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专题研究 >>正文
也谈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前的农业社收益分配问题
发布时间: 2016-1-21 10:40:51

  《鉴政沧州》2015年第35期上刊登了左德兴同志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实行家庭承包责任制前农村分配形式忆述》。文章写得很细腻、很具体,我读了以后,觉得基本上符合有些村庄、大队、生产队的情况,但对有些问题的看法值得商榷。我从农业互助组、初级社起,经高级社、人民公社到全面实行大包干,全程参与了这项工作。我在南皮县委农村工作部、县委办公室、学大寨办公室、地委学大寨办公室、地委农村工作部先后干了20多年,曾任过一段时间地委农村工作部副部长,20多年一直从事农业社的经营管理工作,开始几年常年蹲点,住一些村社搞调查,摸索探讨农业社的按劳分配问题,也多次参加过地委、省委召开的有关会议。由于所处岗位不同(左德兴同志从9岁起就是“课余小社员”,我是搞农业合作社经营管理工作的专业干部),接触面不同,对这方面的情况了解,我比左同志可能更宽一点,对上级有关农业社的指示精神,知道的、了解的可能更多一点。在这里我想就有些问题也来做一些忆述,供大家参考。

  新中国建立后,经过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三大社会主义改造,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是生产资料公有、按劳分配的经济制度,农业生产合作社是社会主义性质的集体经济,应当实行按劳分配。机关事业单位、工商企业采取的是岗位职务级别工资(机关上分二十几级工资,职工讲八级工资制),农业生产情况与机关企事业单位不同,岗位职务级别那一套办法,不适用于农业社。农业社的收益分配怎样体现按劳分配?左德兴同志的文章中讲:“那时最坚持的是以工定酬、按劳分配、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不是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干与不干一个样”,各地的农业生产合作社是按照这个理论,这个原则努力工作的。实践过程很复杂,并不是像理论上说的那么简单。具体做法是:开始按照每个男女劳动力的体力状况、对各项农活的熟练程度,确定每个人记工时用的“底分”(最高为10分),干一天活,按“底分”记工,到夏秋分配时,按每人每天所得工分的总和,作为夏秋两季参与收益分配的依据。但是“底分”只能大体上说明这个人的潜在劳动能力,在具体劳动时有个劳动态度的问题,干活认真不认真,卖不卖力气,每个人的表现不尽相同。如果只按“底分”记工,不看劳动态度,不问干多干少,干好干坏,显然不合理(群众把这称作死分死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又采取了死分活评的办法。一天劳动后,由大家评议每个人的劳动态度(一般在晚饭后到队部或牲口棚集合进行),按其干多干少、干好干坏确定给他记多少分。从理论上讲这样做很合理,但是实践起来很难。通常没人发言,一旦有人对某人的劳动表现提出一些意见,就出现针尖对麦芒,互揭短处,吵起来,没有人说公道话,怕得罪人,结果还是死分死记。大概是1956年,晋县周家庄农业生产合作社创造了一种叫“劳动定额与计酬标准”的记分办法,把每项农活定出完成的数量、质量要求和计酬工分,按照这种办法记工,既看完成数量,又看达到的质量要求,当然很合理。但制定这个劳动定额与计酬标准非常复杂,不仅农活项目繁多,而且劳动对象的情况又很不一样,土质不一样,种植的作物不一样,季节在变化,作物在成长。干同一样农活,需要付出的劳动就不一样,应给记的工分就不一样。以耪地(锄草、松土)为例,一个生产队的劳动定额与计酬标准就多达几十个。劳动定额中的数量要求比较容易确定,质量是否达到要求,无法监督检查(一个生产队干活的人有几十人甚至上百人,作业场地不在一处,村东、村西、村南、村北都有,即便社队设有专职监查员,也监查不过来)。实行周家庄农业合作社的计工办法,制定这个办法很费劲,操作也难,费了很多功夫,搞成的厚厚一本《劳动定额与计酬标准》成了一叠废纸,最后仍然是死分死记。至于大寨记工法(自报公议)只听说过没见到过。小靳庄记工法(据说把学毛主席语录也作为记工的依据之一)更像笑话,我们没有搞过。听下面汇报,也没发现有过这方面的典型例子。在我的印象中,经过近20年的摸索探讨,我们沧州地区内的农业生产社、队,始终没有解决“死分死记”这一难题。死分死记产生平均主义,它严重挫伤了社员的积极性,出工不出力,磨洋工,就是社员群众抵制这种不合理做法的消极反抗。大包干之所以从偷偷摸摸成为燎原之火,在短短一两年时间就在全国范围内普遍开花,实行大包干之后,农业生产面貌大变的事实,充分证明了群众对平均主义的厌恶与扬弃,说明生产关系必须适应生产力发展水平这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真理性。现在情况变了,农村大批劳动力外出务工,农机作业快速增多,农业科技(优种、植保、灭草剂、除虫药、测土施肥等)进步很快,水利电力条件也有很大改善等等,生产力水平有了很大发展。在新的形势面前,一家一户承包经营几亩、十来亩地的分户经营方式又显得不适应了,对生产关系应该作相应的调整,这是农业现代化的要求,是群众的要求,是大势所趋。我们要自觉遵循马克思主义关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关系的原理,引导农民转变生产方式,在真正自愿的基础上搞适度规模经营、集约经营,促进农业的现代化,使农民更多更快地增加收入,尽早实现全面小康。

  讲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收益分配、按劳分配,有一个问题需要说明,农业生产合作社的体制、收益分配的核算单位有过变化。“三级所有,队为基础”这里的“队”指的是生产队,原来的村、社改称为大队,算一级,公社算一级。实际上生产和分配,公社基本上什么也不管。那时候形成了“生产在脚,分配在腰”的体制格局。自从毛主席指出这种体制、格局不妥以后,就改为以生产队为基本核算单位,生产队既管生产,也管收益分配。我以上讲的计酬记工办法大都是生产队为基本核算单位时的做法,大队管收益分配时,对生产队采取过包工包产的办法,具体对社员的计酬记工也是由生产队处理的。记工办法除了上面所讲的,还有对某些农活采取计件包工的做法,一般计件包工到组。计件包工到人的也有,但很少。这一点我没有做具体忆述。

  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收益分配,不完全是按劳分配,实际上有两个分配方案:一个是货币分配方案。把农产品按国家定价折成货币加上工副业收入,按全体社员在社队劳动中所得的工分进行分配,这是一个总分配方案;还有一个实物(主要是粮食)分配方案。由于生产力水平低,农业社收入的粮食先要缴够公粮(即农业税,不收现金只收粮食),完成上级下达的征购粮任务,留下种子粮,五保户和照顾有的烈军属所需要的粮食,剩下的部分按人劳比例分配。按那时的生产力水平,多数社队是“人八劳二”或“人七劳三”,生产条件较好、生产力水平较高的社队(占很少数)有按“人六劳四”的,从公社审批社队报批的粮食分配方案看,基本上没有人劳各半的社队。按人头分配部分的粮食要折算成货币,然后纳入以货币计算的分配总方案中进行决算。由于粮食分配人头占大部分,人多劳少,挣工少的户年终货币决算时就成了“倒挂户”,即给队里干了一年活,还欠着队上的钱。人劳比例(人几劳几)是根据各个社队的情况确定的,上级不做统一规定。

  50多年、60年前的事情了,忆述的可能不清楚、不准确,不符合事实之处请知情的同志们指正。

(作者:沈志鸣 原沧州地区行署副专员)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