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荟萃 >> 口述历史 >>正文
“老吴桥”的回忆
发布时间: 2014-1-3 10:06:01

 

  我国杂技艺术源远流长,至少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古老的杂技艺术是我国最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之一。吴桥在世界上的知名度很高,以吴桥命名举办国际杂技节是历史的必然,也是社会赋予我们的历史责任。
       1986年我到河北工作以后,曾多次到吴桥调研,对吴桥这个杂技之乡的历史和现状逐渐有所了解。尽管我国号称杂技之乡的地方有几个,如山东的聊城、江苏的盐城、河南的濮阳、湖北的天门、安徽的广德、天津的杨柳青等等,但究其历史之悠久,群众基础之广泛,在海内外的影响之巨大,恐怕就要数吴桥了。吴桥在历史上就有每逢佳节“掌灯三日,放烟火,演杂技,士女喧闺,宫不禁夜”的风俗。新中国成立前,吴桥艺人就到过3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演出,为世界各国输送了大批杂技艺术人才。据不完全统计,世界上至少有18个国家的杂技团有吴桥籍艺人。建国50多年来,吴桥曾先后向全国各地专业杂技艺术团体输送人才近2000名。周恩来总理1954年访问西欧14国时,所到之处.在接见华侨中,有不少祖籍吴桥的杂技艺人。周总理欣喜地说:“吴桥真不愧为杂技之乡啊!”国内的许多杂技团组最初也是以吴桥杂技艺人为班底建立起来的,所以谚语说:“没有吴桥人,组不成杂技班子”。吴桥县有449个自然村,几乎村村都有杂技艺人。就连法国杂技界的朋友也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说:“吴桥不仅是中国杂技的摇篮,也是世界杂技的故乡”。因此,以吴桥命名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是众望所归。
      上世纪80年代,在石家庄创办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当时,人们的认识不统一,主管部门的认识也不一致,经过上下各方充分地酝酿准备,到1987年条件才基本成熟。在河北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在文化部、中国杂技协会和国家有关部门关心帮助和支持下,在一些“老吴桥”的倡议、组织和推动下,举办吴桥杂技节的设想得到实现。前三届我连任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组委会主席,均取得了成功。
       1987年是第一届。当时,举办杂技节很不容易,难度比较大,第一要有好节目、好演员,第二要有好场地。而这两项都需要金钱做后盾。当时,省财政比较困难,拿不出更多的钱支持杂技节,我们发扬自力更生精神组成后援会,请德高望重的领导同志到企业等单位“化缘”,比如尹哲、王幼辉等同志,就是后援会的主要领导。各单位态度积极,给予热情支持。广东省企业家李经纬一次路过石家庄,正赶上我们集资举办杂技节,“财神爷”到了,我们何不请求支持?李经纬是个爽快、果断的人,我们请他参与杂技节组委会,他掏出粗杆碳素笔在一个大牛皮纸信封上哗哗地写上“捐赠50万元”几个大字,帮助我们解决了一个“拦路虎”。杂技节开幕式上,首长席、贵宾席、记者席、专家席,所有重要位置一律摆上健力宝饮料。事后,我又亲自带领杂技节组委会几位同志到广东省三水县健力宝公司拜望李经纬,表示诚挚的谢意。
       由于当时筹备时间短促,报名参赛的国家很多,但我方资金困难,有的不能成行。针对这种情况,我在组委会上提出“背水一战”的口号,大家克服困难,终于举办成功。来自苏联、朝鲜、德国、法国、澳大利亚、墨西哥等国和国内15个代表队的180名中外杂技艺术家相聚在石家庄,相互交流,竞献绝技。
       第一届旗开得胜,首战告捷,一炮打响。1989年第二届就遇到了很大的难题。这一届杂技节的筹备是一波三折。原来形势很好,报名参赛国家、团组很多,但1989年北京政治风波后形势急转直下,原来报名的提出不参加或推迟参加。面对这种情况,是办,还是不办?办又如何办?形势非常严峻地摆在组委会的面前。作为组委会主席,我当然承受着更大的压力。但我决心要办,因为事关河北威望,事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威望。我在组委会上明确提出“不乱方寸”的口号,筹备工作照常有序地进行。记得当时我说:“只要有三个国家参加就坚决办。”国家文化部、国家杂技协会和中央有关部门更是明确答复:“来一个国家也办,甚至一个不来也照样办!”这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也使我们信心倍增,经过多方努力和鼓励,这极其困难的一届不仅办成了而且比上一届办得更好。结果,这次有苏联、瑞典等8个国家和国内14个代表队的200多名中外杂技艺术家再次相会,并进行了成功的比赛。这是北京政治风波后,在我国举办的第一次大型国际文化交流活动,其意义当然超出杂技节本身,为打破西方所谓的“制裁”,正确宣传我国的形象具有示范意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91年第三届杂技节。这年一二月份,我率河北省杂技艺术节考察团,参加了法国巴黎第十四届“明日与未来”世界杂技节,同时对世界两大国际赛场的场所、规模、演出及各项组织工作进行了实地考察,并同“明日与未来”杂技节主席莫克莱尔和摩纳哥蒙特卡洛世界马戏节管理委员会主席维克托•普热蒂,就组织国际杂技比赛的一些技术性问题进行了探讨。1月30日,中国驻法使馆文化处举行新闻发布会,我在会上宣布:“第三届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将于今年10月15日至21日在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举行。”我还说:“中国已成功地举办了两届,今年第三届的规模将比前两届要更大,预计外国节目将占全部节目的五分之四,外国评委占全部评委的四分之三。”之后,考察团举行招待会,邀请了法国、苏联、加拿大、西班牙等国的60多位杂技界人士聚会一堂,共商进一步办好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的有关事宜。会上,法国“明日与未来”杂技节主席莫克莱尔发表讲话说:“吴桥不仅是中国的杂技之乡,也是世界杂技艺术的摇篮。吴桥举办国际杂技艺术节是当之无愧的。”归国后,我们确定了将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办成世界第三、亚洲第一大赛场,办成有自己独特民族风格的东方大赛场的目标。
       同年10月l5日,第三届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如期在石家庄举行,参赛的有比利时、加拿大、古巴、朝鲜、法国、蒙古、瑞典、美国、苏联等9个国家以及香港和国内的代表队,盛况空前。经过9场的精彩表演和激烈地角逐,经评委认真地评选,产生了金狮、银狮、铜狮等各个奖项,获得圆满成功。经中央电视台、河北电视台实况转播,在国内外扩大了影响。在闭幕式上,我致闭幕词,并宣布第四届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将于1993年继续在石家庄举行。
       一连三届举办成功,可以说为吴桥争了光,为河北争了光,为国家争了光。举办这一活动是有益当代、惠及儿孙的大好事。前三届均由河北省独家举办,自第四届始,改由文化部与河北省联办。
       自第四届始,我不再担任杂技节组委会主席,但人们还习惯称我为“老吴桥”。我们的杂技艺术节里有一批人被称为“老吴桥”,其中挂头牌的自然是中国杂协主席、杂技皇后夏菊花,还有文化部的徐淑娥女士,广州的李甡,上海的王峰,安徽的蓝天等。他们都不是河北人,但对河北的杂技艺术事业非常关心;他们都是杂技界的权威,对河北的杂技艺术事业非常热心,从来都是把河北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来办,他们这种精神叫“老吴桥精神”。“老吴桥精神”来源于“老广交”的优良传统,不怕牺牲,不怕疲劳,连续作战,杂技节期间他们常常夜以继日,亲临第一线,兢兢业业工作。可喜的是,在“老吴桥”这个团体里还有几位外国朋友。有摩纳哥蒙特卡洛世界马戏节管理委员会主席维克托•普热蒂先生。日本的西田敬一不熟悉杂技艺术,但非常热爱杂技艺术事业,每届必到,每场必看,开会讨论、评奖事宜他也积极参加。我动员他率团参加杂技节,他谦虚地说:“我们的杂技水平不高,不好意思,现在好好学习,将来参加。”当然,还有一些我们河北自己的杂技爱好者、参与者和决策者。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办好吴桥杂技节,这批“老吴桥”功不可没,我们将永远感谢他们。凡在前几届举办活动中出过力、耗过心血的人,都是“老吴桥”。每当谈到这一话题时,我总要提及一个人,这就是财政厅原副厅长、后任省计经委副主任的胡俊仁。老胡到处跑集资,下广东、上北京,找华侨、跑企业,四处奔波,结果劳累而死。我们不要忘记他。
       为了全力办好杂技节,当时我们就定下一个基调,向国内外杂技艺术事业学习,这就得熟悉杂技事业、杂技界的人士及杂技艺术方方面面的知识。为此我曾经一上北京,三下吴桥县,一到摩纳哥,就是向他们虚心地学习,交谈了解世界各地杂技艺术事业的发展情况,以便有针对性地加强我们对杂技艺术事业的指导。时任河北省杂协副主席的万献慧同志出身杂技世家,杂技节办公室主任周良田同志也是杂技行家,他们对杂技艺术事业都很熟悉,都是我们学习杂技艺术事业的老师。从石家庄到吴桥县车行三个半小时,我们就利用这个时间不停地交谈杂技艺术的术语、暗号、技巧、规矩等方方面面的事情,气氛热烈,获益良多。在吴桥县有数十个家庭杂技班子,其中,比较著名的有姜振桐、于金生、齐玉强等家庭杂技班子。我和他们关系密切,亲自到他们家中访问,看他们的表演,了解他们的困难和要求。这对于提高他们的积极性,提高杂技艺术水平都有很大的好处。如今,我虽然离开了原来的工作岗位,但和杂技界的朋友还是好朋友。
       中国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到现在(2008年)已举办11届,历经22年(如今已举办13届,历经24年。今年10月26日至11月3日将举办14届——编者注),除国内各杂技团体参赛以外,国外先后有164个团队、130个节目参赛;124个节目获奖,其中获最高奖项金狮奖22个。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为进一步扩大中外文化交流、学习国外杂技艺术打开了一个渠道、一个窗口、一个平台。现在,中国吴桥杂技艺术事业发展迅速,已形成以杂技节为中心的吴桥杂技园、吴桥杂技学校、吴桥赛马场以及吴桥杂技大世界等一系列系统工程,实现了社会、经济、文化相互促进,保护与发展的双赢。所以,保护和发展像吴桥杂技这样的历史文化遗产,我们应该在社会发展、经济建设和保护历史环境三者之间寻求平衡。
                                                                                                      (李文珊口述 杜丽荣整理   李文珊系河北省政协原主席;杜丽荣系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调研员。)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 本栏目暂无内容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