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荟萃 >> 口述历史 >>正文
青沧战役记
发布时间: 2016-8-30 10:38:27

青沧战役记

陈正湘

  1947年春末夏初,我人民解放军在各个战场上都获得了重大胜利。国民党军队对陕甘宁和山东的重点进攻濒临破产。晋察冀战场的敌人,自正太战役遭我沉重打击后已更加被动。我东北民主联军5月13日始发动的强大夏季攻势,在不到半月时间里,已消灭敌人近4个师,沈阳至长春间的铁路交通被我拦腰斩断,敌被迫放弃沈阳以北广大地区。面对日益严峻的局势,蒋介石不惜挖肉补疮,令北平行辕调兵驰援东北。

  但是,蒋介石的算盘从来就是由我们来拨动的。中央军委电示晋察冀军区:“配合东北作战,不使敌人向东北增援”。为此,晋察冀军区及时召开纵队以上负责同志参加的作战会议,决心开辟战场,以新的战役行动拖住华北之敌,不使其出关。我和纵队政治委员胡耀邦等同志参加了这次会议。

  会议认为,可供选择的作战方向有四,即察哈尔南部;北平至保定间;大清河北、永定河南;天津至沧县间。究竟向哪个方向出击?察南敌第十六军部署虽较分散,但该区城寨较多,战役打响后傅作义必驰兵来援,不易速决,对配合东北作战意义不大;北平至保定间,敌部署有第九十四军(欠四十三师)、第五十三军和整编第六十二师之第九十五旅,主力云集,不易取胜;大清河北地区之敌虽较弱,可地区狭窄,我主力进入该区难于展开,且敌可从东、西、北三面迅速增援,也难速决。较理想的方向是津沧线。此线之敌系一线守备,是华北敌防御体系中既敏感又薄弱的部位,在该方向作战可直接威胁天津,拖住保定绥署系统之敌,使敌不敢轻易出兵驰援东北,且正太战役结束不久,敌注意力仍集中于我主力所在的南线战场,易于达成战役的突然性。我军如能乘虚一举攻歼这一线守敌,不但可以实现战役企图,而且能够调动敌人,分散平保间敌之主力,以便尔后视情况在平保间或平津保三角区开辟新的歼敌战场。

  基于上述分析,会议决定出击津沧线,予该线之敌以突然、迅猛的打击。军区首长向正在河间、任丘地区视察、指导工作的朱德总司令作了报告,得到朱总司令的首肯。5月18日,军区电报军委,军委21日复电同意。

  当时,津沧线敌守备部署如下:静海城驻有河北保安第二总队主力及该县保安警备队共1000余人;陈官屯及减河铁桥为河北保安第二总队第三大队300余人,保警队300余人;青县城及其周围驻河北保安第八总队主力1200余人;姚官屯驻沧县保警队一部;沧县城及其周围风化店、捷地、菜市口等点,为河北保安第六总队和沧县、盐山、南皮、交河、献县、景县的保警队共7200余人。

  尽管我们的对手不是国民党的正规部队,但对其战斗力及这次战役行动的艰巨性却不能低估。这些敌人大都是与我为敌多年的老牌伪军,自从被国民党收编后更加凶残猖狂。他们之中有高鸿基、刘佩忱等长期残害人民的铁杆汉奸,有杀人如麻的各县地主“还乡团”,还有许多地痞、流氓、土匪、恶霸等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亡命徒。战斗打响后,这些双手沾满人民鲜血、坚决与人民为敌的死硬分子,必定负隅顽抗,困兽犹斗;天津驻有国民党的重兵,我们打青沧,他们随时可能出动增援;我军还要克服运河、减河横阻和作战地区低洼多水等天然障碍;青县、沧县、兴济等地都以外围据点、城关要点、城垣核心阵地组成严密的坚固设防区,各点均依地形筑有外壕、碉堡群、堑壕、交通壕等工事,并密布鹿砦、铁丝网、地雷等障碍物。城垣核心阵地更加坚固,都构有立体交叉火网。这些都会对我军的行动造成困难。

  这是很不大好啃的“骨头”,但我们必须啃掉它!根据敌人分散守备、一线配置的特点,我军决心采取穿插分割、迂回包围、分头围歼、各个击破的战术,以4倍于敌的优势兵力,全线同时出击。以第二纵队并指挥渤海军区两个团攻歼沧县及其附近之敌;第三纵队攻歼青县、唐官屯等点之敌,同时依托北减河构筑工事,准备阻击可能由天津来援之敌;我们第四纵队主力攻取兴济、姚官屯等点,以一部攻歼娘娘河以北之东窑子口、大朱庄等点守敌,配合第三纵队阻敌南援,并堵击沧县、兴济敌人的可能北窜。

  为了密切配合野战军的作战行动,军区令冀中第八军分区部队向独流镇西南之王口镇、茁头、黄岔地区进攻,求歼该三处之守敌;冀中第十军分区部队和独立第七旅连续破击北宁线平津段铁路,重点为北仓至廊坊段,并相机占领永清城;渤海军区以一个团围困津南之小站并相机占领,向天津警戒,另以两个团配合攻击沧县和控制马厂减河水闸,防敌掘堤放水,保障马厂减河以南地区我部队、群众的安全。另以冀中第九军分区于徐水、漕河间,冀晋第四军分区于徐水、定兴间,察哈尔军区独立第四旅部队于松林店、高牌店间,第十一军分区于涿县、良乡间,连续破击平汉路,炸桥、翻车、袭点,迟滞敌主力调运。晋察冀第三军分区部队向保定佯动。

  为了保证战役的胜利,野司参谋长耿飚同志率领团以上各级副指挥员提前出发,赶往作战地域和现场了解情况;各部队进行了攻坚战术、技术的训练,还根据作战地区低洼多水的特点,利用驻地附近的河流,进行了河川战斗演习。在此之前,各部队进行了正太战役总结,官兵间通过批评与自我批评,促进了部队思想、战术技术的提高和政策、纪律观念的加强。广大指战员斗志昂扬,枕戈待旦,时刻准备开赴杀敌战场。

  5月29日,军区下达了作战命令。各纵队分别由平山、灵寿、行唐、曲阳地区出发,浩浩荡荡地跨过平汉路,进入冀中平原。(二纵队先于其它纵队,于29日前,从灵寿、行唐间开进至安国崔章、崔陵一带)。此时的冀中沃野,麦浪滚滚,遍地撒金,到处呈现出一派丰收景象。各地群众为欢迎子弟兵,搭起了彩棚,准备了大批慰问品。部队路过每个村庄,乡亲们都是敲锣打鼓,夹道迎送。老大娘提着一篮篮熟鸡蛋往战士挎包里装;青年妇女端着一碗碗绿豆汤往战士手里送;姑娘们和儿童团扭着秧歌舞、打着霸王鞭做表演;青年小伙子们你抢我夺,争着给战士们背背包;事先组织好的向导组,抢先要求带路……老解放区人民对自己军队的深情厚谊,激励着广大指战员。

  经过数日行军,部队穿越冀中腹地,接近了青沧地区。因运河水大,不便由西而东向敌攻击,除第三纵队进到津浦路西外,我纵及第二纵队绕道沧县以南的泊镇一带渡河,挺进到津浦路以东。各部队在6月11日前全部预期到达战役集结位置。

  这一地区10年前即沦陷在日军手中,群众惨度非人生活。日军投降后,被国民党收编的老牌伪军高鸿基、刘佩忱等部,继续鱼肉乡里,残害人民,实行血腥统治。这群地头蛇成立了骑兵大队和以自行车编成的所谓“快速部队”,常常远距离奔袭我地方干部和小股游击队;他们曾多次掘开运河大堤,淹没村庄和农田,使其据点周围一片汪洋,用以防止我军进攻;他们还组织暗杀团,大搞暗杀活动。仅1946年8、9两个月,高鸿基匪部即杀害我干部和群众千余人。这年春节刚过,他们将捕获的我17名民兵的头部用锒头砸烂,并将尸体塞入运河冰窟。高鸿基回家祭祖一路兽行,杀人200多,用铡刀铡死40人。他们威胁翻身农民说:“八路军叫你们倒苦水,今天叫你们喝进去!你们要翻身,叫你们来个大翻身!”把抓去的人开膛挖心或扔到运河里活活淹死。我军进入这个地区后,群众纷纷向战士们诉说敌人的暴行,希望替他们报仇雪恨。战士们无不义愤填膺,普遍写决心书,表示坚决为人民杀敌立功。

  人民的希望变为庄严的命令,坚强的决心化做具体的行动。各部队昼夜不停地加紧战斗准备工作。有的修理或就近搜集攻坚器材(渤海军区和冀中八军分区又给补充了部分梯子、爆破杆、绳子、席子等);有的利用时机进行攻坚作战演练,钻研战术技术;有的反复察看地形地物,并针对攻击目标特点,发动大家出主意想办法,补充和修改作战方案;有的抓紧时间,进一步强调注意事项,开展战前动员……

  一切为了战争,一切为了前线。军区及各部队后勤、供应部门,事先从弹药、给养等方面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地方各级党和政府密切协同,踊跃支前。冀中八专署所属13个县、市组织支前民工4.1万人,担架2820余副,集中了1460多辆大车随军行动,还准备了30万斤蔬菜,4万斤粉条及大量粮食、猪肉、鸡蛋等及时供应部队。渤海一专署组织支前民工2万多人,担架1000多副,大车3000多辆。一专署的群众也为部队提供了大量的粮秣和其它物资。此外,地方政府和人民群众还从其它方面配合部队行动,做了大量工作。八分区党政民武各部门在负责同志带领下,积极参加战勤工作,分别负责供应、后勤、宣慰、保卫等工作,全分区公营商店投入前方供给;短期师范停课,组织前方宣传慰问组;后方各高初小学教员组织许多战地义务团;各村剧团也参加担架队,并为部队和民工进行宣传、慰问演出。路东路西,上上下下,男女老幼,普遍行动起来,投入到了轰轰烈烈的支前工作之中。其情景之感人,场面之壮观,前所未有。

  网,已经张开;剑,已经磨好。敌人的丧钟就要敲响了!

  6月12日入夜,电波载着人们等待已久的命令,迅速传达到我各野战纵队指挥所。各部队按预定计划,几乎在同一个时间里,向敌发起了猛烈攻击。霎时,枪炮声、喊杀声响彻夜空,震撼着津南大地。北宁线平津段、平汉线保定至良乡段及其它方向配合我主力作战的各地方部队也先后展开行动。

  一个新的具有战略意义的战役行动拉开了帷幕!

  我们第四纵队负责攻击兴济、姚官屯等点之敌,于12日23时开始行动。我纵南有二纵队,北有三纵队,两翼有保障。战前,副司令员曾思玉又亲率各旅、团负责同志对攻击目标的地形、敌情进行了勘察,因此广大指战员对完成任务更加充满了信心。打响后,各部按预定计划发起了勇猛攻击。至13日晨,邱蔚、傅崇碧率第十旅(欠二十九团)攻克东窑子口、大朱庄、坑头等点,于15时进至屯贤集地区,积极修筑工事,准备阻击天津可能来援之敌。该旅二十九团攻占高官屯、西窑子口,与运河东岸十一旅部队取得联系后,一部兵力协同纵队工兵营架运河浮桥,主力归十一旅指挥,占领了兴济运河西岸,构筑炮兵阵地,以炮火支援十一旅三十二团强攻兴济。

  第十二旅(旅长曾保堂)以摧枯拉朽之势,一举攻克了徐官屯、姚官屯及其车站之后,主力集结在马落坡、窦店附近待命,并准备阻击歼灭沧县可能突围之敌。

  兴济,是个千余户的大镇,位于青(县)沧(县)之间,津浦路旁。镇西紧靠运河,其他三面也都是水泊沼泽。环镇有一道高约4米的土围墙,墙外挖有深宽各约3米的外壕,并与运河贯通。镇东北池沼地中有一座大庙,有一木桥与镇相通。镇南北各有一条道路通入镇内,其余道路被水淹没。该镇是天津之敌沿津浦线南伸、企图据守津浦北段以分割我冀中和渤海两区诸据点中的主要据点。守敌河北保安第八总队(头目高鸿基)原为日本侵略军豢养的一支汉奸土匪部队,成员多系汉奸流氓、地主、恶霸。这支汉奸部队在献县一带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高鸿基更以凶残毒辣而扬名。日军投降后,高通过青县伪县长刘凤凯的关系进驻兴济,继续为非作歹,鱼肉人民,杀害革命干部和群众,袭扰解放区,罪恶累累,民愤极大。为了同我军顽抗到底,高鸿基对该镇的防御作了周密部署:在主要通路要口紧靠围墙处均筑有3层高堡,围墙腰部掏有射孔,围墙外筑有地堡,西北侧靠墙外筑有两个高堡;镇东北池沼地中的大庙为外围支点,庙周围有4个地堡,由一个连防守;镇西北约400米处运河堤东侧筑有一个3层高堡,由一个排防守;镇北水壕外设有铁丝网、鹿砦各两道。高鸿基还命部下从镇南扒开运河东堤,将运河水引满环镇的外壕。他倚仗日美装备及高低结合、远近相辅、火力可互相支援的坚固工事和水障碍,狂言:“北平、天津可破,兴济不可破!”

  我们对高洪基部的情况早有了解,对解放兴济的战略意义十分重视,把这一重担交给了具有优良传统、战斗力很强的第十一旅。出发前,我和纵队政委胡耀邦等陪同朱德总司令找该旅旅长李湘、政委张明河谈话,指出兴济是青沧战役中难啃的一块骨头,鼓励他们一定要打好这一仗。

  根据侦察到的敌情和地形等情况,十一旅决定首先将敌包围,尔后由南北两面实施对攻。以三十二团配属野炮四门、山炮一门,从镇北实施主攻;三十三团从镇南助攻;二十九团在运河西南佯攻,牵制敌人,防敌西越运河后突围;三十一团配置在镇东铁路一线,防敌从东面突围。并定于13日16时发起攻击。

  主攻团三十二团受领任务后,立即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任务,介绍敌情、地形,研究打法,确定了部署:一营在镇北道路两侧展开,从北门主攻;三营在镇西北角运河堤一线展开,从西北角实施助攻;二营为预备队,配置在一营后,随时准备加入战斗;野炮在镇北约500米处道路东侧占领发射阵地,集中火力破坏敌北门工事,支援一营冲击;山炮在小庄南侧占领发射阵地,摧毁、压制大庙及其周围地堡,保障主要突击分队不受敌侧射火力威胁。

  12日夜,三十一团攻克了马官屯等据点,全旅迫近兴济镇,积极进行攻击准备。13日晨,三十三团攻克兴济火车站,造成该团由南向北攻击兴济的有利依托。同时,主攻团三十二团逼近兴济以北地区,三营速战速决,攻占了运河堤东侧敌人的炮楼,保障主力迅速进到了攻击位置。一梯队营到达攻击位置后,即组织连长抵近敌前沿详细侦察敌情、地形,部队彻夜构筑工事。经一夜紧张作业,挖了4条通往敌前沿、部分加掩盖的交通壕,构筑了火器发射阵地和防炮洞。拂晓前,除留观察员、值班火器外,其余人员均进入工事隐蔽。

  13日14时许,突降暴雨。因工事积水,道路泥泞,爆破器材失效,纵队遂将总攻时间改为14日10时。当夜,敌多次向我出击,企图夺回运河堤东侧高堡,均被我冒雨坚守在阵地上的部队击退。

  14日10时,我炮兵进行破坏射击,因炮阵地选择不当,射界受限制,未能发挥其威力。三十二团一营在步兵火力掩护下向敌发起冲击。二连冒着北门敌碉堡火力封锁和大庙敌火侧射,不顾伤亡,前仆后继,向敌猛攻,首先捣毁敌铁丝网和鹿砦,继而越过水壕,抵近北门,炸毁了高碉。与此同时,三营九连也发扬了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大无畏革命精神,经激烈战斗,从镇西北角跃过水泊和敌设障碍,炸毁围墙外地堡,突入镇内。高洪基见镇北被突破,亲率400余人疯狂反扑。双方激战至l2时左右,因我后续部队遭敌火力拦击,前进受阻,突击部队伤亡也不断增加,遂停止攻击,撤回原地。二连一排白国华等7人因遭敌火力封锁无法撤回,即就地利用地形与敌对峙。

  停止攻击后,三十二团立即召开干部会,认真总结经验教训,认为攻击失利的主要原因:一是主攻点选在北门,此处障碍较多,并受大庙火力侧射,不易突破。二是攻击分队组织不够严密,后续部队未能及时跟上,突破后没有力量巩固扩大突破口。三是炮兵阵地选择不当,不便发扬火力,未能有效地压制和摧毁敌火力点。四是在运河西面担任佯攻的部队积极牵制敌人不够,致使敌将大部兵力、火力集中在北面和西北面。据此,重新研究了部署和打法,认为从西北角突破较为适宜。此处的运河堤便于我隐蔽接敌;火炮阵地可以前推,能充分发挥炮火威力;能避开大庙敌火力侧射;可利用三营第一次攻击的成果。因而确定:三营改为主攻,从镇西北角突破;一营改为助攻,继续从北门攻击;二营仍为预备队,随三营后跟进,随时准备加入战斗;4门野炮移至距镇约400米处之运河堤上占领发射阵地,摧毁镇西北角敌高碉、地堡,并在围墙上打开缺口,支援步兵冲击;二、三营的8挺重机枪配置在镇西北角围墙外约200米处运河堤及其以东一线,封锁敌火力。

  重新部署后,各分队边动员边进行组织准备。三营针对突击地段狭窄、敌设防较严密的特点,为增强连续突击能力,将全营(欠七连两个排)编了4个突击队,以纵深梯次配置实施连续攻击。七连两个排在营主力左翼实施助攻。八连编为第一、二突击队,九连和七连一个排编为第三、四突击队。各突击队均由连干部带领,编有爆破、梯子、火力组,配属轻机枪3挺,携带梯子2个、炸药2包,每人带手榴弹10枚。第一突击队除火力组外,每人携带冲锋枪1支。

  14日15时,第二次攻击开始。我发射6发炮弹即将西北角围墙外敌高碉顶层摧毁。二十九团以积极的战斗行动吸引了敌兵力、火力。第一突击队在八连指导员带领下,利用炮兵射击效果,成一路疏开队形沿河堤迅速接近敌前沿。爆破组在火力掩护下越过水壕,将围墙外高碉底部炸毁一角,碉内顿时停止了射击。梯子组正要架梯越墙时,高碉火力复活,梯子组人员大部伤亡。在此情况下,火力组一战士挺身而出,冲入碉堡内,拉响了身上的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第一突击队乘机从被我炸开的围墙缺口处迅速冲进镇内,并向围墙东侧高碉发展进攻。此时,八连连长率第二突击队也突入镇内,将运河边围墙处高碉炸毁。

  敌见防线被我突破,急忙以一个连的兵力向我疯狂反扑,企图封闭突破口。此时我第一、二突击队虽仅剩30余人,仍与反冲击之敌顽强战斗。在此关键时刻,三营营长指挥重机枪占领围墙,向敌猛打,并亲率第三、四突击队突入镇内,和第一、二突击队一起迅速歼灭了反扑之敌。接着,第一、二突击队改造工事,准备继续打敌反扑;第三、四突击队则沿右翼向纵深发展进攻。

  与此同时,二连一排在敌前待机的白国华等7人,乘炮火烟幕,一举攻占了北门,一营主力遂相继突入镇内。预备队二营也投入战斗,以一个连歼灭大庙之敌,主力与一、三营协力攻歼镇内之敌。三十三团(欠三营)也从镇南门及西南角突破敌防御。

  激战中,沧县县长张民诚亲率民工支援战斗,冒着密集的子弹,运送、抢救伤员,为火线的战士送水送饭,极大鼓舞了战士们的杀敌热情。我攻击各部队勇猛冲击,继续向纵深发展。整个市镇笼罩在硝烟之中。被我分割之敌,仓皇失措。有的胡乱打枪,壮胆助威;有的豕奔狼突,瞎撞乱闯;有的连惊带吓,猬集一团。我军则越战越猛。三十二团一营二连新战士赵志祥巷战中追歼敌人时,与部队失去联系,在只剩两颗手榴弹的情况下,俘虏了60多名敌人;白国华等7人插到敌指挥部,机智勇敢地将逃到这里的98名敌人俘虏。

  战至19时许,大部守敌被歼俘。敌首高鸿基率残敌数十人骑马突围。当他们正在向东涉水时,被我三十一团和三十三团各一部连人带马将其大部打死水中。高鸿基胸部受伤,带着两名活下来的士兵钻入苇塘,天黑后潜入一户人家,换上便衣逃脱。其副官陆卉清、其弟高鸿楼均被我生俘。夕阳西下之时,兴济攻坚战胜利结束,守敌1200多人被歼。

  在我纵攻击兴济、姚官屯等地之敌的同时,司令员杨得志、政治委员李志民率领第二纵队也从东、南、西3个方向兵分9路,向沧州城发起了攻击。渤海军区两个团从城北同时进攻,至15日清晨,沧县守敌7200余人被歼。罪魁刘佩忱化装单人逃出沧城,窜到范庄子不久被我纵十旅部队抓获。敌沧县指挥官河北第三专署少将保安司令李靖华被生俘。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杨成武同志率领第三纵队以秘密神速的动作分3路越过运河及沼泽等障碍,迫近敌人,发起攻击,激战至14日上午,1500名敌人被歼,唐官屯、陈官屯、青县城相继回到了人民手中。

  当我二、三、四纵队连连报捷之时,配合作战的我冀中军区独立第7旅攻克永清县城,全歼敌保安第三总队1500人,破坏了平津间铁路;察哈尔军区独立第四旅攻占平汉线之高碑店、松林店,使平汉路敌之运输一度中断;冀中军区第八军分区部队攻克子牙河畔最大的水旱码头王口镇及大瓦子头、义合庄、茁头等地;第九军分区部队破坏了徐水、漕河间铁路;渤海军区部队攻克津南大里八口。

  青沧战役,计歼敌河北保安第六、第八总队全部,第三总队大部,第二总队一个大队及9个县的保安警备队、壮丁队、还乡团等,共1.3万余人。缴获各种火炮46门,轻重机枪300多挺,步枪1万多支及其它大量物资。解放沧县、青县、永清三座县城及兴济、姚官屯、唐官屯等镇,控制了津浦铁路陈官屯车站以南80余公里。津浦路北段被我拦腰斩断,冀中军区和渤海军区连成一片。

  捷报传来,后方各界一片欢腾,人们以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同时,迅速掀起了慰问前线部队的热潮。大批肉食、鸡蛋、粮食、粉条送到部队驻地。冀中党政军民组成慰问团,携带各种慰问品,代表冀中广大人民群众赶来慰问子弟兵。献县发起慰问袋、慰问信活动。慰问袋内装有肥皂、毛巾、暑药等物,袋上写着“赠给人民功臣”、“人民状元”、“钦佩你的英勇”等语。任丘、河间、静海、文安、泊头等地群众带着各种物品纷纷到后方医院和部队驻地,探望、慰问、照看伤病员……

  我军在津浦铁路北段的胜利,震惊了平津之敌,尤其对天津造成了很大威胁。敌人被打得慌了手脚。13日,敌匆忙将十六军由保定运往天津;原拟增援东北的第九十四军第四十三师,也被迫停止行动。15日,新调天津的第十六军和整编第六十二师各以一部兵力进至杨柳青、独流镇、静海地区,其先头部队沿铁路进至双塘,另一路进到木村,与我第三纵队和冀中军区第八军分区部队接触。我为诱敌深入,主动后撤,敌徘徊于静海附近,未敢南犯。至此,我战役主要目的已经达成,我晋察冀军区野战第二、三、四纵队乃转向平汉线,以寻求新的战机。

  青沧战役在我军战史乃至我国革命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参加青沧战役的我广大指战员以及广大地方干部、民工和群众做出了重大贡献和牺牲,他们的英雄业绩将留芳史册,永远为人民所铭记和怀念!

  敬爱的朱德总司令于1947年11月吟就的《冀中战况》一诗中,以无比愉悦的心情写道:

国贼难逃千载骂,
义师能奋万人心。
沧州战罢归来晚,
闲眺滹沱听暮砧。

(作者曾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 本栏目暂无内容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