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事件 >>正文
青县小王庄、流河惨案
发布时间: 2015-9-2 10:35:34

  流河镇位于青县城北偏东13公里处,小王庄(人们俗称北王庄)在流河镇北,距流河镇约1公里。两村东靠津浦铁路、南运河,南依津保公路,西临黑龙港河,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七七事变后,日军华北方面军第二军矶谷廉介第十师团沿津浦线南侵。9月,国民革命军二十九军自卢沟桥退却后,以南运河、马厂减河作屏障,以青县为中心,在流河及其以西设阵地,阻击南侵日军。镇守流河、小王庄一带的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二二一团爱国官兵在两村群众的有力支援下,冒雨浴血奋战,打退日军的多次进攻,给入侵之敌以重创。敌人正面进攻受阻以后,即绕道西侧丁苑庄、滕庄子、康家庄三村,对小王庄两路夹击,9月9日首先攻占了小王庄。第三营官兵退守流河后,当夜,在营长郑昆庭的率领下,袭击了小王庄日军阵地。激战三四小时后,三营退守流河。翌日,流河失守,两村皆为日军所占。

  日军在这次战斗中损兵折将,对抗日军民异常仇恨,进行了疯狂的残杀。9月9日,日军攻占小王庄后,见人就杀,见房就烧,见东西就抢。群众于凤翔被抓住后,几个日军一起动手,先扒光其衣服,然后按住,一个日军抽出锋利的战刀,一刀割下其小便,痛得他一声惨叫,当时昏死过去,日军却在一旁哈哈大笑。随后又把他拉到村边,一刀刺死。邓福岭是个结巴,被抓住后,一个日军头目向他问话,他说不出话来,日军头目大怒,冲着旁边的几名日军哇哇叫了几声,七八个日军一拥而上,有的拽手,有的按头,还有的掰嘴,一个日军上前一刀,割掉了他的舌头,折磨够了,尔后又一刀刺死。有七八个群众被搜出后,日军用铁丝穿着他们的腮帮,牵着拉到村西苇子坑边,挨个用刺刀挑死,然后踢入水中。双目失明的老人于忠福,行动不便,日军进村后不及躲藏,被抓住后连拉带扯拖到街上,用一条绳子拴在脖子上,日军在两头用力拉,被活活勒死。群众胡殿甲,被日军一刺刀捅在小肚子上,当时昏死过去。醒来后拖着肠子,挣扎着去村外寻找亲人,过村边壕沟时陷入泥中惨死。仅仅几个小时,小王庄这个只有37户180人的小村,就被日军杀死了30人。

  9月10日天刚亮,日军又派出飞机数架,对流河镇轮番俯冲扫射,狂轰滥炸,又在村外座炮轰击。霎时大半个村庄被夷为平地。上午八九点钟,飞机大炮停止了轰炸。日军扑进流河镇,开始了灭绝人性的大屠杀。

  三四个日军首先从北头窜入,继而大批日军从西、北两面涌进流河镇,没来得及出村的群众及二十九军伤兵急忙四下躲藏。日军端起机枪,对着人群猛烈扫射。藏在屋里的群众范云青,想出去看看动静,刚一露面,就被日军一枪打中,爬回屋中,死在炕沿下。其弟范兰青见日军到了跟前,急忙将一盘耙竖到房前,蹬着往上爬,爬到半截,被日军一枪打了下来,日军上前又补了一刀,当即身亡。

  日军杀光了院外、大街上的群众,又逐院逐屋搜索杀人。群众王镜泉、任柱、张殿元正在王镜泉家躲藏,见敌人搜到近前,便翻墙过院,跑到邻居张登科家,从炸倒的墙里扒出刘庆林。人和镇的王某某和张登科的二哥张码爷也在这里,他们便一同到张码爷家的一间南磨屋里躲避。刚刚进去,刘庆林被搜查至此的两三个日军一枪打死在门口。日军进屋,一见王某某藏在门侧,又是一枪,王某某顷刻身亡。看见躲在磨盘后的张码爷,日军抬手一枪,张码爷“唉呀”一声,没等倒下,日军又补了两枪。枪声震得屋中尘土飞扬,模糊了日军的视线,其他人这才幸免于难。荆凤山等20多个青壮年被搜出后,日军把他们押到村北大坑边,站成一排,只听日军一声令下,机枪顿时吼叫起来,20多名青壮年纷纷倒下。李顺友老人被抓住后,日军竟把一个枣核钉钉入他的头顶,老人惨叫身亡,其状令人毛骨悚然。韩庭贵之妻一听日军进了村,挟着包袱就跑,被几个日军追至村边,按倒在土坡旁,轮奸后用枪打死。

  在流河这个当时不足500户的村镇,日军半天之内就屠杀了群众186人。其中男人155人,妇女13人,小孩18人。群众范文德一家14口人,被日军杀害了9口;有6户人家被日军斩尽杀绝。此外,700余间民房被炸毁,损失其它财物难以数计。

  遭难后的小王庄、流河,尸横遍地,惨不忍睹。有的群众被刺刀挑入猪圈,扎入粪水中,只露双脚;有的被打死后踢入水中,露着肚皮;有的被吊死在树上,疯狗掏吃了内脏,挂着一个胸腔……活着的人不敢回家,惨死的人暴尸月余。时逢阴雨连绵,尸体全部腐烂,臭气熏天,令人窒息。逃难的群众回村后,看到自己的亲人遭到这样的惨杀,无不悲痛欲绝,呼天喊地,胆肝欲裂。小王庄、流河家家穿白戴孝,无处不闻哭声。

(刘茂才 姚振江 苏树林整理)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 本栏目暂无内容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