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专题研究 >>正文
回忆温家宝两次视察沧州水利工程
发布时间: 2013-1-15 11:03:36

  温家宝在任副总理期间,曾于2000年、2001年两次到沧州市视察水利工程。我当时在市水利局任党组书记、局长,曾两次向温副总理汇报。他那平易近人、密切联系群众的作风,深入实际、求真务实、虚怀若谷的领袖风范,给我们留下了永久难忘的深刻印象。



  2000年温家宝副总理到沧州视察“引黄济津”,缘于沧州出色完成了为天津市调黄河水的引水工程,并为之做出巨大牺牲和贡献。这一年是华北地区持续干旱的第四年,天津市城市供水形势严峻,到了7月份,为天津市供水的于桥水库特别是上游的潘家口、大黑汀水库周边仍无有效降雨,水库蓄不上水,900多万市民面临断水危险。对天津市的饮水困难,国务院及水利部高度重视。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视察于桥、潘家口等水库后,9月10日国务院正式批准为天津市跨流域调水。由水利部协调山东、河北两省实施“引黄济津”,就是从山东省聊城地区的黄河位山闸引水,经位山三干渠进入河北省邢台市的临清渠、清凉江至衡水市、沧州泊头市的绘彩于,通过绘彩于引水闸,从清凉江穿过24公里的“清南连接渠”进入南运河,然后经沧州市区、青县的九宣闸进入天津市境内,引水线路总长586公里,其中沧州段180公里。
  利用旧河道为天津调黄河水,过去曾运作过多次,但这次主要是为解决天津城区生活用水,水质要求高,调水线路走的是沧州大浪淀水库引水的线路。由于输水量大,从清凉江至南运河的“清南连渠”便成了咽喉。清凉江的过水流量是100立方米/秒、南运河捷地闸以下的流量是120立方米/秒。而清南连渠只有30立方米/秒,是1996年为大浪淀水库引黄河水开挖的。要完成为天津调水的任务,必须将这段引渠扩挖到流量65立方米/秒。但这条引水渠正穿过泊头市的黄金地段——果园,需永久占地1800多亩,刨掉果木树几万棵,挖掉青苗1000多亩,好多梨树是几十年、上百年的大树,是农民的“摇钱树”、命根子,工作量可想而知。工程量也不小,需要动土400多万方,新建、扩建、改建维修桥、闸、涵110多座。这项工程从勘测、设计到招标、施工、验收,少说也得半年时间。问题是天津市区居民饮水虽然采取多种节水措施,但城市供水最多还能维持一个多月。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几次过问此事。水利部、河北省政府也深感任务紧迫,常务副省长郭庚茂带领省水利厅等有关部门与水利部海河委员会到泊头市绘彩于现场查看工程情况。郭庚茂对陪同的沧州市委书记张庆华、市长赵维椿、常务副市长王增明和泊头市委、市政府,沧州市水利局的负责同志说:“我们河北特别是沧州,历史上曾多次支援天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清南连渠扩挖工程,事关天津市饮水大局,事关河北形象、沧州形象,是一项政治工程、救灾工程,时间再紧,任务再重,困难再大,也要按期完成。”
  为落实郭庚茂常务副省长的意见,沧州市委、市政府又组织泊头市委、市政府和沧州市水利局专题进行研究,明确责任和任务。泊头市委、市政府要做好群众工作,确保果木树、青苗及时清除,工程占地及时解决。市水利局要确保地上附着物,特别是树木调查清楚,确保工程按时完工,确保为天津按时引水。
  按照水利部确定的引水时间,清南连渠扩挖工程工期只有一个月。半年的工程一个月完成,困难太大太多了,没有哪个单位愿意承担这样的任务和责任。我们把主要工程量的重担压在市水利局设计院、工程处的肩上。这两个单位过去打过无数硬仗,特别在沧州大浪淀水库建设中立下卓著功劳。但接受时间这样紧迫的任务还是第一次。引黄济津是朱镕基总理关注、温家宝副总理直接抓的大事,清南连渠扩挖工程便成了“通天”工程。我作为水利局长,深感压力巨大。为了确保工程质量万无一失,竣工时间万无一失,我们倒排工期,任务到人,责任到人,提出了“时间不够黑白干,人员不够一顶仨”的口号,把清南连渠工程作为压倒一切的任务来抓,并让当年在一线指挥修建大浪淀水库的副局长、副指挥长王吉祥到一线指挥清南连渠扩挖工程。在24公里长的线路上,一场抢时间、争速度的攻坚战打响了。
  来不及先设计、后施工,时间紧迫,特事特办,只能边勘测、边设计、边清场、边施工。不分上午、下午,不分白天晚上,所有施工、管理人员都吃住在工地,饿了吃,吃了干。
  首先是勘测,其中一项工作是对挖渠占地和地上附着物(树木、庄稼、房屋、机井等)要一一进行登记。需要挖掉的树木,不管大树、小树,都要一棵一棵地量尺寸,多粗,什么品种,然后认真逐项登记;同时要户主、村干部、乡干部、水利局测量人员四方签字,一式多份。经过测量调查,工程占地共需刨树3万多棵,登记下来,光用纸摞起来就两米多高。当时占一亩地、挖一棵树赔多少钱,国家还没确定下来,经过泊头市委、市政府大量深入细致的群众工作,都是先占地、先刨树,赔偿以后再说。看着几十年的大梨树被砍掉,好多农民心疼得掉眼泪,他们咬着牙做出巨大牺牲。我们的农民太好了。
  工程施工也相当紧张,为了赶时间,每个施工队都找来发电机,拉起电灯。24公里的引渠工地白天一片喧腾,晚上像一条火龙。挖土机、碾轧机都是一机2人,歇人不歇机。每天的工程量都落实到人和机,一天一统计,差一点也不行。桥、闸施工除了增加设备、人员外,在保质量的前提下改进施工程序,“多头并进”,为加速水泥氧化,采取了热水搅拌、麦秸保温等措施,大大加快了施工进度。为了及时解决施工中出现的问题,我们坚持从局长到科长“四在现场”:就是排忧解难在现场;攻坚阶段在现场;关键环节在现场;节假日在现场。八月十五、国庆节,局长、(处)科长、院长们都在工地和职工们一起过节、一起施工,大大鼓舞了士气。经过拼搏,原定一个月(30天)的工期,中间下了三天雨,只用了27天,就全线完成了工程任务,为“引黄济津”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消息传到水利部,汪恕诚部长非常高兴,给河北省水利厅打电话祝贺。
  10月12日下午5时,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在水利部部长汪恕诚、国家计委副主任刘江等领导陪同下,到沧州泊头市清南连渠渠首绘彩于引水闸视察。河北省常务副省长郭庚茂、省水利厅厅长张凤林和省计委等有关部门领导,沧州市委书记张庆华、市长赵维椿、常务副市长王增明,市水利局的负责人在现场迎接。温家宝副总理下了中轿面包车,郭庚茂常务副省长便迎上前去,向温副总理介绍省、市在场的人员,温副总理高兴地和大家一一握手。之后来到“引黄济津”引水图图板前,省水利厅厅长张凤林向温副总理一行重点介绍汇报了河北省引黄济津线路施工情况。温副总理边听边点头说:“好,好,一定要保证引水安全。”听完汇报,又来到绘彩于引水闸,察看新开挖的清南连渠。在闸上温副总理询问了工程施工情况,我把工程时间,工程量,各级党委、政府深入细致的群众工作,水利部门抢时间、保通水的周密安排,施工队伍昼夜鏖战的拼搏精神,农民的无私奉献等,一一作了汇报。温副总理边听边赞叹:“干得好!干得好!大家辛苦了。天津人民感谢你们,国务院感谢你们!”听完汇报,他看到南面不远的树林处有一群农民在向我们这里张望,温副总理问:“是农民吧?走,过去看看。”说着,大步走过去。这下急坏了在场的市公安局保卫人员,因为原来没这个安排,事先对周边还进行了“清场”,不知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的农民。温总理在前面走,大家只好跟了上去,这时农民们也围拢上来。温副总理首先和农民们打招呼说:“大家都在这一块种地吗?”“是。”农民们回答。郭庚茂常务副省长对农民们说,“这是温家宝副总理,来看我们啦!”农民们热烈鼓掌。温家宝问一位老年妇女说:“大娘挖渠占了不少地吧?想得通吗?”老年妇女回答说:“想得通,为给天津送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应该的。”旁边一位老汉说:“为天津送水我们也受益。”谈了一会儿,温副总理和农民们握手告辞:“谢谢你们,谢谢大家了,损失政府会补偿的。”离开农民,温副总理又直奔引水闸西侧的施工队伍工棚。这是沧州水利局工程处的队伍,温副总理握着副处长耿关月的手说:“辛苦了!工程干了多长时间?质量有保证吗?”耿关月说:“为了尽快给天津送水,工人们争分夺秒,始终是保工期、保质量,工程质量没问题!”温副总理高兴地说:“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视察结束后,温家宝副总理与省、市的同志们一一握手告别,他握着常务副省长郭庚茂的手说:“谢谢了!咽喉问题解决了,给天津送水就没问题了。”郭庚茂常务副省长说:“支援天津,义不容辞。”温副总理一行离开泊头市绘彩于工地,还要赶到山东省聊城市,这时天已经黑下来。



  2001年5月11日至13日,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在水利部部长汪恕诚、国务院副秘书长马凯、国家计委副主任汪洋、财政部副部长张佑才等部领导和河北省常务副省长郭庚茂、省水利厅厅长张凤林、副厅长韩乃义,沧州市委书记张庆华、市长赵维椿、常务副市长王增明等陪同下,第二次视察了沧州防汛、饮水工程。
  5月11日下午,温副总理一行从廊坊市来到任丘市白洋淀枣林庄枢纽,大清河河务处汇报了白洋淀概况和防汛工作。之后,沿白洋淀千里堤南行,查看工程情况,在七里庄“大口子”处停车,听取了任丘市市长张瑞桥防洪情况汇报。温副总理还询问了当年侵华日军扒堤的情况。张瑞桥市长介绍说:“1939年日军为破坏冀中抗日根据地,在各主要河道扒堤180多处。驻安新县城的日军在任丘县七里庄村西白洋淀千里堤扒开300多米宽的大口子,7米深的水从白洋淀奔涌而出,声震数里,使任丘、大城、文安、雄县、霸县、新镇、静海、任河八县一片汪洋,房倒屋塌,哀鸿遍野,洪水直逼天津市,给人民造成巨大灾难。”温家宝副总理听了说:“惨无人道啊!”听完汇报,温副总理来到了堤下的一户农民王树根家,老汉76岁,温副总理问:“老哥,当年日本鬼子扒堤记得不?”老汉回答:“记得,水太大了,房子都冲垮了,要不是撤得快,人一个也活不了。”听说来了领导,又来了不少农民。温副总理问一位中年妇女家里几口人,生活怎么样?妇女介绍了自家养鸡场的情况,温副总理听得十分认真并帮她一项一项地算收入账。常务副省长郭庚茂问这位妇女:“你认识这是谁吗?”妇女说:“知道,是温总理,我们可崇拜温总理啦。”温副总理听了说:“不要崇拜我,要崇拜英雄。”温副总理又向群众询问了“农民负担”、“干部作风”等问题后才向群众告别。
  11日晚温家宝副总理一行在任丘市宾馆下榻。晚饭后,召开农村形势、农业生产、农民收入、农民负担、干部作风座谈会,任丘市委书记蔡瑞轲做了汇报。
  12日上午温家宝副总理一行到献县滹沱河北大堤视察,观看了献县枢纽、子牙新河泄洪闸,并看望了闸所职工。县委书记马路高、县长田永利汇报了滹沱河北大堤加固情况。
  上午10时许,温家宝副总理一行从献县赶往石家庄市黄壁庄水库,视察水库大坝除险加固情况,下午晚饭前赶回沧州市宾馆下榻。晚饭后,常务副省长郭庚茂汇报了河北省防汛抗旱情况。省委书记王旭东、省长钮茂生也参加了汇报会。
  听了汇报,温副总理讲了意见。他说:“我国是个自然灾害多发的国家,特别是旱涝灾害频繁,自古如此。解放后,党和政府高度重视水利工作。50年来,水利建设取得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实践证明,水利建设是一项长期的任务,是我国经济建设的战略重点之一。对水利建设,要从国家现代化建设的全局高度、从水资源可持续发展利用的高度去认识。加强水利建设,是防洪减灾的需要,是水资源保障的需要,是拉动内需、经济结构调整的需要。因此,在不断扩大内需中,应重视水利建设。干旱是当前的主要矛盾,对抗旱、节水必须高度重视,明确指导思想,开源节流并重,以节水为主。用水上,首先保城市,先生活后生产,同时注意解决乡、村人畜饮水困难,确保不发生问题。病险水库是大隐患,防汛工作不可松懈,河北负担着保京津、保油田、保铁路的重大责任,还要保自己,防汛难度很大。干旱是主要矛盾,但一场暴雨可使一个流域成灾,最大的问题是思想麻痹,教训惨痛,一定要坚持抗旱防汛两手抓……”
  13日上午,温家宝副总理一行在省、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大浪淀水库。我提前在水库进水枢纽大堤上摆好“引黄济沧”和“大浪淀水库平面图”图板迎候。温副总理下了车,兴致勃勃的向图板走来。我迎上去,张庆华书记刚要介绍,温副总理便和我握手说:“认识,水利局局长,小岳。”看到温副总理还记得我,我激动地说:“总理好,感谢温副总理到水库视察。”在图板前,我向温副总理一行做了汇报。
  我主要汇报了沧州的水资源状况、地下漏斗、地面下沉、饮用高氟水和大浪淀水库建设的情况。当汇报到沧州水资人均占有量仅为全国的8%,比世界上最缺水的国家以色列还少一半的时候,温副总理说:“情况严重啊!水利不仅是农业的命脉,也是国民经济的命脉,水的问题不解决,制约经济社会发展,要把解决水的问题,作为一项重大战略措施来抓。”当汇报到沧州由于水资源短缺,长期超采地下水,形成8000平方公里漏斗,漏斗中心水位埋深80多米,沧州地区地面下沉严重的地方,从70年代至今达1.7米,已成为华北最大的漏斗区时,温副总经理说:“不是华北,是全国最大的漏斗区,是世界最大的漏斗区了。”当汇报到沧州市区40万人长期饮用高氟水,老人氟骨病、骨质松,儿童氟斑牙、黑牙根时,温副总理说:“饮水问题,直接关系一方人的生存问题。水是人类生存的生命线。”当汇报到为解决沧州市区40万人长期饮用高氟水,在各级各部门支持下,沧州市委、市政府带领全市人民自力更生修建大浪淀水库,3年工期一年半完成,节约资金近亿元,施工中创造了“想民为民、自力更生、团结协作、敬业奉公”的大浪淀精神,受到省委、省政府高度评价时,温副总理高兴地说:“修建大浪淀水库,党委、政府给沧州人民办了一件大好事,功在当代,利在子孙,了不起啊!大浪淀精神好,干事业就要有一种精神。有了精神,就有力量。”听完汇报,温副总理又来到水库防浪墙边,他望着宽阔的水面,连连点头说:“真漂亮,多大面积?”我回答:“蓄水面积16.7平方公里,是杭州西湖的3倍多,是全国最大的平原水库。目前还不知道哪个平原水库比大浪淀大。”温副总理说:“水利局功不可没!”
  离开大浪淀水库,温家宝副总理一行又视察了南皮县李皋村的苜蓿种植,途中还停车向乌马营村民了解情况。之后,视察了沧县仵龙堂的旱地麦、旧州镇西庞河村的喷灌。直到中午,才回到沧州市宾馆午餐。路上,市委书记张庆华、市长赵维春汇报了沧州市的有关情况。下午,温副总理一行返京。


作者:岳宝鉴(系沧州市水利局原局长)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