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专题研究 >>正文
沧州开展“大办民兵师”的历史回顾
发布时间: 2016-8-22 9:56:56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前夕,1949年9月29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民兵制度。”从而把中国革命战争时期建立和发展起来的传统的民兵制度,正式确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项军事制度。沧州地区同全国一样,在各级党委和军事系统的领导下,民兵建设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一时期,沧州党政军按照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提出的 “大办民兵师”的决定,从上到下掀起了“大办”的高潮。我虽然出生在50年代,但那时年岁尚小,没有这一时期的实际经历。但参军后一直就在军分区工作,在实际工作中对这一时期的工作有过探讨和了解。后来编写沧州军事志和沧州军分区军史,这一时期的内容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为此专门走访过一些亲身经历过这一时期的老领导、老同志,并先后到总部、国防大学等部门和单位查阅过这方面的资料,因而对这一时期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当时“大办民兵师”,实行“全民皆兵”,在当时新中国刚刚建立初期,作为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一项战略措施,曾起到了积极作用,有其重要的历史意义。

“大办民兵师”提出的历史背景

  沧州“大办民兵师”,是响应毛泽东主席“大办民兵师”的号召,在各级党委和军事系统的领导下开展起来的。毛泽东主席提出要“大办民兵师”,是同当时国际和国内的形势密切相关的。1958年,美国不顾世界人民和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在派兵侵占黎巴嫩和约旦之后,又在中国台湾海峡制造紧张局势,对中国进行军事挑衅和战争威胁。美国政府公然扬言,美国海军要随时准备像在黎巴嫩那样在中国大陆登陆。9月初,美国从本土和地中海调遣大批军舰、飞机,加强在台湾海峡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并不间断地出动军舰、飞机为国民党军队的运输舰护航,一再侵犯中国的领海、领空。在美国支持下,台湾国民党当局叫嚣“反攻大陆”,一面派飞机向云南、贵州、四川、西藏、青海地区散发反动传单,空投特务;一面指使大小金门岛上的国民党军队炮击福建沿海村镇,并派遣大批特务窜入大陆,进行各种破坏活动。这些,都严重地威胁着新中国的安全和社会主义建设的顺利进行。

  在这种形势下,中央军委扩大会议提出了在加强人民解放军战备工作的同时,要进一步加强民兵建设,实行“全民皆兵”的方针。1958年8月29日,中央政治局北戴河扩大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民兵问题的决定》。1958年9月29日,毛泽东主席视察大江南北回到北京,向新华社记者发表了重要谈话。他说:“帝国主义者如此欺负我们,这是需要认真对付的。我们不但要有强大的正规军,我们还要大办民兵师。这样,在帝国主义侵略我国的时候,就会使他们寸步难行。” 在中共中央《决定》和毛泽东“大办民兵师”号召指引下,在紧张的战备形势和“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影响下,沧州各级党政军依据党中央、中央军委要求,制定下发了《实行全民皆兵制度》的文件,明确了大办民兵师,实行全民皆兵的组织形式、管理办法和工作内容。并层层召开动员会、誓师会,进行广泛的动员教育,从城市到农村,从工厂到学校,一场声势浩大的“大办民兵师”运动在沧州开展起来。

沧州“大办民兵师”的编组形式

  1958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北戴河扩大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和《中共中央关于民兵问题的决定》,提出民兵是工、农、商、学、兵“五位一体”的人民公社不可缺少的部分。12月9日,中共中央通过了《关于人民公社若干问题的决议》(草案),在说明要点中指出:“实行全民皆兵,是保障社会主义建设、对付帝国主义可能发动新战争的一个根本措施,有了这一条,我们的心也就扎实得多了。”1959年,毛泽东又说,我们没有原子弹和氢弹,我们还是靠民兵,甚至还靠小米加步枪。

  中共中央关于人民公社和民兵问题的两个文件下达后,随着人民公社化运动的发展,各地很快掀起了“大办民兵”的热潮,有的建立了民兵师、团组织。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于1958年9月29日发表了“民兵师的组织很好,应当推广”的谈话。

  在中共中央《决定》和毛泽东“大办民兵师”号召指引下,沧州各级党政军根据沧州的实际,开始编制建民兵师的方案和实施计划。在建制编成方面,原则上以县编师,公社编团,村编连,生产队编排。在编组的同时,还要进行全民皆兵重要意义的教育,提高民兵的认识和觉悟。在宣传教育的基础上,将符合条件而未参加民兵的公民,以自愿的原则一律吸收为民兵。在武器管理方面,为确保武器掌握在可靠的基干民兵手中,将一些较好堪用的武器,集中于公社、村的基干民兵排,以便于日常领导掌握和训练时统一调用。在干部选配方面,原则上各级政治委员、政治教导员、政治指导员,由同级党委、支部书记兼任。各级军事干部,要求选拔政治可靠、作风正派、工作积极,有威信和有组织指挥、管理教育能力,以及相关军事知识者充任,并以转业、复退军人、预备役军官选任。在管理制度方面,民兵组织既要接受同级党委和党支部的领导,又要接受上级武装部门领导,还要建立健全必要的会议汇报制度、武器登记检查、保养保管制度,以及年度民兵出入队制度。

  通过编组,沧州从农村到城镇,从工矿企业到党政机关、大专院校,“全民皆兵”声势浩大,形成了一个“大办民兵师”,实行“全民皆兵”的热潮。凡年满16至50周岁的男女青壮年,除身体不合格及地富反坏右分子外,都编入了民兵组织。又以复退军人为骨干,将16至30岁的男女青年编成基干民兵,其余编成普通民兵。民兵组织由原来的中队、分队、小队改称为营、连、排、班,同时组建师团。县成立民兵师,公社(农场)成立民兵团,企业成立民兵营,生产大队成立民兵营或民兵连。是年底,沧县编1个民兵师、11个民兵团、民兵135638人;河间县编1个民兵师、15个民兵团、民兵235175人;任丘县编1个民兵师、20个民兵团、民兵100000余人;吴桥县编1个民兵师、18个民兵团、民兵234373人。全区各县都按要求完成了民兵组织的编组和建设。

“大办”中的民兵训练高潮

  建国初期,从1950至1957年,沧州地区民兵军事训练主要在农村进行。1958年,随着“大办民兵师”的兴起,民兵训练由农村扩展到城市。沧州市区、青县、沧县10000多名民兵全部受到步兵基础科目训练,许多民兵进行了第一、二练习步枪实弹射击。献县采取分散与集中相结合的训练方法,以公社为单位训练基干民兵,时间为10天,对连以上干部的训练由县统一集中组织,时间7天。训练内容为:实弹射击、手榴弹投掷、步兵战术等。吴桥县参加训练的民兵人数达到7.8万人。吴桥县女民兵雷风英、杨连香在实弹射击中成绩优异,被省军区命名为“女神枪手”,并代表河北省参加全国射击比赛,取得优异成绩;1960年3月,河北省召开全省民兵代表大会,沧州有29名代表参加;5月1日,全国民兵英雄代表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沧州盐山县卸楼村民兵连副连长王秀莲(女)、河间县束城村民兵连指导员王金香、盐山县孟村回族自治区孟村大队(时孟村与庆云、盐山并称盐山县)民兵团长李福德(回族)、东光县李家营盘民兵队长林长平等5名民兵,由于在民兵军事训练及民兵活动中表现出色,代表沧州出席了这次英模会,被中央军委授予全国民兵英雄称号,会议期间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并合影,各赠送“五六”式半自动步枪1支和100发子弹,“五六式”半自动步枪上刻着“赠”字。

  1964年,总参谋部先后发出关于在民兵中开展“神枪手”活动的通知和组织民兵参加比武的决定,从而进一步调动了广大民兵的积极性,把群众性的练武活动推向了新的高潮。仅市区、青县、沧县就有246个民兵连队,14000多名民兵参加了群众性的练武活动。沧州军分区和各县(市)人民武装部各级干部,普遍深入民兵连队,言传身教,同民兵一起摸爬滚打,特别是“郭兴福教学法”在民兵中的推广和运用,使民兵训练搞得生动活泼、扎扎实实。训练内容除射击、投弹、刺杀、土工作业和利用地形地物五大技术外,还根据民兵担负的任务规定了不同的训练内容。市区民兵注重了防空、防原子、防化学训练;黄骅沿海民兵进行了反偷登、反空降和战斗勤务训练;通信、侦察、工程、运输、卫生等专业技术训练也开始列入了日程。专业分队的民兵按分工进行了专业技术训练,仅邮电、交通、卫生等部门就有5200多人参加。邮电局按部队训练标准,连续4次组织战地电话安装、攀登固定、架线等科目训练。沧州专区交通局组织学习汽车驾驶,30多名司机能够夜间闭灯行车,还能顺利通过60多米长的圆木。市医院60名民兵经过三个月的训练都掌握了战场止血、包扎、骨折定位、搬运伤员等救护技术。广大民兵树立练为战的思想,带着敌情,从难从严,勤学苦练。

  1964年10月,总政治部组织冀、鲁、辽三省,联合对盐山县卸楼民兵连的民兵“三落实”工作、组装步枪、自制炸药等活动进行了观摩,给予很高的评价。同年,在天津市举行的全省军事表演赛上,南皮县潞灌公社的潘学楚获得迫击炮射击第一名,奖给迫击炮一门,受到北京军区政委陈先瑞和河北省省长及军区首长接见;卸楼民兵连获得重机枪射击比赛第2名,被省政府、省军区授予“红旗民兵连”光荣称号。民兵连代表参加了北京军区召开的华北地区民兵代表大会。1965年1月,沧州民兵进行了刺杀演练,涌现出佟家花园生产练兵先进民兵连典型。全连175名民兵,紧急集合不到10分钟全部到位。全市5次比武,4次夺得第一。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北京军区政委陈先瑞、省委第一书记林铁等领导先后到佟家花园视察,对他们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

“大办民兵师”的启示

  沧州开展“大办民兵师”,在全社会实行“全民皆兵”,是根据党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的一系列重要指示,在当时特定的国际环境下开展起来的,是民兵建设进入一个新阶段的重要标志,对于加速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和巩固国防,具有深远的意义。

  一是“大办民兵师”和实行全民皆兵,是对付帝国主义的有效办法。当时我国处在帝国主义的包围封锁之中,美蒋反动派串通一气,妄图反攻大陆,颠覆新生的人民政权。通过“大办民兵师”,大长人民的志气,大灭敌人的威风,充分动员亿万人民作好反侵略战争的准备,发挥人民战争的强大威力,增强我国人民建设祖国、保卫祖国的战斗意志和革命警惕性。正因如此,就连外国军事家,也不得不承认我国人民战争的巨大威力。曾经到过中国的英国元帅蒙哥马利就说过:战争的“禁律”之一,就是不能进攻中国,谁要进攻中国,就一定要大倒其霉。蒙哥马利在这里确实说了一句老实话。帝国主义对我国所害怕的,并不是别的,正是我们的人民战争。

  二是进一步巩固了野战军、地方军和民兵三结合的武装力量体制。“大办民兵师”使我军有无比雄厚的后备兵员,保证部队的补充扩大。当我军对敌作战时,更可以处处得到广大民兵武装的有力配合,亿万民兵群众的支援,使我军具有巩固的后方,消除后顾之忧。可以进一步发扬人民群众奋发图强、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培养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勇往直前、气壮山河的英雄气概。

  三是可以更好地用人民解放军的优良传统教育人民,增强人民的组织性、纪律性和战斗性,培养集体主义思想和社会主义觉悟,促进生产建设的飞速发展和科学文化技术的提升。同时,可以增强人民的体质,提高人民的军政素质,把广大人民培养成为能文能武,进工厂是工人,下农村是农民,拿枪是军人,亦工、亦农、亦兵的又红又专的全面人才。

  总之,通过大力民兵师,我们有了一支由亿万人民组成的既是民、又是兵的人民武装,既不穿军衣,又不吃公粮的人民武装,既是生产队、学习队、工作队,又是战斗队的人民武装,既是社会主义建设者,又是社会主义保卫者的人民武装,就可以完全实现“寓兵于工、寓兵于农、寓兵于商、寓兵于学”的目的。这支人民武装力量,不脱离生产、工作和学习,在没有外来敌人入侵时,坚持劳武结合、以劳为主的原则;在遇有外敌入侵时,就会坚决、彻底、干净、全部消灭之。

  “大办民兵师”,在当时国际国内的大背景下,起到了激发广大群众爱国热忱和推动民兵建设的作用,有其积极的意义。但是它被纳入“大跃进”这个大框框内,随着人民公社化运动的发展一哄而起,不可避免地产生诸如纸上谈兵、弄虚作假、追求形式等问题。有的地方还把民兵组织同生产劳动组织混在一起,以民兵组织代替劳动组织,追求“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生活集体化”等形式主义,助长了强迫命令、瞎指挥的不正之风。同当时提出的钢铁、交通、文教、邮电、卫生等一系列“大办”一样,具有浮夸色彩,超越了客观需要和可能,在有些方面脱离了实际。这是应当汲取的历史教训。

(作者:孙福军,沧州军分区军事志办公室主任、沧县武装部原政委)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