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鉴政沧州 >>正文
2017年第18期
发布时间: 2017-9-30 14:16:27

 

【党史珍闻】

习仲勋坚持群众路线二三事

  习仲勋是党的老一辈革命家。在整个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他忠实地实践党的群众路线,深入基层,关心群众,在群众面前树立了党的优良作风,因而受到群众的拥戴。

永远不要脱离群众

  1942年秋召开的西北局高干会议期间,党组织对习仲勋与群众的关系作了精辟而生动的概括,称赞他是“党的宝贵的群众领袖”。

  1943年2月,刚上任绥德地委书记的习仲勋就提出“为五十二万群众服务”的要求,并保证自己和地委机关的工作人员必须做到。正是在这种自觉的服务意识主导下,习仲勋带领地委干部将地处边区北大门、各种关系错综复杂的绥德治理得有声有色。如何将服务意识转化成行动?1944年秋,在绥德地区召开的司法会议上,习仲勋发表了《贯彻司法工作的正确方向》讲话,讲得很明白:一、把屁股端端地坐在老百姓的这一面。二、不当“官”和“老爷”。三、走出“衙门”,深入乡村。不仅对司法干部要求如此,其他部门的干部也要深入基层,转变作风,真正为群众想办法,办实事。为了解决全区群众文化水平偏低的问题,根据冬季农闲的特点,习仲勋主张办冬学。仅1943年,全区办起冬学905所,参加学习的人数达70715人。由于不占劳动时间,冬学深受群众欢迎,成为绥德地区普及文化知识的一个重要阵地。

  正是因为十分注重群众路线的贯彻,因此,无论在哪个岗位上,习仲勋都非常强调脱离群众的危险。1945年底就任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不久的习仲勋在布置1946年陕甘宁边区的任务时,就特别指出,要整顿党务,转变作风。克服脱离群众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告诫同志们“永远不要脱离群众”。

“娃娃主席”

  习仲勋对党的群众路线的理解,具体表现为他服务群众的真实行动。担任中共陕甘边区特别委员会委员、特委军委书记和团特委书记的习仲勋,以主要精力从事地方武装和群众工作,经过艰辛的工作,赢得了群众的支持,使党和红军有了自己的根据地。对于习仲勋这一时期的工作,王世泰于l997年4月曾撰文回忆说:“凡熟悉这段历史的同志,都为仲勋同志扎实的工作作风、任劳任怨的品德、身先士卒的精神所感动,认为他是搞地方工作的一个典范,为陕甘根据地的民主政权建设,付出了心血,做出了贡献。”

  习仲勋出色的群众工作与在群众中的威望,也得到党组织的高度肯定。1934年2月25日,中共红四十二师党委在南梁小河沟四合台村召开群众大会,选举成立了新的边区临时政权组织——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不满21岁的习仲勋当选为革命委员会主席,被根据地群众亲切地称为“娃娃主席”。1934年11月1日陕甘边区工农兵代表大会在南梁荔园堡大庙内正式举行。大会选举产生了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领导成员,习仲勋当选为苏维埃政府主席。

注意言行举止,遵守群众纪律

  习仲勋贯彻党的群众路线,还表现在真心实意关心群众,爱护群众,帮助群众排忧解难。中共关中分委驻马家堡时,有一件事在当地群众中广为传颂。当时分委机关的马匹饲养在马家堡一位聋哑人的家中,房东大嫂嫌弃又聋又哑、老实憨厚的丈夫,闹着要离婚。习仲勋了解这一情况后,一边给这对夫妇做调解工作,一方面叮嘱分委机关的饲养员:要注意言行举止,遵守群众纪律,以免影响房东夫妻关系。共产党的分委书记这样无微不至地关心群众,真正做到了群众利益无小事,深深地感动了驻地群众,也赢得了群众对党的拥护!

  习仲勋对于事关群众切身利益的无论大事小事,都予以关心,经常教育干部战士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严守群众纪律。1940年4月3日,在关中分区领导机关即将撤离马家堡时,习仲勋专门致信陕甘宁边区政府正副主席林伯渠和高自立。信中说:“由于关中生产条件的限制,同时又是战争环境,而部队却要急于生产,因此滥伐公树甚至群众私树的事情便非常之多……这样对关中的保护森林及整个经济建设工作的影响,都是很大的。特请设法予以制止为盼。”

具体人具体分析,不同事不同对待

  习仲勋担任中共关中分委书记期间,正值国共合作之始,为了正确贯彻党的全面抗战的方针政策,维护关中分区民主政权和各项工作的有序开展,他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适应形势的要求,灵活机动地运用政策,开展各阶层的群众团结工作。

  如对地方知名人士,习仲勋特别注意团结他们,发挥他们在地方群众中的威望,为抗战做工作:先后将赤水县的士绅景玉田安排到县政府任财政科长,新正县的老中医、旬邑县的萧芝保被聘为关中分区参议员,甚至对地主、对在国民党政府和军队供职的人员及其家属,他说服党内同志用发展的眼光看待他们。蒋德宽是关中分区的一位颇有势力的财主,对抗日工作比较热心。但有些同志认为他靠不住,不愿意与他接触。习仲勋就教育大家:“事物是发展的,人的思想也是变化的。我们要具体人具体分析,不同事不同对待。蒋德宽虽然是地主,但他支持儿子当红军,又在物质上积极帮助我们抗日,像这样的地主就应当团结争取他们。”经过他的解释,才逐渐打消了人们的顾虑。

 

【忆昔话往】

进驻沧州城的回忆

郭枢俭

  天津解放不久,地委、行署机关奉命由农村转入城市——进驻沧州城。那时,我在地委党校当卫生员。

  这年农历二月的一天下午,我在我们的住户大门口,遇到我所敬重的校长。他爱接近下层人员,关心交通员、警卫员、炊事员、马夫等勤杂人员的生活。他主动同我说话:“小郭,听说你家离这不远,你是什么村的?”

  “武张各村的,离这20多里路”。我细声回答。

  他走到我跟前,低声说:“我们就要进沧州,你可以回家看看,以后离家远了。全国要解放,要准备调到更远的地方去工作的。向你们所长请假,说我让你请假,快走,快回来。”在战争年代,请假回家探亲相当难,十有八九不批准,环境、纪律淡化了人们的家庭观念。

  所长准了假,我高兴地走向回家的路。过了景和镇,距离我村还有18华里路,走一条庄稼道,不串村过镇,直到我村。时值初春,又刚下过一场小雪,刮着小东北风,天冷气凉,可我心是热的。田地里没人劳动,路上没有遇到行人,唯我一人独行。四周寂静,除了我“嚓嚓”的脚步声,还有在地里觅食的麻雀“吱吱喳喳”的叫声,再没有别的响动。我归心似箭,走得很快。全国将解放,我们要进沧州,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高兴。沧州,对我这个没有看见过城市的农村青年人来说,吸引力很大,也是个“谜”。沧州城多大?有多热闹?电灯多亮?火车是和书本上见到的一样吗?脑子里一连串的问号。

  快回家,快回来,进沧州。唯恐把我丢下,进不了沧州。

  我的第一个孩子——男孩,降生几个月了,我19岁的人做了父亲,还没见过孩子的面。由于年轻,爱子观念虽淡,但见子之心是有的。什么长相……快走,到家就见到了。走到子牙河东岸堤,距我村还有一里多路,桥在抗日战争时期就烧毁了,现在又没有渡船,天色已晚,见不到人,没办法过河,只好望村兴叹、望家兴叹。

  站在河岸踌躇一会儿正想返回机关,在这个节骨眼上,西岸走来一个背粪筐的人。我看他,他看我,隔河相望,他眼力不错,没等我开口,他先问:“你是吗?”喊着我的乳名。

  “是呀,你是大伯吗?”我高兴地回答,大声叫着。

  “你等着,别急,我回去叫人,弄船来接你。”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父亲和几个人弄来小船,接我过了河,到家已是掌灯时分。吃过饭,族家、邻里的人们来看我,热情地问这问那,“天津是都打下来了吗?”“是真解放了吗?”“北平什么时候打下来?”

  我回答得很干脆、肯定:“也快,用不了多久了,全国解放,我要到沧州去。”他们听了高兴,并投给我羡慕的眼光。这时我自以为很高大,真有点忘乎所以,带有胜利者神气。

  第二天起个大早,我赶回机关驻地,回来比回去走得更快,快走,进沧州,进沧州,快走,自我鼓励着。过了三天,我们这支几百人的队伍,迎着朝霞,向着光明,浩浩荡荡地进入了狮城——沧州。

  在来沧州的路上,我边走边想,前次回家,人们对我相当冷淡,这次回家,人们对我刮目相看。这是为什么?一想,就明白,我党领导的革命胜利在望了,“胜者王侯败者贼”。我是胜利者中的一员,也是“侯”。从此我尝到了胜利的滋味。从此“胜利”也深深地埋入了我心田,它搏动着我的心脏,驱使我走已认定的路,朝更远的方向走去。

  后来,我陷入逆境时,每每有事干的时候心情还平静些,但在劳动、工作之余,节假日,我的头就重起来,觉得压着千斤重量,胸窄气闷,总有个东西禁锢着。压抑、苦闷、烦恼都出来了,我要喊,又喊不出来,我要说,又与谁说?想啊、想啊、想……这时,往往在这时,埋入心田的“胜利”给我传出信号:胜利了,我们胜利了。胜利给我安静,给我鼓励,使我解脱压力、禁锢,驱散了压抑、苦闷、烦恼。于是我又轻松起来,精神又焕发了,去干上级派我去干的事,继续低头走我要走的路,历经20余载,终于走出了逆境,回到党的怀抱,迎来了新的更美好的春天。人间重晚晴,峥嵘赤云西。在我“知天命”之年,担任了沧州地委书记,为党为国家、为沧州人民干了点事。

(作者系原沧州地委书记)

 

【本刊专稿】

曾经的沧州市造纸厂

朱启东

  在沧州市区清池大道(原南北大街)与黄河路(原南环路)交叉口北面不远处的道路东侧,有一个长有花草树木的游园,名为“知春园”。 如果不是熟悉这片土地的人,很难想象这里曾是一个厂房林立、机器轰鸣、车水马龙的造纸厂。

  上个世纪,这里的门牌号码是沧州市新华区南大街433号,是原沧州市造纸厂的所在地。

  从1958年建厂到以后的近50年,这个企业凝聚着两三代人的心血。前辈们艰苦创业,为造纸厂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新生力量的加入,为企业发展注入了活力。我的父母是这个厂的老职工,我也曾在这里工作了十余年,与之有着深厚的感情。笔者通过自身经历、查阅有关资料、向曾在造纸厂工作过的职工了解情况,特对沧州市造纸厂50年的行程进行了回顾。


  沧州市造纸厂始建于1958年,时名河北省天津专署轻工业局沧州造纸厂,隶属天津专署轻工业局。1959年改名为天津市沧州造纸厂,改属天津市县社工业管理局。1961年改称沧州专区沧州造纸厂,转隶沧州专员公署工业局。1965年8月1日更名为河北省沧州造纸厂,直属河北省造纸公司。1972年5月1日划归沧州市管理,改称沧州市造纸厂,主管机关为沧州市轻化工业局。1997年9月经改制更名为沧州市纸业有限公司。2005年改称沧州泰华纸业有限公司,2008年该企业破产。

  上世纪50年代初期,沧州仅有20余户私营造纸作坊,规模小,质量差,不能满足市场需求。1958年4月,经沧县专署批准,决定筹建沧州造纸厂,总投资40.3万元,这是沧州第一家机制纸生产厂家。该厂第一任厂长是贺少民(以后的多年,该厂厂长及领导班子人事变动过十余次)。到10月份该厂完成土建工程11677.3平方米,其中有锅炉房、切草房、打浆楼、抄纸车间各1个,蓄水池4个,另外还有水泵房、库房、变电室等,并安装了一、二号两台抄纸机,锅炉1台,变压器1台,全厂职工107人。当时,还不具备生产的条件,因为锅炉没有上水设备,打浆机也不能使用。为了向国庆节献礼,全厂干部职工克服种种困难,用人抬、盆端灌满了炉水,点燃了锅炉。在没有纸浆的情况下,从天津购买来碎苇浆板,在造纸机前用木棒搅匀,然后将纸浆送入调节箱。没有切纸机,工人们就自制木轮子用手摇,拿刀片用手切,就是这样试制生产出第一批机制有光纸,为国庆节献了礼。到1958年底,全厂职工人数达209人,生产机制纸9.6吨,完成工业总产值1.3万元。

  1959年1月1日为沧州造纸厂正式投入生产日期。这年,利用煮浆池土法制浆,生产出本色有光纸,当年完成机制纸621吨,工业总产值115.5万元,利润1.5万元。到1959年底,企业占地扩大至19.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5375平方米,其中厂房占地面积3311平方米,职工住宅面积1247平方米。有职工249人,其中工程技术人员6人。企业固定资产原值76.9万元,净值75.3万元。主要设备有蒸汽锅炉一台、造纸机两台、打浆机两台、切草机一台、蒸煮器5台,筛浆机两台。

  1960至1962年,是我国三年自然灾害时期,1961年,由于供电不足等原因,该厂生产处于半停产状态。1962年,按照上级文件精神,该厂下放职工94人。这期间,生活遇到很大困难,为了解决全厂职工的温饱,工厂利用纸浆做成代食品,种植了蔬菜,全厂职工共度难关,维持工厂生产。1960年生产机制纸490吨,1961年生产机制纸261吨,1962年生产机制纸469吨,但这几年还处于亏损状态。

  1963年,国民经济开始好转,工厂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增产节约活动,安装了第一台蒸球(即1号球),相继又增加了一台4吨切草机和粗浆洗涤、筛选设备,完善了切草、制浆能力,基本形成了一套机械化制浆系统。从此,结束了历时4年之久的大锅煮浆。

  1964年,工厂开展了以提高产品质量、降低成本为中心的反浪费活动。这一年,增加打浆机两台,进行了漂白浆的试制。经过反复试验,终于试制成功漂白纸,从而结束了“黑粗厚”,开始生产“白细薄”纸,工厂开始创造效益。试制成功出口有光纸,用草浆生产出18~20克邮封纸,首次打入国际市场。1964年生产机制纸881吨,完成工业总产值129.1万元,实现利润8.3万元。

  1965年,安装了第一台25m³漂白机,改造了抄纸机,用草浆生产出规格为18克的有光纸25吨,并且达到了出口水平。由于当时生产能力和技术力量所限,没有进一步对出口纸加以改进和批量生产,但是18克有光纸的生产却标志着工厂从生产“黑粗厚”到生产“白细薄”一个重大意义的转折,为后来的生产和发展积累了经验。当年,又安装了三号单缸抄纸机。

  1966年,将三号抄纸机改为双缸双网抄纸机,当年试制成功打浆圆盘磨三台,并投入使用。1966年5月,试制生产出85~90克再生牛皮纸,6月试制生产出4号凸版纸。8月,1575型抄纸机(四号机)开始安装。

  由于生产的大幅度发展,为增加制浆能力,1967年,投资55784元又安装容量为25m³蒸球一个(即2号球)。1967年8月,四号抄纸机正式投产。11月20日,工厂成立了革委会。1968年,又安装25m³蒸球一个(即3号球),投资59647元。

  1970年,安装了二号漂白机。为解决化工原料紧张的问题,建立了化工车间,生产烧碱和树脂,填补了沧州市的一项空白。

  1972年,安装了10吨锅炉一台。4月,取消连队编制。6月27日,树脂车间试车,7月6日,成功生产出合格的聚氯乙烯1.2吨。

  1975年,安装了25m³蒸球一个(即4号球)。1976至1977年,投资22万元扩建安装1092型抄纸机(五号机),生产出白纸板。

  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工厂1971年至1977年连续出现亏损,共计亏损151万余元。

  1978年,对五号机进行了改造,由原来生产纸板改为生产白纸。当年10月至12月,还改造了四号抄纸机,使车速由原来每分钟67米提高到103米,日产量由原来5~7吨提高到12吨。1978年,工厂机制纸产量4658吨,产值607.5万元,利润6.76万元,扭转了亏损局面。

  1979年,为适应生产发展,按照上级指示精神,将化工车间分出,另建沧州市化工厂。

  沧州市造纸厂建厂后的多年,均以草类为原料,以烧碱为蒸煮药液。为改变碱法制浆造成的环境污染,于1979年3月改用亚硫酸铵制浆新工艺,7月正式应用于生产。为进一步治理环境污染,修建了黑液沉淀池、排水渠和白水回收装置。1979年,扩建了漂白南楼,安装了3号、4号两台漂白机,投资43648元。并于9月份开始安装六号造纸机,到1980年初竣工,共投资27万余元。1980年3月15日,六号机一次试车成功,生产52克凸版纸。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工厂发生了明显变化,企业内部实行以目标管理为主要内容的现代化管理,经济效益大幅度提高。上世纪80年代,是造纸厂发展的鼎盛时期,职工队伍由建厂初期的百余人扩大到1000多人,造纸设备更新换代,年生产能力万吨以上,成为省造纸行业重点厂家,市十大明星企业之一,产品畅销省内外。

  为了节约用水,减少污染,回收废水中的纸浆,1980年,工厂建成了斜板沉降白水回收装置,投入使用取得一定效果。1983年初又改为气浮法白水回收,于1983年3月投入使用,每年可回收白水170多万吨,回收浆300多吨,年节约资金30多万元。

  1981年,造纸厂扩建了三段漂白楼和制浆楼,安装40m³蒸球两个(即5号、6号球)。三段漂白楼安装落差洗浆机两台。1982年,工厂又设计安装了七号造纸机(1575型单缸单网),共投资6.5万元,并于1983年4月投产,利用回收粗浆渣生产40克包装纸。同年,一台DZF—13/250型锅炉(沸腾炉)也投入使用。

  到1983年底,工厂固定资产原值达到631万元,净值462万元,职工827名,工业总产值914万元,净值186万元,产品收入967万元,利润约36万元,产量达到7083吨。

  1984年,又投资24.79万元安装了三号1575型长网双缸造纸机(原三号机已拆除多年),这是工厂第一台长网造纸机,同年11月投入生产凸版纸。随着生产的发展,造纸厂的供水、供电系统也发展很快,多年来,由于河水不足,工厂自力更生打小土井15眼,深机井7眼。变电室几经改造,变电量由原来的560KA,上升到1984年的2560KVA。1984年,为职工兴建了职工宿舍、职工食堂、电视室、象棋室、乒乓球室和图书阅览室等职工福利设施。

  工厂1984年完成工业总产值1232万元,实现利润160万元。1985年生产机制纸11136吨,完成产值1453万元,实现利润313万元。1984、1985两年利润相当于前25年利润总和的4倍,加上税金共668万元,等于赚回一个造纸厂。

  1985年,集资800万元筹建八号机。经过两年多的时间,建成了这台国内较先进的长网多缸造纸机。我的父亲朱相廷曾是抄三车间的车间主任,他经历了八号机从设备安装、人员培训、机器调试、投入生产的全过程。据他回忆,那些日子,大家加班加点工作,全力做好开车前的各项准备工作。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取得一次试车成功的好成绩。1987年4月28日,工厂举行了隆重的八号机开车典礼,市领导郭世昌、边金声、王建章、高尧隆亲临车间祝贺,并为八号长网造纸机的建成投产剪了彩。此机的建成标志着该厂在开发中高档新产品方面取得重大突破。该机生产的胶印书刊纸填补了省內的一项空白。

  1986年,建起一栋三层的办公楼,竣工后投入使用。

  1987年1月27日,召开增产节约、增收节支动员大会,掀起“双增双节”高潮。

  省市媒体多次报道市造纸厂改革成绩。1987年5月15日,《沧州市日报》在第二版刊登了该厂先进事迹,报道说:“改善经营机制,厂长正确决策、党委保证监督、工会民主管理,重大问题提交工管会讨论通过,这是造纸厂搞活企业的经验之谈。”1987年12月,经考评验收,市造纸厂晋升为市级先进企业。

  工厂1986年完成产量11504吨,实现利润313.6万元,产值1507万元。1987年完成产量13006吨,比上年提高13%;完成产值1730万元,比上年提高14.8%;在消化涨价因素273万元的情况下,实现利润330.4万元,比上年提高5.4%;人均创利税3960元,在全省同行业中名列第一,利税总额名列第二。

  上世纪80年代,工厂新建了一个219平方米的食堂,扩建了幼儿园,新建了职工浴池,扩大了厂医务室。1980年至1993年,共建起6栋住宅楼。

  1988年3月10日至3月11日,市造纸厂召开第三届职工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讨论通过了《厂长工作报告》、《经济责任制实施细则》等文件。1988年,建设20吨锅炉房。

  1988年8月8日,工厂停车进行为期10天的设备大修。在此期间,有些情景至今令人难忘:在厂里每年夏天10天左右的大检修期间,无论是设备检修还是清淤工作,干部职工不怕苦、不怕累,加班加点工作。数百名职工奋战在蓄水池和排水沟进行清淤,此时的场面不亚于大修水利。干部和工人一起劳动,人群中,挖的挖,抬的抬,装满黑泥的脸盆在人们手中传动,虽然头顶烈日挥汗如雨、污泥挂身,但人们热情高涨,充分体现了干部职工艰苦奋斗、敢打硬仗、敢打胜仗的精神。

  1988年9月27日,召开“纪念沧州市造纸厂建厂三十周年座谈会”,外地和本地市100多个单位的近200名代表参加了会议。曾在工厂担任过领导职务的部分老同志也应邀参加了会议。与会同志畅谈了工厂30年来的发展变化,并观看了电视录像片《沧州造纸厂在改革中腾飞》。当日下午,厂里还举行了文艺联欢会。9月28日,召开了1989年纸张产品订货会。

  1988年10月,沧州市造纸厂被省政府命名为省级先进企业。1988年12月,市造纸厂生产的胶印书刊纸被评为1988年河北省优质产品。到1988年,沧州市造纸厂已成为一个全民所有制制浆造纸中型企业,是河北省造纸行业重点厂家、沧州市骨干企业之一,其机制纸产量、质量及经济效益居全省同行业前列。工厂进一步完善了以承包经营责任制为主体的各项管理制度,突出采用了以“目标成本管理”为核心的现代化管理。1988年生产机制纸13502吨,完成产值2030.3万元,实现利税607.4万元。

  1989年,实行了“六定一包”责任制,即定产量、定质量、定消耗、定人员工资、定价格、定费用、包利润。1989年2月1日,实行全厂禁烟,为搞好安全防火起到了积极作用。

  1989年6月3日,“沧州市6﹒5世界环境日暨造纸厂污染治理现场会”在市造纸厂举行。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及三区两县的领导、环保部门、有关局、企业负责同志近200人参加会议。市人大副主任刘旭升、副市长高尧隆分别讲话。厂长王昆山汇报了工厂治理污染情况。会后,与会人员现场参观。

  1989年7月31日,在工厂召开“沧州市造纸厂制定岗位手册咨询报告会”,市经委、轻化局、造纸厂中层以上干部、工程技术人员50余人参加会议。

  到1989年,工厂职工人数1316人,其中管理干部及工程技术人员近百人;占地面积201576平方米,建筑面积47052平方米;固定资产原值1615.4万元,净值1208.6万元。全厂有15个科室和6个车间;共有8台造纸机,其中787单缸单网造纸机2台,1092双缸双网造纸机1台,1575单缸单网和双缸双网造纸机各1台,1575双缸长网造纸机2台,1575多缸长网造纸机1台。主要制浆设备有蒸球10个,其中25m³蒸球4个,40m³蒸球6个,总容量340m³。配有锅炉3台,供气能力为50吨/小时,另外,还有三段漂白等多种配套设备。全厂机制纸年生产能力达1.5万吨。该厂又投资11.2万元建成全厂污水处理回收系统,日处理废水一万多吨,日回收纸浆1.3吨。进一步改善了锅炉除尘效果,厂区绿化面积2000平方米。1989年,产值2180万元,实现利润417.7万元,利税614.7万元。

  工厂机制纸生产是以麦草、木浆为主要原料,采用中性亚硫酸铵法制浆,三段漂白工艺。主要产品是52克凸版纸,另外还生产40~80克书写纸,60~80克单胶、双胶纸,30~40克有光纸,35~40克包装纸,产品畅销北京、天津、河北、山东、甘肃等十几个省市。

  工厂1985年获省轻工厅“企业管理优秀”奖杯,1986年获省“应用目标管理”二等奖,1987年通过考评验收成为市级先进企业,并获省“推行目标成本管理”优秀一等奖和国家级“工业普查”银杯奖。1988年被评为河北省“重合同守信用单位”,晋升省级先进企业;采用先进长网造纸机生产的52克胶印书刊纸荣获河北省优质产品奖。1989年,被省轻工厅授予“设备管理先进单位”、“职工教育先进单位”、“河北省造纸行业安全先进单位”称号和“创利税伍百万元以上”荣誉奖;被省计经委授予“安全生产先进企业”、“节材降耗先进企业”称号,被轻工部授予“国家节约能源二级企业”、“1988~1989年度全国造纸行业工业安全生产先进单位”称号,“沧狮牌”胶印书刊纸被评为轻工部优质产品。


  在市造纸厂的发展过程中,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关心和重视。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省市及有关部门领导多次亲临工厂慰问职工和视察指导工作。全国人大、省市人大代表团、全国政协、省市代表团曾到市造纸厂视察工作。1987年9月5日,省委书记邢崇智到市造纸厂视察工作。1988年12月8日,省委副书记吕传赞到市造纸厂视察工作。市委书记张震环、赵金铎,副书记马景洲,市长边金声、郭世昌、李瑞昌,副市长高尧隆、王建章、王学军等领导同志,先后多次到市造纸厂进行节日慰问和视察指导工作。

  1990年,工厂下大力量抓了岗位手册的试行工作。当年还试制45克黄色电话号码簿用纸。新上了九号机,并于6月份开始生产32克有光纸。1990年8月22日,召开1991年度纸张洽谈会,80多家用户130人参加,订货9000吨。

  1990年,在全厂1350名干部职工的共同努力下,克服了市场销售不畅、资金紧张等困难,完成机制纸产量14777吨,产值2335.4万元,利润310.7万元,利税总额512.3万元。成品率93.5%,一级品率83.6%。

  1991年,受市场销售困难、资金紧张、原辅材料涨价等因素的影响,造纸行业经济效益普遍下降。面对这些不利因素,干部职工群策群力,团结奋斗,结合开展“质量、品种、效益年”活动,狠抓产品质量,强化基础工作,努力学习吉化、学习河南省漯河市第一造纸厂企业管理经验,取得了一定的经济效益。

  1991年1月10日,市造纸厂召开提高产品质量誓师大会,班组长以上人员参加。1991年4月13日,九号机开始生产卫生纸。1991年6月6日,召开青年思想教育报告会、演讲会,老职工杨凤云为青年讲厂史。1991年6月9日,召开“漯河纸厂管理经验报告会”。1991年8月,厂机构改革,车间改为分厂。

  1991年11月18日,代市长李瑞昌、副市长高尧隆及市计委、经委、电业局、劳动局、工商局、轻化局的有关负责同志到市造纸厂召开现场办公会,帮助解决南方运输车皮、用水、用电、招工、液氯供应等问题。

  1991年,全厂共完成机制纸14140吨,产值4226.7万元,利润68万元,利税总额110万元。

  1992年,是生产形势比较严峻的一年,由于产品销售不畅、产品积压、原辅材料涨价等因素的影响,前几个月出现亏损。工厂采取多种措施,学习邯钢模拟市场核算的经验,试行模拟市场运行机制,努力减亏增效。1月8日,造纸厂召开由班组长以上干部和科室管理人员参加的“认清形势鼓干劲,团结奋战渡难关动员大会”。4月13日,召开班组长以上干部会,厂领导讲解企业改革情况。5月,工厂与香港汇凯投资有限公司合资,成立沧凯纸业有限公司。7月,原医务室、职工教室、中心化验室搬迁,厂房拆除,建合资企业厂房,生产高档餐巾纸、面巾纸、妇女卫生巾等系列产品。

  当年,工厂新上3条纸制品深加工生产线,形成年制浆2万吨、生产机制纸2.2万吨的生产能力。1992年,该厂全年生产机制纸及纸板14140吨,工业总产值4227万元,利润68万元。

  1994年,因原材料涨价、周转资金缺乏等原因,工厂亏损较严重。1995年下半年,造纸原料价格下降,纸张价格大幅上扬,市场形势趋于好转,造纸厂经济效益随之提高。1995年,进行了由亚铵改为亚钠制浆的工艺改造,上马了具有国内先进水平的1760型造纸机。

  到1996年底,工厂占地2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5万平方米。拥有总容量340立方米蒸球、50吨蒸汽锅炉、11台抄纸机及460台(套)配套设备,其中专业设备230台(套),ZW19型1575长网多缸造纸机采用微机控制。固定资产原值达到4304万元,职工人数1448名,其中工程技术人员28名。完成工业总产值7318万元,实现产品销售收入8672万元,利税1271.9万元,其中利润873万元。主要产品有胶印书刊纸、凸版印刷纸、胶版印刷纸、有光纸、书写纸、中高档卫生纸和包装纸、面巾纸、餐巾纸、妇女卫生巾。其中“沧狮”牌胶印书刊纸年生产能力9000吨,52克凸版印刷纸年生产能力3000吨,胶版印刷纸年生产能力5000吨,“红羽毛”牌中高档卫生纸年生产能力1000吨。

  1997年,作为全市10家现代化企业制度试点之一的市造纸厂,改制为沧州市纸业有限公司,企业已发展成为国有大型二档企业,是河北省造纸骨干企业之一。


  为减少市区污染,2000年底至2001年初,工厂制浆车间和与厂区南面一路(南环路)之隔的原料场(人称“南草场”)迁往市区东郊的干河。后由农房公司在原“南草场”处建设“欣欣家园”住宅小区。

  接下来的几年,受资金紧张、环保等问题的影响,工厂步入困境。2003年12月企业被迫停产。2004年5月,企业职工代表大会形成决议,招商引资建设二期工程,重新启动生产。随后该厂与多家国内外投资公司和企业进行过合作洽谈,但未能取得成功。2004年12月,由沧化集团介绍,经相互考察,合作洽谈,2005年1月沧州市造纸厂与山东泰华浆纸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经市政府批准,改制市造纸厂,由山东泰华浆纸有限公司投资与沧州市造纸厂进行资产重组,组建产生沧州泰华纸业有限公司,并于6月下旬开车生产。由于环境污染等问题,2006年11月被国家环保局查处,责令停产治理污染。后因超标排污,在2008年1月被上级责令关停,造纸厂走上破产之路。随后,设备厂房被拆除,厂区成了一片废墟。2013年,为了配合创建园林城市,园林部门在此平整了土地,陆续种植了花草树木,增添了一些设施,将这里改造成了一个游园。

  从建厂创业到发展壮大,再到破产,沧州市造纸厂走过了风风雨雨近50年的历程。如今,沧州市造纸厂已不复存在,厂区变成了休闲健身的游园。曾在造纸厂工作过的职工对企业感情颇深,希望能在厂区原址有一个与造纸厂有关的命名或标志,以作为对沧州市造纸厂永久的纪念。

(作者系沧州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