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事件 >>正文
攻克兴济
发布时间: 2015-8-31 17:12:15

  1947年4月正太战役结束后,我们部队进至河北省平山地区休整。认真总结了石家庄外围和正太线连续作战的经验,进一步作了政治思想动员,准备再战。5月,为适应新的斗争形势,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指示,晋察冀部队进行了整编,组成了新的野战军领导机构。杨得志任司令员,罗瑞卿任政委,杨成武任第二政委,耿飚任参谋长,潘自力任政治部主任。下辖二、三、四纵队。我任第四纵队司令员,王昭任政治委员,唐子安任参谋长,李昌任政治部主任。这次整编,为迎接新的胜利做了组织准备。

  根据军委关于要抓住蒋介石、傅作义战略防御的弱点,采取大踏步前进、力争主动、寻求战机、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各个歼敌的指示,晋察冀军区决定在津浦线北段,实施青(县)沧(县)战役,歼灭敌人有生力量,拖住傅作义部队,不让一兵一卒出关进入东北,有力地配合东北野战军作战。5月中旬,野战军耿飚参谋长率领各纵队的司令员(或副司令员)和旅、团长及侦察部队到冀中等军区听取了他们介绍敌情、地形、民情之后,又集思广益地研究“青沧战役”的部署、时间及准备工作。尔后,耿飚参谋长明确区分各纵队的作战任务:第二纵队攻克沧县;第三纵队攻克青县;第四纵队攻克兴济。接着,各纵队分途进行战斗侦察和准备工作。我即率领四纵各旅、团长进至津浦铁路和运河以东地区,在冀鲁边军区部队的协助下,针对兴济敌情、地形进行实地侦察和调查研究。

  我和第十一旅李湘旅长,马卫华、孙树峰、谢正荣团长,利用青纱帐,在冀鲁边军区侦察部队掩护下,除白天进行侦察外,夜间利用月光迫近兴济据点,认真反复地进行实地侦察。

  有一天夜间,我们进至兴济据点以北小庄野地里,后又悄悄地摸到护城河边鹿砦以北坟地。我们在这几个坟堆上停留很久,反复看了地形,做到了心中有数。由于我侦察人员来回走动,被敌人发觉,用轻机枪向我们射击了一阵。这时,我们听到敌人在城墙喧哗。我们几个人分别在几个坟堆背敌方向隐蔽休息。这时,李湘旅长说:“北面地形基本上摸清楚了,但南面地形还不十分清楚。”我说:“走,从火车站与兴济之间沿湖沼边摸过去,仔细地看一看南面的地形。”

  深夜的月光格外明亮,我们伴着湖沼里青蛙奏乐似的叫声,悄悄地摸到兴济南面。我刚进到火车站通向兴济的道路旁一个独立草房子时,只听苇子草堆里传出了有人踩动草的声音。我低声告诉警卫员小何,房子里有人。小何机灵地叫侦察员,并把手电筒给侦察员。侦察员用手电筒一照,喊道:“草堆里的人快出来。”果然,一个穿国民党军服的军官从草堆里钻了出来。侦察员说:“不要怕,我们是解放军,草堆里还有人吗?”俘虏说:“没有了,就我一个人,我从兴济街里回火车站炮楼去……”我一看他是个当官的,问他:“你的手枪呢?”俘虏说:“我的驳壳枪在草堆里。”我说:“你不要害怕,解放军优待俘虏,缴枪不杀……”这时,李旅长和马团长已从护城河侦察回来了。我说:“李旅长,我们在这间房子里俘虏敌人一个军官,这是一个‘活情报’,收兵回朝……”当夜,我们回到一个村里休息,立即审问俘虏,他吞吞吐吐说了一些无关重要的话。我说:“请一个老百姓来认认他到底是什么人?”一个老乡看了他一眼,走出门外,同侦察科孙科长说:“他姓高,是高鸿基的弟弟。”侦察科孙科长走到屋内用严肃的口气对他说:“你是高鸿基的弟弟吗?”他看了看孙科长,被孙科长威严的架势给镇住了,战战兢兢地低着头说:“我是高鸿基的弟弟。”我说:“你不要害怕,只要你哥哥高鸿基放下武器,我们解放军照样优待他……”他的表情马上变了,说话也就顺溜了。我们问什么,他就一一回答。他说:“高鸿基是河北省保安第八总队司令,仅在兴济的兵力就有2000余人,武器大部分是日本装备,去年又补充了一部分美式冲锋枪、六○炮,有轻机枪50多挺,还有3门迫击炮。”他还将第八总队的部署及兴济镇设防工事、炮楼等情况一一作了供述。

  审问完后,孙科长派了两名侦察员看管这个俘虏。后来,由于两名侦察员太过疲劳,坐在门外睡着了,俘虏乘机跑了,孙科长派人在辽阔的庄稼地里搜查,也未找到。我知道俘虏逃跑了,很严厉地批评了他们。随后,我们向根据地转移。

  5月下旬,我第四纵队由平山地区出发,经新乐、无极、深泽、饶阳、献县向津浦线北段青沧地区进军。在长途行军中,受到了冀中党政军民的热烈欢迎,沿途村庄都设有欢迎站、开水棚,老大娘把馒头、烧饼、红枣、花生、鸡蛋装在战士们的挎包里。青年学生打霸王鞭、扭秧歌,锣鼓喧天,夹道欢送解放军上前线。同时,老乡们自发组织骡马大车送病员和收容掉队人员。所到之地,房东腾好了房子并烧好了洗脚水,妇救会的同志争先恐后地给战士们缝补衣裳。来自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和慰问,极大地鼓励了指战员们杀敌立功的决心。

  部队经半个月的长途行军,6月上旬到达津浦线北线以东地区集结,进行战前的准备工作。

  我回到纵队司令部,同王昭政委和唐子安参谋长、李昌主任研究,立即召开旅长、政委参加的党委扩大会议。我将战役侦察的情况作了详细介绍并提出了具体作战部署和决心。冀鲁边军区周贯五司令员专程前来参加我们的会议,给我们介绍了当地敌情、地形、民情等情况。他们为了前线的胜利,准备了大量物资,慰问我们的部队。与会同志深受鼓舞,坚定地表示:“坚决歼灭兴济高鸿基这个刽子手,为群众报仇!以打胜仗来感谢当地党政军民的关怀和慰问。”会议开得很顺畅,既发扬了军事民主,又统一了作战的思想认识,大家一致表示为攻克兴济、消灭高鸿基做出自己的贡献。这次会议真正起到了调动同志们积极性的作用。

  会上,王昭政委赞同我的部署,应采取突然动作,分割包围歼灭兴济周围各据点之敌,不让敌人逃回兴济,但务必精心计划,周密组织,全歼敌人。具体部署和任务是:以第十旅(欠第二十九团)配属4门野炮,当前任务,攻克歼灭东窑子口、大朱庄、辛庄、坑头等据点之敌;尔后任务是进至屯贤集地区,占领有利地形,构筑工事,坚决阻止天津可能来援之敌。该旅第二十九团攻打高官屯、西窑,歼敌后,迅速与运河西岸第十一旅部队取得联络,并以一部兵力协助纵队工兵营架通运河浮桥。该团主力配属第十一旅指挥,占领兴济运河西岸,构筑炮兵阵地,以炮火支援第三十二团强攻兴济战斗,并歼灭突围之敌。

  第十二旅攻歼徐官屯、姚官屯、东站之敌,尔后该旅主力集结马落坡、窦店地区待命,并阻击歼灭沧县可能突围之敌。

  第十一旅首先用第三十一团攻歼马官屯、高官屯据点之敌。第三十二团乘机进至兴济以北,速战速决扫清河堤上炮楼之敌,进行强攻兴济的准备工作。第三十三团乘机攻占车站,并以此作为依托,担任在兴济南面助攻任务,协同第三十二团全歼兴济之敌。

  战斗于6月12日23时打响,具体时间各旅自行掌握。津浦线北段作战,离天津较近,注意防空,参战人员应认真挖单人掩体,并组织轻重机枪对敌机射击。

  王昭政委强调指出:“高鸿基是杀人的刽子手,号召全体指战员勇敢顽强地拼搏,消灭高鸿基部,为人民立功!为烈士们报仇!但要注意俘虏政策,缴枪不杀,同时注意城市政策和纪律。”

  敌保安第八总队司令高鸿基,政治上极其反动,是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仅在1946年8、9两个月间就杀害我们的村以上干部千余人,欠下了人民群众不可饶恕的血债。高鸿基长期盘踞津浦线北段兴济镇这个重要据点,有日式、美式装备,依仗运河、湖沼地带作屏障,企图固守待援。兴济地处天津至沧县间的要冲,是日伪盘踞八年之久的据点,国民党接收后又加固了围寨,构筑城防工事,设置环形炮楼、地堡,城内有核心围寨炮楼,城外有护城河(运河与湖沼的水贯通),还有铁丝网、鹿砦等附防御设施。同时,在火车站和运河堤上设有炮楼,其湖沼里有高层碉堡,组织环形防御,设防比较严密,工事比较坚固。高鸿基狂言:“北平、天津可破,兴济不可破。”

  当时,兴济是住有千余户的大镇,西靠运河,河宽20余米,水深3米左右,东靠自然湖沼,宽50~250米不等,水深l~3米,运河经护城河(自然河)水贯通。湖沼以东是津浦路,高于兴济(对敌不利)。兴济镇基本上是南北穿心街,东西有三条人行道,西面有船舶码头,南面地形狭窄,北面有150余米左右的起伏地、可耕地、坟堆等。总之,地形比较复杂,不便大部队展开。敌人吹得神乎其神,其实敌人处于孤军无援的境地,在我强大攻势下,只有等待挨打被歼、面临覆灭的命运。

  6月12日夜间战斗开始。第三十一团以速战速决攻克歼灭马官屯、高官屯之敌。第三十三团l3日晨攻占兴济火车站歼敌一部,敌大部逃往兴济。同时,第三十二团逼近兴济以北小庄地区,攻占运河堤上敌人的炮楼,做强攻兴济的准备工作。l3 日上午,我和李湘旅长来到火车站,用望远镜反复观察兴济全城和纵深敌人的设防情况,证实了与前几天夜里俘获的高洪基弟弟的口供基本相似。当即进一步明确各团的任务:第三十二团在北面担任主攻,第三十团在南面担任助攻;第二十九团在运河以西用火力支援第三十二团强攻兴济歼敌;第三十一团在罗官屯集结做预备队。

  14日9时30分,实施炮火破坏射击,几十发炮弹摧毁兴济北面第一道围寨炮楼。10时许,第三十二团二连一排,趁炮火烟幕占领了北门外围第一道防御阵地上的炮楼,与敌人主阵地(城墙炮楼)对峙激战,打退敌人利用北门多次蜂拥的反冲击,予敌重大杀伤。这时,以迫击炮延伸射击支援一排白国华等七勇士巩固和坚守突破口,以少胜多吸引敌人。因敌主阵地北门炮楼和西北炮楼以火力封锁,由于水位高,加之暴风雨,挖的交通沟灌满了水,不能行人。同时云雾低垂,观察不良,而不能发挥炮火威力,没能摧毁敌主阵地围墙北门炮楼。如继续从北门强攻,对我不利。在这关键时刻,立即调整火炮射向,对准兴济城西北角(运河边)围寨炮楼和地堡,同时,转移平射炮配属第二十九团在运河西岸,以炮火支援摧毁西城墙,阻止敌人沿西城墙反冲击。以第三十二团八连第二次强攻西北角围寨上的炮楼,北门仍为该团第一营助攻,第三十三团在西南助攻。

  14时,实施炮火破坏射击,只用40发三八野炮炮弹猛烈射击,便把西北角炮楼连围墙摧毁,打开一处大缺口,第二十九团在河西围墙也破开一个缺口。15时许,迫击炮延伸压制射击,在敌西北城内造成一片火海,第三十二团第八连突击队爆破鹿砦的战斗小组,乘硝烟弥漫,奋勇当先炸开通路,突击队勇士们奋不顾身越过护城河,一举攀登西南角炮楼,突破了敌人主阵地。同时,第三十二团第一营在北门、第三十三团在西南角相机占领围寨炮楼,后续部队争先恐后进入,巷战进展比较顺利。此时敌人乱了阵脚,大部敌人从东南城门外人行道拥挤突围,有一小股敌人渡运河向第二十九团方向突围,被我军团团包围,以猛烈火力,把敌人杀伤在小道上、湖沼和运河里,死伤成堆,敌人的鲜血染红了湖水。

  黄昏前全歼敌人,兴济宣告解放。然而,遗憾的是高鸿基带少数人从运河潜水逃走了。

  我第四纵队和兄弟部队一样,在当地党政军民大力支援下,发扬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大无畏勇敢拼搏精神,圆满完成了野司赋予的战役任务。战役中,全纵队攻克据点14处,俘敌3000余人,缴获武器装备和其它军用物资甚多。

  兴济解放,运河和铁路沿线的人民群众喜气洋洋,扛着铁锨来兴济拆城墙、破炮楼、碉堡、铁丝网、鹿砦。他们发自内心地称赞:“解放军为老百姓铲除了高鸿基这个祸根,为烈士们报了仇!咱们老百姓就可以过安生日子了。”

 

作者:曾思玉(武汉军区、济南军区原司令员)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 本栏目暂无内容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