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荟萃 >> 回忆录 >>正文
我当抗洪指挥长
发布时间: 2012-10-30 10:05:43

  1996年8月,河北省中南部地区遭受几十年一遇的特大洪涝灾害。青县承担了为上游泄洪和确保京津、油田等国家重点建设设施安全的艰巨任务。由于洪水来势猛,子牙新河青县段水位高、流量大,沿河6乡镇的73个村损失惨重。其中20个村耕地全被淹没,23个村的耕地淹没70%以上。全县12.8万亩农作物毁于一旦,60多座桥梁、20多眼深机井、32条输电线路、6条总长l万多米的柏油路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直接经济损失3.36亿元。
  面对突如其来的特大洪水,青县各级党委、政府紧急动员,带领广大人民群众迅速行动,驻青单位协同作战。经过半个多月的艰苦奋战,取得了抗洪抢险斗争的重大胜利。
  这次抗洪斗争,时间紧、任务重、责任明。根据形势需要,县防汛指挥部设在子牙新河北大堤,主要领导力量也集中在北大堤。按照县防汛指挥部安排,我和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玉松等同志负责子牙新河青县段的南大堤。下面记录的是我们力保南大堤的几个片断。
  形势严峻,领命组班。8月10日夜,青县政协主席刘锋打来电话,让我于次日上午8点到县防汛指挥部接受任务。我按时赶到,担任县防汛指挥部总指挥的县委书记周爱民,一见面对我说:“老陈,请你出山,担任子牙新河南堤防汛指挥部指挥长,县人大副主任杨玉松同志担任副指挥长,再从县人大、县政协抽调两名科级干部组成指挥部,驻扎陈嘴乡政府。陈嘴乡和新兴镇的干部不再承担护北大堤的任务,由你们调用。待洪峰到来,子牙新河南北公路断交后,堤南的抗洪任务由你俩全权负责,给你们‘生杀大权’,对不听指挥、贻误工作的乡村干部有处置权。”这番话,字字千斤。我和杨玉松同志虽然都已年过半百,但面对如此严峻形势,深感责任重大,二话没说,坚决接受了任务。
  我和杨玉松同志当即决定:子牙新河南大堤防汛指挥部(以下简称“南防指”)的组成人员宜精不宜多,力求一个顶几个。我们亲自点名,取得县人大主任李宗祥、县政协主席刘锋的同意,抽调了县人大选人委副主任王德海、县政协办公室副主任王庆安,人大出一名司机高为民,带一部吉普车。后又增加政协一名司机孔繁荣,带一辆面包车。就这样,人大和政协的两名“副县级”、两名“副科级”和两名司机组成了“南防指”,全权负责100余里长的子牙新河南大堤的安全。
  我们深知,此任非同小可。一是人马与任务相比,不成比例;二是陈嘴乡和新兴镇的干部要参与指挥没有管辖权的沿河其它乡村的干部,有一定的难度;三是堤南干部群众对“死保北大堤”的提法存有疑虑和不同程度的恐慌心里;四是子牙新河大堤从未经受过特大洪水的考验。一旦有闪失,受到威胁的绝非堤南10万多青县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沧州市、沧县以及更远的地方都不会幸免。我们虽个个都捏着一把汗,但既然责任在肩,再苦再难再险也要背水一战!
  争分夺秒,紧急动员。当日上午11点,南防指成员全部赶到陈嘴乡政府驻地,连续召开了三个紧急会议。一是陈嘴乡和新兴镇党委书记、乡镇长会议,传达县防汛指挥部指示,分解任务,明确责任。确定陈嘴乡党委、政府分包子牙新河青县段南堤东段(运河以东至黄骅段),新兴镇分包西段(运河以西至河间段);二是分包乡镇和沿河被包乡镇干部会议,重点是理顺关系,严明纪律,讲明分包乡镇与被包乡镇是非常时期的领导与被领导关系,一定要识大体顾大局,不准打折扣;三是南防指内部动员会,明确分工,建立制度及应急措施,做到值班不空岗、司机不离岗、请示不误时、答复要及时、接电要记时、上报信息要快捷,基层护堤情况采取定时(每天早8点,下午6点)汇报、洪峰到达随时汇报、发现险情及时汇报。
  三个会后,迅速行动。分包乡镇立即建起南堤东西段两个指挥部,4个沿堤乡镇也分别建起指挥部。段指挥部配有手机和BP机,沿河乡镇指挥部安装了电话传真机,村设值班室,昼夜不离人。一个组织健全、制度严密、通讯畅通、便于应急的指挥联系网络很快形成。
  与堤共存,改驻前沿。当日夜,我们通过走访乡村干部,了解到堤南部分群众恐慌心理极重。有的在夜里悄悄往堤北亲戚家转移粮食和衣物。有位中年妇女听说大水要来,当场吓得昏了过去。我们顿感问题的严重,一方面抓紧部署,加大正面宣传力度;另一方面,强化我们的行为导向,以南防指誓与大堤共存亡、与堤南百姓共命运的实际行动来影响和发动群众。当即决定,南防指驻地由距大堤较远的陈嘴乡政府迁至子牙新河南大堤旁。经连夜联系,次日上午南防指迁移至周官屯村紧挨南大堤的一家民营企业院内,并贴出用红纸写成的“青县子牙新河南堤防汛指挥部”牌子。
  此举对于鼓舞士气、稳定人心起到一定作用。仅一天一夜时间,分包两段大堤的陈嘴乡和新兴镇组织起45个护堤抢险队,9个预备队,共计3868名抢险队员,备齐3万条装土的塑编袋等应急物资。沿堤金牛、周官屯、盘古、木门店四乡镇在护北大堤的同时,又抽调出部分干部上了南大堤,听取分包乡镇领导的指挥,并组织起101个抢险队,5140名抢险队员,备齐48000条塑编袋、2490根木桩、36060米铁丝、943辆机动车和1559辆人力车,出现了一个段堤双方管、一旦有险共承担,团结治水的新局面。12日下午,木门店镇金家圈村负责的堤段发生险情,金家圈村立即出动50人,与此同时,新兴镇组织23名干部带领200多名抢险队员前往增援,共同奋斗4个小时,排除了险情。
  夜探水头,途中遇险。8月13日晚7时,洪峰进入青县县境。为摸准水势,我和杨玉松、王庆安、高为民4同志顾不上吃饭,乘吉普车摸黑在泥泞的土路上,绕道六七十里赶到木门店镇后吴召一带,观察水势、巡视堤情、慰问汛工。只见大堤上满是灯笼火把,男女老少在村干部的带领下,紧张而有序地填充夯实堤坡,群众迎战洪峰的积极性最大限度地调动起来了!
  在返回途中,拟先去县指挥部汇报,为抄近道,我们驱车行进在子牙新河河套内的柏油路上,忽见路前方的一辆面包车急调头。我立刻意识到有情况,向路两边的庄稼地里一看,满是洪水,眼看就要漫上路来,“不好,快调头!”我不由自主地大喊一声。待车调过头来往回跑时,后面已是一片汪洋。太险了!如果没有前面面包车的提醒,我们的吉普车就有可能被洪水围困,后果不堪设想。
  当我们赶到县防汛指挥部汇报完情况,又回到驻地商量新的对策时,已是凌晨3点。
  行洪断交,团结奋战。8月15日晚,最高洪峰通过子牙新河青县段,致横穿子牙新河行洪河床的104国道断交。由此,护堤排险进入最紧张阶段。这一夜,我们没有合眼。天将明时,南堤村民和沧州市民跑来看水情、问水势的络绎不绝。我们保持内紧外松的姿态,一遍遍地作着耐心的介绍与解释。
  104国道断交后,县里从白洋淀租来橡皮艇,我们到北堤县防汛指挥部参加会议,都由橡皮艇接送,凭统一配发的通行证乘坐橡皮艇。此时站在南大堤上向北向东向西眺望,水连天,天连水,天水合一,行洪区的果树全被淹没,只有少见的挂着红苹果的高枝顽强地露出水面,就像一支支糖葫芦。
  高水位运行,每时每刻考验着大堤,更考验着南防指的每位成员和战斗在大堤上的乡村党员干部。此时我的指挥部里,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来报告情况、请示问题的接二连三,告急求援的电话接连不断。我们努力做到沉着、冷静、忙而不乱。每逢出现险情,副指挥长杨玉松同志总是对我说:“你坐阵,我去!”他那顾全大局,亲临险段,与干部群众一起排险的忘我精神,让我好感动。主管情况搜集、信息处理的王庆安同志,昼夜不离指挥室,不仅资料齐全,而且上报下达,从无遗漏和差错。负责值机的王德海同志,一向人不离岗,手不离笔,边接听电话边记录,边通报情况、答复问题,昼夜不眠不休是常有的事。两位司机进入“一级战备”,随时准备出车,同时负责给人们准备饮用水、泡方便面。高为民熬上了火,口腔溃疡,吞咽困难,仍不下火线。司机孔繁荣见我的上衣满是白硷,主动拿去洗净晾干。人们争分夺秒地忙碌着,相互照顾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坚持、顶住,坚持就是希望,顶住就是胜利!
  分包大堤东段的陈嘴乡党委书记黄文辰,家里孩子烫伤,屋顶坍塌,一次也没有回家,只是打了个电话委托他人照管。乡长刘传承和汛工一样,一直吃住在大堤上。分包大堤西段的新兴镇党委书记刘洪成,妻子患严重类风湿关节炎,生活不能自理,他从外地考察回来牙痛难忍,跑到医院拔掉病牙,输完液,没进家门就上了大堤。镇长代洪兴,在巡视大堤时心脏病复发,他把药捂到嘴里,继续巡查。
  县乡干部的实际行动,带出抗洪大军的过硬作风。木门店镇后吴召村负责的堤段被雨水冲出个浪窝,镇指挥部安排20个村出2100人抢险。凌晨3点半,一声令下,实到3000多人,冒雨奋战3小时,排除了险情。
  至18日,南堤汛铺由52个增至61个,汛工由711人增至987人,加上各乡镇自行安排的护堤人员,实际达到69000多人,共装土袋l600多个,排险段6处,动土21000多方。
  灾民最盼的,就是我们急办的。临近西部县境的胡太州村大堤有险段,但附近几个村都没有电话,不便联络。我们当即求援县邮电局,邮电局当天就为该村装上程控电话。金牛镇罗庄子、集贤屯、小贾庄三村照明线电杆被洪水冲断。我们向电力局求援,电力局立即派人员,奋战一昼夜,立杆18根,架线1700米,二线改三线线路2500米,很快恢复了三个受灾村工农业生产和生活照明。沧县公安局和兴济派出所,还有一些私营企业的同志纷纷前来慰问,并带来慰问品,使我们倍受鼓舞。
  力排纠纷,转危为安。曾在洪水高峰即将到来时,与邻县接壤的一个村在我县的一个村地界上打了一条横亘南北堤埝。我们得到这一信息后立即向县指挥部反馈,请求帮助协调解决,同时要求包段干部做好疏导工作。待洪峰到来后,堤埝被淹没,严重滞洪,就是洪峰过后,也会影响排水,群众情绪极大,面临千钧一发、矛盾激化的危险。我和杨玉松同志乘吉普车上了泥泞的路,几次误车、推车、赶到现场,同沧州市水利局和邻县水利局负责同志一道实地勘察,多方协商,达成共识,使问题得到妥善解决,避免了一场集体上访事件,达到了团结治水的目的。
  至21日,水位下降,进入安全行洪阶段。我们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一直提到嗓子眼儿的心才算放下。


作者:陈文升(青县政协原副主席)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