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荟萃 >> 回忆录 >>正文
河间访赵烽
发布时间: 2016-11-30 10:49:44

河间访赵烽

康克清

  1947年7月到9月,党中央在平山县西柏坡召开了全国土地会议,我从头至尾都参加了。

  我在会上再一次反映了兴县一些地方土改中的“左”的现象,提出应当防止类似现象的重演,使土改健康地发展。

  土地会议后,我在西柏坡住了一个时期,参加中央妇委的一些工作。此间,我随朱总司令到过安国、河间、束鹿、晋县等地,了解了不少部队和地方工作的情况。

  11月初,正当攻打石家庄战役将要开始的时候,我随老总来到河间县的黑马张庄。老总在那里听取冀中行署领导干部汇报,指挥战斗,我到河间城里去了解妇女工作和土改工作的情况。

  河间县妇女联合会主任赵烽,在延安中央妇委工作过,是熟人。早饭后,一辆吉普车把我送到河间县委机关。那是个星期天,赵烽还带着孩子在床上没有起来,一见我,又高兴又埋怨:

  “大星期天跑来,也不先打个招呼。”

  “你这里又不通电话,等把通知送给你,人也就到了。现在人和通知一齐到,不是更亲热吗?”

  我们高兴地拥抱了一下。她顾不上吃早饭,一边奶她不到一周岁的小宝宝,一边谈起河间的妇女工作。她问我来河间县的目的。我向她传达了中央妇委关于土地改革中如何发动妇女群众的意见。她急忙拿出笔记本记录。谈着谈着,她向我讲起这一年来她如何从延安到张家口,又怎样从张家口来到冀中工作。谈兴正浓,忽然外面一阵大乱,有人喊:

  “飞机来了!”

  跟着响起“轰隆轰隆”的几声爆炸,窗棂震得咯吱咯吱响,接着是一阵机枪扫射的声音。

  “快走,这里不安全,城外有防空壕,离这里不远,我们快到那里去!”

  赵烽抱起孩子,简单包裹一下,就带着我跑出去。这时听到飞机嗡嗡的吼叫,三架敌机正在河间城上空疯狂施虐。外面街上全是惊慌失措、东奔西跑的人群。这里没有什么防空设施,人们也不知道向哪里跑。我问明了防空壕的位置,就向慌乱的人群大声疾呼,指着防空壕的方向:

  “向那边去!那边有防空壕!”

  人群随着我们来到防空壕。我把赵烽和她的小宝宝安置在壕内一个单人掩体避弹洞里,又急忙跑了出来。这时外面依然有不少人惊慌地乱跑,如不制止,很快就会成为敌机袭击的目标。我看见跟在群众里一起跑的有两个民兵,一手一个把他们拉出来。他们起先要反抗,一看我穿着八路军的军装,立即问我有什么事,我说:

  “你们两人协助我,立即把这些乱跑的老百姓带进防空壕,飞机不走,谁也不准出来。赶快,敌机马上又要过来了。”

  两个民兵看我站在一个坟头上指挥,立即来了精神,答应了一声“是!”就分头去拦阻劝说群众,我站在高处喊叫:

  “谁也不准乱跑,不准暴露目标!听从指挥,进防空壕隐蔽!”

  三个人互相配合行动,霎时间,乱跑的人群消失了,露在外面的只剩下我们三个人。眼看敌机临近,我们三人分作三处隐蔽起来。敌机在我们头上盘旋两圈,在附近投弹、扫射,一直没有发现我们这里的目标。敌机飞走了,两个民兵高兴地跑到我的身边:

  “同志!亏了你来指挥,要不是你,刚才那一团糟的样子,准被敌机发现,我们可就要遭殃了。”说着,两人一起向我行了个举手礼,然后说:
“首长,还有什么任务吗?”

  我说再等一会,如果敌机不返回来,可以叫大家出来。下次再遇到敌机空袭,你们记住,一定要这么办,千万别叫老百姓乱跑。看着几处浓烟滚滚的大火,我急忙跑去查看那里的灭火和急救工作。那里只有少数民兵在灭火,我要他们立即派人通知县委调部队和民兵来灭火抢救。

  不知过了几时,赵烽抱着孩子来到我的身边。她告诉我,她住的房子被炸塌了,火炕翻了个底朝天,衣物全埋在瓦砾堆里。经过大家帮忙,把东西清理出来,临时寄居在一个老乡家里。她招呼我去吃午饭,我抬头看天,才发现早已过了晌午。

  这次敌人轰炸,群众损失不少,还炸毁了一个面粉厂。午饭后,我向县委传达了中央工委关于土改和妇女工作的指示,又提出了这次轰炸的一些教训和对群众的救济、救护工作的意见。

  不久,我军攻克了敌人重兵设防的中等城市石家庄。老总对这次战役十分重视,亲自参加帮助部队总结经验,还写了一首诗《攻克石门》:

石门封锁太行山,勇士掀开指顾间。
尽灭全师收重镇,不教胡马返秦关。
攻坚战术开新面,久困人民动笑颜。
我党英雄真辈出,从兹不虑鬓毛斑。

(作者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