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荟萃 >> 回忆录 >>正文
忆盐山县干部群众学习毛主席著作
发布时间: 2012-10-22 16:03:16

  1961年以前,盐山县就有些同志自发学习毛主席著作,有的学的还不错。群众性的学习毛主席著作开始于1961年秋天。
  1961年夏季,盐山遭受严重涝灾,一部分干部群众思想出现波动,对战胜灾害缺乏信心。这时,地委第一书记曹庶范来盐山检查工作,指示县委要用毛泽东思想改变思想、学习、工作状况。于是,县委决定,除组织干部群众认真学习党的方针、政策和上级指示外,把学习毛主席著作作为学习的重要内容。县委以身作则,率先学习了《愚公移山》、《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关于重庆谈判》以及“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等有关对待困难和有关战略战术思想的文章。同时,引导各级各部门的干部,从毛主席的著作中去找立场、找观点、找方法。通过学习,畏难情绪很快得到克服,干部的精神状态有了很大变化。当时,县委部署了排水抢种晚秋作物、突击种麦、安排群众生活三大战役。县委机关搬到了重灾社高湾公社去指导工作,采取集中力量打歼灭战的方法,取得了各个战役的胜利。在抗灾中,县委深深尝到了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甜头。
  1962年2月,根据省委进一步加强党的民主集中制的指示,县委组织县、社干部学习《党委会的工作方法》、《关于健全党委制》、《关于领导方法的若干问题》等文章。通过这次学习,县、社党委成员增强了全局观念,党的集体领导有很大加强,一些同志的工作作风、工作方法有很大改进,党内民主生活也更活跃了。县委越来越体会到:毛主席著作是我们行动的指南,各级党组织必须把领导群众学好用好毛主席著作摆在自己工作的首位。并且认识到,学习毛主席著作就是要树立无产阶级的世界观,学会马列主义的认识论、方法论,促进思想革命化。因此,对学习抓得更自觉了。
  1963年,县委发现卸楼公社学习毛主席著作比较好。一是党委重视。党委书记带头学,抓得紧。二是能够坚持经常学习。三是能够活学活用,用毛泽东思想指导自己的工作。四是普及面广,除公社机关干部坚持学习外,还引导大小队干部和社员群众参加学习。为了培养典型,树立样板,县委派宣传部副部长郝洪俊住在那里,进行具体帮助。县委抓住这个典型,深入总结经验在全县推广,进一步加强了对全县学习毛主席著作的领导。10月份召开的县党代会作出决议:“学卸楼,进一步开展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活动”,号召各公社、各单位都要像卸楼那样坚持学习和应用毛泽东思想。县委书记韩进先、副书记肖和还亲自带领各公社党委的宣传委员,到卸楼公社召开学习毛主席著作现场会,具体介绍经验,组织访问座谈,并参观了他们的学习笔记、心得展览。
  卸楼公社的经验在全县震动很大,影响很深,到卸楼公社参观访问的人络绎不绝。许多公社和单位还根据卸楼公社的经验,检查本公社、本单位的学习情况,采取措施,加强对学习的领导,很快在全县掀起了一个比、学、赶卸楼的活动。王金公社学习了卸楼的经验,首先从领导干部做起,大力提倡理论联系实际,活学活用。如在农业生产上,结合组织群众解决防涝问题,反复学习毛主席“关于在战略上藐视困难,在战术上重视困难”的教导,使大家树立了向困难作斗争的正确观念。经过调查研究,制订了防涝规划,大搞台田1万亩,疏通沟渠6条,约18公里,社员群众对此非常满意。在县委的正确引导下,全县25个公社和县直各单位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活动蓬勃开展起来。全县1500多名县、社干部,经常坚持学习的就有1400多人。教师、医生、经企部门的干部职工、农村大小队干部、党团员、民兵和一些在乡知识青年等1万多人参加了学习,甚至不识字的农民也开始学起来。他们主要是依靠听别人读,一边学文化,一边学理论。当时人们多是利用业余时间学,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读毛主席的书,工作一天不管多累也要掌灯夜读。工作到哪里就学习到哪里,学习从不间断。“《毛选》随身带,抽空学起来”,已成为许多人的习惯,也涌现出一大批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先进单位和积极分子。盐山县人民武装部全体人员,一直把学习毛主席著作当作头等重要的任务。他们说:“人离了粮食活不成,干革命离开毛泽东思想寸步难行。”政委、部长和其他一些领导同志,一年学习270多小时,写笔记、心得50多篇。他们布置工作、召开会议,都是先学毛主席著作,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指导工作,保证了工作人员思想红、干劲足、工作出色,成为沧州军分区的“四好”单位。盐山人委办公室资料员魏文立、打字员林炳章、公务员刘景文自愿结组学习毛主席著作,每天早晨坚持学习一个小时,雷打不动。一年来,他们学习了《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反对自由主义》、《改造我们的学习》、《将革命进行到底》等49篇文章,每人还记了四五万字的笔记。年终评比时,魏文立被评为“五好干部”,刘景文被评为“五好团员”,林炳章曾数次得到领导上的表扬。卸楼公社党委委员、武装部长王长树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由于他处处事事以毛泽东思想严格要求自己,敢于自我革命,从一个比较幼稚的青年,逐渐转变为一名“雷锋式”的革命干部。年终被评为模范干部,受到了县委和沧州军分区的表彰奖励,并光荣地出席了沧州专区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代表大会。
  1964年,县委为了把学习毛主席著作活动引向深入,在2月6日召开的县委第二次全会上,作出了“关于进一步开展学习毛主席著作运动的决定”。号召全县共产党员和全县人民,掀起一个“人人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的群众运动。3月19日,中共盐山县委又根据省、地委“关于当前干部学习问题安排的通知”和“县委第二次全会决定”精神,印发了“关于当前县、社干部学习问题的安排意见”,对各级各类人员的学习内容、学习时间、组织形式、方法步骤均作了具体安排。并要求各公社和县直各单位,都要在学赶卸楼的基础上,培养和选拔出自己的学习模范单位和个人,总结经验加以推广,做到学有榜样,赶有目标。
  5月12日至16日,县委在红旗礼堂召开了有350人参加的学习毛主席著作经验交流会。卸楼公社党委书记王希堂、西李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张跃华、后刘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刘厚生、望树供销社营业员闫玉霞、旧县公社王朴生产大队小学教师王文贞、孙金生产大队女民兵刘风銮、搬运站工人胡玉芳等7名同志介绍了学好用好毛主席著作的经验,还有17名学习积极分子发了言。在这次会议上,地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张润芬作了报告,县委副书记肖和贯彻了县委“关于加强政治思想工作,大力开展学习毛主席著作运动的意见”。
  1964年春,《河北日报》记者和华北局、河北省委、沧州地委有关领导一起来盐山采访卸楼公社社队干部学习毛主席著作的事迹。《河北日报》连续4次刊登有关卸楼公社干部群众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文章。由孙秀亭、樊恒方、李银峰、付克非采写的“生活里的第一需要——卸楼公社社队干部学好用好毛主席著作的经验”刊登在4月3日《河北日报》头版头条;中共河北省委还加了按语,充分肯定了卸楼公社的学习经验,并号召全省各地向卸楼公社学习。《河北日报》同时发表社论——“实现革命化的必由之路”。4月4日,《河北日报》在二版整版登载了卸楼公社监察委员胡墨林、武装部长王长树的学习体会和事迹。一是由闫生(原县委办公室笔名)为胡墨林整理的两篇文章:题目是“苦学不怕难处多”和“胡墨林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心得摘录——越学越感到有用”。二是由翟玉琢撰写的“学了就照着去做——记卸楼公社武装部长王长树学习毛主席著作的事迹”,编者同时加了按语。4月5日,《河北日报》二版继续发表盐山县卸楼公社社队干部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材料。通栏标题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把毛泽东思想真正学到手,并有编者按语。卸楼公社党委书记王希堂的文章题目是“学习就是自我革命”,公社党委宣传委员刘宗发的文章题目是“毛主席的思想唤醒了我”,卸楼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崔兴跃的文章题目是“文化低难不倒”,并配发了崔兴跃正在听“拐棍”史长发为他读“关于领导方法的若干问题”的照片。西李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张耀华的文章题目是“学当‘班长’、学当‘勤务员’”。4月6日,《河北日报》在一版、二版刊登了闫生采写的“卸楼经验在盐山全县开花结果——县委书记亲自动手推广卸楼人民公社的经验,在全县广大干部中掀起学习毛主席作者新高潮”和“天天学、月月看,思想有了方向盘——盐山武装部干部勤奋学习毛主席著作”两篇文章。另外还有中共盐山县委书记韩进先“把学好用好毛主席著作摆在首位”、高湾公社党委书记张忠勋“卸楼公社的经验帮助了我们”、望树公社党委书记王长春“虚心向卸楼公社学习”、王金公社党委书记刘兴文“让卸楼公社经验开花结果”、后刘公社宣传委员胡兆芳“学习卸楼公社领导干部带头学好的精神”、盐山县人委办公室魏文立、林炳章、刘景文“学习毛主席著作一年”等6篇谈学赶卸楼体会的文章。同时,《河北日报》还发表了“认真推广卸楼公社的经验”的社论。社论概括了卸楼公社的主要经验,对盐山县委领导全县人民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并培育出卸楼这样一个光彩照人的典型,予以充分肯定和赞扬。
  《河北日报》的报道,对全县干部群众学习毛主席著作起了极大的鼓舞和推动作用,全县上下学习毛主席著作运动开展得既轰轰烈烈,又扎扎实实。县委认为,学不学毛主席著作是革命不革命的问题,是立场方向问题,是党性问题。县委常委带头学,下苦功夫学。常委们决心把工作和学习紧紧拧在一起,每次常委会议开始之前,各位常委先汇报学习情况,然后再研究工作。5月9日,常委们用一天的时间,集中到曾庄点上,交流了学习经验,并互相传阅了各自的学习笔记和心得体会。11名常委2年来全部学完二卷以上,其中学完“毛选”一至四卷的3人,学完一至三卷的3人。有的记了10多万字的笔记。常委们言传身教,带动了一般干部,推动了面上的工作。
  1965年,全县开展“四清”运动,中心工作很忙,但学习毛主席著作从未间断。绝大部分干部都自觉利用早晨、晚上的时间学习。大家都感到,不学毛主席著作就跟不上时代,就是落后。在“四清”运动中,县直机关绝大部分干部下乡参加“四清”,机关人员少,工作非常紧张,但没有不坚持学习的。下乡干部也都带着书本,一有空就学习。县委书记韩进先、副书记边连增在曾庄搞“四清”,每天早晨和“四清”工作队员一起,坚持一个半小时的学习。在“四清”工作队的带动下,曾庄大队的基层干部、知识青年和贫下中农积极分子也自愿组织起来参加学习。
  1965年5月2日至4日,县委在人民礼堂召开了全县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和先进集体代表会议。参加这次会议的共计879人,其中农村672人,县、社干部和各系统、各行业207人。会议的中心议题是:总结交流学习毛主席著作经验,进一步推动全县学习的开展;坚持用毛泽东思想挂帅,开展生产斗争,实现县委在农业上的一年巨变,三年过黄河的战斗号召。有8名同志在大会上发言,有教师、医生,还有其他行业的代表。有150名同志在小组会上发了言,大会生动活泼,成效显著。
  这次会议,为在全县掀起一个更加广泛、更加深入、更有成效的学习毛主席著作高潮,提供了以下经验:(一)提高学习的自觉性是学好用好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二)学以致用是学习毛泽东思想的一条根本方法和归宿。(三)学习毛主席著作必须采取灵活多样的形式,季节不同、工作性质不同,采取的形式和方法也有所区别。①在组织形式上有集中、有分散。②把自己的学习心得亮出来,让群众给予鉴定。③学习内容强调针对性,切实贯彻“少而精”的原则。④定期与不定期召开学习经验交流会,是开展好学习毛主席著作运动的有效方法。通过交流达到互相学习、互相促进、互相提高的目的。⑤各级领导干部带头学、亲自抓,是保证开展好学习运动的重要条件。与会同志一个共同的体会是:哪里的领导重视学习,哪里的学习就搞的火热,效果也好。
  会议结束后,又从大会发言人中选出不同类型的典型10名,分成3个组,由宣传部、共青团、妇联等单位的人员带领,深入到8个公社和部分县直单位传播学习经验。每到一处,深受听众欢迎,听后都感到新颖、生动。事实证明,这样传播经验,具体、形象,比关起门来读书说服力大。
  1966年1月3日,河北省委在天津河北宾馆召开学习毛主席著作经验交流会。我县学习毛主席著作先进集体代表,卸楼公社党委书记王希堂,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喻笑鹏、刘兰芬出席了会议,我代替县委宣传部部长也出席了会议。会议从3日开始,18日结束,会期15天。先后听取了华北局书记李雪峰、省委书记林铁、副书记张承先、宣传部长瞿向东、袁千里等领导同志的报告和吕玉兰、杨凤鸣、刘太、刘廷印、寇志寒等同志及解放军炮五师红九连的经验介绍。会上的发言对我们4人震动很大。回来后,立即向县委常委作了详细汇报。尔后,县委召开了常委会、县委扩大会(扩大到人委党组和科局长)和县、社党政干部及大队支部书记会,制定了大学解放军、大学毛主席著作的具体措施。在此期间,还特邀了沧州市举办的全军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廖初江、丰福生、黄祖示学习毛主席著作事迹展览,来盐山进行巡回展出6天。展品净占面积66平方米(高1.2米,长55米)。参观者除县驻地干部群众外,还有各公社干部群众代表。
  通过贯彻省委学习毛主席著作经验交流会议精神,全县迅速出现了一个群众性的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热潮。机关干部背诵“老三篇”,社员群众熟读毛主席语录。县、社领导干部都深入第一线,带头学,带头用,县直各部门领导同志都带头下去,包社蹲点,支援农业,服务中心,好人好事层出不穷。各生产大队大搞比、学、赶、帮、超活动,群众性的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达到最高潮。
  是年秋,我随沧州地委参观团去保定地区参观学习毛主席“语录碑”建设。回来后,在县委的支持下,由我负责,宣传部李福堂同志具体组织,在全县抽调32名能工巧匠、书写名流组成专业队,以盐中美术教师王汝爱、庆中美术教师邱铁成为首,从县城到农村,统一规划、统一书写、一个单位一个单位的安排,一条街道一条街道的书写毛主席语录。“语录碑”一律沙子水泥抹底,白漆造面,红漆写字或红漆造面,黄漆写字。在县城显眼处还画了工农兵学商学“毛选”宣传画,并筹资13万元,在原汽车站西北角、西关外小桥东、食品公司南侧、武装部门前、县委东侧迎面处修建“语录碑”5个,在十字街中央修建“语录塔”一座。同时,把“老三篇”搬上了人委东垣墙,红底黄字。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红海洋”。
  10月下旬,人委办公室张印潭、人事科王文苍代表我县去山西绛县参观学习,往返10天。回来后,为贯彻落实“学绛县、学周明山”,大学解放军,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坚持四个第一,发扬“三八”作风,实现领导革命化、机关革命化的经验,县委决定于11月5日上午8点在孟店公社驻地,召开全县所有干部、职工、四清工作队员、大小队干部、贫下中农代表、学“毛选”积极分子、民兵、在乡知识青年和高年级学生参加的5万人大会。与会人员,不论职位高低,不分男女老幼,不管距离(会场)远近,一律自带(一顿)干粮,高举毛主席画像、语录牌,以部门、公社为单位,集体列队,敲锣打鼓,红旗招展,步行赴会。庆云公社党委书记马金洲同志,因腿残疾,县委特批,可让人用自行车带去。但马金洲同志不要照顾,凌晨2点钟起床,拄着拐棍行程30余里,按时到达会场。会场设在孟店村北地里,主席台是用箔和席临时搭建的,还搞了装饰,相当壮观。大会由县长刘玉城主持。“四清”工作团政委张树林、县委副书记边连增、贾跃华先后讲话,介绍山西绛县经验。会议气氛热烈、秩序井然,没有一个早退的,一直坚持到12点会议结束。
  5年来,全县人民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群众运动是健康的,学习成效是显著的,大大提高了全县干部群众的理论水平。后来,由于林彪、江青一伙的干扰和破坏,把这一运动引上邪路,陷入形式主义、教条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泥坑。1966年6月兴起的“文化大革命”,使全国人民卷入十年动乱,群众性的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火焰就被这股狂风吹灭了。
 

作者:王炳章(系盐山县人大原副主任)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