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荟萃 >> 口述历史 >>正文
倾力支持黄骅建港
发布时间: 2014-9-9 11:03:02

  黄骅建港,港建何处?这是个难题。我想到了唐山的曹妃甸、王滩和沧州的黄骅县。当时,我们认为曹妃甸具备建设理想深水大港的自然条件。唐山市委提出在王滩建港,那里水比较深,可建20万吨左右的舶位。孙中山曾在《建国方略》中提到在王滩建“北方大港”的设想。唐山市委和市政府建港热情很高。1980年,我陪省长李尔重到王滩(小港)进行实地考察后,省政府积极支持唐山发展港口建设事业。王滩在秦皇岛市和唐山市之间,建港条件也很好。当时,河北省东北部的秦皇岛港是我国最大的煤码头,在曹妃甸、王滩建港不可能列入国家计划,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1980年夏日的一天,我从石家庄出发到沧州地区检查工作。
  沧州位于河北省的东南部,东临渤海,北临京津,南与山东接壤。因多盐碱地,农业欠发达。古典小说《水许传》中开封府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蒙冤发配沧州的故事,很多老百姓都耳熟能详,沧州已给人留下了贫瘠、苍凉、荒芜的印象。
  沧州历史悠久。沧州,取“沧海”之意建州治。沧州是武术之乡、杂技之乡,在中国各大杂技团都有沧州的演员,有的甚至走出国门。
  沧州古城又称“狮子城”。有一种说法,说造铁狮子是用来镇海的,不让海水泛滥成灾。当时我就想:“古人镇海,我们开海!”我觉得“铸狮镇海”虽然是不符合科学的迷信,但愿望是为保一方平安,用意是善良而美好的。而今我们“开海”,作海这篇大文章,圆海这个蓝色的梦,还仅仅是个良好的愿望。黄骅具备不具备建港的条件,还是一个未知数。即使具备建港的条件,争取立项开工的路还很长。还需要开拓进取的精神,坚韧不拔的毅力,吃苦耐劳的态度来写这篇文章,来圆这个蓝梦。
  那天快到中午12点时,我来到沧州地区,沧州行署专员阎国钧、副专员李汝梅和其他领导前来迎接。下午,阎国钧专员向我汇报沧州地区的经济发展情况时,提到黄骅县有个顺岸码头,主要是运盐,乘潮可以进出千吨级的拖船,想扩建成大的港口。这一说立即引起了我对建设港口的注意,我说,别的工作暂时不谈,明天一早就到这个码头看看。
  第二天上午,在阎国钧专员的陪同下,我们一行来到黄骅县考察。
  黄骅县(现称黄骅市),原是1944年由新海县和青城县合并而成的新青县。1945年,为纪念1943年牺牲的冀鲁边军区黄骅副司令员,将新青县改为黄骅县。解放后隶属沧州地区,1993年地市合并后隶属沧州市。黄骅县地处华北平原东部,河北省东南部,北邻天津,南邻海兴县,西邻沧县,东邻渤海。
  黄骅县委、县政府听说我到黄骅考察建黄骅港一事,非常高兴。在县招待所里,县委书记建议休息片刻,再下海。我当时出海心切,就说:“先到海里转转,有点感性认识,再听你们介绍情况。”
  随后,我们就登上一条小船出海了,在海上转了一大圈,才回到县里。
  吃过饭,没有休息,我就听取县里交通部门和水利部门的汇报。我说:“要建设黄骅港,首先要考虑是不是具备建港的条件。一是水深够不够。二是黄河从山东入海时携带着大量的泥沙,能否倒灌到黄骅形成淤沙。三是拦门沙(河流入海处,因泥沙淤积在海入口形成的高低不平的坎)能不能处理,等等。这两个部门汇报说,海深不够,可以向海内延伸。这里没有黄河口的淤沙。入海口有6道“拦门沙”,挖走就可以了,建万吨级大港没有多大问题。
  听了汇报,我说:“你们的介绍使我对建港又增加了一份信心。但是一定要进行科学的考察,严密论证。要有向党、向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来不得半点马虎和失误,否则省里和中央也不会批准。建一个港口要投入大量资金,如搞不好,是对人民的犯罪。希望你们尽早拿出可行报告。任何一件事情,重要的是问题的提出。正确地提出问题,等于问题解决了一半。但实践成功要做千百倍的努力才有可能实现。地委、行署要写好这个报告。”
  不久,地区拿出了可行性报告。我再次来到沧州,听了方方面面的汇报,看了报告后增强了我对建设黄骅港的信心。
  紧接着,在阎国钧专员的陪同下,我们再次来到黄骅。这是我第三次到港口进行考察。从此至我离休前,每次到沧州我必定要去黄骅港口调研参观。为黄骅建港的事,我不断跑北京。我先后找国家经委的领导袁宝华、郭洪涛、叶林等同志,找国家计委和交通部的领导同志,争取他们支持在黄骅建港,并早日列入国家计划。
  当时,国家计委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扩建天津港,增加1000万吨煤的出口能力。认为扩建天津港可以利用老设备,投资少,见效快;另一种意见同意河北的建议,在黄骅建新港。天津港扩建能力有限,不能满足晋煤外运。山西煤运到天津港要修铁路。从山西修到天津的铁路,要比修到黄骅的铁路长还不算,还要经过河北省文安县的“洼地滞洪区”。当地人说:“文安洼,文安洼,旱了收蚂蚱,涝了收蛤蟆。”这段铁路难修,要修高架桥投资更大。相反,即使“天津方案”也不能满足运输煤炭不断增长的需要。建设黄骅港,可以满足山西煤出口不断增加和河北省中南部发展的需要。修铁路里程短,地质条件好,投资也少。
  当时,众说纷纭,意见难以统一。
  1983年我已到省人大常委会工作,黄骅港的建设仍在论证中……我人虽然到了人大,但心里仍放不下黄骅港的建设,继续为建港奔走呼号,四处忙碌。我每到沧州,必到黄骅港口考察。我觉得,那些年,黄骅,在我心里已经生根了。
  1988年人大换届后,我找到省人大常委会邹仁筠副主任,向他介绍了建设黄骅港的重要性和多年来的工作进展情况。邹仁筠,当时不仅是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而且是全国政协委员。
  我对邹仁筠副主任说:“黄骅港是个下煤港,从陕西神木煤田修建一条神黄铁路大通道,它将带动一个以黄骅为中心,以神黄铁路为轴线的新型工业群。这对西北、华北经济的发展所起的作用,具有深远的、重大的战略意义和多方面的优势。这样一项重大工程的立项,需要方方面面做工作,方方面面来促进。我为此已经奔波十多年了,你是全国政协委员,请你在全国政协会上提出个建设黄骅港的提案支持一下。”
  邹仁筠听了我的一席话,非常感兴趣,也非常感动。邹仁筠是河北工学院著名教授,石油化工专家。他经常到美国、澳大利亚等国讲学,具有学者风范,为人正直,心怀坦诚,对社会上的不正之风疾恶如仇,为了人民的事业鞠躬尽瘁。邹仁筠教授对任何问题都旗帜鲜明,记得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刚刚通过一部条例,规定不准在公共场所吸烟。可是,在一次常委会会场上就有人吸烟,他退出会场,以示反对。这次,邹仁筠教授听完我的介绍后,深感这是一件利国利民、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举措,他欣然应诺,说:“我认真准备准备!”
  1989年,邹仁筠等26位河北省政协委员联名提出《将黄骅港列为神木煤出口、南运港建设的紧急建议》的提案。
  此时,港址的比选,由8家减少为3家,即天津港、黄骅港、龙口港。天津、山东仍在据理力争。
  1990年全国政协第七届三次会议把港址选择列为此次会议议题。大会发言中,出现了港址优选的不同意见。邹仁筠委员紧急约见《人民政协》报总编辑,呼吁通过舆论促进工程的科学论证和正确决策。邹仁筠委员站在全国利益的高度,以严谨的科学态度,亮明了自己的观点,他说:“就目前三个港的情况看,黄骅港显然是最佳选择。这决不是因为我是河北的政协委员才这样说,而是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科学家的良心,促使我这样说。”送走《人民政协》报总编辑,邹仁筠连夜写了一封信,1990年5月28日,在《人民政协》报委员来信栏目全文刊出。
  这样,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1992年9月黄骅港立项。
  为了黄骅港早日开工,大家仍然做着不懈的努力。
  1993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赵爱国在第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和其他32名人大代表向大会提出了《河北省关于西煤东运第二大通道工程建设尽快启动和加快黄骅港前期工程的建议》。
  1993年11月,朱镕基副总理带领国务院及有关部委的负责人来黄骅,再次肯定了西煤东运第二大通道的重要意义。
  1997年9月23日,国务院正式批准,我国西煤东运第二大通道和黄骅港开工建设,并决定由神华集团投资兴建。
  一期工程完工后,黄骅港第二期工程启动。
  2005年12月12日,黄骅港第二期工程已经完工。2006年吞吐量达到8000万吨,成为我国十大港口之一,处于世界先进水平。
  光阴如梭,日月轮回,如今我已离休在家。从上世纪80年代思谋建港到今天(2008年)算起,转眼28个年头过去了。当我用放大镜在中国地图上,看着从陕西神木煤田经朔州到黄骅,跨越太行山脉,与同蒲铁路联接神黄铁路;看着黄骅港、黄骅电厂、黄骅开发区的彩色图片和宏伟的远景规划时,我的心激奋不已……

岳宗泰口述 杜丽荣整理


(岳宗泰系河北省人大原副主任;杜丽荣系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调研员。本文节选自《口述河北改革开放30年》一书)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 本栏目暂无内容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