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荟萃 >> 回忆录 >>正文
我当民办老师十七年
发布时间: 2017-1-4 15:33:13

我当民办老师十七年

程居英

  1951年,我出生在河间县南冬乡(今河间市沙洼乡)保安屯村。高中毕业后正赶上“文革”,没有被推荐上大学。1973年嫁到献县蔡东村。村中民办教师王春喜因工作需要,调到蔡西中心校,蔡东小学教师出现空缺。村党支部书记顾瑞褔来家找我,我几乎没有考虑就答应下来,心想:我学的知识又用上了。就这样,我如愿当上了一名光荣的民办教师。

走马上任

  我是怀着即高兴又忐忑的心情走马上任的。

  那是1976年春天,一开始我教小学一年级。虽然是教小孩子,但这七尺讲台我毕竟第一次登上,面对这些调皮捣乱的小玩童,真是束手无策,顾东顾不了西。你在黑板上写字,他们在下边乱成一团。记得当我第一天放学回家,丈夫问我的感受,我说:“别提了,烦死了!怪不得人们说‘家有二斗粮,不当孩子王’呢,我算体验到了!”

  那时学校的环境非常简陋,西配房,没院墙,木头窗户上订的是塑料纸,为防止塑料纸被破坏,还在窗户外面弄上泥,扎上枣树支针,致使室内光线很暗,一进教室就闷得慌。黑屋子、土台子、泥孩子,木头门,缝隙还很大,夏天还好些,一到冬天很寒冷,又没有取暖炉子,当时的苦可想而知。

  美妙的幻想犹如肥皂泡一般,很快就破灭了,我的思想产生了动摇。

  当时我的同事是王鹤鹏、刘金瑞、王俊良。他们可能看出我的思想变化,就耐心开导我。刘老师说:“你别光顾自己在黑板上写,要调动起学生的积极性,把他们的目光吸引到你这边来。你先教给他们念会儿,再教会儿书,然后再按笔划教写字”。我试着他的方法做了几次,还真灵,没多久孩子们就学会了拼音字母。为了加强记忆,我把拼音字母谱了曲、编成歌,教给学生唱,小孩子喜欢唱歌,很快就能学会。我也喜欢唱歌,在教学中,把我的长处融入到了教学之中。

  我不断向有经验的老教师学习,请教教学方法,自己也努力钻研,终于同学们上课能安心学习,能指到哪里打到哪里。下课了,他们一窝蜂地围在我身边,玩老鹰捉小鸡、丢手帕、拔萝卜……我们快乐极了。我觉得自己真成了名符其实的“孩子王”。

校长来听课

  记得有一次,没有事先通知,杨锋老校长来我校检查。他到了我在的一年级教室,听了一会我的课。到下课的时候,我们一起回到办公室,他当面表扬了我,又问今天来了多少学生,我张口回答29个。他说他到过好几个学校,他们都没有回答上当天的人数。又说我认真负责,教得也好,说了一大堆鼓励、表扬我的话。我非常高兴。回到家第一句话就告诉丈夫说:我今天受到表扬了!

  还有一次,校长和几个老师听我的课。因教室很小,有的老师不得不在教室门外。

  开始我非常紧张,一会儿我的心情就慢慢放松下来。我给学生教的是“梨“字。在黑板上我画了个大鸭梨,写上拼音,叫学生读出这个字的音节,读几遍之后,我说这个字是形声字,上边是胜利的 “利”字,下面是“木”,梨是在树上长的,树是木头,所以“木”是形;上面的“利”接近梨所以是声。然后我又给学生讲了“孔融让梨”的故事。这样既让学生记住了字,又从中灌输了谦让的品德。

  下课后,我在办公室紧张地听着校长、老师们对我讲课的评判:我只听到老师说我教学灵活,板书工整,语言清楚,标准语讲得不错,思绪不乱……还有很多我都记不清了。我记得最清的是张瑞欣校长总结的一句话是:“程居英讲课用教鞭,像小戏子演戏一样,既不挡视线,又机动灵活,能抓住人心。”当然也提出一些不足,鞭策我改进。

  从那以后,我就更加努力,在年复又一年的辛勤工作中不断创造出较好的成绩。

去县里参加培训

  一次,县里通知我去县进修学校培训。我家种了一亩西瓜,已成熟了,全家指望这卖西瓜的钱好多用项。可我这一走不白忙活了吗?我们一商量,决定把西瓜摘下来,趁孩子熟睡,就用一头小毛驴、一辆小拉车,两口子拉了一宿。天亮后,赶紧安排去城里参训。因为没车交通不便利,我只得骑自行车带上简单行李,就出发了。

  由于骑的旧自行车,半路上后胎没气了,到了一个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的村,一位好心的老大伯给我补上了自行车继续奔县城而去。

  到了城里很快就找到了进修学校。我顾不上一路风尘的艰辛,随着进修人群去报了名,有工作人员领到宿舍,之后又开了会,让我们准备75元钱的培训费。晚饭后,我们几个学员一商量去主任家串门。谈话间我们道出了一个月只有51.5块工资,而且上有老下有小,7天收75元钱我们吃不消。在我们几个苦苦请求下,第二天只收了我们50元。

  7天的培训收获不小,毕业时科科不错,从没补过考。

  到了回家的时候,天又下起了雨,我骑了一段路就不能走了,到城边一家小卖店避雨。雨越下越大,眼看天要黑了,又没有同伴,怎么办?我决定沿路返回进修学校。我推着车子一进门,刚好看见和我情况一样的一位进修老师。经学校老师同意,我们俩又回到了原来的宿舍,找了些人们剩下没拿走的干粮吃了顿晚饭就休息了。

  我回到家后,还想着卖西瓜的事。可是一进门就见丈夫一脸的不悦。我问西瓜卖得怎样,他说:你自己看吧!底下的叫老鼠掏了不少,上边卖了一部分也没卖多少,地里有两沟甜瓜也熟过了,没卖烂了。我听了心疼,可还是强打精神劝他:等孩子大了帮上忙了,咱日子就好过了,等国家富了咱也就好过了。

  这次培训之行,我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酸甜苦辣

  1979年,孩子出生了,给我们带来了无尽的幸福和快乐,也带来了许许多多的麻烦与烦恼:喂奶、洗尿布、做衣服、做鞋等。正工夫有老人帮忙,可老人还种着自己的责任田。最困难的是弄着孩子做饭,孩子会爬不太会走,我怕烧着烫着她,就把她关在了大门外,哭喊几声不要紧,等我把饭做到锅里,再出去抱孩子,看到孩子满脸是血,眉毛上面碰了一个口子,至今还有伤疤。等她爸下地回来也很心疼,从那以后他就不等我放学,早早回家看孩子。当时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难怪孩子一到家先喊爸爸不喊妈妈。

  在那段日子里,我白天教学,晚上办公,白天照顾不了孩子,一到晚上孩子就不愿离开母亲。我一去办公,孩子就想法不离我的身,生怕我又丢下她。有一次实在没法甩下她,我就背着小孩子去了,等办完公,我又背着她回家时,由于办公室门槛很高,一不小心我被门槛绊倒了,连我带孩子摔了个大筋头,孩子哇哇直哭,我也落下眼泪,还是同事们把我们娘俩送回了家。还有一次我丈夫晚上去死人的一个家庭去守夜,孩子哭着喊着要找爸爸,很难入睡。但我还有全班作文没有批改,心里非常着急。丈夫怕我们冷,给我把炉子点上,炉子边上还烤上一圈湿蜂窝煤。我好不容易把孩子哄睡就埋头批改作文,等把29本作文批改完毕,就觉得头脑发晕要吐,我意识到中煤气了。身体不能如愿移动,我就用尽全身力气滚到炕下,努力往外爬,然后失去了知觉。当我醒来时,丈夫在院子的土堆上抱着我,一边呼唤我的名子一边哭,孩子也在旁边哭。如不是老公回来的及时,我和孩子不知会怎么样,我算捡了一条命。

  丈夫为了支持我的工作,地里的活尽量一个人干,晚上他带着孩子去瓜棚里看瓜。有天早晨,他趁孩子没醒,就去另一块地里锄地。孩子醒了哇哇直哭,从板上掉下来爬到瓜棚外边,弄得满脸是土,满嘴是泥,还是早晨下地干活的村民在别的地里叫回他。现在想起来我觉得挺对不起孩子的。

  1988年,我教四年级。我家种着好几亩棉花,种好种,收不好收,光他一个人采摘拾不过来,一宿叫人偷了一块地的去,我心疼得直哭。丈夫就揪来棉花桃,晚上在家里摘。半宿他还去地里转一圈,生怕又丢。早晨他又揪桃,我在家里做饭,不能误了教学。

  1988年,我得了胆囊炎,那时才38岁,人年轻,也不拿病当回事。就这样坚持了好几天,学校领导得知此事,乡校长和村长(王卫东和刘泽民)来家里看望我,同意我休息一个月去看病,并且给我找了代课教师。那时我的确是不能坚持了,胸口就像支了根棍,又像塞着团东西,恨不能一把揪出去才痛快,我只好休息了。在休息看病的过程中,有许多学生来家看我,向我反映他们的学习情况。说代课老师连拼音字母都不全会。我如坐针毡,病没痊愈我又投入了工作。

  一边工作一边接着治疗。以前治病是上几十里外的列海庄找老中医李福启,拿了很多的中药,后来又叫西医看,看了好多地方,西医让一天打两针青连霉素,早晨早点吃饭打一针,晚上放了学再打一针,这样坚持了两三个月,病才好利索了。

  在我不惑之年时,调我去蔡西中心学校。我既高兴又不愿。高兴的是领导对自己很重视,不愿的是:我毕竟是民办教师,家里有一大家子,地里还有一挡子事,离家远了,更不能照顾好。最终还是舍小家顾大家,去了蔡西中心校教五、六年级语文。

  蔡西学校条件很差,都是年久失修的尖顶瓦房,铁门窗对不上缝。一到冬天就点着个小煤炉,和没有一样。正对着我讲课的房顶,被人掏鸟掀了瓦片,雪花不时地落到头顶上,北风不断袭来,冻得我们发抖。办公室也不暖和,衣服穿得也很薄,冻得下半截腿和脚都暖和不过来……就这样,教学条件再艰苦也没影响我的教学热情,我在蔡西中心校又呆了几年。

对待学生

  我疼爱学生,就像疼爱我自己的孩子一样。

  一到夏天,孩子们满脸的小花花脸,我看到他们大汗淋漓的样子,就打来水,挨个先洗脸,后洗腿脚,孩子们个个都露出幸福的笑脸。有的女生头上还长虱子,我就耐心地给她们洗头、逮虱子。学生二红她妈说:“你们老师像娘一样管你们,长大了可别忘了你们程老师!”

  在1976年贫下中农管理学校时,负责人舒振明提议要我们养猪,因为没东西喂,我们发动学生打草、打菜,把草晒干,粉成碎沫喂养,老师轮流看管,学生帮忙,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喂了一口肥猪。养猪既给大队增加了收入,又使老师和学生增长了实践知识。

  1983年,建在村南的学校我们刚搬过去不久,院子没院墙,南面坑坑洼洼,还有许多树,孩子们总愿在那里玩耍。一个叫王铁钩的学生,在树上玩摔了胳膊,上课时没哭,也没有异常表现,一直坚持到放学我也不知道。家长一直也没找过我。当孩子挎着胳膊上学,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我到他家和家长道了歉,家长也没为难我,反而安慰我。我对自己工作的疏乎,感到非常内疚,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很惨愧。

  有一年,我在教四年级的时候,有个同学刘永宅利用中午放学的时间,把他上课用的木板用火炷捅了个大窟窿。我就严厉的批评他说:“你把那捅个眼子,留了纪念,将来我叫你儿子在那,告诉他这是你爸爸捅的;将来你孙子上学我还叫他在这,告诉他这是你爷爷捅的”。当时把他吓得直哭。直到今日,刘永宅已经当上了爷爷,他向我提及此事,我才豁然想起。看来当老师的一句话,一个行为在学生中有多么深远的影响……

听李老师讲课

  1991年春天,乡里组织听李华东老师的课,他讲得是《琥珀》这一课。

  他先组织学生默读,解决了生字词以后范读课文,然后分段讲解。当他拿出小黑板的时候,我被他那美妙、奇异的彩色粉笔画震惊了:多么巧的手,画面画着挺挺玉立的一棵大松树,树枝上爬来一只蜘蛛,还扑着一只挣扎的苍蝇,上面是一滴松汁将要落下来,松树右上方画着光芒四射的烈日,整个画面就像身临其境。他写字工整,讲解条理清楚,教态自然成度,调动学生积极性因势利导。我受益匪浅,在以后的教学中,我经常画讲结合,收到良好的教学效果。

  一次上中国地理课,我想,光凭空口讲某某省在中国的什么位置,那里的江河湖海、风士人情,有什么特产是枯橾无味的,也记不住。于是我拿来家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在大黑板上一挂,用教鞭指着这个省位于哪里,他的临省是哪几个,再按书上说的对照一下内容,叫同学们反复练习,当堂完成课堂作业,收到良好的效果。

工资变化

  我的工资变化是很大的,反映了一个民办教师的生活轨迹。

  1976年,我每月挣21个工,5元钱生活补助。1979年,每月还是21个工分,但5元生活补助涨到6.5元。1981年土地承包到户,工分不再有用,我的工资变为51.5元。1992年,调到了蔡西中心校,我的工资成为71.5元。1993年通过严格考试进入了国家教师行列。2006年退休,工资1400余元。现在工资为2900余元。我非常知足。

  17年的风风雨雨中,我有说不完的酸甜苦辣,有成功,也有失败……我就是一名小小的民办教师,和祖国成千上万民办教师一样,无私奉献了17年的美丽青春,为祖国的教育事业做了一点贡献。17年的教学生涯,我教过的孩子有的考上大学,有的当上企业家,也有的在村当上干部,既得到了学生家长的认可,也获得了很多荣誉;17年当民办教师的付出,我认为值得!

(作者退休前任献县蔡西中心学校教师)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