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专题研究 >>正文
青沧战役概述
发布时间: 2017-8-9 10:24:13

青沧战役概述

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1947年春末夏初,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全国各战场都获得了重大胜利。为配合东北民主联军的夏季攻势,牵制华北特别是天津企图增援东北的敌人,6月12日,根据中央军委命令,晋察冀野战军和渤海一军分区部队由晋察冀野战军司令员杨得志、政委罗瑞卿亲自指挥,发起了青(县)沧(县)战役。

战略决策及兵力部署

  1947年,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民主联军的夏季攻势,彻底粉碎了敌人分割东北解放区的企图。为了粉碎敌人调兵增援东北的阴谋,中央军委发出了“配合东北作战,不使敌人向东北增援”的指示。5月20日,来冀中军区视察指导工作的朱德总司令亲临河间县黑马张庄,召开县委书记、县长以上干部会议,部署青沧战役。6月10日,朱德总司令在河间县冀中军区干部会议上的讲话中,着重阐明“一定要贯彻打歼灭战的思想”,指出:“集中兵力打歼灭战时,要注意:(一)集中兵力主动作战。(二)打敌之侧背,包围歼灭敌人。(三)利用有利地形,把敌人消灭掉。此外,不但要有打垮敌人的威力,还要有压倒敌人的气势。”根据中央军委指示,晋察冀野战军贯彻主动作战的方针,决定在津浦线北段,实施青沧战役,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以有力地配合东北民主联军作战,拖住平、津、保地区之敌。

  当时,国民党军在青沧沿线的分布为,静海至唐官屯及减河铁桥为河北保安第二总队;青县至兴济为河北保安第八总队及青县保安警备队;沧县及其周围为河北保安第六总队以及沧县周围几个县的保安警备队,共1.1万余人。这一线守敌全是地方伪军,兵力比较空虚,形成单薄的一线配备,守备分散,而且处于解放区的三面包围。据此,晋察冀野战军决定采取全线同时进攻,以第三纵队攻击唐官屯至青县段;第四纵队攻击兴济至姚官屯段;第二纵队与渤海一分区一部全力攻击沧县。渤海一军分区司令员傅继泽率一分区部队十七、十八、十九3个团和沧县、黄骅独立团及部分县区武装参加青沧战役。根据战役部署,一军分区部队担负的任务是:十七团和黄骅独立团去北减河,负责监视、截击天津援敌和控制北减河,防敌决堤放水。十八团、十九团和沧县独立团负责沧州西城门以北和整个城北面的包围任务。十八团在扫清城外西北方面的敌外围据点后,主要担负从西城门以北攻城的任务。十九团在完成扫清外围后,包围城北面,配合十八团攻城,并负责歼灭可能由北面出逃的敌人。为了配合战役,冀中军区回民支队和冀中八分区部队奉命挺进子牙河静海地区担负牵制敌人任务;冀中军区独立第七旅及十军分区部队负责攻打永清县城;冀中九军分区部队负责破坏平汉铁路徐水至漕河段,以牵制敌人。

  6月12日,青沧战役打响。晋察冀野战军及渤海区、冀中区各参战部队对青沧沿线国民党军发动全面进攻。

解放青县城

  担任攻击唐官屯至青县段任务的第三纵队,以第八旅于6月12日15时以隐蔽突然动作徒涉运河,16时向唐官屯发起攻击,至13日拂晓全歼河北保安第二总队一个大队500余人;同时攻克了陈官屯,歼敌90余人。以第七旅攻克马厂,控制了减河铁桥。以第九旅于20时对青县发起攻击。

  青县城是敌人在津浦铁路北段、天津南面的县城据点,城垣三面环水,东临运河。1946年7月,冀中独八旅第三十三团、冀中八分区第六十三团、冀中回民支队及青县县大队曾组织过解放青县城的战斗,给敌人以重创,在精神上对敌人震慑很大。敌人为了便于把守,堵死西、北、南三门,仅留东门出入。并绕城外筑有5个据点,周围挖有深宽各2米的深沟,上筑2米高的土围子,还筑有掩体、枪眼和碉堡,沟外设有铁丝网和鹿砦(军用的一种障碍物,把树木的树干交叉放置,用来阻止敌人的步兵或坦克。因形状像鹿角而得名)。九旅根据青县地形和敌人兵力部署情况,以第二十五团在县城北流河镇过河,先攻克唐家窑,后经几小时激战,于13日拂晓占领青县火车站。继而西进扫清了水楼子、李家镇、南范店等外围据点,一直压到运河边,控制了铁路及运河大桥,切断了敌人退路,做好阻击天津、沧县援敌准备,保证了第二十六团、二十七团在运河西分南北两路从城东实施主攻。

  按照战斗部署,九旅二十六团从东关北面攻打北街口,二十七团从南面攻打南街口,激战彻夜,因没有将敌人火力压住,加之地形限制,兵力无法展开,两次攻击均未成功。后改变战术,以二十七团从侧翼涉水进攻,包抄敌人后路;其余攻击部队从正面牵制敌人。二十七团二营在火力掩护下,出敌不意,徒涉水深至腰的水塘直插敌人心脏,向敌人发起强攻。同时,其余部队也以猛烈炮火向敌人进攻。敌虽组织抗击,但已处在两面夹击之中,终于不支,于13日黄昏弃东关逃入城。解放军占领了东关,扼住了敌人的咽喉。为了不使敌人有喘息的机会,当夜24时各部队冒着倾盆大雨攻城。指战员们穿墙过院逼近敌人,以山炮抵近射击摧毁了城楼,同时组织各种火力压制敌人城上城下火力点,掩护步兵竖梯登城。负责炸城门的二十七团突击队集中飞雷实行爆破,爆破与二十六团的竖梯同时成功。攻入城内的解放军指战员与敌展开激烈巷战,至14日1时半占领全城,守敌大部被歼,仅有一小股残敌越城突围。奉命追击的二十六团二营不顾道路泥泞,直追80华里,终在沧县城郊将敌全部生俘,取得了战斗的全部胜利。

兴济攻坚战

  第四纵队担任攻打兴济的战斗任务。12日23时战斗打响后,该纵队以第十旅(缺二十九团)在攻克歼灭东窑子口、坑头等外围据点后,在兴济以北构筑工事,阻击天津来援的敌人;以第十二旅在攻克徐官屯、姚官屯车站据点后,集结马落坡、豆店地区待命,并阻击歼灭沧县可能突围的敌人;以第十一旅3个团加第十旅二十九团攻打兴济。

  兴济位于青县、沧县之间,是天津守敌设置于津浦路北段的一个重要据点。该镇东、南及东北面为沼泽地,西北地形开阔,镇西紧靠运河。环镇筑有约4米高的土围墙,围墙外挖有深宽各约3米的外壕,壕内外布下铁丝网、鹿砦各两道。城内外设防严密,工事坚固。12日夜战斗打响后,十一旅第三十一团速战速决攻克兴济外围高官屯、冯官屯据点,驻防镇东铁路一线,做好辅助进攻准备,并防敌从东面突围;第三十三团于13日晨攻克兴济火车站,防守南门,伺机辅助攻击,并截歼沧城北逃敌人;十旅二十九团部署在运河西岸,用火力支援担任主攻的第三十二团强攻兴济;同时,三十二团逼近兴济以北小庄地区,攻占运河堤上敌人炮楼,做好强攻兴济的准备工作。14日10时强攻开始。在炮击摧毁兴济北面第一道围寨炮楼后,三十二团二连一排占领了北门外第一道防御阵地上的炮楼,与敌人主阵地的城墙炮楼对峙激战,打退敌人利用北门的多次反冲击,给敌人重大杀伤。但因选择的突破口正遇敌人的防御重点,第一次攻击没有成功。指挥员立即调整作战部署,改以西北角为突破口,重新组织了火力,还组织了6个40人的突击队。15时第二次突击开始。在炮火掩护下,突击队沿河东岸死角一路队形飞快前进,炸开通路,越过护城河,占领了敌人前沿,突入镇内。北门、西南角也相继被攻克。解放军后续部队入城与敌展开巷战,战至19时,敌人大部被歼,高鸿基率残敌数十人骑马向东南突围逃窜,被截歼大部,只有高鸿基带两人化装侥幸逃走。至此,战斗胜利结束,兴济宣告解放。

扫清外围 激战沧州军桥

  担任攻取沧县城的第二纵队和渤海一分区部队于12日24时开始行动。根据作战部署,第二纵队先兵分九路奔袭敌人据点,扫清外围。

  第四旅第十团绕道运河堤,跨越南减河,在短时间内先后攻克荣官屯、王希鲁、曹庄3个据点;第十一团跨过南减河后立即奔袭张家坟据点,守敌向捷地逃窜,十一团尾随猛追,13日1时攻占捷地火车站,敌人退守镇内顽抗,十一团在炮火支援下发起冲锋,5时全歼残敌,解放捷地镇。随后抽调部分兵力,配合青沧交大队夹击歼灭娘娘庙敌人;第十二团从于家桥过河,攻击祝庄子据点,盐山保警队闻讯北逃。四旅在外围战斗中拔掉南部据点后,奉命驻防在铁路东的唐庄子、刘表庄、吕家坟、小代庄一带,担任攻城的第二梯队,并随时准备歼灭突围残敌。

  第五旅由李天木渡过南减河,绕过达子店向西直逼沧城。十三团在14日凌晨攻占小东庄,后直逼南关,占领攻城有利位置;十四团由南姜庄向南关攻击前进;十五团攻克东圈后,集中兵力于13日9时攻克了沧县火车站,与四旅十团的两个营驻防在铁路沿线,准备攻城。

  第六旅发起攻击后,第十六团长途奔袭菜市口守敌,摧毁运河西侧碉堡,解放了运河以西,并立即进行夺取军桥的准备工作;第十七团星夜与大和庄守敌进行决战,激战近一天,敌人所剩无几,逃窜残敌也被地方部队、民兵歼灭;第十八团攻克十二户村据点后,13日晨武装泅渡运河,拔掉南川楼据点,继而包围面粉公司驻守的敌人,15时守敌缴械投降。

  军桥是架设在运河上的一座长40米、宽5米的木桥,是菜市口通向西门的唯一通道,是运河通往沧县城里的咽喉要道,敌人防守十分严密。桥头筑有丈余高碉堡,桥面设有三道蛇腹形铁丝网障碍,并布有地雷,河岸遍挖工事,交叉火力网严密封锁桥面。六旅十六团占领菜市口、控制了运河西以后,奉命夺取军桥。为了夺取战斗胜利,旅首长带领营团干部亲临前沿阵地观察地形,制定作战方案,协助十六团指挥,并深入基层连队进行发动和具体战斗组织工作,还组织了旅文工队进行前线鼓动。十六团阵地上掀起了杀敌立功竞赛高潮。13日14时,十六团以八、五、一连为夺桥突击队,对军桥发起猛攻。首先以炮火摧毁了桥头高碉,继而集中各种火器压制正面敌人火力。八连发起冲击,冲至桥面,因受两翼敌人火力夹击,伤亡较大,冲击受阻。火力队立即转移火力压制两翼敌火,五连随即投入战斗。共产党员王振祥抱起炸药包直扑桥上,带伤连续炸开两道铁丝网。在浓烟中,在文工队“五连战士猛如虎,一个劲儿往上突!五连战士真英勇,夺取军桥立大功”等口号鼓舞下,五连长李增银、副连长董子晖率领突击队向军桥猛冲。突击队冲到桥东端,被第三道铁丝网所阻,为了尽快夺取军桥,战士们冒着枪林弹雨,前仆后继,用铡刀砍开铁丝网,为后续部队打开通路;部分战士从桥头跳水上岸,冲向敌阵。很多战士负伤不下火线,一营长刘政的头、腰、腿三处负伤,被人搀扶着继续指挥战斗。就在突击队冲进敌阵拼杀的时候,敌人妄图炸掉军桥,以阻止解放军前进。十几名战士纵身跳入水中,消灭了炸桥的敌人,保住了军桥,但立即又遭到了敌人的反扑。为了守住桥头阵地,十几名勇士与副连长董子晖带领的6名突击队员会合在一起,利用桥头工事,顽强回击敌人。在战斗中,董副连长壮烈牺牲。烈士的鲜血更加激起了战士们的斗志,他们前仆后继,浴血奋战,清除障碍,冲过军桥,追歼残敌。紧接着,大部队迅速通过军桥,杀向城垣。城内守敌见势连忙关闭小南门,被关在城外的敌人纷纷缴械投降。

  十六团经过5分钟的激战,夺取了敌人重兵防守的军桥,但也有七八十名烈士为夺军桥献出了宝贵生命。十六团通过军桥,向西南角的两侧发展。同时,打退了正泰茶庄守敌,消灭了小东庄的敌人,至下午4时全部占领了城外阵地。

  按照战斗部署,渤海一军分区第十八、十九团配属渤海第一军分区榴炮营由风化店、大郝庄间强渡捷地减河,首先歼灭达子店、小园、风化店敌人,后以第十八团歼灭水月寺、中学、下堂庙敌人;以第十九团进占三里庄,阻敌突围。战斗打响后,因风化店、大郝庄、小园、达子店敌人逃窜,十八、十九团按预定任务于13日2时,占领三里庄、水月寺、中学、麻姑寺等地。13日晚,二纵首长进一步勘察了地形,修订了部分攻城部署,渤海一分区十八团改在西门以北突破,十九团以部分兵力在北门外担任警戒监视敌人,主力仍集结在三里庄附近。其他各旅部署不变。当夜各攻城部队迅速进入攻城准备位置,具体选定了突破口,组织了火力、爆破、突击三结合的攻城战斗编组,研究制定了火力掩护、云梯、架梯、投掷手雷与突击队登城密切协同的方法,检查准备了攻城器材,做好了攻城的一切准备。

突破城垣 解放沧州

  14日19时,对沧县城的总攻开始了。经过猛烈炮击,从北城门到西城门,暴露在城墙上的炮楼、碉堡基本上全部被摧毁。此时突降暴雨,遍地积水,道路泥泞,各攻城部队在炮火支援下冒雨奋勇攻城。首先登城的二纵十六团三连突击队迅速涉水渡过护城河,在城西南角北侧靠梯,因地质松软,梯子歪倒,突击队随即改搭人梯,13分钟突击连全部登城,并迅速占领南侧高碉,同时以部分兵力沿城墙向南发展。打退敌人反扑,巩固了突破口。全连仅用15分钟就突入城内,并迅猛向纵深发展。

  担任西门突破任务的二纵十八团,以加强的野炮摧毁了敌城楼,其他火器掩护爆破队以300斤炸药的集团爆破,顺利炸开城门。突击队一连进城后,首先向两翼发展,连续打退敌数次反冲击,巩固了突破口,掩护团主力迅速从西门突入城内。该团主力投入巷战后,以火力压制,连续爆破和分队突击相结合,迅速攻占了钟鼓楼。与此同时,负责攻打西城北侧、与二纵十八团并肩作战的渤海一分区十八团,在火力掩护下,用秫秸、芦苇和装土的草袋、麻袋,在河里垫出通道,由轻重机枪和步枪特等射手组成的火力组,封锁了敌各工事枪眼,掩护爆破组进行连续爆破,在城墙上炸开缺口,随后梯子组迅速竖梯,作为前锋营的一营一连利用梯子和人梯快速登上突破口,冲入城内。二、三连也很快登上突破口,向两侧猛攻,歼灭了阻击的敌人,巩固和扩大了突破口,会同一连一直向东打到国民党的沧县县公署。二营、三营紧紧跟进,向两侧展开。二营留一个连防守突破口,另两个连分两路向南推进。与攻打西门的二纵六旅十八团取得联系后,直向东打去。三营一个连在城下,一个连在城上,从突破口连续向北推进到北城墙,又由西向东推进到北城门,消灭了城楼上的全部敌人,但城楼下还有百余个“还乡团”余孽据守地堡,拼命抵抗,拒绝投降。三营集中火力封锁,使用炸药连续爆破,炸毁地堡解决了战斗。21时,三营打到东门附近,和从东门攻入的二纵另一个团取得了联系。渤海一分区十九团在攻克了风化店等外围据点后即包围了北城。在攻城战斗中,十九团部队积极从北城进攻,配合十八团部队从西面突破。

  在南面攻击的五旅十三团,在新东门攻击的十五团三营攻击均受挫,200余敌人乘机从东北角暗道向东逃窜,被四旅十二团堵击歼灭。20时30分,十五团二营继续组织进攻,爆破了新东门地堡,打开了突破口,随即以一个连沿城墙向北发展,至22时团主力由城门突入,沿街向西发展。

  二纵十六、十七、十八团和渤海十八、十九团突入城内后,向纵深发展,沿街道巷院夺地占防。十六团向马场街进攻,十八团沿西门大街向东挺进,占领大街西侧高房。先头第一营于21时半进占了十字街,占领鼓楼制高点,而后一、三营分别向南、向东两个方向穿插前进。在歼灭了沿南北大街进行反扑的一个营敌人后,二纵、渤海两个十八团并肩向东营子方向发展。

  十五团从新东门突入后,沿城墙向北门发展的五连,在北门附近与渤海一分区十八团会合;十五团主力向西发展,俘歼敌保安司令部的敌人,活捉了保安司令李靖华等人。此时除南部和东南部的敌人继续顽抗外,其余已溃不成军。为速战速决,纵队命令:十七团向南发展,十三、十四团各一部由小南门突破口进入战斗后,与十六团歼灭城西南部残敌,继续沿顺城街向东发展,肃清南门附近的敌人,打开南门,迎接另一部兵力进城。战至24时,十三、十四、十七以及由新东门进城的十五团,将敌人压缩在城东南部。守敌依靠天齐庙、药王庙和东门等制高点继续顽抗。战至15日晨,沧县城守敌被各路解放大军全部歼灭。伪保警总队长、城防司令刘佩忱带几个贴身走卒逃出沧城,窜到范庄子不久,就被地方部队抓捕归案,后被公审枪决。

  1947年6月15日,雨过天晴,解放了的沧州城迎来了第一个朝霞满天的早晨。沧县古城回到了人民手中。中共沧州市委、沧州市人民政府随之建立,王沛云任市委书记兼市长,马克勤任市委副书记,王连芳任副市长。

  青沧战役共歼敌13000多名,仅解放沧县之战,就毙伤俘敌6300多名,解放了沧县、青县等广大地区的人民,控制了津浦铁路线160余里,使冀中和渤海两解放区连成一片。同时,青沧战役拖住了敌人,直接配合了东北民主联军的作战。6月29日,朱德总司令致电中共中央军委,赞扬青沧战役之所以取得胜利,是由于“打堡垒及攻城的战术技术都相当的提高,能步炮协同及善于使用炸药”。11月,朱总司令还以《冀中战况》为名,赋诗一首:“飒飒秋风透树林,燕山赵野阵云深。河旁堡垒随波涌,塞上烽烟遍地阴。国贼难逃千载骂,义师能奋万人心。沧州战罢归来晚,闲眺滹沱听暮砧。”以歌颂全国各战场人民解放军的胜利和解放区的大好形势。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