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荟萃 >> 回忆录 >>正文
浴血兴济
发布时间: 2017-8-9 10:56:55

浴血兴济

赵铁良

  我带着几个新入伍的战士日夜赶路追寻大部队,走到河间,没有找到部队,边打听边走,快过大清河时,才在文安县附近找到了大部队。我问了一下情况,现在,正在组织青沧战役。王冷见到我说:“你可回来了!”我说:“能不回来吗?这样的大仗我能不参加?!”

  战役的分工是,二纵攻打沧州,我们四纵则攻打沧州以北姚官屯到青县以南这一线。其中这一线上的一个重点,是兴济镇。攻打兴济的任务归我们十一旅(我当时担任政治部宣传科长)。兴济现驻扎着高鸿基的河北保安第八总队。这次攻打,旅里安排三团担任主攻,二团助攻,一团作为预备队。三团过去很少担任主攻任务,因此这次显得非常兴奋,三团长叫孙云刚。

  高鸿基的保安总队,火力比较强。其中又1/3的武器是美式装备,其他的都是日式;加上兴济四周都是水网,河流港汊交错纵横,土工作业比较难,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

  我们的火力现在也不算弱了。其中我们有三八野炮,还有自己旅里的小钢炮。炮,在攻坚时是最得力的武器。

  担任助攻任务的二团,过去总是打硬仗的。这次担任助攻,心里甚为不服。“兴济可是块硬骨头,看你三团能不能啃下来。到啃不动时,还得老子来。”可是,三团也憋着一口气:“怎么着,就你二团能打?我们也能打!你是人,我也是人。你二团老老实实担任助攻吧!”指战员们的这种情绪,有积极的一面,但也有消极的东西,处理不好,会互相埋怨和看笑话、扯皮。我把这个情况向旅长李湘和秦主任说了。李湘说,要找两个团的领导说一说,还要求我们出一期导报对这件事加以评论。

  导报马上出了一期评论文章《互学互帮,打好兴济这一仗》。评论表扬了指战员积极求战和希望拣重担子挑的积极性,指出要互相虚心学习,取长补短。导报还刊登了一些请战书。

  三团的突破口选在了兴济的东南方向。这一面,东面就是水面。不靠着解放区,为了从这面进攻,部队要穿过水网地带,还要穿过沙岗子。部队运动中最大的难题是把野炮运过去。三团在半夜里开始行动,为了把野炮拉过湿地,他们把几根大绳子拴在炮身上,然后十几个人背一根绳子往前拉,过湿地时,还必须在地上垫树干,一点一点往前拉。终于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攻击地点。

  战斗在拂晓打响,先是炮火准备,三团的大炮发挥了很大作用,正面的火力点大部分被消灭,不到2个小时,部队就突进去了,打到了兴济镇的十字路口。

  可是二团的进攻却在水网地带受阻,按照火力的猛烈程度,敌人把主力也放在了西北面,这下子,二团反而变成了啃骨头,气得他们直骂街。

  三团打到街心,说,我们怎么还没有见到二团的影子!李湘这时有点着急,叫我立刻到三团那里,“告诉三团,让他们用炮在后面打掉敌人的火力点,那炮是吃素的呀”!

  我带一个警卫排,还把小钢炮也带了过去。迅速赶到三团的地方,把旅长的意思传达给孙团长。孙团长说,野炮已经拉不进来,钢炮来了好,那些向西开枪的碉堡我全包了!

  说话之间,二团已经伤亡了100多人,孙团长急忙指挥炮打敌人的火力点。在这样近的距离上,一打一个准,很快就把火力点消灭了,二团马上也就攻进了兴济镇。战斗继续进行,直打到下午约3点,战斗才结束。

  兴济战斗,缴获颇丰,有大批的布匹和稻米,因为天津一带盛产稻谷;武器也缴获不少,有2挺美式重机枪,六○小炮也不少,我们还第一次缴获了美国制造的卡宾枪。这枪,制造的非常精细,口径也小一些,枪身比三八大盖要轻;子弹是用纸盒子装的,一盒20发,光灿灿真是惹人喜爱。后来团、师的警卫员都换成了卡宾枪,李湘自己也留下一支。兴济这个地方很富,有不少厂子,什么火柴厂、面粉厂、纺纱厂、织布厂等。此次战斗,我旅伤亡300多,其中牺牲150余人,我们把他们的名字都刻在了兴济的一个大烟筒上,三团、二团还在那里开了一个追悼会。

  兴济战斗下午结束,到晚上沧州也结束了战斗。不久,杨柳青也很快打下来,至此战役结束。紧接着我们把这一大段铁路也全部破坏了。整个战役,四纵歼灭敌3个团约3千人,打完仗部队撤到霸县休整了一个星期。

(作者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学院系主任)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