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事件 >>正文
战洪图——1963年沧州抗洪斗争
发布时间: 2011-4-29 17:08:21

  1963年8月,沧州专区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特大水灾,全区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团结奋战,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抗洪斗争,并取得了巨大胜利。
  一、严重的汛情
  从8月2日开始,沧州专区上游邯郸、邢台、石家庄、保定等地区连降特大暴雨,10天时间,降雨量达800~1000毫米以上,由于雨量过大,以致引起山洪暴发,各河洪水凶猛下泄,由南往北,从西至东,直奔下游沧州专区。同时,区内又连降暴雨,洪沥交加,全区很快形成了河、淀高洪围攻,陆地沥水浸泡的严峻局面。到8月10日,区内主要的“四河一淀”的洪水都突破了保证标准。白洋淀最多曾吞入上游各河流量7710秒立米,在8月9日开始涨水后的27小时内,就涨水2.9米,超过1956年历史上最高水位的0.23米。子牙河臧桥水位从8月6日2时起到12日22时止,最高达到18.68米,流量1770秒立米,超过保证水位1.18米,超保证流量1070秒立米。南运河系各河道也都大大超过了行洪标准,四女寺减河流量达到1314秒立米,南运河最大泄量达到413秒立米,捷地减河承泄流量190秒立米。同时各河高洪持续时间也都超过了往年,仅按超保证标准计算,白洋淀为11天,子牙河21天,四女寺减河28天,南运河17天。总计泄量约为87.33亿立米(不包括白洋淀)。由于各河、淀水势猛、水位高、持续时间长,形成了全面紧急告急局面。白洋淀和子牙河一部堤段一度与堤顶持平,有82.18米长的堤段漫过堤顶,仅靠子埝挡水。就在白洋淀小关分洪和子牙河东岸溃决后,水势仍持续上涨。南运河、四女寺减河和捷地减河有的堤段水面距堤顶仅有20厘米,堤防破坏相当严重,险情不断发生。据统计,各河、淀共出现严重险情626处,其中堤防坍塌脱坡458处,长30806米,出现漏洞168个。由于堤顶受到高洪长时间的冲击浸泡,大大削弱了抗洪能力,有些堤段溃不成堤,时有决口危险。
  在各河水势急剧猛涨和全党全民奋力抗洪抢险的同时,沧州专区上游不少河道发生了侵溢决口,大面积洪水顺势又向我区西部内陆县份倾泄下来。8月6日,滹沱河北大堤在衡水专区安平、饶阳等地决口,7日清晨洪水冲入肃宁,连破三道防线穿过肃宁全境,经河间西部向北,7日流入任丘;加之白洋淀在小关分洪、南北洪水汇流,基本淹遍任丘全县。由滏阳河上游地区平面压下来的洪沥水,于8月11日夜间突破京开路、沧石路,直逼交河、献县。滏阳河、子牙河在大大超过保证水位后,于12日夜间漫溢溃决四处。又加漳河决口洪水沿港河地区东侧下泄,更加大了水势。三股洪水汇流在一起,冲过交河、献县、河间的部分地区和沧县、青县运西地区,沿子牙河到南运河的广阔地带,向北倾泄,水势之大,闻所未闻,一般平地水深3米左右。沧河公路附近较1956年水位高达1米。当三股洪水汇流下泄,下游水势猛涨,在二十五孔桥采取分泄措施后,青县防线刘家河溃决,又造成了运东青县、黄骅县的严重紧张局面。这样,沧州专区就形成了横跨清南、港河地区约200华里宽的两个大行洪区,运东北部也遭到洪水侵袭。由于洪水面积广、来势凶猛、毁灭性很大,洪水所到之处,庄稼淹没,村庄轻者围,重者毁。据统计:全区被洪水淹没的土地490万亩,水围村达到1376个,共倒塌房屋72万余间,死亡189人,伤286人,死伤牲口2311头,国家、集体、个人财产均遭到严重损失。
  由于各河道洪水凶猛,加上决口洪水的大量倾泄,使沧州专区很快形成了内外夹攻,腹背受敌的局面,不仅直接威胁着全区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同时也严重威胁着我国重要的工业基地——天津以及我国重要的交通命脉——津浦铁路的安全。在千钧一发,紧急万分的情况下,为了尽量减少洪水灾害,保卫天津市和津浦铁路,全区人民在上级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党政军民总动员,全力以赴地与洪水展开了顽强的搏斗。
  在洪水到来之前,专区连续召开了两次紧急电话会议,按照上级的要求,部署了抗洪工作,发出“全区立即动员起来,丢掉幻想,以无限负责的的精神,坚决战胜洪水,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和天津市以及津浦铁路的绝对安全”的号召。全区党政军民立即行动起来了。地县委书记、专员、县长和各有关局、处、科长等共654人,迅速分赴各河、淀坐镇指挥。地委书记曹庶范在千里堤一直坚守在最困难的阵地上。盐山四女寺减河老河口口门在水势猛涨,取土困难,缺乏经验的情况下,盐山县委书记韩进先亲临督战,迅速筑成了顶宽11到15米的大坝。经三昼夜突击,共抢修河道险工、堵闭涵洞、沽口和清除阻水物等工程1757处,在“四河一淀”大堤上抢筑高1米,顶宽1至2米的子埝912.5公里,为战胜特大洪水创造了条件。当洪水到来之后,堤埝均在长时间、高水位情况下,水涨埝高,有效地抗住了洪水,保住了大堤的安全。
  自8月中旬起,全区先后形成了两大行洪区和一大分洪区。行洪区,一是由子牙河两岸至保定专区高阳县由西向东北,宽50多公里;二是由南运河西岸至子牙河东岸由南而北,宽40多公里。分洪区在南运河以东,北起青县马厂减河,南到捷地减河黄骅县道安段,宽约60公里。行洪、分洪区平地水深一般2至3米,一片汪洋,惊涛骇浪。
  二、行洪区的抗洪斗争
  在行洪区所有进水村庄的干部群众,奋起与洪水搏斗,在解放军陆、海、空三军的大力支援下,首先将老、弱、病、残、儿童、孕妇等送出险区,进行了妥善安置。随即又把大牲畜以及贵重财物,及时抢救脱险,有计划地转移到安全地带,减轻了洪水对人民生命财产的威胁和灾害损失。
  在洪水到来之前,交河县就全力以赴地投入了防汛抗洪斗争。为了保生命、保牲畜、保财产。首先加强了防洪工程,固守堤防,对老盐河南岸,黑龙港河的东岸等主要行洪河道、堤防工程普遍进行了加高加厚。其次是普遍组织发动群众抢打护村埝、搭架子、绑筏子、准备熟食。第三是有计划、有领导、有秩序地组织行洪区和低洼危险村的人、畜、物资财产转移撤退。县委、县政府动员了124部汽车、3台拖拉机、130辆马车连夜抢运。在短短的一两天时间内就转移出老弱妇孺31000人,牲畜3000头,粮食2560000斤,还有其他物资。这些人畜物资一部分转移到泊镇,一部分转移到了交河县城。
  全区直接受洪水威胁的村庄,又迅速组织起29万人的抗洪大军,因势利导抢修顺水埝7条,长490公里,束水下泄,并加高了护村埝,减轻了灾情。全区有千余个村庄,动手早、行动快,在洪水到来之前就抢修了护村埝。但洪水之大出乎人们的预料,接着,又全力以赴地加高堤埝,才保住了村庄。
  南皮县集中一切人力、物力、财力支援南运河的抗洪斗争。洪水到来前,整顿组织编好队伍,加固堤防,备足物料严阵以待。洪水到来后,建立了严格的责任制,巡堤查验,严防密守。防汛的紧张阶段,南运河大堤共投入民工(包括抢险队)达22423人,县委书记周荣彰、副书记刘子炎、刘国珍等领导干部亲临第一线指挥。投入南运河的县、社干部共286人。还组成了以县委副书记王玉林、副县长王子孚为首的后方供应指挥部,支援前方。
  “兵来将挡,水来土屯”。防洪的根本措施是加固堤防。在南运河大堤连年失修、遍体鳞伤的情况下,南皮县组织干部、工程技术人员对大堤进行普查。对问题较大的九段大堤(长1500米)进行勘验。堵塞大、小浪窝1968个,堵闭闸涵、沽口13处,整修砖石坝13处,长1370米。其次是查坡、夯坡。通过查坡,发现洞穴5876个,发现洞穴后,立即夯实,消除了隐患。全县计夯坡166992平方米。再次是为了做好迎接特大洪峰的准备,南皮县调集了22000多名民工,用12天的时间普遍进行了大堤的加高倍厚工作(1)子堰普遍加高1米;(2)堤顶普遍增高1米;(3)修戗堤6300米;(4)休整抢险道57条。
  严防密守,做好巡堤查验工作,在加固堤防,备足物料的同时,紧紧抓住防护工作,首先是分工业段,建立起严格的责任制,水情紧急时,做到重点险工一米几人,一般险工一米一人。二是对民工进行思想教育,除进行思想发动提高责任心以外,还组织学习防汛知识和抢险办法。三是县防汛指挥部组织各公社领导干部、工程技术人员和有经验的民工建立“三结合”普查小组,了解险堤情况,派人驻守险堤,发现险情立即报告。
  南运河以西沧县黄递铺公社贾洼东村,两面靠河,地势低洼。全村2200人,生产、生活条件较好,秋庄稼长势喜人,丰收在望。8月13日早晨,接到公社紧急通知:上游特大洪水已逼近交河县城。村党支部书记李春亭立即召开党团员大会,通报洪水情况,商量抗洪对策。刚通报完洪水情况,全体社员抗洪保村誓师大会就开始了。会议提出:立即抢筑护村埝,保村、保人、保畜、保财产的要求。会上有几百名青壮年劳力要求参加突击队,抢筑护村埝。这时,全村男女老少齐动员,突击两昼夜,筑起了周长1500米、高2米的护村埝。为应急还搭了架子、绑了筏子以备救人。14日下午,洪水包围了村庄,护村埝全部临水,水势猛涨,将要漫埝。在这十分危急时刻,全村总动员,又突击了一昼夜,把护村埝加高了1米,洪水距堤顶仅0.2米。在这十分严峻的关头,靠近堤埝住的党员和群众舍己为公,毅然扒了20多间土坯房,用来加固堤埝。16日,洪水涨到最高峰,水深3.3米,护村埝也随之加高。是日夜间,暴雨倾盆,2小时内降雨60多毫米,村内雨水泡,村外洪水圈,护村埝6处出险,村西道口发生坍塌,洪水将要从这里破堤进村。在千钧一发之际,守卫在村口的100多名干部、党员、群众,头顶大雨,脚踏泥水,迅速打好10多根桩木。大队长贾金江在桩木打好之前,就叫家人把门窗拆掉送来备用。在他的带动下,有的拿来炕席,有的拿来了准备打家具的木板等做防风浪物料,并修了戗堤,保住了堤埝安全。其他5处道口也用同样的方法,排除了险情。然而,在17日夜间,村东南角代替护村埝的一处砖房,因长时间被洪水浸泡,多处出现漏洞,危在旦夕,洪水如果从这里突破,将前功尽弃,后果不堪设想。这时,村里慌乱一团,老人站在土坡上,小孩上了高架子,年轻妇女有的上了树,有的坐上木筏子。但党支部书记和大队长都十分镇定,迅速抽调400人,一面顶牢墙壁、堵好漏洞,一面在墙后抢筑高3.5米,长300米的第二道防线,终于挡住了洪水,保住了村庄。过后,66岁的老农贾丙仁激动地说:“要没有共产党,要不是这些好干部,我这个老头子早被洪水冲跑了!”
  交河县很多地方由于洪水过大,流速过急,因而,河道堤防大面积漫溢决口,护村埝一道道被冲破,房屋倒塌,人不得食,畜不得草。很多群众爬上树,有的站在水里,呼喊求救。在灾民无立足之处,腹不得食的紧急关头,县、社党委动员了全体干部开展抢救工作。由县委书记、县长、公社党委书记、社长亲自带领,奔赴受灾村,昼夜抢救灾民。从水中、树上、高架、窑顶、坟头等处救出灾民20230人,分别安置在了城关镇、泊镇、南运河大堤等32个集中点上。另外还给留在村里吃不上饭的灾民,送去了熟食30000多斤。期间中央和省派飞机空投了粮食和救灾物资,被救灾民深受感动。小孩们见到了抢救船,又惊又喜,老年人激动地流出了眼泪,他们说:“共产党是救星,毛主席是救命恩人。永远不能忘了共产党、毛主席的恩情。”
  三、分洪区的抗洪斗争
  一切从大局出发。沧州专区各河淀抗洪斗争都关系到天津市和津浦铁路的安全,在全区大部分地区被淹的情况下,各级领导突出注意了加强对干部民工的思想教育,响亮提出了“保卫天津市、保卫津浦铁路”的战斗口号。为确保天津市和津浦铁路的绝对安全,于8月11日,上级决定在任丘小关村北破开千里堤进行分洪,但淀内水位仍在上涨,一时难以回落。8月14日12时,白洋淀十方院水位涨到11.58米,超保证水位1.08米,为有记载以来的最高水位,比天津市内地面高8米左右。任丘县境千里堤段长52.6公里,淀水面超过堤顶,仅靠子埝挡水,随时有溢决的危险。在关键时刻,地委书记曹庶范,副专员闫国钧等专县领导与3万多名干部群众一起,昼夜奋战,克服了近处无土可取和物料缺乏等困难,做到了水涨埝也高。8月19日,堤埝遭到了8级西北风的袭击,风大浪高,不少桩松动了,防风埽把被浪头打散了,堤埝土不断发生塌落。这时,所有守堤人员不分昼夜战风浪,护堤埝。为了确保大堤的安全,千里堤抗洪总指挥、副专员闫钧把上级确保千里堤的要求和决心,再次传达贯彻到每个抗洪战士中去。瞬间,群情激奋,“坚决响应党的号召”、“人在堤在”、“誓与大堤共存亡”的高亢声浪响彻千里堤上空,传到了四面八方!这时解放军某部官兵在梁沟村西堤段上用身体筑起防风屏障,许多人看到风浪冲击堤埝,心急如焚,自动地把铺板、炕席,有的把被褥都拿出来挡风护埝。在最紧急时刻,来不及搞防风设施时,几万名干部、军队官兵、人民群众都跳进水里,手挽手,肩并肩,筑成人墙,挡住了风浪。这时,专区水利局技术员刘建璞顶着大风检查堤防时,发现西大坞堤段有30多米长的防风埽被冲毁,堤肩将要坍塌,出现严重险情,他立即组织20多名会水民工,带头跳进水中和民工一起,抢修好这段防风工程,使大堤转危为安。刘建璞自白洋淀水涨直到水落,在千里堤坚持了34个日日夜夜。在堵闭小关分洪口门时,除及时为领导出谋划策外,还不顾个人安危,趟急流、泅深水、探路线、架浮桥,手脚被水泡肿了,身体累瘦了,一直坚持到抗洪斗争胜利结束。他被评为河北省抗洪斗争模范。
  在南运河、四女寺减河、大清河沿岸抗洪的30多万民工、军工、铁路职工等,在各级领导干部的正确指导下,奋力抢险,水涨堤高。特别是津浦路沧州段内,外洪内沥将要淹没路基时,人们日夜奋战,用草袋、麻袋装土筑起护路墙,保证了列车畅通无阻,从四面八方运来了大批抗洪和救灾物资。
  8月20日,洪水仍居高不降。为贯彻落实省“缓滞南水,速泄北水”的抗洪方针,省防汛指挥部决定,由沧州专区在25孔桥进行分洪,以加快洪水直接入海速度。这时,地委书记曹庶范不顾长时间奔波疲劳,又从千里堤险要防线乘直升飞机迅速赶到歧口海边,亲自指挥已到位的军工和民工,采取爆破等办法破开了海大道,为加速洪水直接入海打通了出路,缓解了洪水对天津市的威胁。
  由于在25孔桥进行分洪,加之马厂减河倒漾南溢,平地水深2米多,沿马厂减河以南到捷地减河黄骅县道安段以北,凶猛下泄,致使运河以东的青县、黄骅县、沧县的部分公社也都处于紧急状态。在这决定成败的最后关头,地委副书记张辉、沧州军分区政委王慎民、青县县委书记王若宇等领导干部都迅速赶到第一线亲自指挥,哪里最危险他们就出现在哪里,同抗洪大军一起奋战,鼓舞了抗洪大军的士气,在风雨交加的夜晚,把已经打好的1.5米高的束洪埝、护村埝都普遍加高到2米,做到了水涨埝也高。为战胜风浪确保堤埝安全,尽量缩小受灾面积,青县抗洪大军除加高、加固堤埝外,急中生智,把上游冲下来的柴草打捞出1.5万多公斤护在堤埝上,抗住了风浪冲击。黄骅县闫辛庄防线上的1000多名守堤干部和民工,在最紧要时刻全部跳入水中组成“人墙”挡住了风浪,保住了堤防。

  北大港泄洪指挥部齐家务分部在抗洪斗争中,积极抢救安置灾民。专、县、社共同组织了72人(医生33人)的专门班子,周围各村设立了接待站。黄骅县派出大车近200辆,汽车一部,大木船90多只赶赴静海县和北大港区的一些村庄,经过10余天的抢救,救出灾民30000多名、牲口4305头,分别安置到黄骅县的7个公社,54个村庄,并抢运出粮食、被褥、衣服等大量物资。为了妥善安置灾民,县人委发布了关于“妥善安置灾民的布告”,县委在齐家务、吕桥两地召开了公社书记、村支部书记会议,各村召开了群众大会,进行了同甘共苦,同舟共济,团结友爱的教育,黄骅县广大群众主动为静海县灾民腾房,共腾出房子2100余间,搭窝铺360余个,许多村都是在灾民还没到之前就腾房子、盘锅灶、磨面、备柴、迎接灾民。他们说:“如今人家遭了灾,自己克服困难也要把灾民安排下。”对缺粮、缺款的灾民及时支援,共供给粮食170021斤,筹集煤款5917元。对病人采取了送医送药到门,使1523名病人得到了及时的诊治。被安置的灾民一致反映:“在党中央毛主席的领导下到处都是家。”静海县中旺村一位60多岁的刘大娘在安置后说:“要是在旧社会,我全家早都死了,现在没住的给找,没吃的给粮食,我什么时候也忘不了共产党。”
  为了迅速排泄上游洪水、引水入海,从8月20日起,展开了北大港泄洪斗争。北大港泄洪斗争,是全省抗洪斗争的最后一条战线,也是争取抗洪斗争彻底胜利的最后一次决战。黄骅县承担了这项艰巨的任务。这场战斗,除了当地民工,还有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工兵、各地工程技术人员和爆破力量的支援。采取了人工战术和人工爆破相结合的方法,大力突击破口工程。在地面工程完成以后,立即在深水激流中展开了水下作业。拔木桩、清石块、挖掘口门,使用了水下爆破技术,割除了港内过水道的芦苇。经过20多天昼夜突击,在青县、黄骅排水渠的左右两堤和北大港西围堤、南围堤破口796个,全长达10419米;在北大港东部从歧口向北直到大港东围堤的老马棚口以北,搞通了六大口门,长2308米,土方量达到709000立方米。因而北大港南段泄洪工程基本上达到了畅通无阻,打开了一条重要的泄洪出路,使上游的洪水奔流入海。这段泄洪工程完成以后,上游水位逐日下降,大大减轻了洪水对上游的威胁。
  战胜1963年的特大洪水,就全区来讲,战线长、任务重。既要守护四条河道与白洋淀大堤,又要在两个大行洪区进行抗洪、顺洪斗争。就各县来说大部是多线作战。任丘千里堤水势猛涨后,为了保卫天津市,大部分村庄的干部、民工放弃了大面积抗御洪水的顺水埝工程,星夜冒雨,长途跋涉,赶到了千里堤阵地,在两水夹堤坚守中间一条线的极度危险的情况下,与风浪搏斗。四女寺减河水位虽然已经大大超过保证标准,为了减少南运河泄量,减轻对天津市和津浦铁路的威胁,各县曾多次要求多承担泄洪任务,并均按泄洪1600秒立米做了人力物力工程措施准备。在交河县大部被淹的情况下,在南运河泊镇防段上,南皮县3000名民工主动支持交河,承担防守任务。无论在哪里扒口分洪、修埝顺水,均及时而又顺利地完成了任务,未遇到任何阻力。在抗洪中,全区共投入了5708名脱产干部,动员组织了民工、军工404472人,共抢修河道险工、堵闭闸涵、沽口、拆除桥引道等共1757处,抢堵子埝长达78万米,做土方477万立方米。广大干部、民工、军工一面抢修工程,一面昼夜巡堤严密防守、及时抢险。据不完全统计,抢险使用的物料计木材58847根,麻袋、草袋671600个,席27657张,铅53吨,照明用油14吨。在全专区的三个行洪区,修起了顺水防线7条,长达49.9万米,约计土方303万立方米。

  从9月21日起,运河以东分洪区水位逐日下降,各河道堤埝全部脱险。至此,全区的抗洪斗争先后历经一个多月的奋斗,终于取得了最后胜利。不仅完成了确保天津市和津浦铁路安全的艰巨任务,而且还保住了运河以东分洪区青县、黄骅县、沧县三县的116万亩大秋作物,并获得了丰收。

                                         作者:冉旭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 本栏目暂无内容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