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事件 >>正文
渤海一军分区部队在青沧战役中
发布时间: 2017-8-8 15:27:30

渤海一军分区部队在青沧战役中

傅继泽 李广文

  1947年6月15日,是河北省沧州解放纪念日。在解放沧州的青沧战役中,我渤海一军分区部队参加了扫清沧州城外围以及攻城作战。整个战役,是在晋察冀野战军杨得志司令员、罗瑞卿政委指挥下进行的。青沧战役的胜利,使一军分区境内全无敌踪,这是渤海一军分区区域内对敌最后一战的胜利,从而为下一步告别父老,离开家乡,升级主力兵力,执行超地方的作战任务创造了条件。

  青沧战役的战场,在天津以南沿津浦铁路的沧县、兴济、青县、唐官屯一线。南北向100多华里长。当时,沧县属渤海一地委、一专署、一军分区。从1945年8月苏联政府对日宣战开始,一军分区军民根据毛主席“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指示,已经先后收复了宁津、吴桥、庆云、盐山、南皮、东光、阳信、无棣、黄骅(新海)等县城。另,乐陵县已于1944年收复。1946年5月的冯(家口)泊(镇)战役,扫清了津浦路沧州以南(除捷地外)的所有敌据点。津浦路北段重镇沧州,因距天津较近,又有铁路相连接,而尚能留在国民党和伪军手中。其他各县漏网残余之敌伪,都纷纷逃到沧州。一时沧州城成为他们最后一个避难所。因此,解放沧州就成为渤海一军分区军民讨还血债、保卫乡土的最后一战。龟缩在沧州城里的敌人,都是我们的老对头。他们之中有刘佩忱等长期残害人民的铁杆汉奸,还有杀人如麻的各县地主“还乡团”。他们被国民党收编为所谓国军,继续与人民为敌,配合国民党正规军不断向解放区进攻。对这些敌人的战斗力,我们是做过分析估计的。然而必须指出的是,他们之中有一些是亡命之徒,是双手沾满了人民鲜血、坚决与人民为敌的死硬分子。他们妄图负隅顽抗,作困兽斗。在沧州城里,较整齐而且人数最多的,要数河北省保安六总队,有6000多人。沧州往北,是兴济、青县,那里是保安八总队,两处各有1000多人。再往北,是唐官屯、静海,那里是保安二总队,两处又各有1000多人。最北面的天津,驻有国民党的重兵。六十二军四七〇团已经从沧州调走,但天津到沧县,不过120公里,又有铁路连接,我们打沧州,天津之敌随时可能出动增援。

  从当时整个战场形势看,蒋介石极感在东北的兵力不足。很有可能从华北调兵增援。为配合东北我军的夏季攻势,牵制住华北的敌人,我军扫清津浦路北段青县、沧州等据点,可能拖住天津的敌人,使它动弹不得,无法增援东北。军委于5月21日给晋察冀野战军司令部的电报指示:“同意下一步打津沧线。目前加紧休整,6月20日左右开始作战。”为了打好这一仗,我们从5月下旬就开始了紧张的准备工作。我渤海一军分区,执行这次作战任务的部队有十七、十八、十九3个团和沧县、黄骅两个县的独立团,还有其他县区武装和民兵。渤海军区派来了炮兵营一〇五榴弹炮连和山炮连。参加这次战役的,还有一专署两万多支前民工,他们带了担架1000副,大车3000余辆。一专署的群众还为作战部队提供了大量的粮秣和其他物资。对我们一军分区来说,在杨得志、罗瑞卿首长指挥下,与野战军统一行动,参加大兵团作战,这还是第一次。

  6月初,杨司令员、罗政委即率领晋察冀野战军参加战役的部队东进,并下达了作战命令。渤海一军分区为了保证完成所担负的任务,在全区范围内进行了广泛动员和周密部署。当时由军分区政治部主任辛易之写了一道战斗动员令,那是一篇很有感情,又极有文采,并富有鼓动性的讨敌檄文。各团的动员会也都开得热情饱满、有声有色。从营连到班排,出现了请战求战、争挑重担、争当突击队的热烈场面。当时,部队刚刚学过中共中央《迎接中国革命的新高潮》的指示,继鲁南战役和莱芜大捷之后,华东野战军又在孟良崮歼灭蒋介石“御林军”整编七十四师,还有国民党统治区的爱国民主运动和燎原之火,人民大革命第二条战线斗争的消息不断传来,又经过群众反奸诉苦运动,这些都大大鼓舞了部队士气。我军的政治素质一向占据绝对优势,青沧前线我军在数量上,也占据绝对优势。这些都是战胜敌人,取得战役胜利的保证。部队广大党员群众,全体指战员,人人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信心百倍。

  渤海一军分区部队担负的任务是:十七团和黄骅独立团去北减河,负责监视、截击天津敌援兵和控制北减河,防敌决堤放水。十八、十九团和沧县独立团,负责西城门以北和整个城北面的包围任务。十八团在扫清城外西北方面的敌外围据点后主要担负从西城门以北攻城的任务。十九团在完成扫清外围之后,参加包围城北面配合十八团攻城,并负责歼灭可能由北面出逃之敌。任务分配后,军分区副司令员仉鸿印、政治部主任辛易之亲自率领十七团、黄骅独立团进到北减河作战。各团的领导也都深入到部队。如十八团团长朱宝承到了二营,政委赵淳到归十八团指挥的渤海军区炮兵部队,团政治处主任王世延到担任突击队的一营。十九团政委王均、副团长兼参谋长曾永华、副政委兼政治处主任杨文会等,也都分头深入营连,帮助基层干部了解情况、解决问题。军分区司政后机关人员,也都下到连队。部队情绪高涨,求战心切,各项准备工作就绪,就等一声令下,立即行动。

  战役于1947年6月12日下午5点开始。

  扫清外围的战斗,进展比较顺利,大有摧枯拉朽之势。这是由于战役前的沧州城及其以北铁路沿线守敌的外围圈,早已被我一军分区部队压缩到城关和铁路附近。而这个小圈子,也已更加孤立和暴露。渤海一军分区部队,是从县区武装发展壮大起来的。这支部队的干部战士,都经过抗日战争的严峻考验,与天津、沧州、青县的敌人曾经多次较量。在青沧战役前的1947年1月,先后发起拔除南大港王徐庄子据点的战斗,部队在三九严寒中破冰涉水攻下了该据点。2月至3月间,又发起南北减河战役,攻克和迫走南北减河中下游所有据点,解放了当时黄骅县和津南县的广大地区。又在朝宗桥第一次同天津国民党正规军六十二军一五七旅作战,一举歼灭敌一个加强营,俘敌800人,缴获甚多。这些战斗,有力地打击了沧州、青县等地的敌人,使其不敢远离津浦路。也正是经过了这些战斗,渤海一军分区部队受到很好的锻炼,战斗力大大提高,武器装备也得到相应的改善。

  6月13日夜,攻城部队扫清了外围敌据点,完成了对沧州城的包围。这是一场四面包围、多路进攻的攻坚战,守敌将是四面应付,防不胜防。十八团当时的位置在城西北面,是一军分区部队攻城的主要方面。十九团和沧县独立团的位置在北关,是我攻城的钳制方向,并负责歼灭逃窜的敌人。那时的北城门已被屯死。北关全是苇坑水塘,部队不易靠近城墙。十八团一营先头到达时,正巧晋察冀野战军的六旅十六团从河西攻打沧州西城门外运河桥,他们便在敌背后支援十六团。守桥敌人遇到前后夹击,急忙撤进城内。西城门以北的一段,由我十八团攻打。攻打西城门的,恰巧也是一个十八团——晋察冀野战军二纵六旅的十八团。两个十八团相聚在沧州城下,并肩作战。

  十八团进入攻城作战阵地后,最关键的是先要选好攻城的突破口。突破口的选择,直接关系到能不能在城墙上打开缺口,部队能否从缺口顺利攻进城内,并在进城后能否迅速展开。我们同十八团的领导,到前沿察看了敌情和地形,选定西城门以北200米处为突破口的位置。后来的实践证明,十八团选择的突破口选对了,这里正是敌防守链条上薄弱的一环,而且也便于我集中和发扬火力,便于突破。

  14日下午5点钟,攻城准备工作就绪。

  5时半开始炮击。此时像刮起巨风,整个沧州城被淹没在隆隆炮声中。随着炮声轰鸣从北城门到西城门,暴露在城墙上的炮楼、碉堡基本上全部被摧毁。渤海军区炮兵营,在离目标很近的地方,从炮筒里直接瞄准,对北城门及西北城堡进行抵近射击,敌城堡很快被摧毁。我一军分区的炮兵也大显身手,用多门迫击炮进行平射,打击敌城上火力点和暗堡。突破口地段,完全处在我军火力控制之下。

  6点半,从十八团一营飞出一支突击队。队员们搬运秫秸、芦苇和装了土的草袋、麻袋,在火力掩护下,迅速丢进护城河,很快在河里垫出一条通道。火力组是由轻重机枪和步枪的特等射手组成的。他们预先对敌工事编了号,分工封锁敌人一个个枪眼,压制住敌人的火力。尔后,爆破组进行连续爆破。随着一阵阵隆隆巨响,城墙上出现了一个大缺口。用炸药爆破破坏城墙、碉堡,一军分区部队是开始较早的,从1944年夏季攻势开始,已充分使用,并收到重大效果。随后而上的便是梯子组,把登城的几副梯子正好竖在这个缺口上。紧跟着,突击队的战士们快速飞上梯子,越过城墙,冲入沧州城内。

  当一营一连攀上城头时,时钟正好指向了7点。这是6月14日下午7时,天正下着大雨,倚墙竖在护城河底的梯子开始下沉,突破口道路也变得泥泞难走。后续部队涉水过了护城河,有人沿突破口爬上去滑下来,再起来爬上去。尽管如此,十八团一营在政治处主任王世延和营长冯浩亭,正副教导员刘文升、刘国安等带领下,旋风般地攻进城去。经过激烈的争夺战斗,部队迅速向两侧展开,并巩固住突破口。一连在连长翟沛德、指导员李云祥的带领下,一路向东,打垮敌人的反抗,直打到国民党的沧县公署。三营和二营紧紧跟进,并立即向两翼发展,分成两路,城墙上一路,城墙下一路,从突破口向北推进;到北城墙,又由西向东发展。二营在营长孙洪春、教导员周连芳带领下,从突破口向南推进。十八团攻进城的同时,晋察冀野战军二纵队各部队也同时从西南角、小南门、西城门、新东门等处攻入城内,歼灭顽抗之敌。我十九团在攻克了小白兔、风化店外围据点后即包围了北城。在攻城战斗中,十九团部队积极从北城进攻,配合十八团部队从西面的突破。

  我十七团在仉鸿印、辛易之亲自指挥下,乘机攻下了天津南大八里台据点,全歼守敌。

  战斗结束后,攻城部队当晚奉命搬至城外,到指定地点待命。干部战士做到纪律严明,秋毫无犯。

  6月15日,雨过天晴,解放了的沧州城迎来了第一个朝霞满天的早晨。从1937年9月24日沧州城被日寇侵占,到1947年6月15日解放,沧州城在日伪、国民党统治下苦熬了9年零160多天。解放后,立即建立了中共沧州市委、沧州市民主政府和城防司令部。

  自6月16日至21日,我军对残敌进行清剿,捉到逃散和隐藏下来的国民党官兵1017人。新成立的市人民政府,对沧州l3000多名工人、贫民和穷苦教师进行了救济,共发放北海币2000万元、粮23万余斤、鞋子3万余双。

  青沧战役,应该以它特有的锐不可当,果敢迅速载入我军战史,这确是一场速决战。沧州城的攻城之战,从发起总攻到基本解决战斗,也就几个小时!

  这又是一场漂亮的歼灭战。青沧战役攻占了沧县、兴济、青县、唐官屯,毙伤俘敌共13000余人。伪保警总队长、城防司令刘佩忱,给日本鬼子当过多年走狗,作恶多端,罪行累累。在我攻破城后,他坐在抬筐里,用绳子从城东北角系到城下逃跑。但他终究未能逃出解放军民布下的天罗地网。在范庄子被我区中队活捉,后押解到惠民公审处决。我军缴获的武器弹药等战利品数量很大,其中仅我一军分区部队缴获轻重机枪就有60多挺。

  青沧战役达到了预期目的,起到了拖住天津敌人的作用。天津国民党军队于13、14两日,曾派飞机至沧州城作低空侦察扫射。但在整个战役中它又陷于一种无可奈何的境地。

  攻城战斗结束后,我们向杨司令员和罗政委汇报。罗政委表扬渤海一军分区部队说:“你们打得好啊,炮打得准,爆破得好,迅速突破攻进城里!”

  青沧战役胜利后,我渤海一军分区的3个团,肩负着党和家乡人民的重托,继承先烈的遗志,继续战斗,继续前进。7月,南下逼近济南,攻打齐河县城。尔后南渡黄河,插到博兴、寿光,参加胶济路作战。这时,渤海一军分区所属的3个团已升级为主力兵团,编为华东野战军渤海纵队十一师。该师的成立,标志着这支为人民革命事业立下战功的土生土长的人民子弟兵,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从此,他们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要执行超地方的更大、更光荣的作战任务。

(傅继泽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李广文曾任北京农业大学党委书记)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 本栏目暂无内容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