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荟萃 >> 口述历史 >>正文
回忆沧州军分区协同地方开展“沿海共建”活动
发布时间: 2017-1-4 16:05:29

回忆沧州军分区协同地方开展“沿海共建”活动

孙福军

  上个世纪80年代,河北省委作出了开发“山海坝”的指示,军队系统适应国家经济大局的需要,寻找服从服务于国家经济大局需要、在大局下行动的路子。沧州军分区在协调沧州区域开展的“工农兵共建”、“千里共建”等为大局服务并取得一定经验后,在地委、行署的领导下,认真贯彻落实省委关于开发“山海坝”的指示,从1985年起,在黄骅、海兴、中捷、南大港农场境内开发区域18个县(团)级单位之间以及与驻地之间,倡导开展“沿海共建”活动。当时我在沧州军分区政治部工作,参与和经历了这项活动的过程,也多次随从有关领导到沧州沿海区域县、团级单位调研走访,撰写调研报告。

  当时沿海区域的县(团)级单位,纷纷挂钩共建,相互支持,开展了许多具有鲜明特色的“两个文明”建设活动,有力地促进了沿海区域社会风气的好转,密切了工农渔兵警关系,拓宽了发展横向经济联系的路子,整个沿海开发区域呈现出蓬勃生机和广阔发展前景。1987年9月,军分区牵头召开了沿海开发区域共建经验交流会,解放军总政治部、北京军区、省军区、38集团军等都派员参加会议,对此给予很高的评价,指出这是继工农兵共建之后又一个新的创造和发展,群众称赞它是一件利国利军利民的大好事。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沿海滩涂得到大规模地开发,在黄骅、海兴10多万亩的滩涂区域内就分布着盐场、农场、高炮靶场、边防分局、养殖场、油田、建港等18个县(团)级单位,形成了地上(农业)、地下(油田)、海域、陆地、渔区、盐区、靶区纵横交错,工、农、渔、兵、警相邻的特定环境,在生产、生活上的相互联系中,自发地形成了一些零散的共建形式,但由于“条条”、“块块”的分割,很难形成合力;各自“小家”利益的限制,易于因扯皮事而“抛锚”、“搁浅”,很难深入持久;缺乏统一规划、合理布局的“各自为战”状况,很难收到整体效益,就需要一个穿针引线人,把各方力量协调起来,共同为振兴沿海区域两个文明建设做贡献。沧州军分区领导在深入沿海区域调研中了解到这些情况后,认为军队在大局下行动,为国家经济建设大局服务,正在寻找一条路子,选择切入点,而地方也在为把沿海区域各方面分散的力量结合起来,形成共建两个文明的合力,军分区作为连接军队和地方的“桥梁”和“纽带”,能够担当起这个任务。为此,军分区党委三次召开会议,研究如何把油区工农兵共建的经验推广到沿海开发区域的问题,确定了“抓‘油’带‘海’,合力共建,建设文明新海区”的工作方针,决心以实际行动为经济建设大局服务。这个想法得到了地委、行署的肯定和支持。但是,也有些同志认为:“沿海开发单位多,隶属关系复杂,涉及方方面面,开展共建难”;开发单位搞好自个的生产就行了,搞不搞共建关系不大。因此,统一大家的认识,形成共建共兴的共识,是当时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军分区从上至下开展了“为大局服务,要不要开展沿海共建”的大讨论,从四个方面形成了共识:

  一是从沿海开发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来看。开发单位之间以及他们与驻地群众之间,在生产、生活的交往中时常因为征地、运输、购销等问题发生矛盾和纠纷,哄抢原油、盗窃倒卖原盐、偷捞对虾的歪风也刮得很凶,仅黄骅就有100多人受到司法部门的审查,14人被判刑。这就迫切需要协调各个开发单位和驻地群众的关系,加强综合治理,改变社会风气,创造宽松和谐的社会环境。

  二是从经济发展的需求来看。近几年,随着沿海滩涂开发事业的发展,沿海区域的经济收入在沧州地区整个国民经济的收入中所占比重越来越大,已跃升到沧州地区经济工作重心位置,客观上要求加强宏观指导;“条条”、“块块”的束缚,关闭“寨门”,小而全的陈旧生产经营方式与经济体制改革的要求又很不适应,严重阻碍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迫切需要敞开门户,发展横向经济联合;中国海洋科学研究所、国家民委、国家统战部、总政治部、北京军区等30多个上级领导机关和科研单位投资开发,形成了人才、技术群英荟萃的“汇集区”,广泛开展经济技术交流,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必然对海疆乃至沧州的经济繁荣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

  三是从精神文明建设向更高层次发展的趋势看。沿海区域的开发迫切要求改变沿海区域文化落后的现状。发展大型的文化设施,提高文化生活水准,建立健康科学的生活方式,推动精神文明建设向更高层次、更广领域发展已成为开发单位和驻地群众的共同愿望,而要把它变为现实,必须携起手来,共同建设,相得益彰。

  四是从战略地位看。沿海区域有140多华里海岸线,分布着许多重要的国防设施,是京津的屏障。当年八国联军侵略中国,就曾在歧口一带登陆。搞好这一区域的文明建设,对于巩固国防,保卫京津的安全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在提高认识的基础上,军分区按照地委的指示和各方的要求,倡导建立了协调统一的共建组织;起草了共建规划和措施;分区领导同志8次到开发单位沟通联络,协调工作,发动人武系统和民兵投入到共建活动中来,逐步把分散的、零星的共建活动变成统一的社会系统工程,使沿海共建活动在百里海疆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

  沧州军分区在协调沿海各方开展“沿海共建”活动中,充分发挥军分区、人武系统身兼军事机关和地方单位军事部门的双重身份,而且熟悉各方情况,又统领着遍布城乡的民兵队伍,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军分区发挥自己的长处,围绕沿海开发和经济体制改革这个中心,协调共建各方开展了以振兴沿海为主要内容的服务活动。当时主要开展了六个方面的服务:

  一是进行思想服务,把党的富民政策送到千家万户。除了发动民兵积极支援开发单位的生产外,还主动与驻军和各个开发单位取得联系,共同磋商扶助当地渔民致富的计划,组成联合宣讲组,深入渔民家庭院落进行宣讲,帮助开发单位与当地群众挂钩联系。一年多来,有100多名干部深入到1500多户村民家庭,促膝交谈,共商致富大计,使渔民较好地消除了对投资开发、发展商品经济的思想顾虑,百里海疆出现了开发热。黄骅县渔沟村民兵时金键开始对试养对虾有顾虑,乡武装部和靶场领导多次登门,宣传党的富民政策,使他打消了顾虑,从试养8亩对虾发展到150亩,平均亩产达187.5斤,收入70000多元,成为黄骅试养对虾成功的第一家,并被选为省、县政协代表。同时,各人武部门还教育民兵扶贫帮弱,走共同富裕的道路。黄骅县东高头民兵王元贵,主动联系5户烈军属困难户,开挖了68亩养虾池,当年收入6000多元。在民兵的帮助下,有300多户渔民告别了贫困,走上了富裕道路。

  二是进行信息服务,促进横向经济联合的发展。来这里开发的单位多是上级领导机关,来自各条战线,信息灵,反应快。军分区和人武部门及时和他们取得联系,在各个开发单位和当地群众之间传递信息,广开交流渠道,促进了生产的发展。当年有四个单位解决了产品滞销的问题。当地乡村从实际出发,加速引进资金和项目,仅黄骅县新村乡就与国家部门、军事领导机关、省地等30多个单位建立了联系,与14个单位签订了经济合同,引进资金857万元。军分区还帮助总结了黄骅县官庄乡和大港油田采油二厂联办企业的经验,协同有关单位进行了宣传推广后,一大批联合养虾、联合采油、联合经营的新型企业发展起来,并吸引了外省市、外地区的投资,引进了联合国的开发项目,沿海横向经济联合有了新的发展。

  三是进行技术服务,为沿海经济发展培训技术骨干。县乡武装部根据沿海开发事业的需要,与有关部门联办了各种技术培训班50多期,参训民兵3400多名。黄骅县武装部为了落实县委、政府提出的“海堡抓养虾,陆地种棉花”的号召,在民兵训练基地举办了12期植棉和养虾技术培训班,北京军区高炮靶场、盐场、武警支队和1284名民兵参加了学习。有些乡镇武装部还举办了养貂、小拖车驾驶与修理培训班,这些骨干有不少成为当地的“小能人”、“土专家”。东高头村民孙连成,成为全村280户养貂专业户的技术服务员,保证了5400多只貂的健壮生长,大大增加了村民的家庭收入。

  四是进行普法服务,为沿海开发区创造安定的社会环境。为转变沿海开发区域的社会风气,创造良好的生产生活秩序,军分区协调各方共同开展了普法教育,组织工农渔兵警学习《宪法》、《刑法》、《民法》等法规,在普法教育中把教育后进青年作为重点来抓。采油二厂一矿有一名职工经常外出打架,身上留下多处刀痕,被称为“闹事大王”,矿上把他列为编外人员。在普法教育中,黄骅县武装部协同一矿领导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使他发生了很大转变,还被场评为先进工作者。由于各方共同努力,这个区域有50多名后进青年跨入先进行列。在开展普法活动中,军分区还发动民兵配合公安干警执勤巡逻,成立巡逻小组44个,参加巡逻的民兵380多人,为沿海开发当哨兵,做卫士,使百里海疆筑起了新的治安防线。歧口、李家堡民兵营与当地驻军实行联防,先后捉拿犯罪分子30多名。

  五是进行协调服务,汇集成沿海开发的凝聚力。共建中,军分区十分注意协调各方面的关系,把“分力”变成强大的“凝聚力”,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在共建中实现“共兴”。首先,利用分区主要领导参加地方地委会的条件,及时把地委对开发沿海的工作部署和远景规划向开发单位传递,开发单位的生产经营和支援地方建设的情况又及时向地委汇报,这样为实现共同目标和具体任务的统一搭了桥;其次利用民兵遍布城乡的优势,深入基层,帮助沿海区域民兵连普遍与驻地场、港挂勾共建,建立信息传递站点,广泛开展经济技术交流,促进各自经济发展,为经济结构的变革穿针引线;再次,利用自身比较超脱的地位,调节各方的矛盾,共建的前两年就协同各方处理了14起纠纷,并宣传了黄骅县羊三木乡、官庄乡,海兴县香坊乡“拥军支工”的先进事迹,初步创造了宽松和谐的气氛。海区群众为支援开发单位积极提供劳务支援,1986年总政海兴养殖场初创时,就投入了1200多名民兵,保证了当年施工,当年生产,当年收益,成为军队千亩以上初具规模的养殖场之一。该场也制定了“抓刘家村,带香坊乡,在场周围形成一个致富群”的规划,一年就帮助靠近场的刘家村脱贫致富。其它开发单位也把扶植当地群众发展商品生产当成自己的崇高职责,收到了可喜的效果。

  六是进行大局服务,发动民兵积极为沿海开发做贡献。军分区把发动民兵投入沿海建设作为服务大局、为社会造福的关键来抓,先后发动1万多名民兵投入到沿海开发建设中去,为振兴沧州经济作出了贡献。海兴县武装部在县委、政府的领导下,率领民兵建盐场、修公路、搞养虾、栽枣树,打了一个又一个硬仗,使海兴靠海而兴,结束了靠国家财政补贴过日子的历史,到1985年就向国家上交利润840万元,1987年财政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40%,原盐产量超额完成地区下达年任务的42.8%。

  军分区在开展“沿海共建”活动中,始终贯彻了“综合治理,综合开发利用,全面发展,普遍开花”的原则,提高了“两个文明”建设的整体水平,取得了明显的社会效益。

  一是密切了各方关系,出现了共图沿海振兴大业的生动局面。过去那些“靠油捞油、靠盐捞盐”的思想和少数人违犯群众纪律的问题大大减少了,出现了工农渔兵警相互关心、相互支援、团结友爱的生动局面。渔民以支援开发事业为己任,在征地搬迁上,甘愿做出牺牲和让路。当地政府采取各种措施,鼓励投资开发。各开发单位和当地驻军主动为农村发展商品生产开辟新的致富门路,提供信息、资金、技术和设备,积极给予人力、物力、财力支援,人武部门自觉服从服务于开发建设大局,率领民兵打硬仗,攻难关,向沿海滩涂索财要宝。

  二是解决了一些长期没有解决好的难题。过去签订经济发展合同扯皮,基建承包工程质量差,购销运输相互排挤,打靶部队占用民房困难等问题都得到了较好解决。如打靶部队来到海边后,年年占用大量民房,群众怕麻烦,成了部队最头痛的事。开展“沿海共建”活动后黄骅县武装部在打靶部队到来之前,发出通知,并协同有关部门做好工作,各个渔村都腾出最好的房子让打靶部队住,出现了新婚夫妇让新房、兄弟争住小偏房的新气象,保证了打靶任务的圆满完成。

  三是人们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深刻变化。沿海开发区18个县(团)级单位就有15个被评为精神文明先进单位,上了光荣榜。黄骅县城被评为文明县城,开发区域的文明乡(镇)村也多了。人们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深刻变化。过去海兴县刘家村的村民看到送水泥的车辆陷进泥里,将水泥一抢而光,现在主动修桥铺路,支援开发单位,出现了团结互助的新风尚。北京军区黄骅盐场和驻地羊二庄中学,共建文明学校,共同帮助在校学生和渔乡群众克服“急功近利”的思想,激发了学习文化的热情,教学质量明显提高,在全县同类中学中名列榜首,受到北京军区秦基伟司令员和总后勤部洪学智部长的肯定和表扬。

  四是加强了人武系统和民兵组织的建设。共建中,军分区人武部以社会为课堂,虚心向友邻单位、地方干部和群众学习,丰富了政治思想工作的内容,加强了自身建设,军分区党委受到北京军区、省军区的表彰。黄骅、海兴县武装部受到地委、行署的表彰。县武装部利用民兵训练基地培训技术人才,向训练、育才、致富一体化迈出了一大步,摸索了训练基地综合利用的新经验;发动民兵把参加沿海开发和保卫海防结合起来,在新的战场上用兵练兵,锻炼了民兵组织。沿海两县评出民兵工作“三落实”文明连队123个,先进民兵1300多名。

  五是促进了沿海经济的发展。1985年沿海对虾养殖精养面积达到24300亩,比1983年增长50多倍,产量389万斤,比1983年增长了300多倍,总产值达到2000多万元,获利700多万。盐区面积发展到184万亩,原盐产量达50多万吨;油井大量增加,产油量创历史最好水平;乡镇企业迅速崛起,总产值达1.8亿元,沿海区域的人均生活水平达1200元,并出现了人均收入1700元的乡镇,提前进入小康社会。沿海的铁路、公路、港口建设也发展很快,处处呈现出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景象。

  上个世纪80年代 沧州开发区域开展的“沿海共建”活动,是在当时全国开展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活动大环境下的新生事物,给当时沧州的精神文明建设活动增添了新的内容和活力,是开放在沧州沿海滩涂上的一朵绚丽的奇葩,对推动沧州的两个文明建设产生了积极影响,是一件利国利民利军的大好事。“沿海共建”活动虽然过去了30多年,但今天回忆起来仍历历在目,共建活动中创造的许多经验对我们今天建设创新驱动沿海强市,仍具有借鉴意义。

(作者系沧州军分区军事志办公室主任,沧县武装部原政委)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 本栏目暂无内容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