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党史事件 >>正文
回忆成功争取建设黄骅大港及建港前期工作
发布时间: 2011-4-29 15:57:24

  1984年5月初,我奉命调沧州任行署专员,1985年1月改任地委书记,至1992年底离任。这八年半的时间,我们地委、行署一班人,为稳定沧州推动沧州经济社会发展,打下了点基础,创下了一些条件。但影响最大的莫过于争取到建黄骅大港这件事了。如同栽种了一棵摇钱树、梧桐树,引来了凤凰朝阳;又如给一条巨轮安装上了大马力动力机,推动着沧州经济社会快速地朝着建设沿海强市这个目标奔驰。所以,我作为港口的奠基者之一,当得知10万吨级码头建成开始运营,并继续建设25万吨级码头时,我在办公室面朝东南黄骅港沉思良久,悠然回想起争建大港的那段经历。


(一)


  争取建设大港的动机是逐步形成的。1984年5月2日,我任行政公署专员后,得知地委、行署决定在黄骅建港,正动工修港基,我意识到这是件大事。不久去察看了港址,弄清了港址走向。11月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同志到港口视察,由我向他作了汇报,总书记作了重要指示,我受到很大鼓舞。任专员不久,省组织专员访日团,我任访日团秘书长,出访日本。从北京登飞机经上海转向东北方向飞往日本,途径台湾海峡、韩国、日本海域到达东京。从机窗俯瞰海面,见船舶航行,船体如我们穿的鞋那么大。半个月的访问期间,到过日本大阪市,登上高塔望市景和大阪港,见两艘中国货轮停在港外等待进港,我们乘驳船绕中国船转了一圈和船员们互相招手致意。这次访日使我对港口建设有了点直观的认识。回沧后,我几次到黄骅港乘船察看港区海面。这段经历在我思想上产生了这样的认识:建海港如同神话故事说的“精卫填海”,把海岸延伸到深水层,船舶可进出就是港口,水浅进小船是小港,水深大船能出进就是大港。我们先建小港,逐步发展建大港,一定要争取建港,改写沧州有海无港的历史。
  统一地委、行署班子的认识,把争建港口作为头等大事来抓。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国家决定实施西煤东运战略,由神府煤矿到渤海湾找一出口,港址从最初的八处比选,最后剩下天津港、山东龙口、我们地区黄骅三处比选,竞争十分激烈。天津、山东争得劲儿很大。为争建港口我和专员多次交换想法、研究举措。经地委、行署一班人多次研究取得共识后,决定作为头等大事来抓,形成一股劲,锲而不舍,抓住不放,不拿到手非好汉。通过努力开展工作,终于心想事成,把建港争到了手。争建港口的思路是,先建千吨级的,再建三千吨级的,这是建设大港的桥头堡,最后建万吨级的。当三千吨码头正干着的时候,三万五千吨级码头即将立项了。
  动员全区干部把港口建起来作为振兴沧州之志。1985年6月一天上午11时左右,地委组织部一个干部到我办公室,征求我一个意见说:“上级通知征求地委书记任职年龄到多大为宜?”我说:“五十七、八岁就可以了。”他走后我想:今年我55岁,如58岁退下来,仅还有三年时间,三年在历史的长河中是很短暂的,能为沧州的发展干些什么事呢?于是我进入沉思,哪怕不能干出多少事来,就是为沧州今后的发展想出点儿路子也好。“要把港口建起来,路修起来,……”共想出了“十二个起来”。下午在一个局级干部会上讲出去后,反响很好。经地委、行署研究,作了以 “十二个起来”为内容、“三问”(即入党为什么、在职干什么、卸任留下什么)为动力,号召大家为振兴沧州建功立业的决议。地委、行署和建港指挥部以及相关单位都把争到大港,建成大港作为头等功业来办,全区干部都把争建大港作为振兴沧州之志,上下一股劲,齐心协力干好。


(二)


  争取大港建设,要从多方面努力。建大港要经过国家立项,开工要经过审批。所以要从多方面开展工作,进行公关。
  一、争建大港要首先得到专家学者的支持。聘请专家学者,考察建港环境,论证建港条件,是建港首要的工作。黄骅港位于大口河口,曾是黄河入海口,海面水含沙量大,还有一条由西向东的“拦门沙”,(水下有条沙岗)影响船舶进出,这是能否建大港的关键问题。如果沙是从外面来的,有源头,建大港的可能性就很小了,这个问题必须破解。如何破解?请专家。在交通部规划院考察探测论证的基础上,聘请了40多位建港专家,并由我国一流的建港专家学者石衡先生为首席顾问,牵头组成顾问团。根据顾问们的意见,先从港区海面搞清楚水的含沙量和来源以及流向,然后到山东黄河入海口考察探测,看沙是否从那里随海水流过来的,最后采用卫星拍照沙的运动走向和面积的现代科学手段。经过一系列的探测证明,港区海面泥沙无大的来源,是多年随海流冲入沉淀下来,年年随海流风浪在这一片海域迂回,沉积成水下沙丘。这个难题被破解了。专家们建议在六级以上大风天气乘船下海,探测含沙量及其流向。一年夏天,几位专家住在港口,由行署办公室主任及宗孟陪同,负责生活安排和安全工作,在遇大风大浪时乘船下海。这段时间,每听到大风预报,我就提心吊胆,担心发生安全事故。
  我曾经亲自考察过“拦门沙”的情况。那是1986年初夏,我乘机帆船下海,船驶进“拦门沙”处风平浪静,到水较深的地方风大浪高了,船摇摆起来,随从人员劝我上岸,我坚持考察完,心中有了底。
  论证这个港的建设聘请专家之多、开论证会之多、时间之长、手段之高,可谓空前。记得论证千吨级大港立项时,有两位专家持不同意见,认为黄骅这个地方不具备建港条件。晚餐在餐桌上他俩不吃不喝,脸带点儿怒气。为了把港口争到手,为了沧州千秋功业,我和专员赵金铎礼贤下士,过去敬酒劝饭说:“你两位的不同意见,这对促使建港决策更慎重、更科学,是负责任的态度。感谢你们!”我们这种宽厚举止,令在场专家为之感动。
  二、抓紧搞前期工程建设。一边论证一边干可干的工程,这是开展建港公关活动的硬件,是一种公关造势。让来港考察的上级领导看到态势,显示我们建港的决心,从而达到认知认同。即便大港不能立项建设,建自己的地方港口也用得上。在七、八年的时间里,先后修建了通港的公路和地方铁路,在港区外打了深水井,铺设了到港内的输水管道,还架起了宣惠河南北向的大桥。建这座桥还有个插曲,省交通厅长来沧调研地方公路建设问题,我陪他进晚餐。他说了这样一个信息:拟搞汽车和马车、拖拉机分行的公路,各行其道,试验一下,每公里造价39万元,几个地、市认为钱少,不愿接受。我听了当场表态:“我们干。”他很高兴,饭桌上定下来了。过后我想宣惠河的大桥必须尽快建起来,这是建港的前期工程,必须找厅长请求支持。第二天他到中捷农场,我驱车前往,陪他进餐。“厅长,这个农场是我工作了26年的地方,所以来陪你……我还有个请求,把宣惠河大桥立项,这是建港必建的工程。”“进11月了,明年再说吧。”“今年可以不立项,年前拨给100万元,开春我们好动工。”经我一再请求,他答应下来,年前拨来款。
  三、广泛开展建港公关活动,大造声势。在黄骅新村这个地方建港条件较好,有优势:地面广阔平坦,没有建筑物,建港施工、建成运营没有干扰;从山东省北部至天津市这段较长的海岸上没有大港口岸,地理位置适中,大港建成后处于这段海岸链条的中心环节;有港必修铁路,从内蒙、山西到黄骅港这条西煤东运通道,里程近,造价低,投资少;沧州至黄骅有一条地方铁路,搞建港前期工程有运输条件,等等。我们不断对外宣传这些优势,让人们知道,争取共识,得到上级支持,同时也宣传我们建港的决心和人民群众的迫切愿望。
  争建港开展公关活动的途径:一是“进京跑部”。常同国家计委、交通部、交通部规划设计院等部门联系,了解必选动向,搜集信息,根据情况的变化调整改进公关策略和方式;二是通过关系渠道,邀请中央相关部门领导和国家领导人来沧考察,取得感性认识。胡耀邦总书记、李鹏、朱熔基总理等都曾经来港区视察过。省、部级以上干部先后来考察的有几十位。时任国家计委的宋平主任、黄毅诚副主任亲到现场考察,黄毅诚改任能源部部长后来过多次,他关心黄骅建港,积极支持建大港,我和他接触多次,态度非常明朗,没有说过含糊话。
  开始论证千吨级码头建设的时候,副省长宋叔华陪同国家计委一位副主任来沧,他积极支持黄骅建大港,用劲大。那位副主任察看了港址,听了汇报,临走前说:“到天津市听听天津市委主要负责同志对建港的意见。”我听后,对他说:“主任,咱们讲民主决策,科学决策,民主决策是为了达到科学决策。搞工程要投资,投资先是概算,再预算,最后决算,这是有变数的。国家工程的建设,地方党委、政府持什么态度,不仅关系到投资的多少,还关系着工程质量。你看了我们沧州通往东光县的这条汽车、拖拉机、马车分行道,公里投资仅39万元,你说便宜。这是因为我们各级党委保证,政府干预、监督的结果。如果天津建港我们沧州修铁路,恐怕施工过程中矛盾多、投资大、造价高,最好由天津来组织建路施工。”他听着点头,没有批评我。
  请民主党派的首脑帮助争建大港。我们得知天津市为争建这个港,请了几位民主党派的副主委帮助。我们跟天津学,先是邀请来农工民主党主委卢嘉锡,他带两位副主委来沧考察后,在地区执行处拟出黄骅可建大港意见的电文,呈发国务院。后来他为黄骅建港进了不少的言。再是邀请到民主同盟主席费孝通先生,他那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学者与官员于一身,他为建港多次来沧,支持力度相当大。他每次来沧我和专员都亲自接待陪同。
  交通部那时有9位部长,8位部长都来考察过建港问题。唯有一位分管拨款的女部长没来过,便把她请来看了港址听了汇报,但没有表态。她五十来岁的年纪,是位精明的女性。回京的头天,晚饭前我对她说:“部长对建这港你得表个态。”她说:“回部以后说吧。”“你不表态,咱不吃饭。”她起身要走,我把两只胳膊伸开,摆出挡她走的样子。她笑了,“先搞一千吨的吧。”“定下来请你把款尽快拨来。”事后我感到对这位年轻的女部长不尊重了。
  邹家华副总理和国家计委主任叶青来沧的时候,大港论证工作基本结束。先听了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人对建港工作的汇报和意见,最后由首席顾问石衡先生汇报论证情况及专家们的意见,他用简要的语言,说清了关键问题以及重要的技术环节。邹副总理听得很认真,石衡这位专家为黄骅大港的促成立了汗马之功。这天为邹副总理第二天去港考察、由港回京举行了送行晚宴,由我致词中有这样一段话:“如果中央批准黄骅建大港,沧州愿付出最大的代价,全力支持。地委、行署保证做好后勤工作,我自荐当建港副总指挥。”第二天早饭后,邹副总理一行去港考察看到现场态势后,当场拍板:“这不初具规模,干上了嘛!可以立项,搞施工方案、工程预算。”我们为争取大港立项十多年,绷着劲,从没有松懈过,此时算是松了一口气。


(三)


  黄骅大港的建成是沧州人共同奋斗的结果。黄骅大港十万吨级码头建起来,运营了。它对沧州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拉动作用,已凸显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吨位码头的扩建,将会更大更明显地显现出来,把沧州建成强市不再是梦想。我们地委、行署那一班人还健在的同志同沧州市人民一样高兴,感到欣慰。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喝水不忘挖井人。回想起来,在筹建港口过程中工作在一线的同志们,在海边过寒冬熬酷暑,跑东跑西地联络,不辞劳苦,积极工作,为建港立下了大功劳。在前期工作中,老专员阎国钧劳了心,费了神。修港基的时候孙华锋副专员在一线主持指挥,经常吃住在工地上。1984年11月我去港口,见他同工作人员住在土房,生着一个小炉子,屋内很冷,让我为之感动。他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还主持了一段工程建设。他一个外乡人,为了国家的事业,为了沧州的发展,为了百姓们的幸福,不畏艰苦地工作,让我感动,受到激励。他盼望把大港争到手,看到建成,可惜病魔夺走了他的生命,终前他嘱家人把骨灰撒在黄骅港湾大海里。如他在天有灵,看到大港建成并年年扩建,一定会很欣慰,会含笑天庭。
  在争建港口的过程中,原沧州市委、政府(指地、市分设时的市委、政府)的领导同志,为沧州区域今后的发展着想,从大局出发,为把港争到手,建起来,同地委、行署紧密配合,吹一把号唱一个调,不分彼此,紧密配合。应当说,大港的促成是地、市拧成一个劲,齐心协力的结果。尤其时任市长郭世昌同志的劲头更大。这些应当永远铭记。

                                                                                                          作者:郭枢俭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 本栏目暂无内容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