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荟萃 >> 史料选编 >>正文
东光县第一个实行“大包干”的村——后马
发布时间: 2018-4-26 10:04:10

  1982年6月,东光县找王镇后马村在全县第一个实行“大包干”,成为全县落实农业生产责任制、最大限度调动农民生产积极性的先进典型。

  当时我在找王镇(当时为找王乡,1984年改为镇)任农经员,具体负责农村政策落实工作。那时,找王镇是县委书记贾耀新带领工作组亲自抓的农村改革试点,工作组成员有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张增岩,农村部副部长陶书起,农业局副局长卢龙章、程自修等。之前,工作组在小曹、大曹等村抓了联产承包责任制试点。联系产量承包到组、到户,克服了“大锅饭”,调动起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粮食产量有了大幅增长。但是,承包实践中也暴露出承包时间短、调整频繁、投入不足等缺点。贾耀新书记决定再抓个“大包干”的试点,在东光推广安徽小岗村的经验。

  那个年代,许多长期受极左思潮影响的干部对“大包干”不理解,认为“大包干”就是搞“分田单干”,就是搞资本主义,就是“变天”。甚至有人公开发牢骚说,“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退到解放前”。有相当部分干部抵制“大包干”。党委书记张东飞在全乡大会上动员各村推行“大包干”,没人表态,各村按兵不动,都持观望态度。

  会后,后马村支部书记张治明找到我,说他觉得“大包干”直来直去不拐弯;分田到了户,不用村干部;政府省心,农民实惠,好处多,他村愿意带头试着搞一搞。考虑到承包中一些细节问题难以处理,怕弄不好适得其反,搞乱了套,要求我帮助他们。

  后马村,我了解,村小村穷,班子弱。几个月前刚调整领导班子,张治明是新上任的支部书记,年轻,有能力,责任心、事业心都很强。上任之初就办了几件大事,受到群众赞扬。一是那年春旱无雨,不造墒播不上种。村边河渠有水,但没提水工具,眼看着有水浇不上地。村里集体穷得叮当响,除了债务啥也没有。张治明设法筹集资金购买了一台六吋水泵,以义务工形式动员村民挖水渠2000米,修路2000米,不仅解决了浇地难,全村适时播上种,还搞了农田基本建设。二是他针对村里学校教室倒塌,孩子没地方上学,自己拿出家中积蓄,以榜样的力量号召村民集资,每人3元,修建了五间教室,解决了孩子入学难问题。现在他又甘愿当东光县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尝试“大包干”。这种积极性必须支持和鼓励,因此我当即表示尽全力帮他做这件事。

  我把后马村的想法及时向党委书记张东飞同志作了汇报,第二天我骑上自行车早早来到后马村。村干部都在等着,坐下后大家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来,可能是张治明提前做了一些工作的缘故,村干部中多数持怀疑态度,反对的人并不多。思想统一后,我们就开始研究“大包干”的具体方案,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形成了方案,紧接着我们召开村民大会征求意见。

  后马村324口人,621亩土地,两个生产队。两个生产队所辖人口数量相差悬殊,人均土地不均衡,收入差别也很大(一队每个工值1元,二队工值0.48元)。包干到户,少用干部。村小人少,包干后集体事务少了,没必要保留两层管理机构,党支部决定撤销生产队。把全村土地集中到村,统一按人口分配土地。同时考虑上年联产承包地块零碎的弊端,不一定再户户有份,而是把全村土地按照土质、水源、远近、肥沃贫瘠程度等划分为三类,每户好中差三块地,特殊情况不超过五块,以便于农民耕作。又吸取上年联产承包农民不投入等短期行为的教训,大幅度延长承包年限,鼓励农民对土地长期投资。当然对承包中一些细节问题,如刚嫁出的姑娘、新娶进门的媳妇和外地人口、“五保户”待遇,以及坟场、水井、树木占地、村边鸡狗地等问题,都考虑周全,做出了相应规定。

  包干方案经村民全体大会通过后,我们决定趁热打铁,落实承包方案。张治明对我说,你还得帮忙打算盘,我们对多边形、三角形也不会计算。我说,行。于是,大家马不停蹄立即行动起来,村领导班子全体参加,群众现场监督,所有参加承包户抓阄排号,然后按号分地。我打算盘,会计记账,村民代表丈量,一家一户落实。一共用了多半天的时间,所有土地全部落实承包到户。

  从地里回来,张治明爱人早做好饭菜等着。她特意烙的大饼,给我买来猪头肉,说,你辛苦啦,多吃点儿。我又渴又饿,饥不可耐地抓起大饼就往嘴里塞,刚吃一口,进来两个村民(父子俩)。他俩对刚嫁出的姑娘不承包土地这一条有意见,气势汹汹找支书交涉,要求刚出嫁的姑娘同样分得土地。他说,村民讨论时没好意思提反对意见,后来越想越不合适。支书怎么解释他们也不听,反复要求包地。我不能吃饭了,接过话茬给他俩解释农村政策和村里的实际情况。费好大劲儿才把他俩说通。把二人送走,再想吃饭时天已经快黑了。

  后马村“大包干”工作结束后,我向县委工作组做了全面汇报。县委农村工作部马上向沧州地委政策研究室写了专题报告,研究室的领导觉得这一做法很好,副主任李靖远、张荣弟专门把我叫到沧州,听取了我的具体情况汇报,当场肯定了后马村的做法,指示我把后马村“大包干”经验写成材料,以地委政策研究室名义报省委政策研究室。材料报上去,省委政策研究室很快在《工作简报》上进行了转发。

  典型的力量是无穷的。得到上级肯定,东光县大力推广后马村“大包干”经验,全县很快全面落实了“大包干”责任制。

(作者:王云熙 东光县工商局原局长)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