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事件 >>正文
威震平原的齐会歼灭战
发布时间: 2015-9-6 16:03:56

  齐会一战,八路军一二○师威震平原。是役经三昼夜激战,基本歼灭日军吉田大队,首创平原游击战大量歼敌的模范战例。七一六团参加了齐会战斗,当时黄新廷任该团团长。

  粉碎敌人第五次“围攻”以后,l939年4月18日晚,我团随师部由高阳县之庄头地区向东转移。部队昼伏夜行,秘密东进,于20日拂晓前后到达河间县东北之卧佛堂、大小朱村地区,与先期到达相邻地区的独一旅靠拢。此时全师两个旅7个团会合,准备进行整训并待机作战。我团驻小店、任村、齐会三个村子,是全师两翼屏障。

  正是清明时节。冀中平原,春光明媚,然而冀中的局势却依然是相当严峻。一二○师驰援冀中以来,虽四战四捷,打破了敌人第三、四、五次“围攻”,但敌人依仗其军力优势,侵占了全部县城和主要集镇。冀中平原据点林立,炮楼密布,各据点之间相距不过三四十里,我回旋地区大大缩小。敌人到处拼凑伪政权,推行“治安肃正”,以据点为依托,经常出来抢粮食,抓壮丁,胁迫群众平道沟,修马路;不时集结兵力,梳篦拉网,寻我作战,企图在青纱帐起来之前消灭我军或将我逐出平原。侵略气焰,十分嚣张,必须给疯狂的敌人以更沉重的打击,才能稳住冀中局势,巩固和发展抗日根据地。

  战机终于来了。

  22日晚上,全师正在师部驻地大朱村开联欢大会,侦报:敌二十七师团第三联队吉田大队800余人从河间出动北上,已进驻三十里铺。

  吉田大队我们已较量过。3月初黑马张庄一战,我们巧布伏兵,曾消灭它130多。该敌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又异常残暴凶恶,被华北敌人视为精锐之旅。因侵占南京、屠杀中国人民有功,该大队从官佐到士兵,人人佩戴“勋章”一枚,骄横跋扈,不可一世。这次它倾巢而出,可谓来者不善,很可能在任丘、吕公堡、大城诸敌配合下进行“扫荡”,向我驻区进攻。

  贺总指出:吉田大队不明我军虚实,是孤军冒进,分散在周围各据点的日伪军只有2100多人,不可能大批增援,我7个团集中在附近,兵力是绝对优势,且全师会合,士气正旺,歼灭它是有把握的。贺总决心抓住有利战机,隐蔽待敌深入,实行外线速决的进攻战,歼灭吉田大队于现住地区。当即命令各部原地隐蔽,连夜做好一切战斗准备。特别嘱咐我们:敌人如果向东进犯,你们“亚六"(我团代号)是首当其冲。你们团是打头阵的,一定要把敌人拖住,等主力运动上来包围、歼灭敌人。并令我们立即回团部署战斗。

  三十里铺距我团只有十几公里,敌人说到就到,看来战斗正迫在眉睫。回团以后,我们即令司令部沿敌东进路线派出侦察,一直派到三十里铺敌人驻地附近,随敌前进,严密监视敌人行动,随时报告敌人的动向;指挥员现地勘察地形,选好进出路线,各营连夜加修工事;值班分队不解背包,随时准备应付紧急情况;动员和组织群众离村,转移到安全地带。一声令下,全团立即行动,投入了紧张的备战。团领导政委金如柏、副政委黄新义、参谋长王绍南、主任颜金生等,随即研究了情况、任务和打法。

  齐会是敌人东犯必经之地,该村有400多户人家,是一个比较大的村庄,是平原作战很好的依托。村内有一条南北大街,两旁是小巷和房屋,有一定纵深,利我布兵同敌战斗。村东南有大水塘,与南北石槽两条河流相连,水比较深,上有一座石桥为进出通道,利我阻敌。村沿有些零星房屋可作为前哨阵地,利我防守。驻齐会村的三营,前身是红二方面军的六师十六团,老底子是洪湖赤卫队,经过内战和长征,可以说是身经百战,战斗力很强,战功卓著。营长王祥发,是井冈山的老红军,沉着老练,经验丰富,骁勇善战。以三营防御齐会,是可以胜任的。我们当即决定,把固守齐会、拖住敌人的艰巨任务交给三营,一营相机使用,随时准备支援三营防守,二营为预备队。白天固守,黄昏后一、二营从外线进攻,三营伺机反击,里外夹攻,大量消灭敌人,为师主力合围全歼敌人创造条件。

  作战方案定下以后,团的领导分头到各营布置任务,进行动员,检查督导。团长黄新廷立即赶到齐会,向三营作具体部署。

  听说要二打吉田,王祥发十分兴奋。三营刚参加过黑马张庄伏击战,战斗的豪情、胜利的喜悦仍然在他胸中激荡。黄新廷向他交待了此次战斗的意图,研究明确了具体打法:先在村沿利用有利地形和房屋,纵深再利用村里的街巷和房子,层层阻拦,节节抗击,叫它欲打不下,欲罢不能,把它粘在齐会,大量消灭它的有生力量。黄团长提醒他:固守齐会,吸住敌人,大量杀伤、消耗敌人,为上级调整部署围歼敌人赢得时间,是整个战斗顺利发展的关键。这是一场恶战,任务很艰巨。要进一步搞好政治动员,精心组织指挥,不惜一切代价坚守到底,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留下一个连作预备队,使用到最后吃紧的地方或用于夜间反击。打法一定,王营长立即布置兵力,区分任务,组织各连进行战前动员,开展杀敌比赛,加修工事,改造房屋,擦武器,挖枪眼,加紧进行战斗准备。指战员众志成城严阵以待。

  23日,吉田大队果然贸然向东进犯,拂晓前从半截河村渡过古阳河,9时占领了南北大齐、北石槽一线。

  敌人从三十里铺一出动,我便衣侦察就跟踪报告了。我们当即把团指挥所前移到村南杨家坟。我们站在麦地里用望远镜观察,只见敌炮兵在一座砖瓦窑附近布置阵地,步兵分几路从西边过来了。

  敌人先对齐会进行炮击,炮弹呼啸而至,村里腾起阵阵烟雾。一阵炮击过后,随即发起猛攻。端着刺刀、“呀呀嗷嗷”叫着的日本侵略军,从四面把齐会包围起来。三营利用村沿有利地形和工事顽强抗击。战士们不慌不忙,等敌人靠近了,一顿排子枪、手榴弹,连续打退了敌人的三次冲锋。

  吉田见迭次猛攻未逞,气急败坏,命令施放毒气。三营早有防毒准备,指战员把大蒜嚼烂塞在鼻孔里,再用湿毛巾把口鼻捂严。为保证机枪火力,共产党员把水壶送给机枪班,自己忍着毒气的强烈刺激,流眼泪,打喷嚏,克服困难,坚持在阵地上。

  吉田以为毒气已经奏效,再次组织发起冲锋。哪知我军早有防备,机枪响得更欢,手榴弹甩得更猛,敌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了下去。吉田督队继续猛攻,三营战士跳出工事,同敌人展开白刃格斗。一时间刀光闪闪,杀声震天。九连连长曾祥望大吼一声,从敌人军官手里夺过战刀,一口气砍死3个日军。曾祥望是我团一员猛将,洪湖边上渔民的儿子,土地革命时参加红军,是个红小鬼。一打仗,他总是腰里掖两个手榴弹,手中挥舞一把马刀,身先士卒往上冲,十分勇猛。他带的九连,是三营的主力,每次担任突击队。每当最关键、最困难的时候,就把九连拉上去。可惜曾连长后来在陈庄战斗中负伤牺牲了。

  战斗异常惨烈,不少同志为神圣的抗战事业献出了生命。有个负重伤的战士,忍着剧烈的伤痛.以坚强的毅力在阵地上集中了牺牲同志的几颗手榴弹绑在身上,等日军靠近身边,猛然一拉弦,与几个敌人同归于尽。有一个机枪手,子弹打光了,又被敌人隔阻,他怀抱机枪,毅然跳进水塘。他们血洒平原,献身抗日,功垂不朽。

  三营杀伤了不少敌人,自己伤亡也不小,而且弹药也不足了。王营长乃按预定作战方案,指挥战士们撤进村子,转移到房子里、屋顶上,逐街逐巷、逐房逐屋同敌人展开争夺战。他们早已把各家房子打通,把长板子、梯子架在屋顶,把许多砖瓦房改造成了坚固的堡垒,使敌人每占领一堵墙、一间房,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吉田一看部下死伤惨重,而进展却很缓慢,便使出了更毒辣的手段,放火烧房子,企图把三营置之死地或逐出村外。齐会村霎时间浓烟浓浓,火光冲天。在敌人火攻面前,三营指战员沉着镇定。王营长指挥各连迅速组成防火组、战斗组。防火组奋力灭火,有的用斧子砍断着火的椽檩,有的把老乡水缸里的水用桶吊上屋顶泼浇,以减轻火势的蔓延。战士们一边与浓烟烈火搏斗,一边迎击敌人。当敌人借浓烟的掩护逼近房屋时,房顶上的监视员一声令下,手榴弹冰雹似的投向敌群,炸得敌人血肉横飞,死伤狼藉。但终因火势过大,一些街巷和房屋被敌人占领。

  黄新廷站在杨家坟区观察战场,指挥战斗,流弹不时从身边掠过,枪声、爆炸声、喊杀声不绝于耳。突然见村子里多处冒起浓烟,判定敌人是放火烧屋。黄团长估计三营可能吃紧,是一营加入战斗的时机了。于是告诉参谋长,命令在敌人侧背待命的一营跑步上前增援,从东北方向实施进攻,以牵制敌人的兵力和火力,增援三营固守齐会。

  骄狂的吉田果然凶猛顽强,他以部分兵力和火力抗击一营的进攻,仍以主力向三营猛攻,企图一举拿下齐会。你顽强,我比你更顽强!浓烟烈火中,王祥发营长站在屋顶上振臂高喊:“同志们,沉住气!一、二营就在村边,东南角隔着一条街,火烧不过去,大家往那里撤!我们一定要消灭敌人,拖住敌人,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在王营长的指挥下,战士们边打边撤。掩护撤退的十二连几个战士,在火苗乱窜的屋顶上瞄准敌人射击,子弹打光了,就甩手榴弹。有一个班剩下4名战士,被敌人围困在一间屋子里。子弹没有了,敌人越围越近,情势十分危急。班长告诉战士:上刺刀,准备拼!敌人见屋里没有动静,猛地冲上来踹门而入。班长大喊一声:杀!四把雪亮的刺刀插进日军的胸膛。他们乘敌人慌乱的瞬间冲出了房子。

  三营撤到村东南角以后,阵地就剩下几座大院了。这几个大套院都是砖房,比较坚固。一营的进攻箝制了敌人的力量,同时给三营以极大鼓舞。同志们尽管有的被火燎伤,有的衣裤被烧破,但他们战斗情绪十分高昂。营领导向全营提出了“战胜火攻,战胜毒气,坚持到底,保证胜利”的响亮口号,全营指战员决心坚持到底,保证师、团领导战斗意图的实现。全营调整了组织,调剂了仅有的弹药。共产党员守在最危险、最吃紧的地方,轻伤员也都拿起了武器,他们不时打冷枪,以吸引敌人。

  贺总始终关注着齐会村的战斗,我们随时将战斗情况一一向他做了汇报,及时得到了他的指示。战斗最吃紧的时候,贺总又来电话询问情况,糟糕的是三营的电话线断了,村内情况不明。我们几次派人联络,均中途伤亡。黄新廷又令一营积极进攻,终因敌火力远胜于我,大白天在平原上进攻,难以进展,只将敌人压缩到村沿,未能攻进村子与三营会合。这时,七一五团奉贺总命令,派第七连沿道沟隐蔽前进,以突然勇猛的动作从东南方向向敌人冲去。九连长曾祥望见此情景,立即派排长张化林带战士前出接应。张化林指挥战士一顿猛打,吸引了敌人的火力,七连乘势一个猛冲,打开了缺口,冲进村内与我团三营会合。增加了生力军,三营士气更加高涨。王营长决心突过敌人的火网,夺回村南大水塘上的石桥,以求打破敌人的包围,相机恢复同团的交通联络。被称为“猛虎班”的第六班自报奋勇担当了这一艰巨任务。他们在重机枪的掩护下匍匐前进,迅速接近桥头,猛扑上去与敌人扭打起来,以刺刀、枪托将敌消灭,夺回了石桥阵地。敌随即以绵密火网封锁了桥面。

  激战至17时,周士第参谋长来电话:敌人任丘、大城的援兵,已被五团、一团、三分区二十七大队击退,吕公堡的敌人被游击队箝制,吉田大队已孤立无援,天黑后可能逃跑。贺师长正在调整部署包围敌人,关键是你们要紧紧抓住敌人,不要让敌人逃跑。晚上8点整,你们全团发起攻击。你们放心打,只要坚持到晚上8点,敌人就跑不了啦!

  看来贺总正实施合围部署,下一步就该瓮中捉鳖了。黄新廷急令一、二营做好进攻的准备。

  离全团发起反击还有3个小时,眼前最要紧的是三营能不能坚持到晚上8点,必须马上派人进村,向三营传达上级的意图。这时参谋长王绍南挺身而出:“团长,我进村去一趟!”黄团长和政委商量了一下,感到任务重大,参谋长亲自进村了解情况,传达任务,对三营是一个鼓舞,又可加强第一线指挥,就同意了他的请求。王绍南带了两个通信员,趁四连机枪猛烈射击吸引了敌火,匍匐前进迅速爬进村子,与三营取得了联络。这样,我们对完成任务就更有信心了。

  天,慢慢黑下来了,村子里枪声突然稀疏了。吉田久攻不下,伤亡过半,困战一天,疲劳不堪。望援兵,援兵不到;想进攻,力量不足;想撤兵,又不大甘心。敌人士气沮丧,进退两难,举棋不定,如热锅上的蚂蚁。吉田兽性大发,命令炮兵向周围村庄猛烈发射毒气弹。我团部驻地小店和师部驻地大朱村村沿毒气弥漫。

  毒气袭来,正在村沿指挥战斗的贺总和司令部人员都中了毒,头晕目眩,呼吸困难。医务人员要抬贺总进村治疗,贺总摆摆手,又打了一个手势,要过蘸了水的口罩戴上,稍事休息,又继续坚持指挥。

  20时整,反击时间到了。黄新廷指挥一营由北向南,二营由西向东,同时发起猛攻,三营和七一五团七连也乘势向外突击。刹时枪声大作,喊杀声震天。敌虽腹背挨攻,仍依托房屋和村沿工事顽强抵抗。经8小时夜战,我夺回了一些阵地,又杀伤了许多敌人。

  24日4时,黄团长组织各分队再次同时发起猛攻,将敌压缩在村西南一些房屋和断墙残壁之间。敌四面挨打,伤亡惨重,而援兵无望,吉田感到情况不妙,集中兵力和火力打开一个缺口向南逃窜。黄新廷当即令二营猛追尾击。一营已鏖战一天,转为预备队。三营经一昼夜激战,杀伤大量敌人,已胜利完成任务,本身伤亡也很大,令其打扫战场,整顿组织,待命行动。英雄的王祥发营长身负重伤,大腿被炸断,幸亏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率医疗队随我师转战在第一线,白大夫亲自操刀,给王营长接好了断腿。

  拂晓,二营抓住了敌人后尾,歼其一部。黄新廷派骑兵通讯员告二营长蔡久:敌正向马村方向逃跑,你们要咬住敌人不放,猛追猛打,千方不要让敌人跑掉。二营接令后以更加迅速的动作向敌追击。这时太阳升起来了,附近的老乡跑出来送茶送大饼,拍巴掌,喊口号,给子弟兵助威。

  敌逃向马村,被抢先一步占领该村的七一五团四连迎头痛击。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吉田不敢恋战,乃折向东逃窜。我二营和七一五团穷追不舍,敌无可奈何,只得以一部兵力抢占找子营抵抗,并掩护主力猛攻南留路,企图打通东逃的道路,又被从郭官屯调上来的三团堵住了去路。三团原是冀中的新部队,打得英勇顽强。团政委朱吉昆同志身中二弹,仍坚持指挥,又中三弹而光荣牺牲。指挥员的模范行动大大鼓舞了部队的士气,全团奋勇堵击,使敌始终不能前进一步。

  战至11时,敌南逃不成,东窜不遂,被迫困于南留路与找子营之间的树林、道沟进行防御。我团、七一五团、二团、三团各一部昼夜围攻,黄昏实施向心突击,又经一夜攻歼,杀伤其一部,并将敌压缩到南留路西南张家坟狭小地区。

  敌连续在野外战斗,没有水喝,干渴异常,遗尸遍野,非常恐慌,但仍作困兽之斗。25日3时,残敌集中兵力火力猛攻张曹村,企图夺路南逃,我团二营八连顽强抗击,五连向敌右冀侧击,使敌数次猛攻均未能得逞。拂晓,敌又转向进攻南留路,连续冲锋9次,又都被三团击退。敌像无头的苍蝇,乱冲乱撞,始终逃不出我包围。至此,残敌已完全丧失反抗能力,被迫掩埋尸体和枪械,在张家坟区内掘壕据守,等待援兵,但援兵200多人又被我阻援部队击退。贺总考虑到周围地形平坦,白天攻击不易奏效,令我们白天围困,晚上最后歼灭该敌。

  敌干渴已极,在坟区内拼命挖井淘水,其穷途末路、狼狈不堪之状,可以想见。井挖了一丈多深还未见水,黄昏我军又发起了总攻。正在这时,突然狂风骤起,尘沙飞扬,天昏地暗,双眼难睁。吉田利用我不便观察之际,乘隙率残部逃窜。七一五团跟踪追击,歼其一部。漏网之敌连续困战三天两夜未得休息,精疲力竭,困倦到极点,半路上一进村就倒头呼呼大睡,又被我附近游击队袭击,不少日军睡梦中糊里糊涂丧了命。800多人的队伍,最后只剩下80余人仓皇逃回河间城。

  齐会一战打出了我八路军的威风,吉田大队这个残暴的敌人被我基本歼灭。一二○师威名远扬,敌人闻风丧胆。日军华北司令部为之震动,惊呼“贺将军此来,对北支的威胁更非昔比,尤其直接危及平津”。中共中央发来贺电,中央机关报发表社论,对齐会大捷给予表彰。蒋介石、程潜等也致电嘉勉。冀中人民更是兴高采烈,奔走相告,传诵胜利的喜讯。齐会大捷鼓舞了人民群众的抗战热情,更坚定了抗战必胜的信心。冀中儿女纷纷拿起武器,投身于抗战的洪流,平原游击战更加广泛地开展起来,有力地巩固了冀中抗日根据地。冀中平原上,至今流传着“亚五”、“亚六”等部队英勇歼敌的佳话。

(作者:黄新廷,建国后曾任解放军装甲兵司令员等职;张平化,建国后曾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等职;黄新义,建国后曾任铁道部政治部副主任等职)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 本栏目暂无内容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