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事件 >>正文
血战沧州
发布时间: 2014/6/17 15:55:26

  1947年春末夏初,晋察冀野战军在正(定)太(原)战役之后,根据毛主席“先打分散之敌”和“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方针,为了扩大战果,配合陕北、山东两区军民粉碎敌人的重点进攻,更好地执行军委“配合东北作战,不使敌人向东北增援”的指示,晋察冀野战军决定,发起青(县)沧(州)战役。
  正(定)太(原)战役之后,晋察冀北线敌军总的分布情况是:天津及其附近为整编第六十二师;青县至兴济为保安第八总队及青县保安警备队;沧州及其周围为保安第六总队以及沧县周围几个县的警备队和还乡团等共7200余人。津浦线北段之敌全是地方伪军,形成单薄的一线配备,为敌人整个防御体系中的薄弱环节。我军稍事休整,便在广阔战线上实施机动作战,东出青(县)沧(州),捕捉战机,歼灭敌人,扩大战果,直接威胁天津。
  由于青沧沿线之敌是单线配备,而且处于我解放区的三面包围,对该线之敌作战,除天津之敌可能增援外,在其它方向上都无顾虑。据此,我野战军首长采取了全线同时攻击的战役部署,以第三纵队攻击唐官屯至青县段;第四纵队攻击兴济至姚官屯段;我第二纵队并指挥渤海军区十七团、十八团,全力攻击沧州。
  沧州位于冀中平原东部,天津、德州之间,为天津南翼门户。该城在运河捷地减河之间,运河在西,减河在南,形成剪形屏障。东、南、北三面有护城河,还有水塘环绕,城垣内也有大面积水塘,护城河宽而深,并遍生芦苇。该城有南关、北关、西关,城东有津浦铁路,城垣四周地势平坦。
  沧县守敌系国民党军河北保安第六总队、沧州保警总队、沧州自卫团、新海(即黄骅)、盐山、交河、吴桥等县保安警备队,宪兵二十团第二连,总兵力7200余人。其部署,沧县保警总队第一大队守捷地、曹庄子、王希鲁庄;第二大队守于家桥、于家庄、张家坟、荣官屯;新海保警队守达子店、火车站、东圈、北关;盐山保警队守风化店、祝庄子、大郝庄;交河保警队守大和庄、十二户、小孙庄、娘娘庙及西关;沧县自卫团守菜市口、南川楼、南关;保安第六纵队和沧县保警三大队全力守城垣和军桥;宪兵第二连守城内钟楼附近;敌保安司令部位于宫家大院。该敌除保安第六总队和沧州保警总队(亦称河北保安第十八团)战斗力较强外,其余均系地主、土匪、还乡团等组成,缺乏协同作战的能力。
  沧州守敌之指挥机构是河北省第三督察专员公署。匪首:专员王伯骧,保安司令张华堂,国民党河北省部执委余华风,该三人慑于我军声威,已于战前5月份逃出沧州。李靖华任河北保安第六总队保安司令,沧州保警总队长刘佩臣,沧州自卫团长李兴文,都是有名的铁杆汉奸。
  敌阵地编成:外围据点。以城东十公里,城西三公里内的达子店、风化店、祝庄子、于家庄、张家坟、荣官屯、捷地、娘娘庙、曹庄子、王希鲁庄、大和庄、许官屯、小孙庄、十二户等较大村镇构成外围据点。各地据点筑有碉堡、战壕和交通壕、鹿砦铁丝网等工事。捷地减河北岸于家桥至张家坟间有敌碉三处。
  城关以城东火车站、东圈、城西菜市口、军桥及南关,小东庄为城关要点阵地。各要点均筑有碉堡工事,各碉堡间有交通壕相连接,并敷设有鹿砦铁丝网等障碍物,各点还可得到城墙及城内炮兵的火力支援。
  城垣筑有核心阵地。城墙高4米,砖土结构,每百公尺左右筑有高碉,城墙有上、中、下三层射击孔,城关两侧设有地堡。守城主要兵力在城墙上,城内街巷无工事。药王庙、天齐庙、鼓楼为敌城内要点。
  正太战役后,我二纵队于1947年四五月间,在正定、灵寿、行唐地区稍事休整。结合战役总结,进一步贯彻毛主席“打运动战”、“集中兵力打歼灭战”的指导方针,总结了正定攻坚作战的经验,提高了攻坚作战的战术技术水平;经补充调整,兵源充足,士气高昂。5月17日我纵队并指挥渤海军区第十七、十八团担负攻打沧州的任务。部队受领任务后,根据沧州作战地区的特点,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在敌处解放区四面包围的情况下,由纵队赵冠英副参谋长率领各参战部队营以上主要指挥员,于部队开进前10天到沧州附近地区,在当地党、政、军、民的协助下,按照预定方案实施战前侦察。在进一步查明敌情、地形的基础上,修订了作战方案,明确了各部队的任务,划分了部队集结位置,找了向导,为部队迅速有序地进入战区,缩短部队临战准备时间,创造了有利条件。为不使敌人过早发现我之进攻企图,前往侦察人员均化装成当地农民,不出现真番号,不开设电台(仍在原地佯动);动员当地政府、群众严密封锁消息,较好地隐蔽了我之企图,保证了战役、战斗发起的突然性。
  根据野司命令,我纵队于6月2日向沧州地区隐蔽开进。各部电台留原地佯动,各部昼宿夜行,以7至8天时间,横跨冀中腹地,绕道泊镇渡过运河。于6月l1日进至津浦路两侧集结位置。四旅进至东肖官屯附近地区,五旅进至望海寺、大白草冢、刘家铺、高代庄地区,六旅进至杜林镇、官厅地区,纵指设在七里淀。
  根据战役的统一计划,纵队首长(司令员杨得志、政委李志民)决定:第一步,成一个梯队展开,分别歼灭外围之敌;第二步,集中兵力歼灭城垣之敌。其具体部署:第一步以第四旅加强九0野炮2门,山炮1门,由祝庄子、张家坟间强渡捷地减河。以一个团歼灭于家庄、祝庄子之敌,旅主力从空隙中插入,向宋官屯、杨官屯、荣官屯、邓官屯、王御史庄攻击前进,攻占王希鲁庄(含王希鲁庄运河桥)后,即由北向南突击,攻歼曹庄子、捷地、万庄子、张家坟之敌。第五旅加强九一榴炮2门,三八野炮8门,由李天木渡捷地减河,绕过达子店向鞠官屯、孙庄子、刘表庄子、小代庄插进。以一个团攻歼东圈、火车站之敌,主力迅速歼灭小东庄、南关之敌。第六旅加强三八野炮1门,山炮1门,首先歼灭大和庄、十二户、许官屯、小孙庄之敌,得手后迅速歼灭南川楼、菜市口,特别是夺取军桥后,准备攻城。
  渤海军区第十七、十八团配属渤海第一分区榴炮营由风化店、大郝庄间强渡捷地减河,首先歼灭达子店、小园、风化店之敌,完成任务后,以第十七团歼灭水月寺、中学、下堂庙之敌;以第十八团进占三里庄,阻敌突围。
  日寇投降后,国民党收编了沧州一带的反动武装继续与人民为敌,他们烧杀抢掠、拉夫抓差、鱼肉乡里,再加上水涝干旱,风沙盐碱,沧州人民生活在苦难之中。1947年初,先后有交河、献县、肃宁、阜城、景县、盐山、南皮、庆云、新海(黄骅)、东光、宁津、吴桥、河间等13个县的流亡政府和党政要员麇集沧州。国民党驻天津守敌,为巩固作为天津南大门的沧州重地,于战前调宪兵二十团第二连,来沧督战。沧州之敌利用西有运河天然障碍,东有铁路连接南北,池塘沼泽遍布城墙四周,进城路少,地势险要等地理条件,又强迫民夫,深挖护城河,加固城垣,妄图挽救灭亡的命运。
  沧州守敌虽然处处设防,戒备森严,但都属杂牌军,而且敌各总部互相倾轧,矛盾重重,经常火拼残杀。但是反共反人民这一点都是一致的。据不完全统计,仅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就公开杀害了附近十余个县的革命干部和群众达400多人,特别是刘佩臣、李兴文这群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亡命之徒,长期和我们地方部队周旋,绝不会轻易放下武器,束手就擒。日寇投降后,国民党收编了老牌伪军李靖华、刘佩臣等部,继续进行残酷统治,对群众危害更大,老百姓称他们是“铁杆汉奸”。如沧州保警总队长刘佩臣,在1937年就投降日寇,同大汉奸殷汝耕成立伪军第四师,向日寇效忠求荣,屠杀我人民和抗日干部无计其数。仅1941年在孙家庄一带,用铡刀铡死和用铁钩子勾住脚踝骨吊死我群众就达两千余人。他抓丁、抢掠、奸淫、烧杀,无恶不作,还曾多次掘开运河大堤,淹没冀中军民,致人民于死地。当地广大群众对这股敌人恨之入骨,急切盼望早日把它们歼灭。


扫清外围

  6月12日夜,野战军第二纵队兵分九路,按预定计划进攻沧州外围之敌。四旅十二团首先控制了于家桥渡口,掩护工兵架桥,当日夜24时该团渡河,向祝庄子方向攻击。同时十团在于家庄西侧渡河后,由侧面包围荣官屯、王希鲁之敌,歼敌200余人,继而攻占曹庄。十一团于夜22时由张家坟以南渡河,向张家坟攻击,守敌向城内逃窜。13日凌晨1时,攻占捷地车站,敌退守核心工事顽抗,两次冲击未成,尔后在炮火支援下,我步兵发起冲击,至5时,全歼守敌400余人,占领捷地镇。随后在青沧大队配合下,歼灭了娘娘庙之敌,刘佩臣的主力被消灭。奉纵队命令,驻防在铁路东的唐庄子、刘表庄子、吕家坟一线,担任纵队第二梯队,随时准备消灭突围之敌。
  12日18时,五旅从李天木、辛庄渡过捷地减河,20时绕过达子店直插火车站。十五团一营迅速占领东大圈,会同二营攻击火车站,在炮火支援下,于13日9时占领车站,歼敌一部。十三团一营攻克火车站南敌碉后,又攻占小东庄,歼灭小东庄以东桥头堡之敌。一连继续向南关发起进攻。二连从侧翼击退反冲击之敌后,乘胜占领了东头街西端。同时,十四团由南匠庄向南关攻击前进,守敌龟缩城内。五旅于13日17时占领南关,直抵南门。
  12日24时,六旅发起攻击后,十六团披星戴月,长途奔袭菜市口守敌,李兴文部四处逃窜。十二户村守敌逃窜,十七团包围了大和庄据点,十八团即向许官屯、南川楼攻击前进。13日晨从南川楼渡过运河,歼灭守敌,继而包围面粉公司,守敌于13日15时缴械投降。十六团攻占菜市口后,立即开始夺取军桥的准备工作。
  渤海军区十七、十八团,因风化店、大郝庄、小园、达子店之敌逃窜,按预定任务于13日2时,占领三里庄、水月寺、中学、麻姑寺等地。


勇夺军桥


  十六团攻占菜市口后,控制了运河西岸,立即接近军桥,开始夺取军桥的准备工作。沧州城与菜市口以运河相隔,军桥便是架设在京杭大运河上的一座40多公尺长、5公尺多宽的大木桥。桥下水深2至3米,是从西面入城的必经咽喉要地,唯一的通道。敌保安司令李靖华对固守此桥非常重视,以李兴文的一个中队在桥西端防守;桥东岸有敌保安第六总队的一个中队把守。军桥两端各筑两座桥头堡垒,桥东端还有一个三丈多高的炮楼,三个地堡均与土墙相连;另有高房工事多处,机、步枪掩体重重,桥上横拦铁蒺藜栅栏三道。加之,桥东北边的当铺、高房工事,南面的面粉公司岗楼和城墙的西南面火力点,对军桥构成了多层次的交叉火网,防守之严可谓“固若金汤”。新华社前线记者程于报道称:“沧县城之防御重点在外围西关外运河湾之军桥,此外西关当铺之高房工事及面粉公司为全城西南面制高点。守敌蒋伪以30余挺轻重机枪组成上下左右立体交叉火网(地堡、掩体、胸墙、堡垒、高房工事等),妄图阻止我军逼近。”
  六旅十六团占领菜市口,控制了运河西岸之后,旅长盛治华率领十六团的团、营主要领导,亲自到前沿阵地观察地形。确定作战方案后,命十六团首夺军桥,继而攻城。旅政治部主任李静亲至十六团,在距桥头200米处的营指挥所协助团、营组织指挥战斗。十六团进行了周密的准备,集中全团轻重机枪、特等射手及火炮,组成火力队,由我(当时任一营营长)负责指挥。由八连、五连、一连三个连组成夺桥突击队。
  我营紧张周密而又具体的准备工作开始了。逐级明确任务,勘察地形,战地动员,发动大家出主意想办法。干部战士精神振奋,斗志昂扬,摩拳擦掌,众表决心:夺取军桥立大功。关键是组织好火力,压下敌人的火力,军桥就是我们的。经过官兵讨论研究,决定以轻、重机枪28挺,山野炮、迫击炮、六0炮18门,特等射手56名,组成火力队,各分布在运河西岸我军新挖的工事里和桥西头附近的房上、房下。同时,我们将敌枪眼编了号,按照对我可能危害的程度,分配了不同火器的封锁任务,各负其责;指定了预备火器,负责封锁新出现的火力点和支援其它。所有各点均分段编组,明确职责,定出保证。担任突击队的各连按班、排明确冲击、爆破、支援等任务。区分了战斗组织,备齐了应用器材,规定了连排干部冲击时的指挥位置。
  13日14时整,攻击开始。首先以炮火摧毁了敌桥头高碉,接着各种火力猛烈开火,条条火龙射向敌人的枪眼。四个司号员同时吹起了冲锋号,八连首先冲上桥面,但被障碍阻拦,受敌侧射火力封锁,伤亡很大。杨玉岗、王光等10余名勇士都负伤不下火线。此时,我们集中火力压制两翼敌火,五连在教导员王金泉指挥下,英勇投入冲击。爆破英雄五连三班长王振祥高喊道:“全组每人相隔十步,继续前进,冲呀!”话音未落,战士艾民玉手提小桌,飞速将小桌置于桥西头的铁丝网下;解放战士史福云抱着30多斤重的地雷紧随其后,置于小桌上面;王振祥继以勇猛、敏捷而又准确的动作,连续炸开了两道障碍。震天撼地的爆炸声,腾起烟柱入云,敌人的铁丝栅栏纷纷落入河底。当王振祥等三人点燃第二个炸药包要返回时,敌人的三颗炮弹落在他们脚后,史福云的衣服和鞋子被炸了几个窟窿,接着又是四五声巨响,原来敌人埋在桥头的地雷被炸响了。此时,见两道障碍已破,文工队员高呼“夺军桥,立大功”口号助威;五连长李增银、副连长董子恢率突击队,顶上子弹,端起刺刀,奋勇冲击。冲至军桥东端又被拒马所阻。据守西北角的顽敌乘机用机枪扫射,敌弹如雨。但是飞雷组员赵建,左手提着大铡刀,右手握飞雷,猛扑上去,砍断铁拒马,飞雷炸敌顽。三排战士孙永才等三人,等不及了,竟从丈余高的桥头上跳下水去,绕过敌碉堡,直冲进东岸街头。四班解放战士王玉清早晨负伤未下火线,这时又被敌弹穿破右手,依然洒血投弹,第一个登上敌人的大岗楼,占领了敌院落。我和陈教导员带一连紧随五连冲击。进至桥东时,敌人火力猛烈,战斗异常艰苦,伤亡有数。文工团员、随军记者贺敬之等,也自动投入抢救伤员。教导员陈英华、辛延和我均负了伤。当一连扫除了最后一道障碍,夺取了数处院落时,敌数十人又沿城西南角的顺城街反冲过来,经我一连打退后,扩大了突破口,巩固了桥东阵地。事后,新华社津浦前线电称:“13日午,敌我展开争桥激战。在我火力掩护下,整队勇士直向桥东扑去;除了正面敌人的阻击外,左侧敌人枪炮直向桥东打来,炮火相当猛烈。我攻桥部队某部一营营长及陈教导员全部挂花,但仍坚持沉着指挥,带领部队冲过桥去。”《冀中导报》称:“沧县西关之军桥,是敌人工事顶好的地方,我军坚决为民立功,好多英雄负伤不下火线,五分钟就把敌人解决了。”
  我十六团主力通过军桥后,迅速向西关及小南门方向发展,至18时,西关、西南关全部为十六、十八团占领。狡猾顽固的沧州守敌龟缩到城内去了。
  在夺取军桥的战斗中,我的头、腰、腿三处中弹负伤,血染身红。卫生员给我包扎后,要抬我下火线。昏迷中我见数十敌人沿顺城街如饿狼一般反冲过来,便怒吼一声:“怎能下火线?!打!一连!全力反击敌人的反冲击!”这命令下过以后,通讯班长柴山力、通讯员刘兰才扶着我,圆睁双眼,继续指挥一连,直到沿桥东部署好兵力,打退了反冲击的敌人,我营进占顺城街,我才进到房子里。这时才觉到伤口疼痛,身体虚弱。团、旅首长多次命令送我去后方医院,可我怎能离开拼死搏斗的战友,怎能离开这没有胜利结束的战场!我继续指挥着战斗,疼痛难忍时,就请卫生员打一针止痛药,扎一针强心剂。
  14日凌晨,天快亮了。纵队李志民政委派人找到我,传达李政委指示:立即送我去后方医院。我激动地掉着眼泪说:“请告诉纵队首长,攻不下城来,我绝对不下火线。抬也抬不走我。城一攻下,我自动到后方医院动手术,取子弹。”来人见我态度坚决,只好回去报告纵队首长。
  接着我便召集各连连长和指导员研究、部署攻城战术。攻城的任务早就定了由我营担任,这是不能变的。讨论中各连争得很厉害,都想担任尖刀连。我们的部队就有这么个特点,打起仗来哇哇叫,对主要任务、艰巨任务,互不相让。我问各连的打法,都各有一套战术,叫人折服。我心里想:夺军桥一连有些伤亡,已有战功;二连善于穿插,打巷战最好;三连是个猛打猛冲、屡建战功的英雄连队。二连勇猛机智过人的李国英排长,战前调到三连任副连长,登城要勇猛又要机智才行,登城尖刀连三连最好。会议仍在争论,互不服气,有的还主动送来“军令状”。我说:“我相信,哪个连也能完成登城任务。夺取登城首功,可不能几百人一起上呀,总得有登城的,有下城纵深穿插的,有打反冲击的。”大家听了觉得对头,便说:“是呀,营长下令吧!”我和陈教导员交换了一下眼神,陈点头示意我下令。我坚定地说:“三连为尖刀连,李国英为突击队长;二连随三连上,下城打巷战;一连准备打敌人的反冲击。如有不测,二连接替登城。”说罢,各连欣然领命,分头投入紧张的准备工作之中。连长们刚走,谷恒赢团长来了,问了情况后说:“我们想到一起了,瞧好吧!”


解放沧州


  当夜,各部队进入攻城位置:五旅指挥所进入佟家庄;十三和十四团全部进入南关;十五团及四旅十团进入火车站一线;六旅指挥所进入菜市口;十六团进入西南关;十八团进入西关;渤海军区十八团进入西北关;纵队指挥所进至曹庄。
  各部队进入进攻出发阵地后,积极进行攻城准备,选定了突破口,组成火力队、梯子队、爆破队、突击队、担架运输保障队,以及攻城器材等。同时,各自召开了“诸葛亮会”,开展军事民主,研究完成战斗任务的方法。
  纵队提出:“用智慧作战”,要“勇敢加技术”;号召“普遍学习十四团攻正定的经验”。十六团一营三连担任突击队,副连长李国英连着六次勘察地形,反复和大家研究打法,各排互争突击任务,连文化教员、司务长都参加了突击队。十八团组织了300斤炸药的集团爆破队,并集中全团火炮,轻、重机枪和100多名特等射手,将敌枪眼编了号,区分了封锁任务。
  14日19时,对沧州发起总攻。此时,突降暴雨,水势陡涨,各部队在炮火支援下冒雨奋勇攻城。十六团三连在副连长李国英带领下,迅速渡过护城河,在城西南角北侧将云梯靠上城墙,但因土质松软,梯子倾斜,几名战士冲上梯子,被敌击中倒下。李国英立即向城上投去几颗手榴弹,掩护登城,让突击队以搭人梯的方法登上城头。战士王宗庆、于冠军,副班长周计春如同猛虎出山,十分钟就登上了城头。19时13分,突击队在副连长李国英带领下,全部登上城头,打退了敌反扑,迅速抢占了城上碉堡。于冠军用集束手榴弹炸毁敌工事,缴轻机枪1挺,俘敌十余名,同时打退了敌人一个排的兵力的反冲击。三连只用了15分钟全连突入城内,并迅速向纵深发展,荣获登城首功。
  在南门攻击的十六团二、三营也打开突破口突入城内,沿街巷结合破墙连院向马厂街发展进攻。担任西门突破任务的十八团,在战斗开始时,以加强的野炮直接瞄准射击摧毁了敌城楼。在其它火器掩护下,爆破队以300斤炸药的集团爆破顺利炸开城门。我无一伤亡。突击队一连进城后,首先向两翼发展,掩护营、团主力迅速从城门突入城内。该团主力投入巷战后,以火力压制,连续爆破和分队突击相结合,发展顺利,迅速进至钟鼓楼。五旅十五团二营四连爆破了新东门地堡,打开了突破口。五连沿城墙向北发展。22时,团主力从新东门入城,沿街向西发展,俘敌保安司令李靖华。敌失去指挥,溃不成军。渤海军区十八团亦从北面突入城内。此时,我已有四个团投入巷战。十六团向马场街发起进攻。十八团沿西大街向东发展。我一营于21时30分攻占钟鼓楼制高点,掩护主力由十字街向东、向南发展,歼灭沿南大街向我反扑之敌一个营,并占领宫家大院敌保安司令部。纵队命五旅十三团、十四团从小南门进入战斗,协同十七团围歼城东南之残敌。残敌依托天齐庙、药王庙和东门制高点顽抗。15日凌晨3时,敌沧县保警大队从东门逃窜,先头400余人被四旅十一团歼灭,其残部龟缩城内,15日晨该敌被歼。至此,沧县之敌全部肃清,战斗胜利结束。
  作战中,地方党政领导和广大人民群众给予我军极大支援。开进过程中,沿途群众送水送饭,夹道欢迎。进入作战地区后,党政军民全体动员,准备了大量作战器材及大车、担架。战斗中,一分区刘副专员亲自挑担到前线送饭;沧县张县长亲自到前线抬担架,救护伤员。战后,来自解放区的慰问团,送来大批慰问信、慰问品,给部队以极大鼓舞。
  在13日至15日期间,我野战军第三、第四纵队也全歼了青县、唐官屯、陈官屯、兴济、姚官屯等点之守敌。与此同时,我冀中区地方部队也攻克了大清河北永清县城和王口、大瓦子头以及平汉路上的高碑店、松林店两个据点,有力地配合了我野战军的行动。
  青(县)沧(州)战役,共歼敌13000余人,缴获各种炮42门,轻重机枪258挺。解放了沧县、青县、永清三座县城,控制铁路150多里。我二纵队在解放沧州的战斗中,共歼敌6300余人,俘敌保安司令李靖华。部队涌现出一大批英雄模范单位及个人。十六团夺取军桥,最先登城,经晋察冀军区批准荣立集体大功;十五、十八团各荣立集体功;十六团五连攻军桥荣立大功,被授予锦旗一面;夺取军桥圆满完成爆破任务的王振祥荣立特等功;十六团三连副连长李国英以及登城前三名王宗庆、于冠军、周计春各荣立特等功;一营三连被授予“登城先锋”锦旗一面。
  6月15日,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驱散了乌云,把光和热撒满了沧州大地,苦难的人民获得了彻底解放。
  我军青沧战役的胜利,迫使敌人由察南刚刚调到保定的第十六军尚未站稳脚跟,又不得不东调增援天津。15日敌第十六军及整编第六十二师和九十二军之一四二师,进至杨柳青、静海一线,徘徊观望,不敢贸然南犯。连原来打算增援东北的九十四军第四十三师,十六日开到天津后也被迫停止前进。


作者:刘 政(时任晋察冀野战军第二纵队六旅十六团一营营长,离休前任解放军第六十六军军长)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 本栏目暂无内容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