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鉴政沧州 >>正文
2016年第8期
发布时间: 2016-3-23 16:34:41

 

【党史珍闻】

中共早期党组织里有一对“英雄”夫妇

  五四运动前后,缪伯英到北京,不久就结识了正在北京大学文科政治系学习的何孟雄。当时,北京大学是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在何孟雄的介绍下,缪伯英对北大的活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经常去那里看书读报、听演讲。不久,她暂时中断了在女师大的学习,到北大参加工读互助活动。

  北京工读互助团是一个自愿结合起来、带有无政府主义色彩的组织。它下设四个组,何孟雄在第一组,缪伯英在第三组。1920年3月,在李大钊的倡导下,北大进步学生邓中夏、何孟雄、高君宇、罗章龙、李骏、朱务善等19人发起成立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不久,缪伯英经何孟雄介绍加入该会。他们潜心研读《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书籍,讨论俄国十月革命和共产主义理论。在李大钊的引导下,缪伯英接受了马克思主义,逐渐摆脱了无政府主义的影响,成为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正和缪伯英恋爱的何孟雄的无政府主义思想,也是缪伯英受李大钊的委托,帮助他转变过来的。

  1920年9月,李大钊、张国焘、罗章龙、刘仁静等人在北京成立了共产主义早期组织北京共产党小组。接着,又成立了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缪伯英是最早入团的成员之一。刚诞生的北京共产党小组,11月间经历了一次思想论战,坚持无政府主义观点的成员退出了小组。为了充实力量,北京共产党小组从青年团员中吸收了缪伯英、何孟雄、高君宇、邓中夏、李骏等5人入党。缪伯英就成为当时北京地区唯一的女共产党员,也是我国早期共产党组织中最早的一名女党员。

  在革命的道路上,她与何孟雄志同道合,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并发展成为爱情。1921年秋,两人结婚。婚后,他们住在北京景山西街的中老胡同5号寓所。这个新家庭是北京党组织的一个联络站,陈独秀从上海赴苏出席共产国际“四大”,取道北京时,就住在他们家里。缪伯英、何孟雄一面读书,一面从事革命运动,被同志们称为一对“英”、“雄”夫妇。

 

【本刊专稿】

沧州军分区七十载“风雨征程”

范印华

  在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沧州军分区集中力量编纂了《沧州军分区史》一书。这既是献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一份厚礼,也是贯彻全国全军党史军史工作会议精神的实际行动,又是引导官兵铸魂励志的精神支柱,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沧州是我的故乡,是沧州这片家乡热土哺育我从孩童时代到少年时期,在这里度过了十多个春秋,是沧州军分区送我到部队,并从一名普通士兵成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当军分区的同志给我送来样书,并嘱我作序时,我只能应允。我离开家乡多年,对家乡和家乡的军分区有些了解,但了解的不深、不细,但当我翻开《沧州军分区史》这本厚重的历史专著时,我不但对家乡和家乡的军分区有了一个全面的、深入的了解,更被我的家乡和军分区波澜壮阔的历史和建设成就深深打动。同时,我也为自己家乡军分区做出的贡献感到由衷的骄傲和自豪。

  军分区党委、领导以及军史研究编纂的同志们,以对军分区历史积极负责态度,严肃认真精神,深入挖掘沧州军分区丰富的得天独厚的军史资源,广泛汲取不可或缺的历史营养,着眼鉴今,察往知来,把沧州军分区的历史再度拉入人们的眼帘,视野宏阔,意蕴深邃,让人们无比虔诚地凝神聆听历史曾经滚过的激流与轰鸣,读后时时唤起许多亲切的记忆,获得许多新的启迪。

  沧州因濒临渤海而得名,是一座有着1490多年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名城。沧州一名出现在北魏,但早在秦以前这里已有明确的行政设置。两汉置渤海郡,北魏增浮阳郡,北魏孝明帝熙平二年(公元517年)置沧州。以后疆域时大时小,设置时州、时郡或路、道,但一直是行政管制的中心。

  沧州疆域风土,世称雄胜,西望太行之巍峨,东临渤海之浩荡,北扼幽燕之锁胜,南毗齐鲁接儒风,历来为军队屯戍、兵家征战之地。

  沧州,这块广阔的土地,在几千年历史风云的吹拂下,演绎了一幕幕影响中国社会发展的史诗壮剧。大禹疏河治水播九河,春秋齐征伐山戎救燕,战国燕赵齐争雄,秦始皇巡疆沧海求仙,两汉兴盐治铁,隋唐凿永济兴耕稼,宋代铁马金戈,明清拱卫京师。近代飞舞过太平天国的飒飒义旗,闪耀过义和团的铮铮钢刀,也曾横踏过八国联军的铁蹄,飘荡过军阀混战的烟云。更有中国共产党初建时的星星之火,八年抗战的浴血奋战,解放战争的胜利号角。沧州无不与中国的兴衰息息相连,是中华民族历史长河的一脉。

  在抗日战争时期,沧州是冀中和冀鲁边抗日根据地的重要部分。从在民族危亡中诞生的沧州军分区前身部队,到适应全国解放战争局势需要改称第八军分区、津南军分区,军分区所属部队成建制升级主力部队开赴解放战争的战场,再到新中国成立后建立沧县军分区、天津军分区、沧州军分区,军分区在党的领导下诞生成长、发展壮大,如今走过了78年光辉历程。

  抚今追昔,崇敬之情溢于言表。军分区的前身,是吕正操、孟庆山领导的人民自卫军和河北游击军的一部分。孟庆山是一名经过长征的老红军干部,他同吕正操一起开辟了冀中敌后抗日根据地。在敌后抗战最艰苦的时期,党中央、中央军委派贺龙率领一二○师主力部队到达冀中,与吕正操、孟庆山领导的部队会师,为帮助冀中军区及各军分区提高作战能力,贺龙派遣多名经过长征的老红军补充到军分区部队。当时到沧州军分区前身部队第八军分区的就有司令员常德善、副司令员孔庆同、回民支队政委郭陆顺、二十三团团长赵振亚、三十团政委汪威等一大批老红军骨干。在沧州东部,肖华率领的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及一二九师的津浦支队、一一五师的永兴支队,开辟了沧州东部的抗日根据地,孙继先、曾国华、黄骅等一大批老红军干部曾在这里工作战斗。所以说,沧州军分区及其前身,有老红军的底子,也有老八路的血脉;有驰骋冀中大地的马本斋回民支队,也有神出鬼没的雁翎队;有威震敌胆的“铁帽子”五连,也有只身入虎穴的我党我军的高级指挥员杨靖远;有全国民兵的先进连队盐山县卸楼民兵连,也有全国拥军模范地委书记郭枢俭等。这些英雄模范,为沧州军分区的历史增添了荣誉,续写了辉煌。

  在新的历史时期,沧州军分区高举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坚持党在新时期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坚持贯彻党中央、中央军委关于加强军队建设的一系列方针原则,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强军目标为统领,紧紧扭住“听党指挥、履行使命、安全稳定”这个重点,着眼建设一流军分区,朝着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的目标阔步前进,圆满完成了上级赋予的各项任务,为保卫和建设社会主义祖国、为国防和后备力量建设做出了贡献,为党和人民立了新功。

  历史是一面镜子。沧州军分区78年的历史,是革命先辈用宝贵青春书写的创业史,是历代官兵用无限忠诚铸就的奋斗史,是军分区部队民兵用聪明才智创造的发展史。这部历史,蕴含了军分区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政治信仰,践行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诠释了忠实履行使命任务的价值追求,揭示了军分区建设和发展的基本规律。先辈的英雄伟业,予后人珍贵经验;今天的我们,可以从中汲取丰富的营养和力量,获得借鉴、得到启迪,从而鼓舞我们以饱满的政治热情和奋斗不息的精神,面向未来,投入到强军目标的伟大实践中去。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我感到,《沧州军分区史》绝非是历史事件的罗列与堆砌,而是从审视与重构理想信念的角度出发,军分区官兵在中国共产党绝对领导下的历史价值,进行具有当代意义的深刻阐释。从1937年军分区部队前身诞生,70多年来,军分区的非凡经历和历史贡献,与实现强军目标有着怎样的联系,又有着怎样巨大的启示意义,这是一个很值得认真深思的重大问题。以古鉴今,察往知来。我想,萦绕在撰写《沧州军分区史》决策者心头的,必定是这样一个带有根本性的问题,即在军队建设发生根本性变化,人们的思想观念变得越来越纷繁复杂的当今时代,怎样保持对革命历史的铭记,保持对民族解放不懈奋斗、乃至为之付出生命与鲜血的无数先烈的铭记,保持对为国防后备力量建设做出艰苦探索与突出贡献的人们的铭记,并使之作为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永远熔铸在实现民族伟大复兴强军梦的伟业之中。

  现实是历史的继续,历史是现实的向导。《沧州军分区史》一书可贵之处,在于使我们了解了军分区的过去、现在,为各级领导者科学决策提供咨询和借鉴,为以史鉴今、资政育人提供史料,进而予人以教育、启迪和鼓舞,为党的历史书写着辉煌,必将显现无可估量的时代价值。

  当然,这部军史也有不足之处,一些文字还显粗糙,个别史料搜集还不够全面,也还有一些遗漏之处。但瑕不掩瑜,我觉得她仍不失为一部好史书,特别是这部史书的决策者和撰写者们,是他们殚精毕思、细心爬梳,用智慧、心血和汗水精心打造,才有了这部难得的《沧州军分区史》一书,在这里我要说一声你们辛苦了!感谢你们为今天的我们以及后人们提供这样一本厚重的史书。

(作者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原副政委,中将)

 

【历史记忆】

海南有个“黄骅团”

张建华


  海南有个“黄骅团”的消息,让我激动、振奋,对我充满着诱惑,让我感到骄傲和自豪。

  这是去年刚到海南省军区任政治部主任的王光明专程打电话告诉我的。说他在下连队时发现海南省军区有个从黄骅走出来的团,这个团的前身是抗日战争时期活跃在黄骅一带刘震寰领导的回民支队等部队组建的。光明让我给邮寄些有关黄骅的历史资料,以便补充团史。我当即将八一电影制片厂、河北电影制片厂、黄骅市委、市政府联合摄制的电影《英雄黄骅》,以及王新华老师撰写的历史纪实小说《黄骅将军》等资料,寄给了他。

  资料寄出去了,同时也带去了我的一颗激动、向往的心,真想到海南岛的这个团看一看,一睹“黄骅团”70年后的风采;了解她走出黄骅后的战斗、成长经历;看看“黄骅团”的前世今生。因为,回民支队、刘震寰、打鬼子、除汉奸,这些字眼不仅让我感到亲切,而且对我有着极强的吸引力。我是听爷爷讲着回民支队打鬼子的故事长大的,在我的心中他们都是大名鼎鼎的英雄。刘震寰的老家是现在孟村县的东赵河村,在抗日战争时期,我们同属一个县域,我家和东赵河邻村,我们家种地就种到了东赵河的村边,住在我家房后的张花爷就是回民支队的一个连长……我渴望尽快来一次海南之行。

  机会终于来了。女儿张琳、女婿马兵把今年的年休假定在海南三亚,并且为我和老伴以及亲家买好了机票,办妥了海南的宾馆住宿。我也打了年休假报告,10月26日,我们老少三家踏上了海南的行程。


  26日下午3时,首都机场海南航空公司波音787大型客机呼啸而起,经过近4个小时飞行,于晚7时平稳降落在三亚凤凰机场。走出机舱,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我不禁为气温变化如此之快而感慨,4个小时前在北京登机时还是冷风瑟瑟,4个小时后踏上海南的土地,已是夏日炎炎、热气蒸笼了。

  这是我第二次来海南了。12年前我因工作调动,有一段空闲时间很想外出散散心,就选择了海南三亚,总算见到了“天涯海角”和南国风光。今天,故地重游,我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因是为寻亲而来,有朝圣的滋味。当晚,住在张琳、马兵为我们安排的酒店里,窗外就是波涛汹涌的广阔南海,海潮有节奏地拍打着海岸,让我难以入睡。我在盘算着明天的行程,何时才能见到故乡的亲人?他们从黄骅出发,已经70个春秋,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不知有多少战士经历了“黄骅团”这个大熔炉的历练,成为部队领导,又有多少战士走出军营回到地方,成为军地两用人才,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但不管他们在军队还是在地方,他们都是从“黄骅团”走出来的人,都经历了“黄骅团”的培养锻炼,都注入了黄骅人特有的精气神,都和黄骅人有了特殊的渊源,同时他们也都是黄骅人的亲人。


  第二天一早,相约正在海南度假的高秀义大哥,一同奔向“黄骅团”所在地——海南省儋州市。三亚警备区把最好的轿车配给我们,并派了政治部曾干事做我们的向导。曾干事是从大学直接入伍的国防生,年轻热情。他告诉我们:儋州市位于海南岛西北部,毗邻北部湾,处于三亚和海口的三角地带,是海南省六个地级市之一,是当年苏东坡被贬海南的落脚地。东坡书院是儋州著名的旅游景点。儋州在苏东坡带来的文化氛围影响下,百姓吟诗作对,素有“诗乡歌海”之称。在拥有“全国诗词之乡”、“中国楹联之乡”和“中国民间艺术之乡”的基础上,2013年10月又获“中国书法艺术之乡”称号。曾干事的介绍,让我增加了对这个城市的敬慕之情。一个边陲城市能有这样的文化底蕴,还真出乎我的预料。我想,“黄骅团”落脚在这样的城市里,文武相昭,自会相得益彰。

  经过4个小时的长途跋涉,近中午时才赶到儋州,团政治处主任任术君已在部队大门口等候多时了。我们顾不得寒暄,简单介绍后就直奔团史展览大厅,按照展览顺序我终于明白了她的前世今生。

  1945年9月,中共山东分局决定渤海军区第一分区盐山县大队和黄骅县(时称新青县)第一、二、三区中队与渤海军区回民支队一起编入渤海军区新编师称回民支队(也称第三团)。支队长(团长)刘震寰,政治委员相炜。当年10月12日在刘震寰、相炜的带领下挺进东北。在该团团史上有这样的描述:“受命危难之际,出师东北始黄骅”。就是说这个团的出生地在黄骅,这个团的籍贯是黄骅,这能不让我们黄骅人自豪与骄傲吗!

  这支部队离开黄骅的第一战是“死守平泉”。团史载:回民支队官兵冒严寒,不分昼夜急行军,于1946年1月11日,到达平泉战场。回民支队面对的敌人是全副美式装备,号称国民党“铁军”的第十三军五十四师一六二团。该团除步兵外还配有山炮营和迫击炮连。而回民支队在进军东北时按照上级要求,把重武器都留给了地方部队,部队指战员最好的武器是步枪、手榴弹,不少战士几乎是赤手空拳。回支指战员就是用血肉之躯和钢铁般的意志,对付美式装备的国民党一六二团,虽损失惨重,不少刚刚离开家乡的回支干部、战士永远地倒在了战场上。但他们硬是坚守阵地一天一夜,打退了国民党军多次进攻,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在战斗总结会上受到萧克将军的表扬。

  此后,回民支队一路北上,经过大同剿匪、解放长春、勇夺机场;转战东北三省,取辽阳、夺鞍山;浴血辽西、决胜长岗,大小数百次战斗,三年苦战,又随四野大军秘密入关。此时的回民支队(三团),已改编为东北野战军第十五兵团第四十三军一二八师三八七团。十五兵团司令邓华,政治委员赖传珠,副司令员洪学智;四十三军军长李作鹏。三八七团入关后,经平津战役后一路南下。用团史的话说是“万里赴戎机,关山渡若飞”,他们渡黄河、跨长江,经湖北、湖南,入广东,再广西……摧枯拉朽、所向披靡,犹如秋风扫落叶,席卷国民党白崇禧军队桂系精英,一路打到海南岛。最后,摧毁国民党名将薛岳的“伯陵防线”,解放海南,将国民党的最后一支精锐部队赶下大海。从此,“黄骅团”落户海南,现部队番号为广州军区海防十一团。

  “黄骅团”从黄骅一路走来,北上南下,南征北战,纵横几万里,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大小战役难以计数,赫赫战功难以表说。“黄骅团”有多少惊心动魄的战斗事迹,“黄骅团”有多少英雄人物,“黄骅团”经历了多少任团长,他们又是怎样的归宿?我只对首任团长刘震寰做了较为详细的了解。刘震寰在挺进东北后,按照中央的指示组建东北回民支队,后东北回民支队编入东北铁道纵队铁道兵二师,刘震寰任师长。195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时,刘震寰离开部队支援西北建设,曾任宁夏自治区党委常委、革委会副主任、政协副主席,1971年病逝于青岛。由于来去匆匆,对其他团长的信息没能做全面考证,但展室里那被战火硝烟熏染的军旗,那闪闪发光的金色奖牌,似乎在述说着曾经的辉煌;那些已经发黄褪色的图片、那些已经作古的英雄、先烈,都让我感到是那样的亲切,那样让我浮想联翩。在留言簿前,任术君主任让我留言,此时此刻我确实有千言万语想说,但一时又不知从何说起,沉思片刻我挥笔写下如下字句:愿从家乡走出的人民军队,永保革命传统,给家乡人民争光,再立新功!虽不是什么豪言壮语,但,是发自肺腑的祝福,表达了家乡人的真情实感。


  走出团史展室,我才来得及仔细观察眼前的这座军营大院。“这军营太大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军营,恐怕比北京军区大院都大!”同来的高秀义大哥禁不住惊呼。他是上世纪70年代入伍的老兵,在部队30年打拼,官至上校,也是一团之长。他的感慨更增加了我的兴致,在我看来这军营不仅大,而且设计新颖、管理井然有序。院内芳草萋萋,绿树成荫,乳白色的营房在绿草、椰树、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犹如一幅美丽动人的油画。任主任指着路旁绿地中的两棵巨大的榕树跟我说:这两棵榕树是1976年毛主席逝世后,团里搭灵堂召开追悼会的地方,为了纪念特意栽种的,至今正好40年。这两棵榕树非常奇特,不仅长得茂盛,而且非常精神。因此,我们给树取名叫“领袖魂”。放眼望去,这“领袖魂”,确实不同凡响,树干有数十棵小榕树缠绕在一起,粗大健壮,显示了团结的力量,树冠犹如一把巨型大伞,遮天蔽日,似乎在为部队遮风避雨。那气势、那精神,令人震撼、让人肃然起敬。

  任主任边走边介绍:这里是练兵场;这里是儋州市投资100万援建的战士球馆;这里是养鱼塘;这里是养猪场……车子最后在一个红棕色的亭子前停了下来。任主任说,这是“将军亭”。1957年1月朱德元帅来海南调研,专门来我们团视察,和大家同吃同住同训练,临走还和大家合影留念。为纪念朱老总的关怀,我们修建了这座“将军亭”。将军亭分上中下三层,坐北朝南、古朴典雅,气势恢宏。将军亭里朱老总半身雕像,端庄、慈祥,目光炯炯、和蔼可亲。此时此刻我突发感想,“领袖魂”、“将军亭”,毛泽东、朱德,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军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两位伟人犹如井冈山会师,在这个团的营地里,以这样的方式聚合在一起,给这个号称“铁军”的团队注入钢铁般的意志和无穷的力量,使之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成为解放军现代化作战部队中的生力军。

  在这次“探亲”就要结束的时候,我见到了这个团的现任团长宁建超上校——一位典型的湘西汉子。他干练、刚毅、威武,眉宇间透着智慧、浑身上下充满着力量。一个标准的军礼,也让我精神抖擞。这样的团长、这样的军队,足以让回民支队、“黄骅团”、黄骅精神在这里化为永恒。

  在离开“黄骅团”之前,我向宁建超团长和“黄骅团”的亲人们简单介绍了家乡黄骅的情况:黄骅,是以英雄命名的城市。她东临渤海,北靠京津,南近山东,西界沧州,地理位置优越,是河北省举全省之力发展建设增长极上的皇冠,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点区域之一,这里交通便利,民风淳朴,文化底蕴深厚。自古有“渔盐之利雄天下”之美誉,现今黄骅古贡枣园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最后,我诚挚邀请宁团长带领“黄骅团”回家看看。

  回到三亚,见到从海口专程赶来看我的王光明主任,我仍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此行,圆了我的梦想,了了我的心愿。我告诉光明,我要写篇文章,把“黄骅团”的故事带给黄骅人,让大家分享幸福和快乐。文章的题目已经想好,就叫《海南有个“黄骅团”》。光明略加沉思对我说:海南省军区不只一个“黄骅团”,实际上是两个“黄骅团”,一个是你今天去的由回民支队改编组建的“黄骅团”,另一个是渤海军区通讯总队改编组建的“黄骅团”。两个“黄骅团”,一起走出黄骅,一起落户了海南。

  这让我更加感到惊奇,姊妹“黄骅团”,兄弟“黄骅团”,一起离开家乡,又一块落户海南,发源于海,落脚于海,相依相守70载。这应该是中国军队史上的奇迹!这当中是怎样的历程,有怎样的故事?我真想立即到另一个“黄骅团”看个究竟,但这次海南之行行程已满,只能留作遗憾了。

(作者系黄骅市政协主席)

 

一条毛毯见证烽火友情

申 萍 边铁曙

 

  在河间市安居苑小区侯宽荣的家里,一条珍藏了近70年的毛毯一直被她精心呵护。侯宽荣说,毛毯见证了抗战时期的烽火岁月,更见证了一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与身边战士的友情。

齐会战斗时,来到贺龙身边

  侯维占是河问市南留路村人。“七七”卢沟桥事变不久,只有15岁的侯维占,目睹日军在河间大地上烧杀抢掠,毅然投奔任丘大城一带由高士一领导的抗日民军。
为巩固扩大冀中抗日根据地,1939年1月,贺龙、关向应率八路军一二○师挺进冀中。遵照中央指示,冀中地方抗日武装力量统一整编。4月,侯维占被高士一调到贺龙师长身边当警卫员。不久,即发生了著名的齐会战斗。

  齐会战斗打得异常激烈,在前沿指挥所,贺龙师长手举望远镜镇静地指挥着。突然一阵像臭鸡蛋气味的毒气随风飘来,顿时大家被熏得流泪不止,咳嗽不停,胸口堵得出不来气。贺龙也用手捂住头,眼泪直流,身体摇晃。侯维占见贺龙有中毒气的迹象,快步跑到贺龙身边,一把将贺龙抱住,搀扶着贺师长来到掩蔽所。

  侯维占赶紧把毛巾用水浸湿,一边给贺龙擦眼泪.一边堵住贺龙的鼻子和嘴,全然顾不上自己。等待救援人员把贺龙抬回指挥所后,他一刻也不敢离开,守护在床边。

  齐会战斗历时三天三夜,最终取得重大胜利,开创了平原歼灭战的成功范例。“三天时间里,父亲作为警卫人员,亲眼目睹了贺龙师长幽默自信、身先士卒、镇定自若的风度。”侯宽荣回忆说,父亲每每讲起这场战斗,眼睛里流露的全是对贺龙的崇拜和敬仰。

跟随贺龙16年,历经峥嵘岁月

  1939年8月,一二○师奉中共中央命令,离开冀中西进晋西北。此时,侯维占已升任贺龙师长的警卫班长。西进途中,他参加了9月25日的陈庄战斗。贺龙指派侯维占速去七一六团阵地传达命令,一定要把敌人引进伏击圈。当他跑到慈河时,发现左侧10米左右有10多个日军,正向七一六团阵地冲去。侯维占突然跃起扑向前方弹坑,与日军展开枪战,把4名日军当场击毙。借着硝烟,他突出重围,在最短的时间把贺龙的指令传达到阵地。

  1940年3月,在经过山西临县东柏村时,由负责贺龙警卫班的参谋杨新让介绍,侯维占成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贺龙把侯维占叫到身边,鼓励他说:“如今你是一名共产党员了,一定要好好学习政治、学习军事,树立远大理想,为打败日本帝国主义解放全中国,贡献自己毕生的力量。”受到鼓舞的侯维占,觉得浑身充满了战斗的力量。同年,侯维占还跟随贺龙参加了百团大战、晋西北米谷镇战斗等。

一条珍藏了70多年的毛毯

  1943年深秋时节,侯维占因劳累过度,多次口吐鲜血,卧床不起。虽有医生精心治疗,但是,贺龙仍不放心,几次到病房看望。看到侯维占盖的仅是一条薄被,贺龙把自己的一条军用毛毯送给侯维占。这条毛毯,是在百团大战中缴获的日本军用毛毯。

  1955年,侯维占转业回河间,先后任河间百货公司经理、束城供销社主任、北石槽供销社主任、外贸公司经理等职务。这件珍贵的礼物,侯维占非常珍惜,一直随身携带,精心保管,直到l977年临终前,他特意嘱咐老伴和儿女们:“不管今后发生什么情况,这件毛毯决不能丢损,这是咱家的传家宝!”

  这条毛毯由侯宽荣保管已经30多年了。这些年来,虽然毛毯千疮百孔,但她精心地补了又补,缝了又缝。遵照侯维占的遗嘱,作为她家的“宝贝”存放在最安全的地方。每当看到这条毛毯时,侯宽荣就会想起父亲生前讲过的那些战斗故事以及在贺龙身边的一幕幕情景。

(申萍,《沧州日报》记者;边铁曙,《沧州日报》通讯员)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