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专题研究 >>正文
任丘油藏的勘探与开发
发布时间: 2016-2-16 15:28:27

 

远古茫茫,驰骋探索

  远古时期,在当今的华北一带,有一座座高山耸立,山脉周围是望不到边际的水。随着岁月的流逝,耸立于水中的山峰受风化的剥蚀和水的浸溶,滋生了千洞百孔的自然奇观——俨如今日参观溶洞地貌所见到的地理情形。后来,受太平洋板块活动的挤压,地壳剧烈地运动,山体下沉,古老的山峦被深水底部的有机物沉积和河流夹带的泥沙所掩埋,具备了生成石油的良好环境。再后来,几度风雨春秋,泥沙俱下,把古老的山脉深深埋在地下,潜藏在新地层之下的古老山头就叫做“潜山”。

  按照地质学家的说法,古老的黄河以及淮河、海河、滦河等河流,在屡屡泛滥改道过程中,在华北大地冲击形成了一片平原——华北平原。一条条古老的河流,为华北平原的形成不遗余力地奔腾着,使沉积厚达3000米的地层覆盖在生油岩包围的潜山上,为石油的形成创造了条件。

  冀中平原地下有天设地造的良好储油条件——丰富的石油就暗藏在地下古潜山之间。需要解释的是,“潜山”中的油和天然气,不是在这些古老地层中原生的,而是在新生地层中生成之后,运移到下方古老地层中,这种新生地层生油、古老地层储油的现象,叫做“新生古储”。

  这沉寂的原油,在地下静静地沉睡着,直到20世纪70年代初期,这里始终没有发现石油。

  古老的冀中大地,神奇的地质构造,令有识之士跃跃欲试,从上个世纪30年代开始,展开了许多论证探讨。

  在冀中坳陷地开展石油天然气勘探的理论依据,始于对中国东部沉降带的评价。早在1928年,地质学家李四光在《现代评论》杂志上发表论文《燃料的问题》,在驳斥某些洋人提出的“中国贫油论”同时,指出“中国西部出油的希望虽然很大,然而,还有很多地方并非没有希望。”1939年,李四光在英国出版《中国地质学》一书中写道:“在新华夏系的沉降带内,如用地震的方法在华北平原进行勘探,可以揭露出有重要价值的沉积物。”50年代初期,李四光又全面分析了我国东部地质构造特点,认为新华夏体系的三个沉降带,具有广阔的找油前景。他认为,新华夏体系三个沉降带,既生油,又储油。因此,提出了改变勘察石油仅限于西北一隅的局面,在全国范围内,特别是在松辽平原和华北平原,广泛开展石油普查工作。

  1932年夏赴瑞士留学的黄汲青,于1935年获得地理学博士后,毅然把科研目标转移到石油地质领域。他说:“据大地构造理论,我认为中国的东北、华北、西北和西南地带都有可能储油。”

  地质学家孙健初、谢家荣,也曾经对我国东部地区的生油和储油条件进行探索。1951年,地质学家李春昱在《从地质构造看中国油田》一文中,更具体地提出应在华北平原寻找石油。他说:“华北平原就构造来说,是一个完整的大盆地。太行山东麓底层向东倾斜,燕山南麓向南倾斜,泰山西麓底层向西倾斜,生成的时期大约在白垩纪之后。在这个冲积大平原之下,地质构造不得而知,但这里基底皱褶,无论如何,不至于遭受挤压太烈,而致石油逸去。”

  几位才华出众的地质学家,用现代地质科学理论,颇有自信地对华北地区的储油状态进行了判断。专家们的这些论断,为新中国的石油勘探做出了战略上的铺垫。

战略东进,叩问大地

  1958年2月,毛主席点名“独臂将军”、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余秋里为石油工业部部长。2月2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兼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在听取了石油工业部汇报之后,指出在建设西北石油基地的同时,要把石油勘探的重点放到东部地区。要对松辽、华北等五个地区好好花一些精力。华北、松辽都是一样的,主要是看哪个地方先搞出来。这次汇报会结束时,余秋里应邓小平之邀表态:“……开发西部油田与开发东部油田并举,立足于开发东部油田。”军中无戏言,石油工业部调整部署,迅速组织力量,实行勘探重点战略东移,与地质部门合作,大规模地展开勘探,并将华北、松辽地区列为新区勘探的首位。于是,地质工作者和石油勘探队,怀着极大的热情,十几年间,三战冀中,栉风沐雨,胼手胝足,力图叩开华北冀中石油矿藏的大门。

  于是,我们看到了勘探大军在冀中活动的身影:

  第一阶段:主要是进行区域普查和评价。茫茫大地,油在何方?石油工人运用自己的智慧进行了初步勘探。1955年,地质部召开第一次石油普查工作会议,决定成立华北石油普查大队,石油部和地质部共同参与。之后进行了大面积的重磁力普查,逐步确定冀中坳陷的范围,并画出了其中主要的沉积坳陷和隆起带,进而指出坳陷内奥陶系灰岩的埋藏深度在3~4公里左右,勘探对象有古生界、白垩系和第三系等。这个阶段打了参数井,并在凤河营构造第三系发现油气显示,为冀中坳陷北区的含油气前景评价提供了直接的依据。换句话说,冀中平原上已经发现了油和气的迹象,尽管量很小,迹象很弱。

  第二阶段:再上冀中,重点钻探。钻探目的层以古生界潜山为主。第一期为1964年至1968年6月,地质部在凤河营上继续钻探,燃料化学工业部(以下简称燃化部)继续向武清坳陷两侧斜坡钻探,并在凤河营构造布置深井,专门探古生界灰岩潜山,皆在下第三系有油流发现。第二期从1968年7月到1970年2月,当时的指挥中心大港油田决定再上冀中,选择的重点是任丘至霸州一线,钻探了霸1井、霸2井、葛1井(文安)、鄚1井(任丘)、任1井(在今天任丘总部桥头华油宾馆内)、任2井,钻探结果在下第三系普遍见油,但低产,因而得出冀中下第三系储油层物性不好的初步概念。第三期是1970年2月至1973年6月,3年多时间,燃化部因为辽河油田会战,中断了在这里的钻探,但地震工作仍然进行。

  第三阶段:主要是针对古生界,战凸起,攻灰岩(即石灰岩,属于碳酸盐岩的一种)。1972年10月,燃化部在胜利油田召开了全国石油勘探开发技术座谈会,确定了华北地区的勘探方针是:大战凸起,猛攻灰岩。要求在1973年拿下一片,搞到储量一至二亿吨。随后将原来包括胜利油田、大港油田在内的华北油田指挥部进行改组,1973年3月1日成立了以大港、冀中为主要战场的华北油田指挥部。同年5月和8月,燃化部两次召开华北古生界灰岩成果汇报会,成立了华北古生界研究队,拟定了找油规划。同年12月,燃化部物探局研究所古生界组在一份关于《华北下古生界含油气情况的研究及其认识》的报告中指出:“与北美台地比,不要怕地层老,不要怕时间长,不要怕复杂,不要怕走弯路,坚定信心,坚持勘探,就一定能够撬开下古生界沉睡的大门。”从此,华北地区就出现了“大战凸起,猛攻灰岩”的热潮。从1973年到1974年,冀中地区以古生界为目的层,以第三系为勘探对象,打了一批勘探井。

  1973年6月,燃化部在徐水召开了冀中勘探分析会。决定将高家堡、任丘——辛中驿、高阳、留路四个构造作为寻找第三系油气藏的突破口,精选了冀门1井、家1井、高1井、留1井为第一批探井。此次会议,在冀中找油探索史上极其重要,被后人称为“突破口会议”。

油龙初现,石破天惊

  1974年6月,由华北石油会战指挥部(大港)钻井二部3269队在高家堡(位于霸州)构造上钻探的家1井,率先在沙三段(属于下第三系)地层获得了日产63.7吨的工业油流,从而突破了第三系的高产关,说明在冀中平原下也可以找到高产油气藏。家1井不仅是冀中中部的第一口工业油气井,而且是整个冀中坳陷第一口日产超过50吨的油气井。这一成果使正在冀中找油的人们信心大增。

  1973年12月,河北省地质局3505队承担的冀门1井开钻。此井位于任丘——辛中驿构造的中部,于1974年9月23日完钻,从上到下钻开了从第四系到元古界的全部地层。在第三系的东营组、沙河街组都见到了良好的油气显示。于2976米处进入元古界后,在2983米处进行了钻井取芯,取出了长0.92米的白云岩(一种沉积碳酸盐岩)。岩芯上布满了裂缝孔隙,孔隙中油斑、油迹十分清楚。在钻进白云岩地层后,洗井泥浆中返出大量油花,高潮时约占泥浆槽面的40%的面积。

  这个发现给人们的惊喜是:一是古生界地层的油气显示不仅在燕山地区有,以南的冀中地区也有;二是下第三系之下的古生界碳酸盐岩(古潜山)在任丘——辛中驿构造带上埋藏不深,当时的钻井工艺水平可以达到。

  在家1井、冀门1井碳酸盐岩中见到良好的含油显示后,石油化学工业部(以下简称化工部)于1975年4月,在北京召开了冀中石油及天然气地质勘探座谈会。提出了重点勘探河北任丘、霸县、河西务等7个有利含油气地区的方案。紧随其后,由华北石油会战指挥部重新拟定的包括24口探井在内的新勘探范围也很快投入实施。当时,钻探的原则是整体解剖霸县至任丘的构造带,辅之以外围地区的展开。

  被称为“华北油田发现井”任4井,就是这次部署中的重点探井。承接这次任务的,就是为华北油田钻探立下赫赫战功的3269钻井队。

  1975年初, 刚刚结束白洋淀边一口井钻探任务的3269队接到任4井的钻探任务。正值年关,不少同志请了假准备回家过年,一听有新任务,大伙又纷纷将请假条撤回。2月10日(大年三十)开始组织搬迁安装,在万家团圆准备吃饺子的时候,工人们硬是啃着冰冷的干粮完成了搬迁安装,在2月17日(大年初七)正式开钻。

  任4井最初设计的目的,是为追踪任2井发现的沙河街组(属于第三系)油气显示层。冀门1井完钻后,人们对任丘构造的认识前进了一步,已经意识到对任4井的钻探目的应该突破原设计的界限。

  在任4井钻探过程中,当钻到1800米处时,泥浆含量急剧上升,时刻有憋压卡钻的危险。队里的干部和大班商量后,决定组织青年突击队掏泥浆池,改善泥浆循环。当时的华北平原,寒风刺骨,队干部带头跳进泥浆池,很多工人也跟着跳进了齐腰深的泥浆中捞沙子。大家苦干两小时,终于将泥浆池中的沙子清除完毕,保证了正常钻进。3269队曾经获得石化部授予的“钢铁钻井队”和“揭开古潜山功勋钻井队”的荣誉称号,其坚韧不拔、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从这感人的一幕中可以窥见一斑。

  任4井在钻入下第三系东营组后,从井深2350米起,在长达600米的井段中,陆续见到第三系东营组、沙河街组的各种级别含油显示16层,共33.9米。按照常规,打完第三系的底层之后,应该完钻试油了。考虑到这口井距离冀门1井距离很近,不到4000米,而冀门1井从古老的地层中取出岩芯,已经证明下面的老地层中有油。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再往下打,搞它个水落石出呢?地质人员这一建议,得到了时任钻井二部副指挥咸雪峰、叶秉三等同志的支持,并报钻井二部指挥孙德福批准。二部领导们经过研究,及时做出了“任4井一定要加深,打进石灰岩完钻”的决定。5月27日,这口井在3153米处钻遇元古界蓟县系雾迷山组(当时认为是奥陶系)。这个队的地质人员和钻井工人密切配合,精心录井,从井深3162米开始,在成千上万粒细碎的岩屑中,找到了闪烁着油脂光泽的白云岩(属于碳酸盐岩)含油岩屑。当打到3177米时,井下出现了漏失泥浆的现象。这是地层中储集空间良好的反应,说明任4井白云岩中缝洞发育具有一定的规模。

  1975年6月4日,任4井钻至井深3200.64米处完钻。至此,已经钻开白云岩47米多。根据在任4井发现白云岩含油油屑的情况,钻井二部领导经过反复研究,决定把油层管下到潜山顶部。7月3日凌晨,任4井试油成功,油流喷涌而出,似油龙跃出水面,井场一片欢腾。9月,经酸化后的任4井日产原油达到1014吨。

  此处在细节上有一个有差异的说法:时任石油勘探开发设计规划院副院长,后来成为石油部总地质师、石油部副部长的阎敦实先生,在其回忆录《大国石油梦》一书中,强调任4井继续深入钻进是阎敦实先生基于在伊朗考察经验所做出的决定。提到任4井的井深设计时,阎先生“要求探井的设计深度一定要贯穿震旦系基底。”由于当时地质部和石油部的钻探数据没有相互公开,“而任4井离冀门1井很近,我寄托的希望很大”,阎先生想要拿到冀门1井的井深资料,不得不“派了2个工人到冀门1井旁边,装成农民躲在一个小山包后面,带着馒头数钻杆。”对于任4井和冀门1井的关系,阎敦实先生也认为冀门1井的经验很重要。他说:“当时我听说地质部的冀门1井打到了元古界震旦系古老的白云岩,虽然发现的油砂很少,但是根据我在伊朗看到的类似的碳酸盐岩油田高产井的情况,油砂少反而是一个好兆头。”该书记载任4井打到了3201米,“深入潜山顶部50米”。说法之所以出现差异,可能是因为当初在钻探工作中或后来描述过程时,在信息沟通的某个环节上产生错位,以至于没有将当时的情形系统地表述出来,极有可能两种说法都有根据。无论如何,专家型的领导阎敦实先生为了找油苦心孤诣,令人景仰。

  任4井是华北油田第一口日产千吨以上的高产油井,也是华北油田的发现井。它的诞生,不但形成了“新生古储”原油成藏的地质理论,还带出了任丘外围“十大潜山”和“四块一带”的一个又一个的“金娃娃”。这个重大发现,是我国石油勘探史上当之无愧的里程碑。

  任4井喷出的高产油流给冀中石油勘探队伍带来了强烈的震撼,从上到下,人们欣喜若狂。

六龙起舞,锁定大局

  在野外勘探如火如荼的同时,石化部的领导们、智囊专家们,也在紧张忙碌着,密切注视着冀中的发展动向和工作进展。

  任四井的发现,使地质学家们产生了一个大胆的设想:任丘构造可能是下古生界——上元古界基岩风化块体,大面积含油,这里存在着一个大油田的可能性。

  1975年5月31日,北京石油规划院主楼339室彻夜灯火通明。石化部召开的冀中勘探汇报会正在这里进行。会议在晚饭后开始,康世恩等部、司、局领导出席了会议。在对冀中坳陷石油地质条件进行了基本估计后,大家认为:“油源是丰富的,二级带规模比较大,每个带都是多含油层系,是多种油气藏结合在一起的复试聚集带。”“任丘——辛中驿构造带已经证实四种油藏,……。”会议提出了“控制储量一亿吨,找到一个立足点”的1975年工作安排和“苦干五五头三年,拿下10亿吨储量,抢建1000万吨原油生产能力”的五五头三年设想。同时落实“三稀”方针(即稀井广探、稀井高质量、稀井高产),在冀中打一场勘探样板仗。康世恩部长指示,加强力量,加快冀中地质勘探进程。这次会议,进一步坚定了人们在冀中找油勘探的决心和信念。

  1975年7月,石化部委托石油勘探开发规划研究院副院长阎敦实召集华北石油会战指挥部、石油物探局有关人员讨论研究调整冀中地区的勘探部署,决定收缩西线的勘探队伍,集中钻机加速任丘——辛中驿构造的钻探,尽快查明任丘油藏规模的大小和油藏形态。地质学家们提出了包括任4井在内的6口井作为整体解剖任丘构造的方案。在新定的5口井中,任6井、任7井、任9井、任11井各占一个山头,任13井承担探边任务。整个方案实施十分顺利,从1975年10月下旬至1976年1月下旬,任6井、任7井、任9井、任11井、任13井先后建成日产千吨高产油井。任9井酸化后放喷,获得日初产5400吨高产,成为任丘油田历史上初产量最高的一口油井。由此,包括任4井在内的6口井基本探明了任丘油田的规模,冀中勘探大局已定,“6口井定大局”一时传为美谈。

  至此可以说,人们经过几十年的探索,已经找到了冀中油藏的大门,尽管打开它还需要做很多工作。

  1976年10月16日,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石化部部长康世恩以及河北省委和石化部有关领导到任丘油田视察,祝贺任丘油田的发现。余秋里一行参观了任4井、任6井两口碳酸盐岩高产油井,并邀集钻井前线基层干部、工人座谈,提出要在任丘打一个翻身仗,抱一个大“金娃娃”。

  任6井出油后,华北油田指挥部举行了庆功表彰会和剪彩仪式。描述这个过程,能使我们感受当年那一幕幕的激动人心,感受当年石油工人为了祖国献石油的激荡情怀。

  1976年10月26日下午,喜获丰收的任6井使冀中探区沸腾起来。井场周围人山人海,鲜艳的红旗迎风招展,喜庆的锣鼓震天动地。从一张张喜气洋洋的脸上,从震天动地的锣鼓声中,看得出石油工人日日想、夜夜盼的金娃娃到手了!为了抱金娃娃立下战功的3269队工人、试油工人等,披红戴花,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了过来;年逾古稀的农村老大爷、老大娘,领着自己的孙子孙女、小伙子、姑娘们,边说边笑地走了过来。一队身强力壮的农村民兵,抬着一面大鼓,四个棒小伙子挥舞着鼓槌,雨点般地擂鼓助威……。几辆平板车搭就的主席台两侧,悬挂着一幅幅巨幅标语:“学理论,抓路线,大上新区创样板”,“鼓干劲,争上游,高速拿下大油田。”在主席台正中央,悬挂着毛主席的巨幅画像,画像两侧,分别飘着红旗,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石化部部长康世恩、副部长张文彬出席了会议,沧州地委、任丘县委、任6井所在公社的负责同志,以及河北省地质局、物探局负责同志一并出席会议。下午2点50分,副部长张文彬宣布大会开始,顿时,炮声、锣鼓声、唢呐声响成一片。

  赶来参加庆捷会的石化部部长康世恩同志在会上讲话:“……任4井、任6井都是3269队打出来的,这个钻井队是一支班子好、干部思想好、干劲大、技术过硬的队伍。”他要求参战单位都要向3269队学习,把“豆腐队”变成“钢铁队”。

  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张文彬同志宣读了石油化学工业部的贺电:

  “华北石油会战指挥部、石油地球物理勘探局并转钻井二部,新区前线全体职工同志们:

  获悉你们继打出千吨高产某4井后,连续作战,又打成了日初产1500吨以上的高产某油井,消息传来,振奋人心,特向做出出色成绩的3269钻井队致以热烈的祝贺!向参加物探、试油、测井、地质、后勤供应等工作的工人、干部、技术人员致以热烈的祝贺!向支援地方会战的地方领导、民兵同志表示感谢!”

  在这次庆捷会上,康世恩同志代表石化部将一面绣有“钢铁钻井队”的锦旗庄重地授予3269队。他提议:将这个新发现的油田叫做“任丘油田”。随后,走到任6井旁,为任6井喷油剪彩。一位老工人,激动地搬动阀门。煞那间,一阵轰隆隆巨响,油从碗口粗的油管喷射而出,似油龙飞腾而出,这罕见的场景,让在场的人们激情万分,欢呼雀跃。

阵马风樯,初试锋芒

  1976年1月份,在冀中油田的祝捷大会上,康世恩部长为冀中油田开发指明了方向,确定了三大任务:“第一,设想从现在起,或者三个季度,或者半年的时间,把任丘油田拿下来。怎么叫拿下来呢?就是再打20口高产油井,再抱20个‘金娃娃’。……用一年的时间,建成一个年产1000万吨的油田,……。第二,战斗在南马庄构造带、留路构造带的各个钻井队,加快速度,争取时间,尽快拿出勘探成果。第三,打家三井的4064钻井队任务很重,是冀中目前最深的一口井,希望下定决心,打完4500米。我们的希望是:任丘北边的高家堡,一直到霸县的牛驼镇一带,有比任丘还高产的地方……。此外,我们准备调队伍上来打深泽、高阳这一带,再发现新的油田。同时,在北京附近的旧州、固安、河西务一带,地下也有任丘式的构造,要同时展开勘探……”。

  康世恩部长的讲话,为冀中油田的勘探开发确定了战略规划,对冀中石油勘探开发进度定下了阶段性的时限,并大致确定了勘探范围。

  从康部长讲话的字里行间,我们可以体会到老部长的急迫心情。1976年,是一个多事之年,石化部1976年的计划是8700万吨,任丘油田如不快上,势必影响全年计划的完成。完不成计划,在那个政治挂帅的年代,有可能被牵扯到政治问题上。另外的原因是,国家能源确实紧张,国家每年安排的计划,都是按照实际需要和产能实际数量来测算的,不可能把可能达到的产量降下来。这两点,无论是老部长还是正在组织冀中会战的张文彬,心里非常清楚。因此,石化部及冀中勘探开发的组织者们,加快了开发冀中油田脚步。

  1975年12月27日,阴历年前,大港、冀中战区召开了“夺取明年首季开门红誓师动员大会”,在大港油田3号院(当时的会战指挥部设在大港油田,冀中为新区前线),各条战线的职工、家属21000多人参加,张文彬、任成玉(石化部政治部主任)及华北石油会战指挥部冀中会战领导小组成员出席会议。会议精神鼓士气,千军万马奔腾急。

  1976年1月份,设在大港油田的华北石油会战指挥部加紧部署,在冀中开始了一系列勘探采油工作:

  ——元月1日,任丘至沧州输油管道开工仪式隆重举行。

  ——11日,南马庄马2井中途测试,下古生界地层油管自溢出油,日产79.9方,这是继任丘油田后外围地区古潜山的第一次突破。

  ——19日至26日,大港油田供应处组成任丘前线工作组,规划、兴建起了华北油田第一个板房器材库。

  ——南大站600千瓦活动电站开机发电,这是任丘前线最早发电的一台机组。

  1976年1月17日,石化部以简报形式向国务院汇报了关于任丘地区打出高产油井的情况。接着,根据石化部“关于冀中1976年部署会议”精神和石化部领导的指示,华北石油会战指挥部冀中会战领导小组编制出了《冀中坳陷1976年勘探部署》,提出了“拿下任丘,解剖东部,外围广探,准备战场”的冀中会战任务。要求打好三个歼灭仗:任丘油田拿储量,建产能;整体解剖南马庄——留路构造带;外围广探侦察,钻探深泽、孙虎、文安、凤河营、霸县、固安等10个构造带。

  按照以往的石油开发规律,新油田第一年要进行各种开发试验,以取得一定的开发数据,修订开发方案,然后进行开发。但在1976年这样紧迫的情况下,在制定1976年的勘探部署时,冀中油田的组织者张文彬提出了边勘探、边开发的方案。为了证明这一主张的可行性,张文彬一次次地召开领导、地质工程技术人员、工人代表三结合会议,并常找地质、工程老总们座谈,终于,为边勘探、边开发找到了一条可行性措施,即一井多用。就是对有的探井或详探井,打完以后根据情况变成生产井,还可能变成观察井、检查井。因此,在1976年的部署中就有了“任丘油田拿储量、建产能的歼灭仗”这样的语言。于是,“一井多用”成了任丘油田的一个特点。

  速度,速度,速度,速度牵动着决策者们的心弦。

八方铁流,风雨冀中

  作为时任华北油田地质处处长的查全衡,永远忘不了那次具有决定意义的工作汇报。40年了,今日已经享誉国内外的老专家,对其情景仍然历历在目:

  1976年1月21日,凌晨1点多,一阵急促的铃声将查全衡惊醒,电话是石化部值班室打来的,要求查全衡携带上冀中坳陷有关资料和图件,上午9:00赶到张文彬副部长办公室。放下电话,查全衡赶紧将通知内容报告给大港油田在任丘前线主持工作的马永林同志。随后,他摸黑找到住在不同地方的几位相关人员,几个人连夜准备材料。凌晨三点,才将材料凑齐。随后,乘车赶往北京。

  刚刚踏进张文彬副部长的办公室,没有寒暄,张副部长就说:“快,车子在楼下等你,赶紧带上图去规划设计院找邱中建,他知道怎样加工。”到了绘图室,几个人立即动手工作。到了中午12点,规划院副院长阎敦实匆匆忙忙从部里回来,看了图后说:“马上走,部长们在部里等着。”然而赶到部里,部长们早就去前门饭店了。到了前门饭店,只见几位副部长正在门口和前门大厅里急得团团转。张副部长见面就说:“怎么刚来?领导都等着呢,赶紧挂图汇报。”

  前门饭店一楼的一间大厅里,坐满了国家计委、国家建委以及河北、天津等省市领导。大厅里无法挂图,临时搬来一扇玻璃屏风,用胶带将图挂在上面。汇报人是阎敦实。阎敦实已经几个晚上没怎么合眼了,过度劳累,手脚反应就不灵敏,汇报不久,阎敦实在指图时,脚钩倒了屏风,屏风玻璃摔坏,碎了一地。查全衡等人赶紧扶屏风继续汇报。

  这是一次具有决定意义的汇报会。这次会议,石化部征得了有关省市、自治区负责同志的支持,决定在冀中组织一场规模宏大的石油大会战,并于1976年1月28日向国务院呈送了《关于组织冀中地区石油会战的报告》。1月30日,这份来自石化部的报告,放到了中南海谷牧同志的办公桌上。谷牧一口气读完,心情激动,提笔在上面批示道:“此件正在组织落实中,过几天还准备写一份简明材料,报主席、政治局。因组织领导牵涉省市部几家,须国务院批一下。请国锋、登奎、锡联同志审批。”

  当天,这份报告迅速传阅,华国锋、纪登奎、陈锡联分别一一圈阅。从1月28日到30日,报告从呈送到周转、批复的全部过程,仅用了两天时间,国家领导人们以一种高效率,向石化部透露出了殷切希望,透露出了希望早出战果和全力支持的强烈意念。

  石化部沸腾了!冀中战场沸腾了!

  国务院对《关于组织冀中地区石油会战的报告》的批复,像和煦的春风,吹遍了冀中大地,给冀中石油会战带来了一片生机。又似集结号,吹响了冀中石油会战的号角,振奋人心,催人奋进。

  1976年2月24日,中共河北省委、中共天津市委和石化部党的核心小组决定,成立华北石油会战指挥部,指挥部机关设在任丘,由石化部副部长张文彬兼任华北石油会战指挥部党的核心小组组长、会战指挥部指挥。于是,曾经组织过多次全国石油大会战、被康部长誉为福将的张文彬成竹在胸,在冀中大地上开始运筹这盘会战大棋:以华北石油会战指挥部(即大港油田)为主,并由山东胜利油田、吉林石油会战指挥部、陕甘宁长庆油田等单位,派出队伍,参加会战。在三四个月的时间内,集中80个钻井队和采油、油建、运输、机修等力量,共3万多人。参加会战的队伍,成建制,携带现有设备、指挥机关和配套的后勤辅助力量,保证一到会战区,就能投入战斗。

  于是,石油战线从西北戈壁到渤海之滨,从松嫩平原到江南水乡,金戈铁马,战旗猎猎,车轮滚滚,人欢马叫。参战的各路英豪星夜兼程,会师冀中,聚集任丘。

  一场气势恢宏的大会战,就此在任丘、在冀中大地上拉开战幕,冀中石油矿藏的大门终于轰然洞开,滚滚油流奔涌而出。

  随之,中国第一个碳酸盐岩高产大油田——华北油田诞生了。

  从1977年到1986年,十年时间,华北油田共打出了65口日产千吨以上的高产油井,华北油田抱得了一个又一个的“金娃娃”,演绎了连续10年达到千万吨以上产量的传奇故事。

作者:张子敬(任丘市委党史研究室)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