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人物 >>正文
黄 刚
发布时间: 2015-5-19 10:05:59

 

  他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誓死不降;他面对敌人的穷凶极恶,毫不畏惧。在刑场上,他把对敌人的愤怒和抗日宣言配成京剧唱段,向敌人发起最后的攻击。他就是黄刚。直至今日,沧州人民还在称颂他的抗日精神,并将这种精神永远弘扬下去。

  黄刚,又名黄炳伦,河间县黄留保住村人。1940年入党,抗日战争时期曾任建国县二区和三区区长。他斗争坚决、英勇果断,工作成绩突出。敌人早就对他恨之入骨,到处想抓捕他。1941年3月,黄刚到郑留肖村工作时,被高鸿基部特务认出,不幸被捕。

  黄刚区长被带到铁杆汉奸高鸿基盘踞的景和据点。这里刀枪林立、戒备森严。黄刚知道,越狱是不可能的,被敌人抓住,就只有两条路:一是屈膝投降,一是以身殉国。黄刚抱定了必死决心。

  黄刚被关进一间血腥味很浓的小黑屋里,没有水喝,没有饭吃,一连二三天无人过问。这天晚上,看守人员突然打开锁领进一个人来,他看清了这个人的脸,是建国县三区一位姓韩的区干部。他在一次战斗中缴械投降,当了高鸿基的忠实走狗。

  一见面他显得非常热乎。“炳伦兄,这几天我没在景和,让你受委屈了。”

  黄区长抬头看了看这位曾经共同战斗的战友,不屑一顾地说:“这算什么,我在参加革命时,就已料到了。”

  “他要给我个什么官,是小队长还是副官?”

  “岂止,岂止,莫说小队长,让炳伦兄当个中队长或低于高队长一级也够屈老兄的才了。”

  “条件太低了!”

  “那你要什么条件?”

  “我要高鸿基的脑袋!”

  随即,“扑”的一声,灯吹灭了……

  当黄刚苏醒时,已是血迹累累,遍体鳞伤。

  黄刚在景和据点内被关押了大约一个月,敌人的每次刑讯都得到黄刚区长对高鸿基罪行的有力斥责和无情揭露。高鸿基无奈,决定杀害黄刚。

  临刑的前一天晚上,姓韩的叛徒奉命再次来到这间潮湿阴暗的小屋子,“规劝”黄刚。这也是敌人最后一线希望了。

  “炳伦兄,今天可是你当机立断的时候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总不该执迷不悟啊,现在只要你说一句话,照样会……”

  “哪一句话?投降,哈哈……”

  话不投机,不欢而散,姓韩的在临走之前,又假惺惺地说:“炳伦兄,你死事小,可要为妻儿老小想想啊!”

  “我早已想好了,这一点用不着你惦记,他们会知道怎么活下去的。”

  “那你还有什么话要对他们说吗?”

  “如果你乐意把话捎给她们,就对她母子说:‘当汉奸决没有好下场!’”姓韩的自知无趣,灰溜溜地走了。

  杀害黄刚这天,正是景和大集。敌据点的大门打开,随即,一批汉奸簇押着满身血污、衣衫褴褛的黄刚向集市走来,他眉宇间仍显露着刚毅和坚强、不屈。赶集的人群中,有的认识黄刚区长,顿时围拢过来。一个多月未见到群众了,黄刚多么想回到群众中去,和大家一起投入抗日斗争啊!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利用临刑前的机会,向广大群众进行了最后一次宣传,他唱起了自己提前配词的京剧唱段:

  “父老乡亲且听真,

  咱同是中华民族人。

  一个天来一个地,

  一个祖先一个根。

  现而今,鬼子闯进我家园,

  杀我同胞烧我村。

  狗汉奸,实可恨,

  认贼作父丧天伦。

  你吃的是中国饭,

  杀的是中国人。

  他们是辱没祖宗的狗奸匪,

  你们是民族败类遗臭万年人。

  我黄刚,虽死无遗憾,

  入九泉听那抗日枪声奏凯音!

  ………………………………”

  敌人不让他再唱下去,想堵住他的嘴巴。可是,人流在拥,黄刚挺直胸膛,双目烔烔,大义凛然,仇恨的光芒似两道闪电,群众们连连称赞,“黄区长是好样的!” “这才是真正的中国人!”

  黄刚仍在唱,人们听着他的京剧跟在后面,直到行刑的地方。他把头抬得高高的,给群众留下最后的话:

  “20年后,我又是一个杀敌的中国人!”

  “乡亲们!快快觉悟啊!只有抗日,才有出路!”

  刽子手们的枪响了,黄刚从容就义,年仅21岁。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