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专题研究 >>正文
沧州军分区军史概述
发布时间: 2016-8-30 15:52:22

沧州军分区军史概述

孙福军

  沧州,因濒临渤海而得名。沧州历史悠久,在1490多年的历史轮回中,大汉风韵,盛唐气象,五代烟云,辽金战乱,靖难之役,马厂誓师,抗战烽火,一幕幕的历史大剧,或悲或喜有长有短地轮番在这里上演;沧州地理位置重要,地处广袤无垠的冀中平原东部,“沧海环其东,九河通衢中,京津居于北,齐鲁面于南”,地处沿海之要冲,扼京津南大门,历为军队屯兵、兵家必争之地;沧州水陆交通四通八达,素有南北要冲、九省通衢的美誉,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沧州经济社会发展进入快车道,处在“两环”(环京津、环渤海)中心地带,是环京津一小时交通圈主要城市之一。境内有京沪高铁、京沪铁路、京九铁路、朔黄铁路、邯黄铁路等5条铁路干线,京沪高速、大广高速、石黄高速、保沧高速、沧廊高速、沿海高速、津汕高速、邯黄高速等8条高速公路,形成了纵横如织的高等级交通网络,是中国北方陆海交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沧州军分区作为当地最高军事机关,镇守京畿要地,拱卫京津南大门,战略地位重要,肩负责任重大,使命无尚光荣。

  沧州军分区前身部队和所属武装,诞生在抗日战争的战场上。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向中国发动大规模的侵略战争,卢沟桥炮火硝烟尚未散尽,侵华日军就将战火引向沧州。继而沿津浦(今北京至上海)铁路南进,曾先后与国民党军队激战于马厂和姚官屯一线,并派飞机对马厂兵营和沧县城狂轰滥炸,不幸的民众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国民党军队在强敌面前败退南撤。日军占领了许多县城和乡村,9月24日沧县城沦陷。“烧光、杀光、抢光”的法西斯暴行,使这里变成了一片火海和焦土,连续的“扫荡”、分割“蚕食”,使这里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先后制造了灭绝人性的沧县“张辛庄惨案”和“血洗北白塔”、任丘“反共誓约”惨案、泊头军屯惨案等骇人听闻的重大惨案近50起。铁蹄踏处,腥风血雨,惨绝人寰。但英雄的沧州军民并没有被日寇血淋淋的屠刀所吓倒,他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擦干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胞的尸体,拿起刀枪,同仇敌忾,同日本侵略军展开了殊死搏斗。沧州义勇军、游击军、自卫队等抗日武装纷纷建立。1938年5月,沧州抗日武装统一整编为八路军第三纵队一、二、三、四军分区,交河(现泊头市)、河间、献县、任丘、肃宁、青县分属第一、三、四军分区。1940年8月,冀中区调整区划,各县分属第八、九军分区。各军分区经过整编和政治整军,加强了主力部队建设,建立了主力团、基干团、地区队(团级),同时,也加强了对地方武装的领导。沧州抗日根据地所属各县建立了抗日游击大队、县大队、独立营,各区建立了区小队,各村都成立了不脱离生产的民兵自卫队,从上到下,逐级建有抗日武装力量,主力兵团、地方武装、民兵自卫队,三位一体,紧密配合,协同作战。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沧州军分区前身部队和所属地方武装,硝土制盐,野菜果腹,吃“银子”(草仁籽),烧“金条”(荆条),穿土布,睡谷草,打破了敌人的经济封锁;出入青纱帐,穿行交通沟,挖地道,钻苇塘,破铁路,袭碉堡,麻雀战、破袭战、地雷战、挑帘战、游击战、雁翎队等传统战法,将日本侵略军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经过8年浴血奋战,终于打败了日本侵略者。

  抗日战争中,沧州以大运河为界,分为冀中和冀鲁边两大战略区。在这一时期,有两支部队对于两大战略区内抗日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对于军分区部队和所属地方武装的建设和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写军分区的军史,这两支部队在沧州的战斗和活动,应当成为军分区军史的重要内容。这就是贺龙领导的一二○师部队和肖华领导的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在沧州抗日根据地初创阶段,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命令,贺龙率一二○师主力部队到达沧州,和冀中军区部队会合。1939年2月14日,一二○师和冀中区党政军领导人在肃宁县东万里村召开了联席会议,组成了冀中区军政委员会,贺龙、关向应、周士第、甘泗淇、吕正操、程子华、王平、孙志远、黄敬等为委员,贺龙为书记,统一领导八路军第三纵队、冀中军区和进入冀中的一二○师部队。为了统一作战行动,按照八路军总部命令,成立了冀中区总指挥部,贺龙任总指挥,吕正操任副总指挥,关向应任政委。一二○师到达冀中后,在长途奔波、身体疲乏、环境生疏的困难条件下,与军分区部队和地方武装紧密配合,并肩战斗,从2月2日到3月1日,在肃宁县北曹庄、大曹村、深县邢家庄、河间县的黑马张庄,连续4次伏击进犯的日伪军,毙伤敌700余人,缴获大批武器装备,沉重打击了侵略军的嚣张气焰,粉碎了敌人第三、第四次“围攻”。其后,一二○师根据敌强我弱和平原地区的情况,采取主力分散、分区活动、避敌合围、寻机歼敌的战略,在地方部队的有力配合下,与第五次“围攻”之敌兜圈子,迷惑敌人,牵制敌人,寻机打击敌人,一个月作战30余次,毙伤日伪军1000余人,彻底粉碎了日军的“围攻”。4月下旬,一二○师乘胜出击,在河间县的齐会村伏击日军吉田大队800人及其援军,激战三昼夜,战斗中,贺龙师长亲上前线,遭受日军施放的毒气后继续指挥,歼敌700余人,创造了平原歼灭战的光辉范例。战后中共中央给贺龙师长发了慰问电。在同日军作战的同时,一二○师在战场上手把手对军分区部队和地方武装进行传帮带。战斗间隙帮助搞训练,传经验,教战法,提高了军分区部队和地方武装的战斗力,坚定了战胜日本侵略军的信心。在沧州东部,肖华率领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于1938年9月抵达冀鲁边区后,重新调整了边区军政委员会,由肖华任书记,符竹庭、马国瑞、李启华、杨靖远为委员。同时整编部队,创办抗日军政学校,组建党政群组织,改造地方武装,使冀鲁边抗日根据地的武装达10000余人。接着组织了韩集伏击战,创造了平原战斗的光辉范例;继而又取得“三打灯明寺”战斗的胜利,威震冀鲁边区。在冀中的八路军一二○师部队和在冀鲁边的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是冀中和冀鲁边抗日根据地抗战的兴盛时期,对于冀中和冀鲁边军民坚持抗战,夺取抗战胜利,奠定了基础。1945年8月,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在投降书上签字,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结束。在8年抗战中,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武装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沧州军民英勇浴血奋战8年,与全国抗日军民一起终于赢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抗战胜利后,沧州军分区前身部队和地方武装,在党中央、中央军委的领导下,迅速投入到全国的解放战争之中。1945年8月,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全国人民迫切需要和平与安定,要求建立一个独立、自由、民主、富强的新中国。然而,在抗日战争中一贯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国民党反动派,却准备全面发动反人民内战,企图消灭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继续维持其独裁统治。进而在和平谈判的幌子下,密令国民党军队向解放区推进。国民党反动派违背人民的意愿,公然撕毁停战协定,发动内战。国民党军队纠集日伪汉奸占据沧县城(沧州市)和外围部分村庄,组织成立了党政军联合会青沧办事处(称督导处),统辖沧县区域军事武装,通过组建地主武装,收编日伪军队和土匪等,建立了沧县保警总队,滨海水上一、二两个突击队,直属政工队等。国民党还将驻守泊头、沧县、兴济和青县的伪军收编为“国军”,他们与汉奸恶霸组成的“还乡团”(又称“暗杀团”、“高帽子队”)、“复仇团”相勾结,侵扰解放区,残杀干部群众,抢夺粮食物品,继续危害人民。国统区与解放区交界区域的斗争又变得异常残酷和激烈。1946年5月,晋察冀军区命令,冀中八、九军分区合并称第八军分区。同月,渤海一军分区部队及各县独立营,在八分区部队配合下,发起冯泊战役,消灭了公然违反停战协定杀害解放区军民的泊头、砖河、冯家口之敌。此后,沧城附近各县镇相继解放。1947年6月,军分区部队配合晋察冀野战军,发起青(县)沧(县)战役。至6月15日,国民党驻捷地、沧县、兴济、青县、大城等守敌悉数被歼,此役共歼灭国民党军队13000余人。从此,沧州这座饱经腥风的古城回到了人民手中。在青沧战役中,沧州人民积极支援前线,出动担架4000副、大车4640辆、民兵自卫队45000名,为保证战争胜利起到了很大作用。青沧战役的胜利,实现了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拖住平津之敌,不使敌人增援东北”的战略目的,使冀中、渤海两大解放区联成一片,突破了京、津南大门,孤立了平、津之敌。朱德总司令两次到河间并亲自指挥了“青沧战役”。1947年11月,他在“冀中战况”一诗中充分肯定了青沧战役胜利的巨大作用,对冀中战况作了生动的描写:“飒飒秋风透树林,燕山赵野阵云深。河旁堡垒随波涌,塞上烽烟遍地阴。国贼难逃千载骂,义师能奋万人心。沧州战罢归来晚,闲眺滹沱听暮砧。”

  沧州是解放比较早的地区之一。沧州解放后,军分区的主要任务和工作重心转到保卫土改,稳定社会秩序,发展工农业生产,支援全国解放战争上来。军分区所属部队成建制升级野战部队,开赴全国其他战略区,参加全国的解放战争。随着解放战争的进展,党中央、中央军委向解放区人民发出号召,开展参军运动,保家卫国,支援解放战争。军分区作为当地的兵役机关,在当地党委、政府的统一领导下,立即行动起来,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参军保田运动。1946、1947、1948三年中先后掀起了三次参军热潮。沧州人民把最优秀的儿女送到部队,投入解放战争。从1946年10月中旬到1947年1月20日,八分区有15400余翻身农民参加了子弟兵,其中任河县成立了3000人的翻身旅,任丘县参军农民达2000人以上。在参军运动中,许多领导干部带头参军,县级干部就有21人,其中包括献县、河间等三县县长。区级干部有181人。共产党员在运动中也起了模范带头作用,献县1330名入伍青年中,共产党员就有432名。

  在沧州东部,一分区1947年有2.8万余人参军,其中吴桥县一个月参军4570人,靖远(今盐山)县5000多人。1948年一分区又有1.67万青年响应党的号召,穿上军装参加全国解放战争。在参军运动中,沧州人民都把参军当作最高尚的使命,最神圣的职责,最光荣的义务,参军光荣在沧州大地蔚然成风,涌现出一大批“父母送子妻送郎,兄弟携手上战场”的动人事迹和模范人物。在沧县,军马站村妇救会主任、共产党员翟凤英和丈夫一起入伍。在南皮县,王寺区夫妻双双参军、未婚妻动员未婚夫参军达20余起;大薛家村有一对父子一同入伍;34户的小郭庄报名青年达31人;寨子一个村出现参军英雄70余名。在靖远县,望树区于化村一次报名参军80余人,号称“于化连”;赵毛陶区(今属海兴县)一次参军1900人,有4个村各参军一个连;大尤村梁大娘先送两个儿子参了军,后又动员两个女婿报了名;献庄赵大娘亲送三个儿子上战场……正是有了这些人民群众的无私奉献、大力支持,人民解放军才能保证充足的兵源,旺盛强大的战斗力,直至取得全国革命的最后胜利。

  在做好参军运动的同时,军分区积极配合地方党委做好支前工作。在“一切为了前线”的口号下,地委、专署和军分区始终把支前工作摆在重要位置,各级均建立了支前指挥部,组织了支前民兵担架队、大车运输队,随解放大军战酷暑,斗严寒,转战各地,修路搭桥,抢救伤员,转运物资,参加了察绥、平汉、太原、大别山、青沧、鲁南、淮海、平津、渡江等多次重大战役。部队走到那里,支援大军就跟随到那里。后方广大群众积极交公粮,做军鞋,支援前线。每到夜晚,各个村庄的碾米棚、磨房灯火通明,人影忙碌。“吱咯吱,碾子响,家家户户碾米忙。为了支前打胜仗,人人出力理应当。”这流行在当地的歌谣,就是当时支前情景的真实写照。沧州解放区的支前大军,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和模范事迹,筑起了人民解放军的坚强后盾。

  1949年6月,第8军分区改称津南军分区,所属部队,一部分留本地区,其余部队全部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序列。1949年8月,冀中军区撤销,成立河北军区,冀中津南军分区改为沧县军分区,隶属河北军区领导。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军分区进入了全面发展和建设时期。建国初期,沧县地区的匪患还没有彻底清除,特别是沿海一带,匪患还比较严重。为彻底消除匪患,军分区和各县人民武装部(以下简称人武部)在地方党委领导下,组织部队、民兵迅速投入到这场镇压反革命,消除匪患的斗争中。军分区及所属部队、民兵,始终站在斗争的前列,协助公安部门侦破反革命案件,取缔反动道会门,深挖暗藏的反革命罪犯,捕捉反革命分子,保卫了人民政权和社会秩序的安定。1950年3月,沧县军分区召开首届党代表大会,会议总结了工作,指出了当前一个时期的主要任务就是锄奸反特,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支援抗美援朝。会后,沧州(县)军民坚决响应中共中央关于“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军分区组织11万军民开展了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的和平签名活动,表达保卫世界和平的愿望和决心。10月,美帝国主义不顾中国政府的一再警告,驱使其侵朝军队越过“三八线”,疯狂向中朝边境进犯。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打击美帝国主义侵略者。沧州(县)军民在党的统一领导下,制定爱国公约,开展岗位贡献,捐款捐物支援抗美援朝,动员青年参军赴朝作战。全区仅东光、交河、吴桥、南皮、沧县、盐山就有3000多名青年参加志愿军,他们在战场上克服困难,英勇作战,不少人荣立战功。涌现出了一级战斗英雄刘玉堤等一大批英雄模范。有1380名沧州(县)儿女献身于朝鲜战场,长眠在异国他乡。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军分区的建设转入执行正常的战备、训练、执勤和做好民兵预备役工作上来。1951年1月,按照中共中央关于各级建立人民武装委员会的指示,沧州(县)各县成立了人民武装委员会,县委书记兼任主任,进一步加强了党对人民武装的领导。同年5月,根据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关于加强民兵建设的指示》,沧县专区各县、市人民武装委员会改称人民武装部,纳入军队系统。使全区民兵组织得到进一步发展。1958年,在我国面临美蒋反动派严重战争威胁的情况下,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提出了实行“全民皆兵”和“大办民兵师”的号召,沧州(县)各县成立了民兵师,公社成立民兵团,企业成立民兵营,生产大队成立民兵营或连,并展开了军事训练。吴桥县女民兵雷风英、杨连香在实弹射击中成绩优异,被河北军区命名为女神枪手,并代表全省参加全国射击比赛,取得优异成绩。1959年10月,河北军区在交河县(今属泊头市)召开了民兵和兵役工作现场会;1960年4月20日,盐山县卸楼村民兵连副连长王秀莲(女)、盐山县孟村回族自治区孟村大队(时孟村与庆云、盐山并称盐山县)民兵团长李福德(回族),河间县女民兵李凤英、东光县李家营盘民兵队长林长平等5名民兵代表,出席全国民兵英雄代表大会,被中央军委授予“全国民兵英雄”称号,会议期间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并合影,各授赠国防部奖励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1支和100发子弹。

  1964年,全军开展神枪手活动,推广“郭兴福教学法”,大比武热潮在沧州进一步兴起,仅沧州市区和青沧两县就有246个连队、1400多名民兵参加了群众性的练武活动。10月,在天津市举行的全省军事比武中,南皮县潞灌公社的潘学楚获得迫击炮射击第一名,奖给迫击炮一门,受到北京军区政委陈先瑞等军地首长接见;卸楼民兵连获得重机枪射击比赛第2名,被省政府、省军区授予“红旗民兵连”光荣称号。民兵连代表参加了北京军区召开的华北地区民兵代表大会。1965年1月,沧州民兵进行了刺杀演练,涌现出佟家花园生产练兵先进民兵连典型。全连175名民兵,紧急集合不到10分钟全部到位。全市5次比武,4次夺得第一。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北京军区政委陈先瑞,省委第一书记林铁等领导先后到佟家花园视察,对他们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

  “文化大革命”时期,沧州军分区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机关部队建设受到一定影响。1967年1月,沧州军分区按照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指示,正式介入沧州的“文化大革命”,并陆续实行“三支两军”(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三支两军”工作,对稳定沧州地区形势,保障工农业生产正常进行,起到了积极作用,但同时也给部队建设和军政军民关系带来一些消极影响。在“文化大革命”整个过程中,沧州军分区坚决贯彻执行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各项指示,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不懈斗争,经受了锻炼和考验,军分区建设在困难条件下取得发展。尤其在战备建设方面,军分区和各人武部牢记使命,恪尽职守,作了大量工作,为当地的工农业生产、维护社会治安、抢险救灾、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等方面,做出很大贡献。1976年10月,中共中央执行党和人民的意志,一举粉碎了江青反革命集团,结束了“文化大革命”这场灾难。沧州军分区和所属人武系统根据上级指示部署,深入揭批江青反革命集团篡党夺权和破坏军队建设的罪行,开展拨乱反正,端正对党的政治路线、思想路线和组织路线的认识,逐步清除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努力恢复和发扬人民解放军光荣传统,使部队、民兵建设重新走上正确的轨道。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沧州军分区和人民武装系统学习贯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清除“左”的思想影响,开展了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进行了四项基本原则的教育,加强了部队、民兵的教育训练。1978年9月,河北省军区在我分区召开了教育训练经验交流会,同时对7个步兵排,49个建制班(步兵22个,侦察兵3、15W电台8、报话3、架设4、汽车3、炊事4)和190名单兵共727人,按专业分别进行了打坦克、射击、投弹、刺杀、战术、侦察、通信、野炊、汽车驾驶与保养维修等73个课目的训练进行考核,所考科目优秀、良好、及格率分别占37.2%、33.5%、27.5%。

  1979年1月,根据国际形势及战备需要,在严冬季节掀起了临战训练热潮,部队、民兵参训率达98%,到课率90%,完成20个以上训练日,步兵分队普及了以打坦克和防化学武器为主的训练,并开展了一专多能、一兵多用活动。炮兵分队通过临战训练,基本上达到拉得出,展得开,打得响。通信分队通过模拟训练,进一步熟悉了作战方案,提高了战斗技能。后勤分队通过岗位练兵,提高了保障工作能力。3月份以后,部队在认真总结经验,巩固临战训练成果的基础上,转入了年度正常训练,训练时间更加落实,训练效果更加显著。

  为提高民兵军事训练水平和训练效果,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到1984年底,全区各(县、市)全部建起了民兵训练基地并投入使用。开始,军分区先在任丘市抓了试点,1984年6月,沧州地委、行署、沧州军分区在任丘市民兵训练基地召开了基地建设现场会,各县、市的主要领导和人武部的领导到会。时任地委书记、沧州军分区第一政委韩进先在会上就各县(市)基地建设的进度逐个进行点评,并提出完成时限。这次会议之后,各县(市)加快了基地建设进度,到年底全部建成。各民兵训练基地一般设有生活区、教学区、文化活动区、训练场、靶场。训练场里一般都设有器械场、战术场、专业兵训练场,可一次性容纳200人的驻训。训练基地建成后,沧州民兵训练由此告别了以公社、村为单位分散训练的模式,从1984年下半年开始,全区民兵训练开始了由基地轮训的时期,训练质量和水平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几年时间,全市依托基地组织各类实兵拉动演练26次,训练民兵27000人,专武干部1000多人,军事效益发挥明显。

  1986年4月,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下发(1986)5号文件《关于县(市、区)人武部改归地方建制》的决定,军分区首先在青县抓了人武部改归地方建制教育试点工作,统一各级人武干部的思想认识,并召开了人武部移交地方教育动员大会,确保了人武部移交工作顺利完成。同月,原沧州市人武部撤销,在此基础上建立沧州市警备区,隶属河北省军区,原沧州市所辖新华区、运河区、郊区人武部由营级单位升级为副团级单位,军分区所辖沧县、青县人武部划归沧州市警备区领导。

  1987年,在人武部移交地方管理一周年之际,军分区在河间县召开了人武部机关正规化建设现场会。1989年,军分区抓了人武系统正规化三级配套建设,并在黄骅市召开了人武部正规化三级配套建设现场观摩会,使全区三级正规化配套建设出现新局面。1991年6月,又在东光县召开了全区人武部正规化建设现场会,这是继黄骅市正规化三级配套现场会后又一次规模较大的会议。五年中三次大规模的人武部正规化建设会议,进一步推动了全区正规化建设的热潮。在地方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全区人武部正规化建设纳入了地方建设规划,形成了人武部建设大发展的良好环境。截止到1992年12月,全区有8个人武部更新了办公用房,累计投资700多万元,为高标准达标和今后的发展创造了良好条件。与此同时,全区基层建设达标工作深入细致,计划周密,工作及时,措施到位,基层建设出现喜人景象。

  在抓好人武部正规化建设的同时,军分区始终把军事建设放在战略位置,抓好民兵的组织建设和军事训练。1988年,围绕抓质量,打基础,深化民兵工作改革,按照“战、组、训、装、储”五位一体的原则,扩大了民兵专业分队编组数量和编组面。1990年,突出抓了基干民兵的编组,按照“五位一体”的要求,合理调整了基干民兵布局;1993年,突出抓了基干民兵和专业技术分队的编组;1995年,着眼于经济组织的变化,按照“两适应”、“三便于”的要求,突出抓了城市民兵向大中型企业转移,农村民兵向乡镇企业转移的民兵整组改革。民兵组织改革同民兵训练改革同步进行。1990年,围绕提高民兵训练质量问题,把应征青年与民兵训练结合起来,为部队培养了合格兵员。1994年,在全区抓了7个县(市)四种类型的民兵军事训练改革试点。1995年,着眼提高民兵训练素质和形成整体战斗力,着重对组训方法进行了改革。1996年,军分区突出抓好民兵应急分队的训练及演练。1998年,军分区在黄骅、海兴抓了民兵训练改革试点,着重在组训形式、训练内容、训练时间、训练标准四个方面进行探讨。2001年,军分区组织新华、运河、沧县、青县等6个民兵应急分队,作为全市民兵分队训练的代表,进行了处置突发事件、战场救护、城市防空等拉动汇报表演。2002年,组织民兵应急分队进行了以“走、打、吃、住、藏”为主要内容的拉动演练,2004~2005年,军分区连续两年组织32个民兵应急分队进行带有实战背景的拉动演练。2009年,结合建国60周年安保工作,组织各县(市、区)民兵分队进行了反恐维稳、应急救援等实兵拉动演练13次。2012年,参加军区组织的“铸盾-2012”网上战役演习,并结合战役演习和形势任务,修订完善战备方案,不断推进综合防卫建设向系统准备拓展、向具体细化延伸、向实战能力深化,得到北京军区房峰辉司令员的高度评价。与南京熊猫电子集团共同研制的机动应急指挥信息系统,实现了指挥“动中通、全程控、无盲区”的总体目标,走在了华北战区的前列,被评为北京军区信息化建设先进单位。围绕海上搜救、抗洪抢险、应急维稳等课目,严密组织实战性训练演练,在抗击10号热带风暴潮行动中,黄骅市、海兴县人武部结合任务,及时出动、有效处置,受到了地方党委、政府的充分肯定。2013年6月,在全省范围内率先完成联合战备值班指挥控制信息系统建设升级改造,构建了与机动指挥信息系统相互对接、动静互补、指控合一的值班、应急指挥保障模式,提升了全区信息化建设水平。军分区被省军区评为信息化建设先进单位。着力加强首长机关指挥训练,通过组织参谋骨干集训比武、应急力量指挥员和教练员集训、军事训练考核、冬季适应性训练等活动,进一步提高了部队战备训练水平。在省军区参谋考核比武中取得优异成绩,创造了军分区历史记录。7月,按照“集中与分片相结合、现地与网上相结合、观摩与比武相结合”的方式,组织全区16个民兵应急分队635人进行了应急分队专业技能、指挥所开设、教练员、体能等内容比武考核和以战备值班指控信息系统为依托的应急行动指挥处置网上演练,共开设指挥所16个,搭设帐篷32顶,出动各型车辆86台,动用各种应急装备器材214件(套),全面检验了民兵应急分队遂行任务的能力。2014年,指导新华区、任丘市、献县完成了抗震救灾、抗洪抢险军警民联合指挥实兵演练,参加了沧州市“砺剑2014”反恐防暴演练,有效稳妥处置海兴县鞭炮厂爆炸事件,民兵应急队伍遂行任务能力显著增强,献县应急演练做法被新华社刊发通稿。围绕海上动员力量试点任务,多次深入沿海乡村、海警、海事部门调研,掌握辖区渔船、渔民、港口、码头、渔业监管等情况。4月18日至26日,军分区集中利用9天时间,组织全区16个县(市、区)人武部部长和副部长(军事科长)共40人,采取图上研究、实地察看、边走边议的方法,对黄骅综合大港、沧州市炼油厂、献县子牙新河水利枢纽、吴桥县漳卫新河沟店铺大桥等战略重点进行现地勘察,同时结合勘察对全区32个应急力量建设先进点进行了观摩。加强和改进征兵工作。同市委、政府联合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依法征兵工作的意见》等5个文件,组织青县兵役登记现场观摩活动,“征兵难”问题初步缓解,圆满完成了直招士官和新兵征集任务。

  沧州是革命老区,有着拥军优属、拥政爱民工作的优良传统。战争年代,沧州两大战略区内的军民谱写出一曲曲军爱民、民拥军的感人颂歌,涌现出了英雄母亲白文冠、贺大娘,英烈一家齐昆岗、陈永惠、抗日模范堡垒户崔老敬等一大批先进典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沧州军民巩固和加强军民团结、齐心协力投入建设和保卫社会主义祖国的伟大事业中。沧州党政军建立了双拥工作的长效机制,成立了双拥工作领导小组和常设办事机构,建立了组织领导和联络协调的各项制度与措施。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先后创造了“千里共建”、“工农兵共建”、“沿海共建”、“思想工作送军营”、“我为军旗添光彩”等双拥共建的新形式新途径。从1990年开始,根据河北省《关于创建双拥模范县、市、地区工作的实施办法》和省军区《关于学习贯彻中共中央(1992)3号文件的意见》,开展了创建“双拥模范城(县)”活动。为加强对双拥共建工作的领导,建立了“两会一员”和“五统一分”工作机制:两会一员,即每年召开一至两次军地联席会议,遇重大问题随时召开会议;驻沧部队联络员定期与双拥办联络有关事宜。五统一分:即对双拥工作统一研究、统一部署、统一规划、统一组织、统一检查;分头负责落实。沧州军地按照“巩固、发展、提高”的要求,针对新形势下双拥工作的新情况,努力探索新思路,创造新方法,丰富新内容,拓宽新领域。通过实施“双六工程”(即地方拥军优属“六大保障”:优抚服务保障、复转离退保障、退伍军人两用人才开发使用保障、智力拥军服务保障、军事训练演习服务保障、部队生产生活服务保障;驻军拥政爱民“六大工程”:共建共育工程、重点建设工程、扶贫致富工程、“八一”希望工程、社会稳定工程、抢险救灾工程)和开展“双三好”(即地方优抚政策落实好、复转离退军人安置好、为部队排忧解难好;部队为驻地群众服务好、参加地方两个文明建设好、遵守纪律好),“双贡献”(军队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做贡献、地方为部队完成军事化建设任务做贡献)活动,到1996年底,全市共有任丘、黄骅、运河、新华、吴桥、青县、泊头7个县(市、区)被河北省委、省政府命名为“双拥模范城(县、区)”。2003年,沧州市首次被评为全国“双拥模范城”,并以此为契机,军分区协调市委、市政府有关部门召开了双拥工作会议,制定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双拥工作,创建省级全国双拥模范城的决定》和双拥成员单位职责,有效促进了“双拥”工作的落实,又连续两次被评为全国双拥模范城殊荣。

  从1937年军分区前身部队诞生,军分区已经走过了77年的峥嵘岁月。77年的历史,是军分区在党的领导下,为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而英勇战斗的历史,是前仆后继、浴血奋战、无私奉献的历史,是牢记使命,不断开拓进取的历史,是为了沧州改革、发展、稳定保驾护航、建功立业的历史。现实是历史的延续,历史是现实的向导。回望历史,沧州军分区创造过无数的辉煌,并将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继续书写新的辉煌!

(作者为沧州军分区军史办主任)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