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教育 >> 党史宣教 >>正文
瞿秋白憧憬的党史研究室
发布时间: 2018-5-10 9:14:38

  在1931年初召开的中共六届四中扩大全会上,瞿秋白受到点名批判,被指为对立三路线采取了调和的态度。中央政治局重新改选,瞿秋白再度离开党的领导核心。瞿秋白违心地接受了对他的批判,肺病又犯,唯有寄情写译以自遣。春夏之交,受中共中央的委托,他一度代管中央文化工作委员会(文委)的工作。那年的上半年,瞿秋白还为中共中央机关制定了《文件处置办法》。原来,建党以来随着中央指导全国工作的展开,党中央产生和积存的文件日益增多,需要妥善管理与使用。时任中央军委书记、中央组织部长兼中央秘密工作委员会主任的周恩来,特别关照中央秘书处同志:“要阿秋(即瞿秋白)提出几条整理文件的规定出来。”

  正是在这份《文件处置办法》结尾,瞿秋白特意加了一条“总注”:“如可能,当然最理想的是每种二份,一份存阅(备调阅,即归还)一份入库,备交将来(我们天下)之党史委员会。”所以提及“党史委员会”,可能是受到国民党方面的影响,因为就在1930年,中国国民党党史委员会成立,主要任务是征集、研究、编印并保管中国国民党史、中华民国史和中国近现代史及其史料。然而,瞿秋白强调指出这“党史委员会”是属于“我们天下”的,当指夺取全国政权后建立的工作部门,自然是有待于“将来”。

  这并非是瞿秋白提及党史工作部门的最早一次。早在1929年12月底左右,人在苏联的瞿秋白就以“中国党史研究室”的名义拟写发表了“征求回忆录启事”和“征求(回忆录)表”。前一“启事”,落款为“中国党史研究室主任瞿秋白”,申明“中国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开始讲中国党史”,为此征求“愿意写回忆录的同志”。后一“表”,实为征求回忆录的内容提示,细分为两类:一是“参加党和革命斗争的回忆录”,另一为“参加重要会议的回忆录”。“征求(回忆录)表”还殷切希望:历史亲历者“尽自己记忆所及都供献出来”,记忆失误之处“作者自然不负全责”,“文字不要过长,可是要精彩扼要”,欢迎“用叙述描写的笔法”。

  “党史委员会”与新时期从中央到地方成立的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名称接近,“党史研究室”又正是现在该部门的室名,瞿秋白的历史远见与存史精神令人钦佩。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