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专题研究 >>正文
费孝通对黄骅港的特殊贡献
发布时间: 2013-1-7 10:23:35

八十初度奔赴黄骅港

  1990年11月2日——费老的80岁寿辰。
  这一天,中共中央统战部为他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寿庆。宴会时,江泽民同志问费老:“能不能用一句话总结你一生走过的历程?”费老说:用四个字“志在富民”。他解释道:“‘志在富民’这一思想,也许可以贯穿地表现在我从30年代起所写的文章中。”江泽民满意的笑了。
  “志在富民”确是费老一生奋斗不息的主线,他还曾经题词:“脚踏实地,胸怀全局,志在富民,皓首不移。”
  正是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他在对我国东部和西部进行了广泛的调查之后,进一步看到了东西部经济发展的差距,产生了一种高度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意识到缩小东西差距的一项战略举措是在居中地域架起一座连接东西部的桥梁,以实现他提出的“以东支西,以西资东,互助互利,共同繁荣”的主张。
  八十寿辰的第二天,11月3日,费老带着一种迫切考察和进行大谋划的情怀,乘车经4个多小时的颠簸,下午就坐在了沧州市的一间大会议室里,分别听取了原沧州地、市领导人有关黄骅港建设等情况的汇报。费老听得非常仔细,非常认真,仿佛是一个专心致志的学生。通过听汇报,沧州往昔的荒凉和萧条在他脑海里远去,一片富于生机的风景渐渐清晰起来,特别是对沧州组织专门班子,已对建黄骅大港进行的一系列考察、论证,费老感到振奋。
  11月4日,费老不顾劳乏,由河北省人大副主任王幼辉及地市领导等陪同,一路向东,来到距沧州90公里的渤海之滨。当时的港口,3000吨级码头正在施工,拉石运砂的车辆、船只往来驰行,一派繁忙景象。远望大海,风平潮阔,海鸥翻飞。茫茫的碱滩和潮间带纵横几十公里,了无边际。费老面朝大海,思绪纵横:
  ——在环渤海漫长的海岸线上,脚下正是渤海湾的弓顶处,北有天津港、秦皇岛港,南有龙口港、青岛港……在天津到龙口540公里的岸线上,如果建一个居中的大港,利于东部沿海港口宏观布局。而黄骅港尽得地利之势。
  ——在广阔的华北平原上,北京、天津双龙并舞,其经济水平、其科学技术、文化水平均领全国之首。可是华北平原的其他省区,比如河北省和京津比较起来,差距很大。河北缺少自己的一个能够停泊万吨巨轮的出海口,打通航线后,可以联结南北,可以打通日韩、通往世界……这个港口建在哪里呢?一个思绪愈来愈清晰,黄骅建大港最合适,一可带动沧州,二可拉动河北,三可辐射整个华北平原和西部广大区域。
  ——在中国这块大版图上,费老放开了更宽广的眼界。他在经广泛的调查之后,曾向中央提出了关于建立黄河上游多民族经济开发区的建议,其中包括青海、甘肃、宁夏、内蒙四个省区。而位于内蒙与陕西交界处的神府、东胜煤田,已探明储藏量达2300亿吨,而且煤质好,易开采,但如何打通外运通道还在争议之中。如果从陕、晋、冀开辟一条铁路大通道,经黄骅港出海,直线距离才800多公里,最为便捷、经济,可快速运往我国南北和出口其他国家。这条通道一旦打通,从东到西即可形成一个以黄骅为龙头、以神黄铁路(神木到黄骅)为轴线的新兴工业带。这个工业带对东中西部的经济发展将成为一条动力带,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发展前景十分广阔。
  在和省市领导交换意见时,费老明确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河北环京津、临渤海,但河北发展慢,应该给河北一个机会,就是建自己的出海口,我认为建在黄骅最合适。”
  又经过一系列工业考察和座谈后,隔日,费老返回北京。他的思考仍在延续、在深入。他迅即与民盟中央常务副主席高天商议,在民盟成立一个课题班子,专门研究黄骅建港和修建神黄铁路的问题,并撰写了给中央的报告。
  班子成立起来了,作为民盟的一大任务,紧锣密鼓地推进。但,第一稿出来后,费老不满意,因为发展的侧重点只是放到了沧州和河北。他说还不太实在,港口不仅限于沧州,要放到晋、陕、甘及更大的范围,要说清“口”与“腹”的关系问题,不要像秦皇岛港(拉动作用小);要强调一个地方一定要有自己的港口才能带动地方经济发展。这些内容二稿要放进去。于是研究、修改,再修改,直到第三稿他才满意。这样,一份凝结费老心血的《关于沧州市黄骅港的建议》,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直接送到了江泽民同志手中。
 

胸有成竹建言中南海

  建议上报不久,正值中共中央召开一个征求各民主党派的建议会,江泽民同志参加。
  江泽民同志素来对学识渊博,为人类学和社会学做出突出贡献的费老敬重有加,二人总以师生相称。当年江泽民在上海任市委书记时,费老每年都要抽出时间到上海与江泽民深谈。对费老关于国计民生的一系列建议,江泽民同志都十分重视。
  各民主党派到会,江泽民同志让德高望重的费老第一个发言。费老借机用简要的语言再次提出在黄骅建港和修建神黄铁路的建议。
  费老感到因时间关系,表达的还不够充分。所以散会时,费老从后面几步跨向前,“泽民同志请留步。”
  “好啊!”
  “报送的建议看了吗?”
  “看了,建议很好,让家华同志带专家去考察一下。”
  二人对话时,恰值李鹏总理从一边走过,江泽民同志拦住了他:
  “李鹏同志先不要走。”
  李鹏同志停了下来。
  “家华同志到黄骅港考察的事你落实了没有?”
  “已经批示家华同志,抓紧进行。”
  时隔不久,1991年3月18日,国务委员兼国家计委主任邹家华率国家有关部委领导和专家到沧州。听取了常务副省长叶连松代表河北省委、省政府关于建设神木煤炭下海外运黄骅路港方案的汇报;听取了交通部水规院和河北省有关部门关于黄骅大港前期研究情况的汇报。19日上午,邹家华在程维高代省长、叶连松副省长、省直有关部门负责人和沧州地区领导的陪同下对正在施工的3000吨级码头、岸线等进行实地考察。当看到黄骅港区地域容量大、自然条件好时,邹家华同志高兴地说:“这里要规划好,将来可以逐步大规模开发。”当看到热火朝天的施工场面,邹家华同志很是满意:“这不是已经干起来了嘛!”上午11时,邹家华在沧州港务局会议室召开会议,议定由河北省政府、国家计委、交通部共同完成黄骅港建设及神木煤外运出海口的立项书。至此,历时八年的大港比选终成定局。
  费老功高至伟。
  但问题并没有完结。因为天津和山东都为争取神木煤外运出海口落户本地做了大量的工作,都寄予了很大希望。尽管中央已有明确意见,但二省市还在做一系列的努力。对此,费老觉得有必要再沟通一次,就安排在自己的家里再听一次汇报。由天津和山东神木煤外运及建港领导小组负责人与河北省政府领导分头讲自己的意见。大厅里挂三张地图,当中河北地图,两侧分别为天津市和山东省地图。先让河北汇报,然后天津与山东。听完各自的情况,费老说:“你们都很辛苦,都做了大量工作,但我要说一句,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一女不二嫁’”。
  天津代表说:“出海口定在黄骅,离天津很近,出海煤能不能分给天津一半?”
  费老说:“这话我不能讲,如讲了会打乱中央的思路。”
  山东省神木煤外运建港领导小组组长、副省长王建功讲:“我们想提点建议。”
  费老说:“提建议可以。”
  “只要港口放在山东,我们一不要钱,二不要物,所有财力山东出。”
  费老表示,山东能做到这样,确实不容易,但是他已经给河北呼吁了,况且中央也有了明确意见。
  ……
  王建功副省长失望了。几天后,他在北京泰山大饭店召开了一个在京的为跑港跑路做出努力的各界人士的答谢会,颇有壮志未酬的气氛。王副省长致词说:“为争取神木煤外运出海口落到山东,山东做了大量的很艰苦的工作。大家都支持、帮助和进行了努力。没想到这个港口落到了河北的黄骅,建在那里,我为河北高兴。我感谢大家。同时,我也深为山东遗憾……”
  会后不久,王建功调任黑龙江省任副书记。山东争港未成在他心中形成了一个永远的结。后患癌症,去世之前,河北的朋友前去看望,他在病床上还诉说着心底的话:“为河北高兴……对不起山东父老乡亲……”说着眼睛湿润起来,听者无不为之神伤。
 

为写入十四大报告竭尽心力

  费老《关于沧州市黄骅港的建议》引起了江泽民同志的极大兴趣和关注,受到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这促使费老更加深入地调研与思考。
  1992年1月6日,新年伊始,费老按计划组成了由国家有关部委负责同志、有关专家学者参加的考察队,再赴沧州考察。那天清晨,北京上空飞舞雪花,公路由于潮湿冰冻车辆难以行进。车队离开市区,在驶向京津塘高速公路时,费老坐的车一打滑,车头调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大家吃一惊,很危险!于是提议费老中止此行,或改时间。费老坚定地说:“不行,人家河北、人家沧州的同志们在等。”雪越下越大,天、地、路白茫茫一片,车辆只能小心翼翼地缓缓开动。挨到沧州,整整用了近7个小时。大家松一口气,和费老一起品尝沧州的家常饭:玉米面窝头、小米粥、熬小鱼……
  餐后费老顾不上休息,马上转入座谈。黄骅港建设、高氟水问题、枣粮问题等,都是他的关注热点。费老听完汇报提出四字真经,叫做“除弊兴利”,也就是去其劣势,发展优势,其中建港是最大的优势。
  他本来还想到黄骅港的,可一个急电,让他赶回北京,参加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召开的一个座谈会。可敬的费老,一身风尘,又踏上了回京的仍然难行的雪后路途。
  会上,他把沧州人奋发进取、发展经济、建设港口的信息再次传递到党中央。
  据后来的消息证明,这次座谈会,是江泽民同志为十四大报告做准备。
  在费老为黄骅港坚实铺垫的基础上,沧州负责输煤大港比选的工作班子通过衡水地区驻京办事处的徐主任又结识了江泽民同志的秘书尹庆民。尹庆民与徐是老乡,深县人。大家在十分融洽的氛围中提出省地领导能否见一见江总书记再汇报一下黄骅大港的问题。尹秘书十分诚恳地表态:“我回去汇报一下,三天之内听我电话。”没想到第二天下午便通知马上准备,“明天晚上8点在中南海会见,时间半小时。”于是,立即通知省委、省政府。翌日晚8点,省委书记邢崇智、常务副省长叶连松、负责大港比选工作的副省长宋淑华准时到江泽民同志办公室。当汇报到黄骅建大港的优势条件时,江总书记听得十分认真,并向秘书讲,要打破半小时的汇报时间。所以整整汇报了一个多小时,同时送上了黄骅港比选的专题材料。
  这样,1992年10月份召开的党的十四大政治报告中便庄严宣布:“集中必要的力量,高质量,高效率地建设一批重点骨干工程,抓紧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南水北调、西煤东运新铁路通道、千万吨级钢铁基地等跨世纪特大工程的兴建。”其中,“西煤东运新铁路通道”就是指神黄铁路与黄骅港。能够写入党代会的政治报告,能够冠以“跨世纪特大工程”,这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史上是一件里程碑式的大事,不但赋予了黄骅港崇高的政治使命,还给了我们极大的鼓舞、极大的激励,沧州沸腾了。
  黄骅港,从此掀开了划时代的光辉一页。
 

谆谆告诫营造腹地

  1994年11月4日,费老刚刚在北京度过84岁华诞,便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盟中央主席身份,率民盟中央副主席丁石孙、冯之浚以及吴明瑜、李宗文、戴园晨、吴象、李伯溪、汪光涛、张登义等十几位国内外著名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宏观规划专家,风尘仆仆,来到沧州,参加由他主持的沧州跨世纪发展战略规划鉴定会。这在沧州发展经济的历史上是空前的。
  人们清楚地记得,这是费老第四次下沧州。
  5日,在费老的主持下,来自中国民主同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家科委、国家土地局、海关总署、北方交大、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体改委等部门的40多位知名专家、教授,齐聚狮城迎宾馆二楼会议室,对民主同盟中央区域发展研究委员会、北方交通大学、沧州市政府共同研究的“沧州跨世纪发展战略”课题进行了广泛而热烈的探讨。一致认为,课题组对沧州社会经济发展历史、现状和未来进行了多次调查研究,并应用系统动力学、层次分析法对沧州社会经济系统地进行了动态模拟,同时对沧州未来经济发展的规律性及相关关系进行了系统分析,从战略方面提出了沧州市战略发展的对策建议,对沧州把大好机遇转化为发展资源有一定的启发性,为沧州制定经济未来发展规划提供了科学依据。最后,专家们一致通过对这项成果的鉴定,并认为“科研成果已达到国内同类研究的水平”。
  费老在会上做主旨发言,他认为像沧州这样的地区其潜力还没有发挥出来,对此他提出三条建议:第一是发动群众,放手让群众致富,比方推广枣粮间作等;第二是要“攀高亲”,就是借助北京、天津的优势,补充自己的不足,不断发展自己的经济实力;第三是“出来做东”这是最核心的一条。
  什么是“出来做东”?他解释道:黄骅港和朔黄铁路已立项建设,党中央把它列入四大跨世纪工程之一,无疑对沧州地区以及河北的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对沧州的腾飞也是一个较好的机遇。但是,对沧州与河北来讲,能不能带动整个经济的发展,这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去年以来,我一直提“口”与“腹”的关系问题,我把港口与内陆比作“口与腹”的关系,口腹相连,才能发挥经济效益,千万不要见口不见腹。黄骅港如果仅仅达到了运煤这一目的,那就大大辜负了渤海湾上如此难得的良港,难以避免“酒肉穿肠过”,而得不到什么油水。有路有港,但沿海地区经济并未发展起来的例子并不少见。
  怎么办呢?费老提示沧州各级领导:“我们必须要树立一个区域经济的观念,以黄骅港为出口,及早为它开辟一个广阔市场和出路……但是,单单依靠沧州一个地方的力量是不够的,要联合铁路沿线的县市领导来开个会,大家出主意怎样用好这条铁路,能不能搞一个‘神黄沿线经济协作区’,互相交流信息,互通有无,加强彼此之间的经济协作,做好准备,迎接21世纪的到来。”
  费老的话引起了参会全体同志的共鸣,沧州人更是报以热烈掌声。
  岁月匆匆,20年过去了。我们回首走过的路,更明白费老“酒肉穿肠过”的警言意在提醒我们加快改变以煤港为主的单一局面,用举世瞩目的气魄和速度保证了2011年8月综合港区正式通航,2011年底,多用途码头通航,集装箱码头通航……而我们现在正是基于费老“口与腹”的理论,建设大港口,发展大城市,开拓大腹地,让亚欧大陆桥新通道桥头堡名副其实。
  这次研讨会在费老的鼎力支持和亲自参与下开得十分成功。继而,费老和钱伟长又共同主编了《区域发展战略研究•沧州篇》,再次强调以上这些观点,同时对黄骅港、神黄铁路的规划、意义以及对沧州经济发展的影响都进行了详细的表述,提出了一系列前瞻性的建议,特别是黄骅港设计为“长引堤、人工岛、小环抱、全掩护式”的方案,利用神华煤建设大电厂的方案,黄骅港与天津及港口的功能划分,神黄铁路如何拉动冀、晋、陕等“老、山、边、穷”等地区,促进中西部资源开发、促进沿线生产力布局和产业结构调整,等等。今天读来仍感到十分切合实际,体现了老人家的高瞻远瞩和缜密的战略思维。
  让我们永远记住费老的提示:
  “虽然路港建设为沧州和铁路沿线地区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但是,并不是有了路港就万事大吉,而是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从现在起就要围绕路港,尽快地营造起坚实的腹地,以适应即将到来的大发展。沧州应该在营造腹地的工作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诚哉斯言!
  费老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了我们心中,费老的精神成了沧州人民的永远的精神财富,费老的名字永远会镌刻在沧州和黄骅港历史的丰碑上。


作者:曹敏然(原港城开发区副书记)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