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荟萃 >> 回忆录 >>正文
我曾在老挝击落美国战机
发布时间: 2013-4-28 9:26:14

  我是南皮县大浪淀乡(原段六拨公社)肖九拨村人。1959年12月25日,18岁的我被批准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于1960年1月3日到达位于天津杨柳青的部队驻地,成为77师高炮营四连的一名新战士。1962年7月,我随77师的一个排调往石家庄63军军直高炮营四连,任班长。1965年7月,也就是在解放军取消军衔制的两个月后,我在部队提干,升任排长。1966年下半年,高炮72师成立,在全军抽调干部,我被选中,到该师648团二营营部高射机枪排任排长,1967年下半年提为四连副连长。1967年冬,随72师奉命调往福建沿海。72师属于机动高射炮兵防空部队。在福建的两年时间里,当时的台海局势比较紧张,部队在厦门的集美南岸、高奇、漳州等海岸线驻防,负责龙田、福州机场等军事重地和设施的防空保护。1969年12月,已经提为高炮六连连长的我,随648团出国来到老挝境内42公里处,掩护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部队修筑“中老友谊路”。
  对“援老(老挝)抗美”这场战事,现在了解的人恐怕不多,实际上,它与中国“抗美援越”有着一定的联系。
  从1964年起,美国在不断扩大对越南南方侵略的同时,加紧策划针对越南北方的战争。当年8月5日,美国以北部湾事件为借口,首次轰炸越南北方的目标。
  1965年6月9日,第一批中国志愿部队——中国志愿工程队第二支队开入越南。中国支援部队援越抗美军事行动由此拉开帷幕。
  与此同时,作为中国与越南近邻的老挝,也发生了类似于越南的情况:美国扶植老挝亲美右派势力,派出武装人员进驻老挝,并于1965年5月出动飞机对左派老挝爱国战线党控制的区域实施轰炸。在此背景下,中国政府应老挝左派政权的请求,出兵对其予以援助。
  为了“支援老挝人民的抗美斗争”,从1962年到1978年,中国政府曾先后派出11万人,无偿为老挝建设公路、桥梁等基础设施。而为了保证这些工程能够顺利完成以及中国工程人员的安全,中国政府又先后派出防空部队2.1万余人,进驻老挝前线。(以上部分据党史资料记载)
  我们这支防空部队属于第三批,之前有两支部队先于我们入老(挝)执行任务,每批时间为一年。我们648团两个营共计l000余人进驻老挝。在这一年中,我所在的二营共击落敌机2架,击伤敌机数未做统计。
  第一次击落敌机的时间是在1970年4月份。一天中午12点多,六七架敌T28轰炸机钻出云层,向我部队驻地上空飞来。当时,我们防空部队在山坡上布防,山坡下是工程兵修路部队。敌机进入我领空后,投下了大量炮弹。有一枚火箭筒炮弹钻到了高射机枪连的机枪下面,幸亏是哑弹,没有爆炸,否则,一个班的战士都会牺牲。二营接到发炮命令,全营战炮一起开火,一架敌机被击落。
  第二次是在1970年的9月23日,这一次打得比上次漂亮,而且击落的是敌人的侦察机。
  入老(挝)后,我们发现了敌机行动的一些规律,敌机并不是每天都会出动,但经常出动。一般是先出动侦察机侦察好目标,再由轰炸机前来轰炸。侦察机大都飞得很高,都在3000公尺以上。而我们配备的三七高射炮,最高射程也就是3000公尺左右,对飞得高的敌机我们就采取视而不见的策略,放它们过去。
  10月13日,还是雨季的老挝天空中雾气很浓。上午9点左右,浓雾刚散,一架敌机钻出云层,朝我军阵地飞来。这次敌人出动的是美国当时最高级的F4C侦察机,也许是依仗着战机先进,飞得很低,也就有1000公尺。我们全营炮火集中开火,敌机中弹,飞行员根本没有拉起操纵杆,就拖着浓烟一头栽进了50公里外的山谷中。不到一个小时,中央军委的通报就传达下来,对参战部队予以通令嘉奖。
  要说击落敌机最漂亮的战斗,还应该数兄弟部队一营的那一次。1970年7月的一天上午,敌人出动一排T28轰炸机朝我方阵地飞来,我们二营刚进入一等状态(军事术语),一营已经将一架敌机击落,敌机从高空直接坠落地面,离我们的阵地也就有几百米。
  在老挝期间,部队的生活条件十分艰苦。由于老挝的气候特征高温潮湿,蚂蟥盛行,人们最容易患疟疾和痢疾两种疾病。再就是食品供应困难,运送全部依靠国内,仅由昆明进入老挝的唯一一条公路靠汽车运输,运一次需要四五天。所有蔬菜都是干菜,就连酱油也制成固体,然后用开水冲泡,根本没有青菜。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战士们坚持讲究卫生,锻炼身体,没有一人患病,没有一名战士受伤和牺牲。至1970年底,我们全团圆满完成“援老抗美”任务,与647团换防,安全回到祖国。


作者:叶连铎(南皮县人民检察院退休干部)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