,沧州军民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坚持根据地斗争,创造了地道战、地雷战、游击战、麻雀战等灵活机动的战法,尤其是沧州西部军民利用地道开展斗争,为粉碎日本侵略军对根据地的多次“扫荡”和“治安强化运动”,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沧州西部开展地道斗争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挖洞藏身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很快占领沧州地区,开始到处修公路,建据点,对沧州抗日根据地进行分割包围。为了对付敌人的“扫荡”,坚持斗争,抗日干部和游击队员当时主要依靠“青纱帐”,每天晚上到村里宣传发动群众,开展对敌斗争,白天和黑夜基本上生活在“青纱帐”里,到秋末“青纱帐”要倒了,怎么办?这时,沧州西部临县的蠡县有的村庄发明了挖洞藏身的办法,对保存自己很有效果。沧州西部大部分县借鉴蠡县挖洞藏身办法开始挖洞,开始是干部和堡垒户挖地洞,后来群众也家家挖地洞,一般都是在自己家的院子里或屋子里挖个小洞,上面用檩条柴草盖上,再用土封好,留一个出入口和通气孔,有的洞挖在灶锅底下,通气孔留在烟囱底底下,出入口留在锅底下,敌人来时,群众把锅搬开,抗日人员钻进去,群众再把口堵上,把锅放好,就烧火做饭、烧水。待敌人“扫荡”进村时,钻进洞里藏身藏物。敌人走后我们的人再上来,群众称这样的地道为“蛤蟆蹲”。当时抗日干部和游击队员在敌人“扫荡”时就躲在这样的“蛤蟆蹲”里藏身,躲过了敌人的一次次搜捕。由于这些地洞都是只有一个口的死洞,只能消极地躲藏,有的不注意保密,有的被汉奸得到消息告密,敌人很快知道了我们利用地洞藏身坚持斗争的秘密。于是,敌人每到一个村庄,都用刺刀或铁棍在各家院子里、屋子里乱捅一气,四处寻找地洞口,一旦发现洞口,就往洞里开枪、灌水或放毒。因为都是只有一个口的死洞,洞里隐蔽的干部或群众,不是被打死、淹死、毒死,就是被抓去,使我们许多干部和民兵游击队员被“剔抉”而牺牲。河间县大队参谋袁凤阳和队员贾瑜在四区周家楼村工作时被敌人包围,他们躲进地道藏身,被敌人发现堵住洞口而牺牲。1942年7月1日,肃宁县公安局长李兰芳和王子安、贺凤祥等在西是堤村贺大娘家开会。2日拂晓,日伪军包围了西是堤村,李兰芳等人钻进地洞。日伪军把屋子翻遍也没有发现地洞,就放火烧房,热浪卷着浓烟冲进洞内,洞里的人慢慢地被窒息。中午以后,日伪军撤走。洞里的人被抬出,经紧急抢救,李兰芳脱险。刘子固等两名干部和贺大娘的老伴贺老超、儿子贺凤祥、女儿兰英、小印、孙子金环一家5口人牺牲。十地委《黎明》报社社长黄英,十军分区政治部干部王锡珍等同志,也是这样牺牲的。

  第二个阶段,多口相通的地道

  在开展对敌斗争中,“蛤蟆蹲”显示出了它的致命弱点,也使抗日干部和抗日军民遭到无谓牺牲。“吃一堑、长一智”,为了改变这种消极隐蔽状况,解决既能“藏”又能“走”的问题,沧州西部的抗日军民在党的领导下,发动群众对地洞进行改造,创造了院院相通的多口地道。这种多口地道,就是把一家一户的地洞通过地道连接起来,做到家家相通,院院相连,而且地道口都选择在政治上可靠的干部和群众家里的隐蔽地方,并都加以伪装。这样,死洞变成了活洞,敌人一旦发现了某一个洞口,我们的同志可以从另一个洞口逃出去。敌人从南街进村,南街的人便可通过院通院的地道向北街或东街、西街转移出去。如果街口同时有敌人进村时,也可从非正式的街口院通院的地道冲出去。1941年献交县委在二区赵庄搞了地道试点,然后在全县普遍开展。11月,县委在赵庄开会时,被日伪军600余人包围,县、区干部和全村群众500多人进入地道坚持斗争,最后取得了胜利。事后八地委及时总结了赵庄地道斗争经验,并在全区推广。

  1942年“五一”大“扫荡”后,日军加紧了对冀中抗日根据地的封锁包围,到处修公路,筑炮楼、建据点,抗日军民的行动受到极大影响。为了坚持对敌斗争,1942年冬至1943年,沧州西部开展了大规模的挖地道行动。在群众基础较好的村,每天夜间青壮年都投入挖地道,每晚都挖到半夜或拂晓。绝大部分村地下形成地道网,户户相通,有的通到村外,还有的村村相通。有的地道里有地道,就是挖好地道,把出入口留在地道里,地上没有出入口。沧州西部一般村都有地道,大的村庄有一二千米,小村有三四百米。任丘在抗日战争期间共挖地道1010公里,形成了壮观的地下长城。任丘大行羊村群众基础好,地道建设相当完善,地道通遍全村,人在地道内可以弯腰行走。家家户户有出入口,地道还通到村外留有出口。当时敌人经常到该村“清剿”“扫荡”,抗日干部和游击队员也经常驻在该村,敌人来了,抗日人员就钻入地道,由于地道建设完善,敌人多次包围该村,企图破坏地道,搜捕抗日人员,都以失败告终。

  第三个阶段,能打能藏的战斗地道

  多口地道解决了“藏”和“走”的问题,减少了被敌人堵住的危险,但是敌人也很狡猾,慢慢发现了抗日军民的多口地道,于是敌人又改变了进村“扫荡”的战术。敌人在包围村庄时,只限于包围有洞的几个宅子或村庄的某一个角落,并先偷偷地上房,一方面怕我们打伏击,一方面居高临下,便于监视我们的行动,以便作长时间的搜查挖掘。这样,抗日军民又遭受了不少损失。我们及时总结了经验教训,认为多口地道,洞口虽多,但洞身都较短,敌人如居高临下,我们仍不便于走,所以,洞身必须加长或有新的改进。为推动战斗地道的发展和完善,各级党组织加强对地道斗争的领导,发挥人民群众的聪明才智,把地道建成了“四好”(好打、好钻、好藏、好跑)、“五防”(防水、防毒、防掘、防钻、防火)、“三通”(天通、地通、院户通)、“三道”(村落地道、联村地道、野外地道相连)、“三交叉”(高房、院内、地道火力交叉网和村边街道、院落、街道火力交叉网)的整体地道战阵地,在坚持平原游击战争中发挥了巨大作用。肃宁、饶阳交界的小堤、大曹庄、西沿湾、桑园、固店、张各庄6个村就挖了地道800多条,主道支道相通,全长43里,其中有12条主道通往村外。肃宁县大曹庄的地道密布全村,建成了地下村,在锅腔、墙根下、坟头边、井筒子中都修了秘密出入口和通气孔。为了打击敌人,地道和堡垒相通,修有枪眼和瞭望口。又如献交县的地道,村与村相通。大鲁屯与坟地相隔2里多,地道的干道互通,遇有敌情,可以随时转移出去。堤口于的地道更为别致,干道、支道纵横交错,出入口都是保密的,遇有情况派熟悉地道的人带领,负责出入,如无人带领,进去后很难找到出口,故称这种地道为“迷魂阵”。小刘屯的地道也是干支道交织在村下,地道中修有若干瞭望口和射击的枪眼,必要时可在地道中与敌周旋。杨庄的地道与小刘屯相近似,一次区小队被敌人包围在村中,战斗一天一夜未受损失。四营的地道,干支道遍及全村地下,县大队两三个连可以同时进入地道。赵庄的地道,家家有出入口,与地道相通,遇有情况全村可以进入地道,主干道通往村外,该庄成为抗日干部和游击队的堡垒村。献县的地道也是“五一”反“扫荡”后开挖的。仅该县八区,自“五一”反“扫荡”后至1944年底,开挖的地道具有相当规横,各村地洞400余个。八区区委干部,几次被敌人包围,都是靠地道安全脱险的。对敌斗争不仅靠地道好,还靠有好的群众基础,如1942年5月10日,“扫荡”之敌包围了镇上村以后,抓了47人,敌人把抓来的人绑在板凳上,压杠子、灌凉水,逼问地道在哪里?无一人告密,这种事例很多。

  任河县的地道,在沧州西部开展较早、开挖最好,如焦远庄、武庄、阎家堡等村的地道开挖较深,不少地道是在房下挖的,高宽度均较大,便于行动,地道内有陷井,有翻口,有两层地道,有防火、防毒设施,使地道与村落战、地雷战相结合,有些地道的干道直通村口,并在村口和重要路口,筑起瞭望墙与原有建筑物相连接并加以伪装,不易被敌发现。瞭望墙有瞭望口和射击孔,并在瞭望墙内拉有电线与村外埋设的地雷处相通,待敌人靠近时即拉线爆炸。有的地道和制高点相结合,在村中能起控制作用的高房上,用土坯筑起工事,架上大抬杆(土枪),存好手榴弹,时刻做好战斗准备,以便打击敌人。为做好村落战的准备,不让敌人进村横冲直撞,把村中有些街口堵小,有些街口和胡同口堵死,当敌人进村“扫荡”或是抓人抢粮,抗日游击队和民兵就利用地道和高房工事,与敌人展开地道战、村落战、地雷战,变过去的单纯躲藏为积极的防御作战。1941年八地委在这里召开现场会,推广他们的经验,促推了沧州西部各县地道斗争的开展。建国县也充分利用地道开展对敌斗争。一次,建国县的六七名干部,在西落平城被敌包围3天2夜,敌人严刑拷打威逼群众指出洞口,无一人暴露,最后干部安全转移。盖庄不仅地道好而且群众基础和民兵好,一次汉奸高鸿基带领伪军包围了盖庄,企图杀害村干部和民兵,八分区地区队、县大队闻讯赶来,在游击小组配合下,给敌人以很大杀伤。

  1943年2月,任丘县一区小队在尹村配合区干部开会时,被任丘、高阳及附近据点共500多敌人包围。一区小队13名队员利用地道坚持战斗一天两夜,毙敌8名,掩护了干部,而自己无一伤亡,创造了以少胜多的战例。1943年3月12日拂晓,留古寺、米各庄、束城等据点日伪军数百名同时包围了大行羊、小行羊等村,当时地区队小分队驻在大行羊村,敌人虽然在村中挖开了几处洞口,往洞里灌水、放毒,我抗日军民早有准备,在地道里与敌人周旋一天,敌人放毒、防水就把洞口堵住,让毒气和水从别的地方放出去。敌人在村里折腾了一天一无所获,一个钻进地道里的日本兵被抗日军民打死。

  对敌人来说进了地道就像进了迷魂阵,想出来很难找到洞口。1943年春天,敌人包围了任丘二区马村,发现地道口,日本兵叫一个伪军下洞看有无八路,伪军钻进地道后怎么也找不到洞口,后碰到藏在地道里的一位老大娘,伪军叫老大娘领他出去,老大娘不肯,伪军就磕头哀求救命。也是这年秋季的一天,敌人包围任河县六区西杜各庄,民兵用撅枪打死一个日本兵,群众钻进地道。敌人抓到一个未钻进洞的群众赵景珩,用绳子栓上,让他下洞叫群众上来,赵景珩下洞后群众帮他把绳子解开,拉了拉绳子对着洞口说:“我走了!”气的日军哇哇叫。

  沧州西部抗日军民尝到了开展地道斗争的甜头,利用地道开展对敌斗争的积极性更加高涨,并在实践中不断总结利用地道与敌人斗争的经验,将地道斗争与村落交通、高房工事、地雷战相结合,发挥了地道战的巨大威力,多次打出漂亮的战斗。如1944年夏,敌人“扫荡”队到任河县八区的蔡村,我区小队在地道内拉响了事先埋下的地雷,炸得敌人血肉横飞。1944年日军纠集大城、广安的日伪军300多人到沧州西部的五区、六区“扫荡”,当时正有县区干部在五区康各庄,随即组织县区游击队和村里民兵设伏,当敌人押着13辆抢来的粮食衣物的大车,由西向东奔康各庄而来,敌人距离只有20多米时,埋伏在两侧的游击队员一齐开火,手榴弹像长了眼睛一样飞向敌群,打得敌人抱头鼠窜。但敌人依仗人多、武器精良,很快便组织反扑,小炮机枪不停地向我阵地轰击。此时,硬拼对我不利,游击队便撤入村内、进入地道。敌人进村钢炮、机枪失去了作用。我们的地道则大显神威,利用暗枪眼频频打击敌人。一个扛着日本旗的日本兵正提心吊胆在一条胡同里走着,墙硷下飞出一颗子弹结果了他的性命,另一个日军刚到一棵槐树下,被地雷炸得飞上了天,敌人丢下40多具尸体狼狈逃窜。

  在献交县军王庄,不但利用地道掩护干部群众,坚壁粮食物品,消灭敌人,而且还利用地道掩护伤病员,后来发展成“地下医院”。由献交县县大队医生杨国藩任院长兼医生,还有4名护士,设有地下手术室和病房,救治八路军伤病员。在党支部领导下,全村男女老少利用黑夜齐上阵,很快把军王庄地下挖得四通八达,并把地上地下结合起来进行巧妙设计,地下挖成高1.5米、宽1.2米的井字型干道,干线周围挖一环形地道连结,再由环形地道挖支线通向水井、树林、坟地、枯井,作为通气孔、射击孔、瞭望孔和突围口。地道内有防水、防毒、防烟安全设施,地道口设有陷阱、翻板、线箭、窝弓之类暗器,地道顶上还有地雷封锁,敌人虽多次来村搜查,却始终未能找到洞口。地下医院从1942年春到1944年秋共收治伤员600多人。

(作者为沧州军分区军志办主任,原沧县人武部政委)

【英烈名录】

  按:八路军一二〇师挺进冀中后,1939年2月2日在肃宁县北曹庄首战告捷。2月4日,七一六团又在距北曹庄4公里的大曹村击退前来报复的千余敌人。此战共毙伤敌300余人,击毙日军大队长1名。一二○师3天之内,在冀中平原上两战两捷,大灭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3月1日拂晓前,七一六团在河间城西黑马张庄一带,设伏打击出城抢掠日军及3次增援之敌,激战一日,共毙伤敌130余人,打了一个漂亮的村落伏击战。

  战斗中,八路军将士也付出了重大牺牲。现将肃宁县大曹村战斗、河间黑马张庄战斗部分英烈名单首次公布。

肃宁县大曹村战斗烈士名单(30人)

河间黑马张庄战斗烈士名单(30人)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