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人物 >>正文
刘敬修
发布时间: 2012-6-12 16:00:56

  抗战时期的青县、大城交界一带地区,每当提及为民除害、威震敌胆的刘敬修区长,广大干部群众无不交口称赞。
  刘敬修,原名刘泽义,又名刘岭杰,化名刘汉卿、刘英等,大城县野固献村人,1907年9月出生,年轻时一直务农并兼做木匠活。抗日战争爆发后,毅然弃农从戎,投身到轰轰烈烈的抗日救国运动中,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于他胆大心细,尤其是对地方工作富有经验,1939年12月,他由村支部书记被上级党组织任命为大城县八区区长。1940年春,他奉命一人一枪到新九区,即青县西北部汤庄子、白庙、泗庄、胡店子一带开辟工作。从此后,他便像一把钢刀插入敌后,游刃于青(县)、大(城)之间。从1940年6月至1943年12月,他在青县先后任一区、二区区长等职。下面记述的就是他在开辟敌占区期间的几个故事片断。


枪毙狗特务 严惩女汉奸
 

  1940年5月,刘敬修到黑龙港河附近的高桥村一带开辟工作,不久便结识了自称多年为两面办事的当地一姓高的士绅。因高言语热情,并几次接待抗日干部,掩护匿藏八路军伤病员,所以竟一时骗取了刘敬修的信任。但时间不长刘敬修就发现,高的哥哥倒卖边区票,敌人却视而不见;高娶儿媳既邀请八路军区小队喝酒,又邀请日本宪兵赴席;抗日区干部住在高家期间平安无事,可刚一离开就被包围……这一连串的发现引起了刘敬修的怀疑。他通过深入调查得知,高原来竟是一个负责20多个村的日伪特务主任,他曾向日军表示过,要放长线,钓大鱼,伺机将抗日区干部一网打尽。
  坐地密探的发现,引起了刘敬修的警觉,也萌动了他剪除隐患、杀一儆百的意念。为了慎重起见,他又深入群众进行了艰苦细致的调查。调查中发现,当时这一带的敌伪耳目不止高一人。肖庄子有一老太婆是个老奸巨滑的铁杆女汉奸。她不仅无耻地把两个女儿送与汉奸为妻,唆使儿子为敌效劳、鱼肉百姓,而且还不惜出卖两个儿媳的肉体,利用“美人计”拉拢腐蚀抗日干部。王牌庄还有一个姓王的汉奸,也甘心拜倒在敌人脚下,认贼作父,卑躬屈膝,干了不少坏事。摸清了这些情况后,刘敬修向县委作了汇报,请求严惩这几个死心塌地的汉奸特务。1940年冬,县委批准了刘敬修的请求,并派手枪队予以协助。他们先用“钓鱼战术”将外出青县的高某骗回青县逮捕,又以“请君入瓮”法将王某抓获,后又采取突然袭击的方法将女汉奸及其两个儿媳一并“掏窝”,然后把几个坏蛋一起押到东空城村。大城县游击大队政委借机召开了有附近30多个村伪保长参加的大会,宣布了几个敌特的罪行,当众将高、王和女汉奸处决,对两个年轻媳妇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后释放回家,监督管制。这样一来,大大提高了党在群众中的威信,鼓舞了群众的斗志,有力地震撼了敌人,使那些反动分子再不敢轻举妄动、胡作非为了。到1940年底,刘敬修把青县北部大部分地区的抗日活动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


刨坑埋孽种 杀鸡给猴看
 

  1941年初,冀中八地委决定将大城新九区和八区东半部划归青县,为青县一、二区,时任二区区长的刘敬修决定先进驻“一溜营”(即西王营、东王营、齐家营、金家营、孟家营、李家营、达子营等村)一带开展工作。可是无论他到哪个营,不过个把钟头,敌人便闻风追来,难以立足,根本没法工作,这使他非常憋气,再加之时逢日军春季“扫荡”,他势单力薄,不得不退驻到建国县一带。
  5月间,刘敬修重新摸回“一溜营”,发动群众,保护高秆作物,开展抗日活动。在此期间,他细心观察、严密注视各村村长的活动,决心再给那些日伪的坐地密探一点厉害尝尝。
  6月17日晨,崇仙、木门店据点的敌人突然包围了李家营。日军队长以“不砍高秆作物”为借口,把70多名青壮年赶到三间民房内,放起了毒瓦斯,当场熏死5人,10多人中毒卧床数月。后经调查,此次为敌人出谋划策的是齐营村长刘某、东王营村长王某。农历八月十四日晚,八路军回民支队开来金家营后,要区干部帮助筹集一些棉被和煤油,计划中秋节火烧曹寺据点。第二天拂晓,便有不少群众来报告,刘、王二人到处打听部队要棉被、煤油有何用处。结果,中秋节下午回民支队在去曹寺的路上,便遭敌人合击,幸亏早有提防,才未造成伤亡。
  刘敬修把这些情况及时向县长金铎作了汇报,并征得金县长同意,对铁心为敌人效劳的汉奸村长采取了措施。八月十六日晚,刘敬修在贾庄子置办了酒席,邀请各村村长共庆中秋佳节。席间,刘区长颇有感慨地对大家说:“八月十五我们没有过好,深感遗憾,没办法,昨天丢了今天补,念诸位抗日辛苦,特请来畅饮几盅。”说完大家抄杯举盏,畅饮起来。饭罢,已近半夜时分,村长们告辞说:“天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刘区长不紧不慢地说:“你们今天不能回去啦!”
  “那你打算怎么办?”
  刘区长声色俱厉地回答:“我想活埋他几个人!”
  话音未落,几个武工队员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将为敌效劳的齐营村刘某、东王营村王某及另外俩人捆了个结结实实。随后把他们拉到村外,那里早已挖好了坑,刘敬修当即下令活埋了刘、王,吓傻了陪绑的两人。刘区长的锄奸举动,有力地震撼了汉奸坏蛋,二区的工作也随之打开了局面。


夜闯大编乡 巧做藏头联
 

  1942年10月间,刘敬修等人为扩大活动区域,决定向流河一带开辟。但流河伪编乡极力封锁这块地区,严密控制共产党八路军与大城二区的联系。为了打开这条通道,刘敬修他们决定先给这一带较有名气的郝庄子维持会会长郝风源以政治攻势。
  这天,郝风源正给儿子操办婚事。郝家张灯结彩,长袍马褂来来往往,日军汉奸进进出出,门庭若市,好不热闹。午夜时分,正独坐卧室、闭目养神的郝风源接到家人报告:大城县二位远亲前来贺喜。随着一声“请!”刘区长和警卫员小马身着便装,大摇大摆,径直奔郝室而来。郝见二位不速之客顿生疑心,一股可怕的念头油然而生。然而,两位来客已近跟前,他只好虚掩怯意,故作坦然,躬身言“请”,殷献茶烟。
  未等郝风源开口,刘区长便自我介绍起来:“我是青县二区区长刘敬修。”
  “啊!刘区长,久仰!久仰!”郝早就耳闻西部有个刘区长,专门活埋作恶多端的坏蛋,今天目睹其人,不由冷汗浃背,身若筛糠。
  刘敬修见其舌短色变,不禁哑然失笑,慢条斯理地说:“郝会长,不必紧张,我等来无别事,听说令郎志喜,特来祝贺,还想讨杯喜酒喝,不会见外吧?”
  “哪里!哪里!刘区长大名,如雷贯耳,今天烦劳大驾光临敝舍,实乃小人终生之荣幸。”郝点头哈腰,将二位让到上座,频频斟酒。
  刘区长双目微闭,连酌两杯。然后,若有所思地说:“实在对不住,郝会长,我没有什么礼品相送,只想送你一副对联,留作纪念。”说罢,抓起桌上豪笔,浓墨饱蘸,两行行书瞬间即成,一副藏头联跃然于朱红大纸之上:
  风云千里无边景
  源泉万里不息流
  “献丑!献丑!”
  郝风源耳听着刘区长的自谦声,目睹着他那刚劲潇洒的笔迹,虽然还未来得及考虑出这副对联的含义,但此时已是频道妙绝了。
  刘区长见其啧啧不已,自豪地说:“共产党是土包子,一身虱子两脚泡,实际上共产党八路军当中比我强的比比皆是。今日馈赠这副对联,是要向先生进一言,‘风云千里无边景’,景象万千,先生要往前看,偌大的中国之天下是中国人民的,小日本侵略中国是兔子尾巴长不了的;‘源泉万里不息流’,流有源头,先生莫要忘记自己是出生在中国的土地上,身上流的是中国人的血型。现在,二区要在流河一带开展活动,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
  “刘区长需要武器吗?”郝风源赶紧问。
  “我暂时还不需要,别看我枪支破旧,子弹缺乏,但对于恶贯满盈的坏蛋来说,我还真是很少用它,只需挖一个小坑便可以了。望先生多多珍重,千万莫蹈被除汉奸之旧辙,何去何从,自己选择吧!”
  “岂敢!岂敢!与君一面,胜似拜佛。刘区长以后有事尽管吩咐,小人一定遵命照办。”
  从此后,郝风源随叫随到,配合抗日干部做了不少有益的工作。
 

作者:植正 福长 之兴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