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事件 >>正文
丁溪野及“伊玛尼党”冤案的平反昭雪
发布时间: 2014-12-12 14:41:30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摒弃了长期以来“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左”的指导思想,开始在全国进行思想上、组织上的拨乱反正,纠正和平反“文化大革命”中及历史上的冤假错案。曾延续28年,涉及全国10多个省、市、自治区,株连数百人的所谓“反革命组织——伊玛尼党”案和“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死的所谓“伊玛尼党党魁”的丁溪野终于在1979年得到彻底平反昭雪。此案在黄骅县涉及人数之多,延续时间之长,造成的影响之大,是建国后在黄骅县历史上所罕见的,也是在全省、全国被平反的冤假错案中的一件大案。
 

“伊玛尼党”案的由来

  1951年初,正当全国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时,国家公安部收到揭发丁溪野问题的检举信,信中说,他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冀鲁边区秘密组织了一个“伊玛尼党”,借助共产党的力量发展党徒,新中国成立后,这个“反革命集团”仍在继续活动。说他还组织了“伊玛尼委员会”、“和平党”等反革命组织,他是“伊玛尼党”的“党魁”。

  公安部接到信后,便立为“族字三号”大案开展广泛深入的侦察。首先想到的是要逮捕丁溪野。1952年11月,时任抗美援朝一一二工程大队政委的丁溪野,从朝鲜前线的肃川机场工地被“召回国”,予以秘密逮捕,此案先后搞了5年多,涉及河北、山东、北京、宁夏、黑龙江等10多个省、市、自治区,受株连者达300多人。
 

  1956年5月,沧县专区公安处根据河北省公安厅指示,开始对此案展开调查,到10月基本结束。据专署公安处党组1956年12月7日报告称:“‘伊玛尼会’是1940年由丁溪野、刘树仁、曹奎等在冀鲁边区回民救国总会时发起的,1949年2月由孟村(时属盐山县)阿訇王耀增改为‘和平党’,王耀增在我区是这个组织负责人。全区查出‘伊玛尼党’分子71人。”

  公安部经过专案侦查,1956年否定了丁溪野的问题。1957年1月,把这个组织定为个别抱有宗教成见的分子利用宗教感情,在回教内部搞起来的一个落后组织。指示各地撤消对此案的侦查;并做出丁溪野没有政治问题和反革命问题的结论。指示释放丁溪野,建议有关部门给予适当安置和照顾;在职革命干部、共产党员,建议有关部门结合审干按一般历史问题处理;一般的阿訇、群众应本着团结教育的精神,一律不咎既往。

  1957年l1月,丁溪野被释放出狱。但没有恢复原来的处级领导职务,分配到哈尔滨市园林处所属的北麟公园当了工人。1965年丁溪野退休。
 

重提历史旧案

  1966年夏,“四清”运动后期,“文化大革命”初期,孟村、黄骅、海兴、沧县等地群众揭发历史上发生的几起回汉民族纠纷事件与“伊玛尼党”活动有关。本于1957年结案处理的“伊玛尼党”案又重新提了出来。当时沧州地委“四清”工作总团党委及有关部门把“伊玛尼党”定为反革命组织进行了清查和处理。以丁溪野组织“反革命组织——伊玛尼党”、在抗日战争中勾结汉奸制造“侯庄惨案”、煽动回民闹事等罪名,于1968年8月12日将其从哈尔滨市拘捕到沧州地区,关进了黄骅县公安局。同年12月15日转为正式逮捕。“文化大革命”中,对丁溪野进行了审讯、逼供。在搞“伊玛尼党”案的同时,还搞出了所谓的“回救国”运动,诬陷丁溪野的二弟丁铁石是“回救国国王”,其三弟丁坚是“总理”,还设了什么“国都”等。

  消息传到北京解放军装甲兵司令部,“造反派”的头头也想在“伊玛尼党”案上扩大战果,以此给当年主持全国公安工作的罗瑞卿扣上“包庇反革命组织——伊玛尼党”的罪名。曾因丁溪野案受株连的丁铁石,时任装甲兵科学技术研究院组织计划部副部长,遭到专案审查批斗。他们又将时任哈尔滨市体委副秘书长的丁坚逮捕归案,审讯逼供,均一无所获。于是就把“突击的重点”放在丁溪野身上,从哈尔滨一杆子插到黄骅县,突击审讯丁溪野,对其实施“喷气式”等连续批斗月余,还是一无所获。由黄骅县公安局继续逼供。1968年10月20日,丁溪野被迫害致死于黄骅监狱中。这时,装甲兵的“造反派”头头又连忙布置封锁消息,不准向丁溪野的所在单位及其家属的任何人透露丁的死讯,以便向他们和一切有“联带关系的人”“继续深挖”。丁溪野死后被秘密掩埋,封锁消息,不通知其家属,丁溪野所在单位到黄骅县了解情况,拒绝介绍。

  其间,沧州地区有关县也在揪“反革命组织——伊玛尼党”分子。据有关资料记载,在“四清”和“文化大革命”中全区共查出“伊玛尼党(和平党)”成员171人(较1957年结案时增加100人)。黄骅县是重点清查的县,查出43名“伊玛尼党”成员,除死亡、外迁者外,绝大多数有所触动。

  “文化大革命”中,把本来早已结案处理的“伊玛尼党”问题又重新提了出来,并定为“反革命组织”,不仅丁溪野被迫害致死,而且株连其亲属和一些宗教上层人士及部分回族群众,从而造成一大冤案,带来严重后果。
 

丁溪野并非“反革命”

  所谓“反革命组织——伊玛尼党党魁”的丁溪野到底是怎样的人呢?看看他的历史便知。丁溪野,辽宁本溪人,幼年读过私塾,因家境贫穷而辍学,去本溪湖煤铁公司当了勤杂工,后又到县立师范学校读书。当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三省时,他进了东北讲武堂第十八期工兵科,毕业后在东北军第七旅任少尉排长。九一八事变后,随部队驻在关内,因不满于不抵抗主义,次年脱离东北军,到北平安河小学教书。七七事变后,他率学生上街宣传、募捐、慰问伤兵,投入抗日救亡运动。

  1938年11月,冀中区党组织派人将丁溪野接到冀中抗日根据地,他参加了冀中回民教导总队(后改为冀中回民支队)担任政治部民运干事。

  1940年春,丁溪野由冀中回民支队来到冀鲁边区,参加了冀鲁边区回民抗日救国总会的筹建工作。同年7月20日冀鲁边区回民抗日救国总会成立,丁溪野任宣传部长。1941年1月,丁溪野带领刘金声等到新海县(今黄骅)羊二庄一带开展工作。羊二庄是边区回民抗日救国总会二分会所在地,丁溪野兼任二分会主任。不久,组织建立了二分会十几人的抗日武装,五六月份发展为二分会的二中队。后来二中队编入回民支队二大队。丁溪野在冀鲁边区回民抗日救国总会及二分会工作期间,认真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和宗教政策,根据回族信仰伊斯兰教的特点,把抗日救国思想与伊斯兰教传统文化有机结合,宣传和动员回族群众参加抗日。他当时还不是共产党员,一直活动在环境最为艰苦的新海等县回族集聚区,在群众中享有较高的威望。

  1943年春,组织上调丁溪野到晋察冀边区工作,同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即派往易县等地建立联络站,负责护送去东北的抗日工作人员和接送从北平投奔抗日根据地的统战对象。

  1943年12月,晋察冀分局又决定由丁溪野带队,护送其家老小前往延安,1944年4月,丁家一家人到达延安,其父母受到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接见。6月,丁溪野被分配到三边中央民族学院任教。

  解放战争时期,他被分配到哈尔滨任东北回民联合总会教务部长;建国后,改任哈尔滨市建设局工程处处长;抗美援朝开始不久,又任一一二工程大队政委,率百余名工人和工程技术人员赴朝鲜战场。

  这就是丁溪野在1952年涉嫌“伊玛尼党”案从朝鲜战场被“召回国”逮捕前的经历。从他在冀鲁边工作期间的历史看,根本没有什么组织“反革命组织——伊玛尼党”的迹象。况且,当时冀鲁边区和回救总会的领导为了动员回族民众参加抗日斗争,从实际出发,根据回族信仰伊斯兰教的特点,把革命思想教育与伊斯兰传统文化相结合,宣扬和利用伊斯兰教中有利于抗战救国的教条,如“爱国爱家属于伊玛尼(阿拉伯语意为信德、信仰)”,日寇入侵中国是要我们当亡国奴,我们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抗战,绝不当亡国奴等,使回族群众和战士易于接受,宣传动员回族群众抗日,效果是非常好的。他调离冀鲁边区后的历史,也没有任何迹象能说明他在进行反革命活动。
 

冤案终于平反昭雪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1979年初,遵照中共中央关于纠正平反冤假错案的指示,公安部将“伊玛尼党”案作为特大冤案报请中央批准,对“伊玛尼党”案认真组织复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会秘书长胡耀邦做出重要批示:“迅速予以复查平反。”中共河北省委主要领导就丁溪野及“伊玛尼党”案平反工作,向沧州地委主要领导作了周密部署。沧州地委立即组织复查。6月9日,中共沧州地委做出《关于为丁溪野冤案平反昭雪的决定》,决定指出:经复查认为丁溪野同志从1940年初至1942年底在冀鲁边区任职期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认真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和党的民族政策,……在群众中享有较高的威望。所谓丁溪野组织“反革命组织——伊玛尼党”确属诬蔑不实之词,应予推倒,所谓“勾结汉奸,制造侯庄惨案,策划煽动段庄、张官、丁庄子、王古宅汉回民纠纷”等事件均发生在1943年以后,丁溪野早已离开此地,经查与他根本无关,纯属冤案,应予平反昭雪。1966年至1968年间,对丁溪野同志的拘留逮捕,搞逼供信,死后秘密掩埋,封锁消息,不通知其家属,丁溪野同志所在单位到黄骅县公安局了解情况,拒绝介绍等做法,都是错误的,这是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推行极“左”路线对丁溪野同志的政治迫害,为落实党的政策,决定予以平反昭雪。对丁溪野同志的遗体,尊重回民习惯,予以安葬。召开追悼会,刊登《沧州日报》,恢复名誉,挽回影响。补发从拘捕至含冤而死的全部工资,其妻子儿女应比照公伤死亡干部家属抚恤规定予以生活抚养。对其子女的工作商同哈尔滨市有关部门予以妥善安排,并适当解决其家庭的实际困难。凡此案所形成的一切材料(包括转递、传抄、上报的)都应彻底清理,全部销毁。凡因此案受到株连和诬陷的革命干部和群众,都应彻底平反,并认真做好善后工作。

  随即,沧州地委又派地区公安处的同志去哈尔滨,与有关部门具体磋商落实各项善后事宜。

  6月13日,沧州地委向省委上报《关于为丁溪野冤案平反昭雪决定的报告》,省委予以批准。

  7月,地委召开县委书记会议,部署复查平反“伊玛尼党”案件。8月4日,又作出《关于“伊玛尼党”案件的复查意见》,指出:为了纠正冤假错案,认真落实政策,要坚持既解决问题又稳定局势的方针,以河北省委批准的地委6月13日《关于为丁溪野冤案平反昭雪决定的报告》为基础,立即展开复查工作。要求对全区在“四清”和“文化大革命”中因“伊玛尼党”案件受到法纪处分的要逐一甄别,定性不准、处理不当的应予纠正,有其它罪恶或错误的各帐各算;受到批判的在适当场合恢复名誉;对因此案受到株连的干部、群众要做好善后工作。

  地委抽调人员成立了“伊玛尼党”案件复查组,并派出工作组协助重点县开展工作。要求有任务的县抽调得力干部建立专门班子迅速开展工作,并明确了法院、公安、组织部门的复查分工。要求9月底前完成复查甄别平反工作。

  1979年7月,地委召开县委书记会议后,中共黄骅县委立即研究决定,一面制定工作方案,一面组建复查落实“伊玛尼党”案件的专门班子。县委分工一名副书记挂帅,明确由落实政策办公室两名负责同志具体负责,从有关部门抽调8人组成办公室。自7月底开始对此案进行复查,先后分别召开有回民居住的12个公社的党委副书记会、大队党支部书记会部署任务,统一思想,明确政策界限。采取上下结合,分组划片,深入基层,认真调查,以点带面等做法,进行了认真的复查和落实政策工作。经查,1978年调查全县“伊玛尼党”成员为43名,此次调查,这43名中无名和下落不明的8名,新发现的2名,现有37名。在37名中,自己不承认的5名,因“伊玛尼党”问题受处分和一般触及的12名。其中:逮捕判刑的2人,定性戴帽的2人,判处行政管制的1人,拘留审查的1人,定严重历史问题的1人,大会批斗的1人,取消烈士称号的1人,大会揭发的1人,大队讯问的2人。

  经复查排队,需做落实工作的23人。其中:需改判的3人,改变性质的2人,宣布拘错恢复名誉的1人,改变结论的1人,恢复烈士称号的1人,群众大会宣布恢复名誉的5人,个别做思想工作的4人,需过函恢复名誉,宣布把提供材料作废的6人。至9月25日,对上述23人全部落实了政策,达到了干部、群众、被触动本人和家庭“三满意”。并对因此受株连和影响的家属、子女、社会关系31人做了消除影响,恢复名誉的工作。

  10月15日,中共沧州地委、沧州行署在黄骅县召开了丁溪野追悼大会。大会由罗晓主持,黄骅县委常委、县革委副主任李兆州致悼词,沧州地委副书记崔永生宣读了《中共沧州地委关于为丁溪野同志的冤案昭雪的决定》,参加追悼会的共300人,丁溪野过去工作过的单位和生前友好送了花圈,发来唁电。至此,延续28年的丁溪野与“伊玛尼党”冤案得以彻底平反。

 

中共黄骅市委党史研究室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 本栏目暂无内容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