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专题研究 >>正文
南皮人发明创造真空井
发布时间: 2017-3-15 9:15:50

南皮人发明创造真空井
高长生

  20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南皮频频遭遇干旱。毛主席说:“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而干旱成为农业发展的一大障碍。天公吝啬少雨,河水断流不可靠,开发地下水源成为解决农田用水的主攻方向。县乡村纷纷成立打井队,打井机具也不断变换改进,但井型基本就是浅机井和深机井。人们在积极打这类井的同时,一直在企盼能有更简便易打、成井更快、投资更小、更先进的井型出现。

  1965年2月25日,河北省水科所在保定举办先进抗旱提水机具展览。南皮县机械厂技术员谢长法前去参观展览。他对展览的“老头乐”(一种手动提水工具)很感兴趣,觉得这种提水工具便于生产也易于推广,便当场画了图纸。回厂后,在厂领导的大力支持下,他和另一名技术员张法贵研究制造“老头乐”。他们在参观样品的基础上进一步创新,用2寸、4寸、6寸三种不同的铁管制造出三种不同的“老头乐”提水机,不仅有一人按的(参观时看到的),还有两人推的,还有马(牲畜)拉的。经反复试验改进,均获得成功。

  在制造和试验“老头乐”的过程中,工人张秀福受到启发,看出了其中的门道,于是展开了美好的想象——“老头乐”是通过机头吸气使铁管内形成真空,然后从砖井里往上提水。如果把铁管一端弄成锥头,往上一段是花管(就是在铁管上均匀地钻上若干个孔),将铁管插入地下直至水层;铁管的上端是“老头乐”机头,如果铁管上部再有一个装置连接上水泵,在用“老头乐”压上水来的时候,用机器或电机带动水泵,机泵一开,代替手压,地下水就会被吸上来,且出水肯定会多于手压。他把自己的想法跟谢长法、张法贵一说,都觉得有道理,决定一试。于是按照他的想象设计,工厂制造出一端是锥头,锥头往上是花管,另一端同时能安装“老头乐”机头和水泵的“下”型铁管。待机具准备齐全,便在厂内一块空地上进行试验。找来七八个身强力壮的青年工人,将铁管树直抬起,像打夯一样用力往下戳,几个人猛干一阵,铁管硬是被压入了地下。然后安装上“老头乐”机头和水泵,稳固上电动机便进行抽水试验。几个人各司其职,先是两个人轮流手握压把按压“老头乐”,一下一下将铁管内空气抽出,随着按压力度的加大,泥浆逐渐从“老头乐”机头冒出。此时,那边合上电闸,启动电机;这边继续按压,泥浆终于从水泵口吐了出来。按压停止,泥浆照吐,水泵发挥作用了。于是,机泵不停,连抽两天,泥浆逐渐变成浑水,浑水逐渐变清,出水也逐渐由溢吐而涌吐而喷吐,试验成功了。因这种井是把井管口和水泵吸水管口连接密封成整体,水泵启动后,井管内形成真空,地下水才被吸上来,所以工人师傅们称其为“真空井”。

  真空井首次试验成功,工人师傅和工厂领导皆大欢喜。但同时也想,会不会在任何地方把井管打下去都能出水?能否百发百中?还会不会出现新的问题?心里没底。他们打算下一步到田间反复试打。厂领导把真空井首次试验成功的消息和他们下一步的想法报告给县革委生产部,县领导很高兴,对工厂的这一发明创造表示祝贺和大力支持,并指派一名领导干部带队,和工人师傅们一同用汽车拉着机具到当时的董村公社单庄大队进行再次试打。

  单庄村对此非常欢迎。党支部书记傅玉新和民兵连长傅书廷,过去对打砖井一直很着迷,这次听说县里来试打真空井,更是极为热心。他俩把拉机具的汽车领到村西洼里,叫来十几个小伙子,在工人师傅的指导下开始试打。整个过程和在县城机械厂里试打一样,所不同的是抽水动力不是电动机而是柴油机(这里当时没有电源)。柴油机启动后,泥浆突突地从泵口往外涌。因这是新生事物,除去干活的人,还来了不少人看新鲜。大伙儿一看这情景都乐了,说这玩意儿真神!不作美的是柴油机太老了,抽了一会儿就出了故障,上午试验只好到此。

  下午换上机器重新抽,这回不知咋的,不管他们怎么折腾,一直抽不上泥水来。傅书廷没有泄气,他一言不发,瞅着井直琢磨,琢磨来琢磨去,忽然像是琢磨出了什么,马上冲大伙儿喊:“来呀,把井管拔出来!”大家把井管拔出来一看,里边塞满了泥沙。原来机器一坏,抽水停止,泥沙淤满了管子。他们把井管内的泥沙清出来,又重新插入地下,开动机器,还是抽不出泥水。这时,傅玉新领着两个工人师傅来了,他看了看井对大家说,别看这眼井没成功,但它也有贡献,开始它喷了一会儿水,说明有成功的希望。为什么又不行了呢?因为坏了机器,应该从这一点上找原因。傅书廷接着说,问题应该在这里,机器一停,井管里的泥沙就“板”住了。可为什么重新插下去,再抽还是不行呢?是不是第二次插的不合适呢?两位工人师傅听到此处似有所悟,说,大伙儿别怕麻烦,把井管拔出来,挪挪地方再打下去,看看怎么样。大家七手八脚又忙活了一阵子,井管被打下去了。开动机器一抽,嘿!人们想象的情景终于出现了。这次机器不停地抽了两天两夜。为了试验,故意停停,然后再抽,结果出水依然如故。真空井在单庄试打成功了。

  傅书廷是个善于用心人。他琢磨,真空井这玩意儿比打砖井和浅机井都省劲,成本低见效块,很值得推广;但它毕竟是个新生事物,一时还不能熟练地掌握它。比如第一次试打,为什么将井管插入原来的井眼却抽不出水,而拔出来挪挪地方再打下去就行呢?他与工人师傅探讨研究,得出结论是:一、洗井必须一气哈成,中途停歇,会造成泥沙淤管,半途而废。二、已拔出的井管再插下去,井管与井眼之间有了缝隙,透气,井管内形不成真空,所以抽不上水来。

  为了熟练掌握打真空井的技术,确保打一眼成一眼,他组建打井队,在村南村北、村东村西的农田里,不断的挪换位置试打。为了使试打与使用相结合,又让工厂给做了十几套井具,打成功的就直接抽水浇地;不成功的,找出问题症结是什么。每失败一次,总能找出教训,再打就成了经验。经无数次试打,他们总结出一套成功的经验。比如真空井能否一打成功,与井管井眼封闭严否有关,与花管长短有关,与打在什么土层上有关,与洗井能否一气哈成有关,等等。再就土层来说,花管穿过胶泥层,处在沙层上最好。因为上有胶泥层不坍塌,下是沙层淋水快。但人在地上怎知地下何处是胶泥层或沙层?这全凭往地下戳管时的感觉,常打井的人都能凭感觉辨别出来。有了这些经验,后来再打,百发百中。

  为了操作方便,投资更少,他们精心研究,改进井具。先是把一根十多米长的井管断成几节,每节三四米,节与节之间用螺丝扣连接。操作时打下一节再接一节,有四个人(之前不少于7人)就能打井,既省劲又少用人力。后来他们又试着用塑料管代替铁管,先用铁井锥管打下去,然后拔出换上塑料管。这样比直接用铁井锥管造价更低,更容易被人们接受和推广。自从有了真空井,单庄农田水浇地面积迅速扩大。

  1969年春,县革委在单庄召开了由各公社主要领导和社办综合厂长(负责制造井具)参加的推广真空井、实现农田水利化现场会。真空井很快在全县推广开来,一年多时间,全县真空井就达到900多眼。南皮县发明和使用真空井的情况很快被逐级汇报上去。1970年8月,北方十四省农业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傅书廷和他的打井队应邀参加会议。他们带着打井机具,在北京农展馆现场演示,因胸有成竹,演示相当成功,得到一片喝彩。这年国庆节,傅书廷和他的打井队员光荣地登上天安门观礼台,见到了毛泽东主席及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

  南皮发明真空井的事很快被传播出去,1971年和1972年,就有7个省市近5000人到南皮参观取经。南皮县也先后派出110名技术人员到河北省的7个地区和吉林省宜通县、山东省宁津县及北京化学厂指导打真空井。从此,真空井不胫而走,在长城内外的田野上大显神威。真空井的推广使用,加快了南皮县农田水利化的进程,促进了粮食增产。单庄早在1972年粮食亩产就达到1070斤,成为全县粮食高产的拔尖村。至1975年,全县有真空井2838眼,1988年达到10889眼。

(作者系南皮县农业局原副局长)

信息检索 标题
正文
点击排行
本类推荐

Copyright @ 2010-2020 沧州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冀ICP备11005373号

访问总量: