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荟萃 >> 口述历史 >>正文
肖华在沧州东部一带的轶事
发布时间: 2014-2-10 10:51:04

  1938年9月27日,肖华率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到达冀鲁边区。1939年9月,遵八路军总部指示,肖华率“挺纵”机关和主力一部开赴鲁西。短短一年时间里,肖华以他的文韬武略、雄才大智,发动民众,建党立政,团结友军,痛歼日顽,开创了冀鲁边区抗战工作新局面,在沧州东部一带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奇闻轶事。
  我1930年出生在海兴县(当时属盐山县)苏基村,少年儿童时期的我亲身领略过肖华将军的风采。当年打鬼子时,肖华同志常住苏基村,我们这些村上的孩子们常跟在他身后,要他讲战斗故事听。有时他来了兴致,就给人们表演一番倒爬树,只见他头朝下,脚朝上,噌噌噌,几下就爬上去,至今他的形象还深深映在我的脑海里。


一语惊四座
 

  挺进纵队刚到冀鲁边,人们听说司令员年仅22岁,有的表示担心和怀疑,私下议论共产党把如此重任交给一个“娃娃”行吗?好奇心驱使人们很想结识一下“娃娃司令”。肖华不厌其烦地接见各阶层人士,利用各种场合宣传党的抗日方针,扩大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影响。
  1938年冬,肖华在乐陵主持大会,欢迎国民党十军团暂编第一军军长高树勋北上抗日,并召集边区100余名各界士绅名流参加,围观的群众人山人海。当时,高树勋身穿将校服,腰扎武装带,手戴白手套,又加之身材魁梧,在主席台上一坐,真是威风凛凛,很有大官的派头。而肖华同志当时很年轻,个子又小,脚穿草鞋,身着旧军装,挽着裤腿。相形之下,反差很大。但肖华同志却自然大方,英姿勃勃地步入会场,热情地同与会者握手寒喧。高树勋感受到肖华同志和共产党的诚意,首先作了诚挚的讲话。轮到肖华同志讲话时,面对一个个探寻和期待的目光,肖华用他那过人的激情和口才侃侃而谈,从平型关战斗讲到冀鲁边局势;从毛泽东《论持久战》讲到中国革命的前途。他最后强调,只要我们精诚团结,共赴国难,日寇就一定会被打败。他讲得头头是道,句句说在老百姓的心坎上,大家敬仰佩服之情油然而生。
  肖华慷慨陈辞时,整个会场鸦雀无声。联想到挺进纵队到边区后发动群众、收编游杂武装、消灭祸患百姓的土匪的作为,在场的人无不点头称是。肖华讲完后,名流士绅纷纷请肖华题字留念。肖华再三推辞无效,凝神沉思片刻,挥笔急就:“慷慨解囊,毁家纾难”八个草书大字。其用典精当,寓意深刻,惊服四座。众老先生赞叹不已,都说想不到八路军这个“娃娃司令”还有如此学问,”可敬也哉,可佩也哉!一时间,“肖华司令”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无形中增强了挺进纵队的吸引力。


智斗沈鸿烈


  冀鲁边北邻天津,南靠济南,均驻有日寇重兵。国民党山东省主席沈鸿烈和河北省主席鹿钟麟,均对冀鲁边虎视眈眈,并密谋策划了“冀鲁联防”,妄图南北夹攻,把挺进纵队赶出冀鲁边。为站住脚跟,肖华决定采取“和沈打鹿”的策略。
  肖华亲赴惠民县城,与沈鸿烈谈判。沈鸿烈曾任奉军舰队司令和青岛市长,工于心计,善长言辞,是个老奸巨猾的反共顽固派。他戏说肖华不过是22岁的“娃娃司令”,十分轻视。肖华离城30里,沈鸿烈就派兵列阵示威,企图吓跑肖华。肖华进城后,他又避而不见,打算气走肖华。肖华胸有成竹,不见“长官”见群众,进城后立即散发《给惠民各界慰问信》,进医院慰问伤兵,到学校讲演,“娃娃司令”的风采令惠民各界倾倒。沈鸿烈慌忙安排会见。会谈中沈又傲慢无礼,借口“军令统一”,让挺进纵队撤出边区。肖华据理力争,并恳切告诫沈鸿烈,大敌当前,应协同作战,不要同室操戈。一番唇枪舌战后,沈鸿烈败下阵来,心中对肖华钦佩不已。不久,沈鸿烈致信肖华,说要到乐陵商谈政事。肖华从教育团结愿望出发,为争取团结抗日,痛快地答应了。会谈中,肖华用八路军坚持抗日,重挫日军的事实,“回敬”沈鸿烈的横加指责。在挺进纵队去留冀鲁边区问题上,肖华针锋相对,寸步不让,沈鸿烈理屈辞穷,又一次败下阵来。从此,沈不得不放弃染指边区,赶走挺进纵队的念头。


全歼孙仲文


  沈鸿烈“软招”失败,但未使河北方面受到“教训”。行伍出身、曾追随冯玉祥将军征战多年的国民党河北省政府主席鹿钟麟,更崇尚用武力征服挺进纵队。他指使盐山县四区地主民团头子孙仲文,在大赵村、苏基、丁村一带挖沟垒墙,扣押八路军过往人员,活埋抗日干部,威胁我盐山县第五区委。冀南第六专署专员、第六军分区司令员杨靖远得知后,立即写信向肖华报告孙仲文的反共逆行,并在得到批准后,带警卫员去孙仲文处谈判,孙却不听劝告,顽固坚持反共立场。肖华同意杨靖远的部署,用武力解决这股顽匪。1938年11月12日傍晚,杨靖远、付祥吉率部队在苏基集结,杨靖远作了战前动员讲话,我当时在队伍边上围观,大胡子杨靖远的形象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那次战斗,杨靖远身先士卒,中弹牺牲。敌人抢走了杨靖远的尸体,割下头颅挂在寨门,向八路军示威。
  不幸的消息传来,肖华悲痛万分,他含泪写下两副挽联:“断头流血乃革命者家常便饭,奋斗牺牲是抗日的应有精神”,“抗战方兴,竟在盐山留遗恨;建国未艾,空对鬲水吊英魂”(鬲水即鬲津河,也就是现在的漳卫新河),以悼念深受边区爱戴的杨靖远同志。肖华决心拔掉这颗“钉子”。他派符竹庭、崔岳南率部队攻破大赵村,全歼孙仲文部,斩断了鹿钟麟伸向边区的魔爪。边区其他民团和草莽,纷纷望风归附。至此,“冀鲁联防”被挺进纵队各个击破。
  据《中国共产党沧州历史》第一卷载:“肖华率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挺进冀鲁边虽然时间不长,但在加强党的领导,建立和发展抗日武装,开展对敌斗争,广泛深入发动群众,加强政权建设,创建抗日根据地,以及贯彻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等方面都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党员发展到25000余人,抗日武装发展到近17000余人,冀鲁边区抗日根据地得到进一步巩固发展。‘挺纵’开辟冀鲁边抗日根据地时期,是边区抗战的兴盛时期,对边区军民坚持抗战,夺取抗战胜利,奠定了基础。”


肖华审碌碡


  肖华同志不仅军政兼优,还非常善于做群众工作。他能正确理解和领会党中央毛主席的政策方针,善于妥善处理各种复杂的矛盾和问题。在冀鲁边区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天,在边区南部某县一个土布作坊里,走出满载着土布的三辆马车。作坊主准备去天津,换回些洋火、柴油、毛巾、肥皂等日用工业品,卖给群众。路过边区某村,该村民风彪悍,二话不说,一些村民就把大车拦下,一哄而上把东西全分了,有牵骡子的,有拉胶车的,有拖土布的,全分走了,货主急得不得了。当时,各级边区抗日民主政府在肖华主持下已经建立,因为是人民的政府,所以在群众中威信很高。有人出主意,让去抗日民主政府去反映反映。货主去了,民主政府派下工作人员来到村里,去村民家里讯问情况,奇怪的是,没有一个村民承认自己抢过人家的东西,并说不知道货物的去向。工作人员感到棘手,就向上级反映,一直反映到肖华那里。肖华同志在一天上午来到这个村子,在基本了解有关情况,认定大概事实之后,他有了主意。他做了一些安排后,带着几个工作人员到村边的场地里查看,一些哄抢货物的村民心里发虚,也或近或远地跟着。走着走着,肖华在一个碌碡(音六轴,一种农具,用石头做成,圆柱形,用来轧谷物、平场地,也叫石磙)前停下来,他说:“既然大家都不知道,那一定是碌碡做得了,好吧!下午三点,我们来审碌碡,让它说出土布、大车的去向!”大伙一听,惊奇万分,哪有这样的蹊跷事呢?大伙一传十,十传百,整个村子都知道了这件事。
  到下午三点的时候,村民们都怀着好奇的心情来到场地里,一时间,人流都集中到碌碡面前。等大家都来得差不多的时候,来了一大队八路军战士,把看热闹的群众都围起来,不让自由出入。肖华同志站在场地中间,向群众们讲共产党关于民族工商业的政策,他说,共产党是保护民族工商业的,因为它对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有益,群众的哄抢行为是极其错误的,这也给了某些污蔑共产党“共产共妻”的谣言提供了口实,共产党不会纵容这种不法行为。在讲话的过程中,一些八路军战士把从群众中搜集的大车、骡子、土布等都集中摆放到场地里。肖华说:“大家都回到家里,看还有没拿出来的吗,都拿出来,归还给人家。”村民们受了深刻教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回到家里,把哄抢的东西都拿出来。货主清点货物,一分不差。最后,货主千恩万谢,感谢抗日民主政府,感谢肖司令,并赠送了“人民政府,为民做主”的锦旗。


马厂脱险记


  1939年春,为侦察敌情,八路军挺纵司令员肖华同志来到马厂村(今属海兴县),住在堡垒户孟宪同家。因有人告密,这天早晨,从赵毛陶据点来了一大队日军骑兵抓肖华。肖华得到群众报告,和警卫换上便衣,在群众的掩护下,从村西北角交通沟撤出了马厂村。很快日军马队包围了马厂村,枪声大作,接着传来了日军的嚎叫声、砸门声……这时大多数群众还未起来,气势汹汹的日军就挨个砸开群众的门找肖华,也未见肖华的影子。恼羞成怒的日军就把全村群众赶到大胡同广场里,日本兵端着上了刺刀的枪包围了广场,逼着群众说出肖华的下落。日本翻译官大喊大叫地说:“有人报告,肖华就在你们村里,不交出肖华,皇军说全村人都枪毙,把全村房子烧光!”群众都说不知道!日本兵气急败坏,打伤了很多群众,见被赶来的刘木匠手里拿着一个小榔头,鬼子喝问道:“你的什么的干活?”刘木匠在天津学徒时学了几句日语,回答说:“车新的干活(木匠)。”日本兵夺过他的小榔头,照他头部连砸几下,立即血流满面。日军挨个问:“肖华的有?”群众回答不知道,就挨个砸群众的头,很多人都被砸伤。有的群众还被灌辣椒水。一个日军军官命令用机枪向群众扫射,机枪子弹在人们头上乱飞,广场上的群众都吓得趴在地上。日本兵还把荆条垛点着,把着火的荆条往人群里扔。见哪个人躲闪,就用枪和榔头砸脚踝骨。从早晨一直折腾到中午,没有一个人说出肖华的下落,马厂群众经受住了死伤的考验。日军灰溜溜地龟缩到赵毛陶据点去了。至今马厂村老人们都记得那次“马厂惨案”的情景。
  1975年12月16日,肖华同志再次来盐山视察。当时我任盐山县机电局局长,有幸让我陪同他视察农机修造厂。我热血沸腾,心潮起伏,早早就和同志们站在厂大门口迎候。上午10时许,几辆轿车缓缓驶近。我急步迎上前去,向首长问好。肖华同志向大家说:“我现在做军事战略的研究工作,这次是到河间调查贺龙元帅指挥齐会战斗的情况。在北京出发前,我向小平同志请了假,完成齐会大捷的调查任务,来冀鲁边区老根据地看看乡亲们。”
  肖华同志听我称他首长,并身着旧军装,就问:“你是部队转业的吧?从哪个单位下来的?”“从二十训练基地。”“噢?你还是我的兵啦!二十训练基地属国防科工委领导,科工委领导小组罗瑞卿同志为组长,我是副组长嘛。”首长又问:“你是哪个村的?”“新成立的海兴县苏基村的。”“打鬼子时,我们部队就常住苏基村,离苏基不远有个马厂村,对吧?”“对。相隔三里地。”“有一次我住在马厂村被鬼子骑兵包围,是群众冒着生命危险掩护了我们。我和警卫员刚出村,就听见狗叫声和鬼子的砸门声、嚎叫声。”肖华同志说:“我从马厂脱险后,再也没有去过这个村。”他问:“你了解马厂群众在那次遭遇的情况吗?”当我向他介绍了上述情况后,肖华同志深有感触地说:“边区老百姓用生命保护抗日同志的事例很多很多!军民鱼水情深,乡亲们为抗日做出了重大牺牲啊!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细节见精神


  1938年9月,肖华司令率领部队创建抗日根据地时,这里的部队、群众生活都很艰苦。他经常教育战士们要爱惜粮食,与老百姓同甘苦。当战士们开饭时,他就到各饭桌转转,发现桌上有落下的干粮末末,就不声不响地拾起来,放到嘴里。在他的影响下,战士们都自觉地这样做。这种勤俭节约的优良作风,至今仍在群众中传为佳话。
  肖华同志给老区人民的印象是,经常穿着旧军装,戴着八角帽,虽然衣着朴素,但是精神饱满,英姿勃勃。他带队伍纪律严明,对群众秋毫无犯,住的大多是车屋筒子,借老百姓的桌凳碗筷一律如数归还,如有损坏,照价赔偿。他带兵有方,每次出操练兵,都同战士们一块做。
  1975年肖华同志去盐山视察,听完我的汇报后,就到各车间去看。来到金工车间,他伸出手,想和正在工作的工人刘春甫握手。可小刘手上满是油污,不好意思握手,肖华同志伸着手等待小刘,小刘见状赶紧把手在工作服上擦了擦,紧紧握住将军的手,激动得说不出话来。陪同的县武装部政委丁同志掏出手帕说:“首长擦擦手吧!”肖华同志若无其事地说:“不用擦。”一直到用饭时,肖华同志才洗了手。


永记肖司令


  肖华是一位传奇式的将军。1916年出生在江西兴国,12岁参加共青团,13岁任团县委书记,14岁参军入党,17岁任少共国际师政委,20岁任司令员。离开冀鲁边后,肖华同志担任过一一五师政治部主任兼山东军分区政治部主任,第四野战军特种兵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兰州军区第一政委,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
  肖华将军是名副其实的儒将,先后出版诗集《长征组歌》、《铁流之歌》和回忆录《艰苦岁月》。有许多人是从歌声中开始知道肖华的,他任空军政委时为飞行员写的那首战歌——“看雄鹰在展翅飞翔,听涡轮在纵情歌唱,人民的空军,祖国的好儿男……”;他在总政治部主任任上写的那首脍炙人口的长征组歌——“红旗飘飘,军号响;子弟兵,别故乡……”1964年春,肖华将军于病中创作《长征组诗》,以“三七句、四八开”格式,即每段诗用4个三字句,8个七字句组成,共12段,首发于《解放军报》,继由战友文工团改编为大合唱,易名《长征组歌》,1965年8月1日于北京民族宫正式公演,轰动京城,连续演唱30余场,场场爆满,盛况空前。此组歌传唱至今已历40余春秋而不衰,于国内外演出1000余场次,观众达上百万,堪称中国合唱史上的奇迹。
  周恩来总理极其喜欢《长征组歌》。1966年6月至9月,周恩来点将“战友文工团带《长征组歌》剧组随之出访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苏联等国。连演数十场。后来,又专门安排《长征组歌》先后赴前苏联、日本等国进行了访问演出,共演出60多场次,所到之处受到热烈欢迎。
  人们崇敬肖华,还因为他年轻有为,是1955年授衔时最年轻的上将(39岁)。
  老区人民感念肖华同志的仁德、善政,崇敬他的出群才华,钦佩他的高贵品格。1985年8月12日新华社传来了噩讯:“中共中央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肖华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1985年8月12日上午8时15分在北京逝世,终年69岁。”冀鲁边区老根据地人民收听了中央电台的讣告,无不悲痛致悼,寄托无限哀思。
         作者:呼金岭(海兴县交通局离休干部)口述,金连广(海兴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整理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 本栏目暂无内容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